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绝路犹自弄逞谋(上)

阿狄罗很郑重的回答:“这是福帝摩大人临行前亲口所言,想知道真假很简单,只要等着冈比底斯的消息传来就行。”

阿芙忒娜一时震惊无言,白少流问道:“阿狄罗,波特先生呢?”

阿狄罗:“我带领两名神官在神学院中截住他问话,罗恩·波特见阴谋败露负隅顽抗,杀害了佐拉和德罗西,已经被我消灭。”

白少流:“人死了?那遗体呢?”

阿狄罗:“堕落入黑暗的人尸首不应保留,已被魔法火化。”

白少流:“毁尸灭迹?”

听到这里阿芙忒娜已经反应过来,上前一步道:“福帝摩命令你杀了波特?这指控有什么证据?”

人影一闪,灵顿侯爵拦在了身前:“阿娜,你不要激动,波特的事情我也感到很遗憾!但阿狄罗是奉志虚大主教的命令行事,危机时刻履行他的职责。既然福帝摩大人查出了波特勾结黑暗势力的证据,又发现了冈比底斯叛乱的阴谋,等事情过去后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的。”

阿芙忒娜没有看他,而是抬起手指着阿狄罗以及在场的众人道:“真相如何我一定会追查的,但这与他的夫人和孩子有什么牵连,为什么连一个刚出生的婴儿都不放过?这样的行为哪里有半点光明和正义?”

阿狄罗正色道:“福帝摩大人查出波特夫人是他丈夫的同谋,神圣教廷失踪的神奇魔法石就藏匿在波特夫人手中,他临行前曾派人去取证据,至于发生了什么我并不清楚,当时我在神学院。……也许是波特夫人像她丈夫一样行凶反抗而自取灭亡,至于那个孩子,我想没有人会伤害他吧?”

阿芙忒娜眼圈有点发红,环顾一圈突然高声道:“诸位,你们都看见了今天夜里乌由上空从天而降的那道白光了吗?……请问大家,一个勾结黑暗势力心地阴险的人,能够召唤神之救赎吗?……那是波特夫人临终召唤的神迹,我想在上帝面前,已经不需要别的证据来证明她的无辜!……这里有谁是凶手,请你们自己站出来。”

阿狄罗紧走几步上前扶住阿芙忒娜的肩膀:“亲爱的姐姐,您不要激动,我没有看见那神迹,但我想一定有人也看见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事情就有另外一种可能,我也有职责将它查清楚。……可能波特夫人是无辜的,但黑暗势力查觉到福帝摩大人已经识破阴谋,赶去取走星髓杀人灭口。现在冈比底斯将有大事发生,一切都要等消息。”

阿芙忒娜的出现实在是个意外,按照阿狄罗的预计,众人肯定会议论,质问也在所难免,但等到冈比底斯大局已定,那么一切都不再是问题。却没想到阿芙忒娜亲眼见到波特夫人召唤神之救赎,又带人闯进这里,场面有点乱了,周围的众人也纷纷开口质问。

白少流却没有说话,他站在那里眼睛紧紧盯着阿狄罗的眉心。阿狄罗肤色白净面容英俊,却在眉心位置隐隐约约浮现着三道黑气,就像在皮肤下跳动的黑色火焰。杜寒枫曾经交代是阿狄罗一剑刺伤了王波褴,王波褴祭出苦海业火重创阿狄罗,而于苍梧也曾经说过,被苦海业火伤及神识的人眉心会留下这个不易查觉的印记,看来一切都是真的!

在乌由大教堂中,还当着阿芙忒娜的,小白没有问这件事,在心中暗暗的考虑该怎么对付阿狄罗,这实在是一个比较头痛的问题,但是王波褴的仇不能不报,他早已发过誓。大教堂中局面已经有点失控,说什么话的都有,此时突然有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带着压抑的悲愤盖过所有的喧哗嘈杂:“波特夫妇已经遇难了吗?这是什么人的阴谋毒手!”随着话音大门外走进一群人。

今天的乌由大教堂是怎么了?这么戒备森严的地方想闯就闯进来,刚才阿芙忒娜闯进来还有两个通报的,现在这么多人进来连个打招呼的都没有,都快成菜市场了!而且此人说话极不客气,一开口就给波特夫妇的事情定了性,说什么阴谋毒手,这不是直接在指控福帝摩和阿狄罗吗?

阿狄罗脸上怒意一现却随即又收起,换成恭谦的表情快步向大门口迎去,大厅内所有人都安静了,纷纷向着一个方向行礼。被那一群人簇拥在中央走进来的,是冈比底斯最高神学院的院长邓普瑞多。

“尊敬的圣邓普瑞多大人,您怎会突然来到乌由?冈比底斯将有大事发生,院长大人还不知道吗?”阿狄罗迎上前去行礼,却说了一句危言耸听的话。他见到邓普瑞多并不意外,早知道他会赶来,只是没想到邓普瑞多来的速度如此之快!再看邓普瑞多的随从也是风尘仆仆面带倦意,有人身上的长袍都带着裂口,一定是毫不停歇以最快速度飞来的。

邓普瑞多眼神锐利如刀,盯着阿狄罗道:“我在门外都听见了,波特夫妇已经遇难!我是接到波特遇难时发出的信号,这才赶来,没想到已经迟了!……告诉我,福帝摩为什么要下令杀波特,他现在又去了哪里?”

阿狄罗一脸诚恳道:“尊敬的大人,事态紧急,我简单告诉你吧。福帝摩大人没有下令杀波特,只是命令我带人拿下他问话,是波特突然发难杀了神官欲逃,我才不得不消灭他。福帝摩大人查出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与波特有勾结的黑暗势力计划在冈比底斯发动叛乱,他已经赶往冈比底斯增援,没想到此时邓普瑞多大人不在冈比底斯!”

这个爆炸性的消息也让邓普瑞多震惊失色,他一把抓住阿狄罗的肩膀带没来得及问话,有人跌跌撞撞从侧门跑进大厅高喊道:“出大事了,冈比底斯刚刚发来紧急昭告!”

阿狄罗被邓普瑞多一把抓住全身动弹不得,闻言心中大喜却不敢表露出来,邓普瑞多松开他转身喝问:“什么昭告?”

报信的神官道:“本勒登勾结黑暗势力发动叛乱,企图行刺教皇,被枢机红衣大主教约格识破,教皇陛下受了伤,约格大人及时赶回冈比底斯控制了局面,现在叛乱已经平息,本勒登在逃。神圣教廷发布诏令,全世界通缉阴谋发动者福帝摩以及所有在逃的叛乱分子……”这名神官说话时牙齿有点打颤眼睛也发直,似乎转述这样一份诏令就像做梦一般不可思议。

轰然一声大厅里彻底乱了,今天发生的事一件接着一件,每一件都让人反应不过来,到此时已经是令人震惊的极限。只听阿狄罗厉声喊道:“上帝,这是真的吗?”这一瞬间的感觉简直是从天堂跌到了地狱,他浑身全是冷汗,冈比底斯确实发生了叛乱,但结果和他的计划完全相反。

“这是真的!上帝啊,这是真的!”又有数人失声喊道,其中还包括邓普瑞多的随从。约格下令冈比底斯以各种方式向外传信,乌由大教堂接到消息的时候,邓普瑞多的手下也接到了消息。

“封锁乌由大教堂,暂时所有人不得外出,从现在起我接管志虚大主教的权力,暂时停止阿狄罗与灵顿侯爵骑士在志虚教区的职权,所有人肃静!”邓普瑞多老成持重,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走到大厅中央的讲坛上发布了命令。

清尘用胳膊肘捅了捅白少流:“小白哥,教廷出大事了,原来是福帝摩造反失败。圣诞老人要封锁乌由大教堂,我们怎么办?”

白少流小声道:“不要紧,他封锁教堂又不能封锁我们,到时候打个招呼想走就走。……先别着急,呆这里再看看,教廷倒底出了什么事?”

清尘:“我觉得应该给吴桐打个电话问问,告诉他也小心点。……你注意看阿狄罗了吗?他的眉心!我记得于大侠说过……”

小白打断了她的话:“嘘!别说了,我看见了,先稳住,现在不是时候这里也不是地方,等回头我们再收拾他。……想动他的话,我会找阿芙忒娜先把话说清楚的。”

邓普瑞多接到教廷的命令,处理事情很干脆,当场下令封锁了乌由大教堂,然后暂停了灵顿侯爵与阿狄罗这两名神殿骑士的职权,将福帝摩平时的直系下属暂时隔离审查,任命自己从冈比底斯带来的亲随信临时填补这些空缺职位,又派人到志虚各教区巡查并监督教区工作。一系列处置很快做出,这么大的乱子让他处理的服服帖帖,本应受到最大冲击的志虚教区因为邓普瑞多的到来立刻恢复了正常。

大厅安静下来,阿狄罗呆立在那里,突然觉得身上凉飕飕的,刚才那一身冷汗已经干了,而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大家都悄悄的移动脚步拉开了与他的距离,只有阿芙忒娜还站在他身边。

“阿狄罗,刚才你已承认是你杀了罗恩·波特,而下令的人就是策划冈比底斯叛乱的福帝摩,事实已经清楚,我想听听你的解释。”邓普瑞多站在讲台中央,居高临下缓缓的问话,眼神中隐藏着深深的痛惜,无论如何,他赶到的时候波特夫妇已经遇难了。

阿狄罗双肩一震,似乎如梦方醒,向着邓普瑞多单膝跪了下去,带着深深的悔憾说道:“原来真正勾结黑暗势力叛乱的人是福帝摩,神圣教廷与整个志虚教区都受了他的蒙蔽,我以为我在履行神圣的职责,却留下了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和过失,请尊敬的圣邓普瑞多大人责罚我!……如果还有可能的话,我请求尽我一切去弥补。”

邓普瑞多摆了摆手,有些疲倦的答道:“神殿骑士的职责,就是协助大主教完成危险的战斗任务,如果你真的是受蒙蔽的话,我也不能说你有罪。……波特遇难时的场景,我看的清清楚楚,你也在场,不必再多说。……对你的处理,是暂时停止职权,不要再参与任何教廷的事务,我会另派人查清此事,在此之前,你不得离开乌由,要每天向乌由大教堂报告自己的行踪,随时接受调查人员的问讯。如有违反,等同叛乱!……你放心,如果你真的是无辜而受蒙蔽,我不会给你不应有惩罚。”

阿狄罗拜谢道:“多谢大人,对我的一切处置都是应当的,我毫无怨言,也深深敬佩您的公平和仁慈。”

邓普瑞多叹息一声欲言又止,抬头向着大厅中的众人道:“好了,事情已经处理完毕,就这么办吧,明日清晨所有人就可以离开志虚大教堂了。……阿娜,还有白庄主和这位小姐,你们不属于神圣教廷,现在就可以离去,不过我想私下谈一谈可以吗?”

阿芙忒娜点点头,清尘看了小白一眼,小白也点了点头。三人随着邓普瑞多离开大厅向教堂深处走去,没有其它的随从,只有他们四个人。白少流忍不住问道:“邓普瑞多先生,我不是你们教廷的人,为什么单独把我们带到这里?”

邓普瑞多:“神圣教廷刚刚发生叛乱,事态还不明朗,我也不清楚究竟还有多少人涉及此事,而恰恰你们几位教廷之外的人,在此时是可以信任的。”

白少流很突兀的问了一句:“你好像在找什么?”

邓普瑞多很有兴趣的看了他一眼:“你对别人的心中的想法看的很准,我确实在找一间密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