第274章、绝路犹自弄逞谋(下)

阿芙忒娜问道:“一间密室?院长大人似乎对这里很熟悉。”

邓普瑞多:“乌由大教堂的设计图案,当初就已经报送神学院备案,我正在寻找原设计图中没有的东西,嗯,前面就是了!”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教堂后部神职人员的内部活动区,走在一个半环形的木制楼梯上。邓普瑞多掏出一根褐色的木棒,就是那种最普通的朴实无华的魔法杖,一指前方,众人脚下的楼梯开始移动,从前方拐弯处移了出来,这一截楼梯转动九十度架在对面空中的墙壁上。楼梯的尽头是墙壁上一幅两人高的油画,油画中左侧是一棵大树,树下是绿草地,草地上是几名传说中的神圣正在谈论着什么。

邓普瑞多领着众人走上楼梯,魔法杖一转,画布发出了光芒变得朦胧透明,然后有一条狭长的甬道入口露了出来。“这条魔法密道,在原设计图上没有,看来我们要找的密室就在这里。”邓普瑞多一边说话一边走进了新发现的密道,众人艺高胆大,都毫不畏惧的走了进去。

甬道的尽头果然是一间密室,放着简单的床和桌椅,一个小小的祭坛,祭坛上放着一本圣经供着圣子像。看上这就是一个教徒的清修之所,没有任何异常。邓普瑞多环顾四周,让众人都站在了屋子的角落,一挥手,桌子移开了。他口中念念有词,魔法杖指向地面,一股股颤动的魔法能量发出,地面上显现出一个奇异的六芒星阵。

显然密室下面另有密室,要打开它还得费一番功夫,这个六芒星阵闪烁发出各色光芒,就是迟迟没有开启,邓普瑞多也微微皱起了眉头。就在这时就听见清尘娇斥一声,紫金枪脱手飞出带着紫电金光重重的击在六芒星阵的中央。

就见地面上有一圈圈同心圆形状的光芒荡漾而开,然后就听见霹霹剥剥的碎裂声,地面出现了一圈一圈的环形裂纹,然后突然塌陷下去,被一枪轰开一个圆形的大洞。邓普瑞多苦笑着说道:“这么打开入口真是直截了当,这不是你家的地方,这位小姐做事倒也干脆。”

他没有介意清尘所为,但也十分小心,一挥魔法杖放出一个护盾拦在众人身前,过了片刻发现没有危险这才收起。众人飘身形落了下去,这个入口并不是简单的一层楼板,而是向下有五、六米深,这才进入到一个秘密的房间。

非常宽敞的房间里的陈设很简单,正中央是个不高的祭台,祭台的前方放着一张纯金打造的宽大的坐椅,坐椅后面的墙壁上挂着一个黑色的十字架,十字架上没有受难的基督却缠绕着绷断的锁链。邓普瑞多面沉似水,点头道:“我们找到了,这里果然有修习黑魔法的密室,唉,福帝摩啊!”

阿芙忒娜看着那黑色的十字架,自言自语道:“证据已经有了,但一切已经发生。”

邓普瑞多看着她,带着询问之意:“阿娜,你一定有话想对我说吧?”

阿芙忒娜向邓普瑞多郑重的行了一礼:“尊敬的圣邓普瑞多,您一直是我在这世上最敬重的人之一,这些话我也许不该说,但是阿狄罗毕竟是我的亲弟弟,我们家族的爵位继承人。……如果他是福的同谋,您对他做出任何处罚我无话可说,如果他真的是受到了蒙蔽,只是以神殿骑士的身份接受志虚大主教的任务,我希望你能够尽量宽恕他。……不论怎么说,福帝摩是神圣教廷正式任命的志虚大主教,如果说错,其根源在神圣教廷。”

邓普瑞多:“也只有你,才会这么说话!阿狄罗是你的弟弟,而波特夫妇就像我的孩子一般,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从我的地位,也要克制自己的心情。……我只能答应你一件事,惩罚真正该惩罚的人,不论他是谁。……但我要提醒你一句,如果阿狄罗真的有罪,你不要怨恨也不要纵容,当然,我做任何事都需要有证据,不会凭空根据自己的愿望。”

阿芙忒娜:“知道了,其实我不该说的,谢谢你,尊敬的院长大人!”

白少流看了阿芙忒娜一眼,眼中有同情之色,这个女子的经历实在是坎坷,她与风君子之间的爱恨纠缠本就扯不清,栈桥上那一夜以末日卷袖同归于尽未遂之后,好不容易解脱出来,终于放弃了很多求得平静,现在她的亲弟弟却又卷进了险恶的事端。

这时邓普瑞多对白少流说道:“白庄主,您是昆仑修行人与神圣教廷联络的代表,神圣教廷发生的事情我应该第一时间通知你,恰好你亲自来了,就不必再多说了。……我有一个请求,希望您能将此事立刻通知所有的昆仑修行人,请他们一起追缉福帝摩的行踪,如果福帝摩回到志虚的话。……在此我代表神圣教廷深表感谢!”

白少流:“您老不必客气,那个狗杂碎,我也早想灭了他了,这次是他自取灭亡……我一定会把教廷的事转告给整个昆仑。……至于昆仑修行人如何决策,我想只有梅野石盟主才能下令,我只能代表坐怀山庄和海南派表示坚决提供协助!……不过您放心,告辞之后,我会立刻去亲自面见梅盟主,把你和神圣教廷的意思转告给他。”

邓普瑞多:“白庄主,还有件事希望你能帮忙,我不说,我想你知道。”

白少流笑了笑:“你不必说,我知道。”

邓普瑞多又问阿芙忒娜:“波特夫妇的孩子呢?”

阿芙忒娜:“孩子很安全,就在白庄主的坐怀山庄。”

邓普瑞多:“我替波特夫妇多谢你了,孩子还是暂时托诸位照顾,对于他来说那里确实是乌由最安全的地方。等我处理完这里的事情,会把孩子带回去,交给他的亲人安置的。”

深夜里白少流与清尘离开了乌由大教堂,回到坐怀山庄召集所有门人弟子商议,当即决定向昆仑各大派发送江湖令,通报教廷所发生的事情。与此同时,小白决定亲自去一趟三梦宗根本道场梅花山,他要面见梅野石。有些话无论采用什么通讯方式都是不稳妥的,这世上有各种神通法术,还有各种科技手段,只有在道场中见面密谈才能不入第三人之耳。小白要找梅野石商谈的事情与约格有关,看来约格即将控制整个教廷,这将产生很多未知的变数。

还是留下顾影主持坐怀山庄的一切事务,其实小白这个庄主做的舒服,真正为他打点一切的是顾影,所以他不仅能开宗立派,还有很多时间去做自己的事,这在昆仑大派掌门中是比较少见的。小白本想只身前去,这次是顾影主动劝他带上清尘,为了安全。

小白与清尘再加上一个神出鬼没的赤瑶,不论遇到什么样的高手总有办法脱身的,顾影这么打算倒也很周到,可仍然失算了。乌由地处半岛尖端,向南走是茫茫大海,越过这片湾形海域才能到达乌由内陆。两人并肩而飞,夜色中已经可以看见西南方向隐约的地平线,此时两人就像心有灵犀一般,突然同时停住了。

清尘在空中一挥紫金枪转向,紫电金光笼罩住了小白,小白脚下精气莲花陡然乍现,把清尘的身形收到身边并肩而立。此时天上有淡淡的云层,随风迎面卷来又向身后飘散,就在这层层卷云之后,有一片弧形的几乎不易查觉的灰黑色云团疾速而来,其中隐藏着危险的能量波动。小白与清尘很是警觉,没有直接撞上去,形势也是好险!

两人刚刚站定,天突然就暗了!向上看不见星光,向下看不见大海,周围是灰蒙蒙的一片,他们被包围了,不是通常被人包围的概念,而是被强大的法术包围在一个被隔断屏蔽的空间内。这时灰蒙蒙的虚空中显现出一个高大的人影,远远的冷笑道:“白少流,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我正想在处理一切之前,先去找你,你却自己送到了眼前。”

白少流心中震撼,却神色不变,淡淡笑道:“呵呵呵,确实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回来?”

福帝摩:“我的事,不必你操心,现在想想自己吧,有什么遗言赶紧说。”

白少流脑筋急转,缓缓从怀中取出了润物枝,以神念道:“清尘,对方至少有几十名高手,我们绝不是对手,我用润物枝扫开一片空间掩护,你与赤瑶合力冲出去,动作一定要快,一旦走脱不能回头。”

清尘手中紫金枪的枪缨无风飘荡,也在神念中回答:“我全力一击,可以冲开一个缺口,有赤瑶护身,你快走!”

白少流:“上次在坐怀丘,你已经救过我一次,这一次轮到我了,你我之间只能走脱一人,不能犹豫。”

清尘:“我只是我一人,但还有很多人需要你,走吧。”说完话已经蓄势欲出击,突然腰间一紧让小白给搂住了,神念中传来他的声音:“你我都知道,谁都不会丢下另一个人走的,尽管那是个理智的选择。那就让我们同生共死吧!……赤瑶,你神通奇异速回神弓祠报信,引援军前来。如果我们已经遭遇不幸,告诉顾影,坐怀山庄的一切就交给她了,如果有缘,来生再聚!”

神念交流不像平常交谈,而是心念互摄速度极快,在小白与福帝摩对答时他与清尘已经说完了这些。这时神念中赤瑶的话语传来:“小白,清尘主母,我不走。”

白少流急了:“我要你去求援,你留在这里也没用!你如果真的认我为主,现在就听我的命令。”

赤瑶却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你难道忘了天刑墨玉吗?”

这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天刑墨玉在小白身边这么久,小白只是用它做为一种威慑,而根本没有想过真正要用它,到了这个危机的关头,反而没有想起天刑墨玉!陶然客曾告诉他,只要捏碎天刑墨玉唤醒风君子神识,在世仙人瞬间即至,那还有什么好怕的?就算风君子也不能全部搞定,把他们俩救走总没问题吧?

想到这里小白笑了,笑的非常开心,仍然搂着清尘道:“我们不走了,赤瑶也不走了,先干他一票!”

福帝摩要小白留遗言,然而小白却搂着清尘的腰笑了,就像听见了什么十分开心的事情,笑的福帝摩有些莫名其妙心里发毛。就在此时小白和清尘突然动手了,只听空中一声龙吟,小白足下白莲的十二片花瓣全部都化成火焰状飞了出来,就像一条条蛟龙环绕,而清尘厉喝一声手舞紫金枪去势如线直击福帝摩,小白挥舞润物枝一片碧绿青光散开紧跟清尘身后。

福帝摩做梦也没有想到,小白和清尘不突围逃跑,反而像送死一般首先动手冲了过来。包围在四周的法阵早已蓄势待发,这边一动手那边的攻击也展开了,愁云惨雾中射出几十道黑色如浓烟般的激流,带着能够腐蚀和侵吞一切的魔力汇聚于一点。然而这合击的中心却偏了,所有人都防着小白和清尘逃跑,没有攻向福帝摩所在的方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