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负隅穷徒奔末路

教皇摇了摇头:“已经没事了,在冈比底斯发动叛乱的毕竟只是少数,杀了你我引起混乱,他们才能成功,你及时赶到控制了事态,这些人就没有成功的可能了。让你的手下去处理剩余的事情吧,忠于你的人也需要在此时建立功勋,这对你未来的教皇地位有好处。……留下你有几句话要说,也许我这个人太念旧了,对福帝摩的事情处理的一直不干净,现在轮到你了,你不仅要平息叛乱,而且要借此机会彻底清理神圣教廷。”

约格:“我们一直致力于对外扩张,却没有及时切除内部的毒瘤。”

教皇苦笑:“那些人不是毒瘤,他们是扩张上帝领土的利器,从来都是这样,但这是双刃剑,也会割伤我们自己。毕竟在上帝的光辉之下,每个人都可能有自己的阴暗欲望,学会怎么去控制与利用对你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今天的事对于我是教训,对于你是锤炼,我受的伤我知道,真的是时间不多了,但是你已经成熟了,可以独自应对这一切。”

约格:“陛下,神圣教廷还需要你。”

教皇靠在椅背上看着他:“是的,神圣教廷还需要我,做为非常事件中稳定人心的象征,我不会立刻就走的,我会看着你如何继承这一切。……我现在就授权予你全权处理教廷所有事务,这场危机度过之后,你就能够成为真正的教皇。……现在下命令吧,消灭福帝摩和所有与他有关的势力。”

约格:“不需要证据了?”

教皇:“你难道还找不到证据吗?”

约格:“好,我立刻去办,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位大人一定在赶往冈比底斯的路上,来平息这一场他自己导演的叛乱,我们可以设好陷井等他来。”

教皇摇头:“不,我之所以单独把你留下来就是要说这件事,我不希望看见有人攻打冈比底斯,也不想在这里设下陷井,你要想有教皇的形象,就不应该做这种事情。……你要光明正大的让福帝摩走投无路,也不能再度有损冈比底斯的威严。”

约格:“我明白您的意思了,这就去办,先把牧师叫进来吧,暂时给你最好的治疗,下令让他们严守你受伤的秘密。”

冈比底斯精通各种高级治疗术最好的牧师被叫进了教皇的私人书房,然后就被扣留在这栋建筑里不许外出。几个小时之后,叛乱早已平息,安然无恙的教皇和约格大人并肩出现在冈比底斯的圣徒大厅,召集所有教廷高层宣布了本勒登叛乱以及被约格大人及时镇压的消息。教皇面带微笑的说自己受了一点小伤,需要暂时调养,授全权予约格。

教皇如果不说自己受伤,这种时候不亲自理事反倒让人起疑,他干脆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自己受伤了,让人认为这只是个借口和托辞。约格随后就行使最高权利,接连下了几道命令。

其一,他并不隐瞒冈比底斯发生的事件,第一时间内将事情的经过通报世界各地的教区,甚至在志虚也要通报给昆仑修行人。事情很简单,本勒登勾结黑暗势力在罗巴大陆发动叛乱,事件已经平息冈比底斯安然无恙。

其二,下令全世界通缉福帝摩,经调查福帝摩是本勒登的幕后主使,也是潜伏在教廷中黑暗势力的最高首脑。世界各地教区加强戒备,一旦发现福帝摩的踪迹尽全力缉拿要在第一时间通知教廷。没人问他是怎么调查的,因为事件已经发生,是约格粉碎了叛乱的阴谋,现在他说出来的话就是权威。

其三,立刻通知赶往乌由的邓普瑞多,让他不必立刻赶回冈比底斯,就在乌由严阵以待,断了福帝摩逃亡的后路,因为那是福帝摩最可能逃窜的方向。

第四,严密控制最高骑士训练营,审问被活捉的叛乱人员,在神圣教廷内部进行清查。不过约格也告诉大家不必恐慌,他只针对与这次叛乱有关的人以及潜伏在教廷中的黑暗势力,不会伤及无辜,个人并不会因为与福帝摩的关系与交往而受到追查。

他还提醒所有人,这一场危机也是为上帝建立功勋的好机会。谁都能听出来,约格在暗示教廷高层要进行一场有计划的换血,对很多人来说也是好机会,就看大家的表现了。

约格安排已毕,冈比底斯严阵以待,也向世界各地发出了消息。约格的要求只有一个字就是快,于是打电话的、拍电报的、发短信的、上网传邮件的、呼叫电台的、操纵魔法水晶球的,施展感应魔法术的,各种手段都显神通,很快将教廷的诏告送了出去。

福帝摩带领数十名精锐手下结阵施展空气漂移魔法向冈比底斯而来,穿越阿匹斯山脉上空刚刚进入阿拉丁国境内,迎面飞来了十几人。看这些人的来势非常快,光影暗淡在空气中波动的范围极小,应该都是高手。福帝摩立刻下令手下警戒,然而飞近了却让他大吃一惊,空中喊道:“本勒登,你怎么会在这里?”

本勒登一见福帝摩立刻率众停下,气急败坏的说:“福帝摩大人,您来晚了,不,您来早了也没用,约格这个阴险的家伙,早就识破了,我们一动手就中了他的埋伏。”

福帝摩差点没站稳从天上掉下去:“你说什么?计划失败了!其它人呢?”

本勒登惨然道:“没有其它人了,只有我们逃了出来,其它人都栽在约格手里。……大人,现在怎么办?冈比底斯不能去了,那边肯定准备好等着你呢。”

就在此时,福帝摩有手下接到了冈比底斯传来的消息。约格的本意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教廷的命令,用各种方式向外传信,也不怕福帝摩能获悉。听说了教廷的最新昭告,福帝摩与本勒登面面相觑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意味着绝不能再往前走了,要赶紧调头远离冈比底斯。

福帝摩恨恨道:“本勒登,你随我去乌由,如今已经与教廷公然决裂,只有另作图谋了。”

本勒登摆手道:“大人,绝对不可,乌由是志虚教区中枢所在,现在你已经不是志虚大主教,自己人也会对付你的,白少流那样的昆仑修行人也会趁机落井下石。……我们去西北大漠吧,退路我已经安排好了,在志虚发动一场叛乱,趁机消灭海天谷,在志虚西北边境重新建立基地。那里气候荒凉恶劣,崇山峻岭密布,进可攻退可守,还可以得到一直与教廷对抗的异教势力的支持。”

福帝摩摇头:“不,我不去,我是一名斗士,怎可轻言放弃。乌由还有我的手下,还有我秘密囤积的物资与暗中建立的聚点。再说,就算我败了,也要先杀一个人!我不能带着耻辱离开!”

在本勒登眼中看来,福帝摩回乌由就是找死,他可不想跟着一起死,尽管在训练手下的时候一直强调以牺牲为最大的荣耀。见福帝摩如此本勒登也打算分道扬镳,做出很诚恳的样子说:“您是无敌的圣福帝摩,没有敌人是不可战胜的,这样吧,我们分头行事,我赶去西北大漠建立立足的基地,也好接应万一。……大人能不能调一批人手给我?”

福帝摩环顾四周,惨淡经营多年,目前还跟随在身边的只有这一百多人了,但这一百多人一律秘密学习黑魔法,各各都是万里挑一的高手。他想了想道:“我带三十六人回乌由,你带七十二人去志虚西北边境。……不要气馁,总有一天我们会卷土重来。”

本勒登走了,福帝摩带着三十六名死士又返回乌由。其实他心里很清楚,今日一招失算满盘皆输,鲁兹的计划凶险之处他也明白,但就是他要求鲁兹这么设计的,甚至不顾劝阻提前发动。福帝摩太急于翻本了,以至于输的最惨。

不论其人如何险毒,但是骨子里福帝摩还是一名斗士,被人称为神圣教廷第一骑士几十年了,在不知不觉中福帝摩自己早已认可了这个称号,有些耻辱是他不能永远忍下去的。如果他要败要亡,那么此前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杀了曾经一箭射穿脚踵羞辱他的白少流。

当然,在这世上他还有一线希望和一个关心的人,那就是鲁兹,鲁兹对于福帝摩来说就像约格对于教皇,这是一种传承自己愿望的感情。鲁兹的心机智谋不亚于约格,福帝摩甚至想着掌控教廷之后,在将来将鲁兹推上教皇的宝座,只是鲁兹不太走运,因为提携他的福帝摩很多方面比不上老奸巨猾的教皇,而且偏偏碰到白少流这个看似不强大却十分难缠的对手。

在乌由还有一线希望,那就是鲁兹使终没有暴露,除了福帝摩之外,再没有其它人知道鲁兹已寄宿在阿狄罗的灵魂中,融合取代了原先阿狄罗。以阿狄罗的特殊身份,在加上鲁兹的深谋远虑,未尝不能在暗中再谋划一份大事业,等待时机恢复元气。

福帝摩计划把这些最精锐的还没有露过面的手下,都交给阿狄罗继续秘密潜伏,做为将来报仇的本钱,而他本人则打算潜伏在阿狄罗身边一段时间等待转机。想法是好的,可是邓普瑞多就留在乌由防着他回来,福帝摩此去有一种英雄迟暮似的悲壮。

……

约格平息叛乱的时间就是阿芙忒娜、白少流、清尘等三人赶往乌由神学院的时间,由于时差的关系,当时的乌由正是深夜。雪花飞舞中的神学院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密道走廊尽头大门破碎,厅堂中还有几滩血迹,但是所有人已经离开了这里,走的很急甚至没有来得及清理这个战场。

三人立刻冒雪赶往乌由大教堂,没想到雪夜中的大教堂外面看似平静,内部却灯火通明,志虚教区核心人员几乎全部会齐了。灵顿侯爵来了,而另一名神殿骑士阿狄罗代表福帝摩大主教宣布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潜伏在冈比底斯的黑暗势力图谋叛乱,最高骑士训练营名誉总导师福帝摩发觉了这个阴谋,已经连夜赶往冈比底斯。

志虚大教堂圣徒大厅中一片哗然,阿狄罗做了个手势让大家安静,告诉在场的各位不必担心,有无敌的圣福帝摩带领着英勇无畏的战士赶去,冈比底斯一定会安然无恙。然后他又简单解释了一下福帝摩识破这一阴谋的经过,竟然与乌由神学院的院长罗恩·波特有关。

据阿狄罗介绍,福帝摩来到乌由后,一直在追查失踪的神奇魔法石下落,经过一番秘密调查,竟然发现魔法石头一直藏匿在罗恩·波特手中。这位波特院长就是勾结黑暗势力的叛乱分子之一,被安插到乌由另有所图,却被英明的福帝摩大人发现。

今天晚间,阿狄罗骑士奉福帝摩大人之命带领佐拉、德罗西两名神官前去捉拿波特问话,波特见阴谋败露凶性大发,当场暴走杀了佐拉和德罗西,连阿狄罗骑士都受了伤,拼死一战才将波特消灭。于是紧急召集所有人到乌由大教堂,将发生的事告诉大家。

冈比底斯即将发生叛乱,福帝摩已经率众赶去,而一向受要尊敬的罗恩·波特竟然是黑暗分子,杀了两名神官之后被消灭。这都是爆炸性的消息,众人一时之间都反应不过来,纷纷议论还在大声询问。只有灵顿侯爵眉头紧锁一言不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虽然没有参与这些事,但也清楚这是一场阴谋,只是没想到竟会是这么大的阴谋。冈比底斯真会发生叛乱吗?

就在大厅里乱哄哄阿狄罗连声下令让众人肃静的时候,值守的神官一溜小跑进来报告:“维纳骑士,维纳小姐带着白少流要见你。”

话音未落又有一个人进来报告:“大人,维纳小姐闯进来了,我们拦不住。”还没等他说完就听大门口阿芙忒娜的声音道:“不用再禀报了,我们已经来了!……阿狄罗,我今天无意冲撞乌由大教堂,只是想问一件事,波特夫人今夜在家中遇难,究竟是什么人出手?罗恩·波特在哪里?”小白等三人已经径直走了进来。

他们倒不能说是闯进来的,阿芙忒娜的态度很客气,就是要见阿狄罗,不等通告就往里走。一路上都有人把守,但是没人敢动手拦她,阿芙忒娜大名鼎鼎谁人不知?再看他身边还跟着一脸阴沉的主教杀手白少流,谁去触这个霉头呢?只能赶紧跑去禀报,而小白等三人就这么“客客气气”的闯进了圣徒大厅。

大厅中的人见到阿芙忒娜又是一阵议论,甚至有不少人投以期待的目光。罗恩·波特平时人缘不错,这里也有不少是他的亲信手下,对波特的事都感到蹊跷,但这件事关系太重大了,谁也不敢轻易质问,正巧来了谁的帐也不买的阿芙忒娜,可以好好追问此事。

阿狄罗看见姐姐来此,从坐位上走了下来道:“阿娜,你怎么到这里?”说话时看见了身后的白少流和清尘,神色也是一惊脸沉了下来。

阿芙忒娜看见了他的反应,高声道:“白庄主和清尘小姐是与我一道的,就在不久前波特夫人于家中遇难,而波特先生下落不明,我想问问是怎么回事?”

阿狄罗:“阿娜,你已经离开了神圣教廷,今天的事是神圣教廷内部事务,你不应该过问。”

阿芙忒娜眼眉一挑:“波特夫人是我的朋友与下属,她的孩子失去了母亲,任何人都有权力追究!……什么人下的手,波特先生又怎么样了?”

阿狄罗叹了一口气道:“既然这样,我就告诉你吧,今天大家聚集在这里说的就是这件事。罗恩·波特藏匿神奇的魔法石,勾结黑暗势力图谋不轨,他们的阴谋被福帝摩大人识破,获悉冈比底斯即将发生一场叛乱,福帝摩大人已经赶回去平乱,临行前下令我带着佐拉与德罗西两名神官前去讯问波特。”

阿芙忒娜退后一步震惊不已,就连白少流也被阿狄罗的话吓了一跳,今天来追问波特之死,却问出了冈比底斯即将发生叛乱的消息,这也太惊人了!阿芙忒娜睁大眼睛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