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赤子握固含德厚

罗琳·波特在电话里只说了一句:“阿娜,救救我的孩子!”然后电话就断了。阿芙忒娜从洛园西边自己的别墅中出发,立刻赶往波特夫妇的寓所。她发现了天空乌黑的云层,傀眼术也查觉到有无数双阴险的眼睛正在看着她,但是她并没有退缩,就在刚刚要到达波特夫妇的寓所时,看见了那道从天而降的白光。

这是最纯正的光明神迹,名叫神之救赎,只有最虔诚、最坚定、怀着仁慈与奉献之心的信徒才能够召唤。阿芙忒娜从未见过有人施展这一魔法,这与魔法力是否强大无关,它意味着这世上最深的爱与最坚定的牺牲,谁也没有办法保证能够施法成功,就算有牺牲的勇气,但是波特夫人做到了。

阿芙忒娜也接近不了这光柱到达的地方,她身后出现了一个光晕圆环,圆环中飞出一个带着翅膀赤裸的光影,看身形面目正是阿芙忒娜自己。光影出现后白皙的躯体上闪了闪,凭空披上了一身战甲,手持长剑飞向天空,顺着光柱的边缘落了下去,似乎没有阻挡的穿越了建筑。阿芙忒娜召唤了守护神,而她的本体也穿过窗户落到卧室,一眼看见了躺在床上襁褓中的婴儿。

“万能而仁慈的主啊,愿您能听到这最虔诚的声音,以我的生命与所有的爱向您祈求救赎,我召唤这世上最仁慈的神迹,请主为我降下您的怜恤……”这吟唱声似乎还在阿芙忒娜的灵魂中回响,波特夫人的身形早已消失,化为白光中闪烁飞舞的亮点。

白光落在小波特身上,熟睡中的婴儿似乎被镀上了一层圣洁的光辉,福帝摩的黑魔法伤害不了他,连阿芙忒娜也只能站在白光之外无法接近。不知不觉中,阿芙忒娜已经泪如泉涌,她的眼睛能看得见,从天而降的不仅仅是神迹,那是这世上最虔诚的信念与爱弥漫在这天地之间,被那最坚定的祈祷和燃烧生命的光华汇聚。

阿芙忒娜召唤出守护神去抵挡危险的伤害,本体进入卧室救那个婴儿,然而在她到来时福帝摩已经走了,也收去了围绕寓所的魔法屏障。他不想和阿芙忒娜公然照面,因为他也没有把握第一时间彻底消灭阿芙忒娜,因此也不想暴露自己的面目。他的目的并不是要做一个公然的决裂者,他的计划是要控制神圣教廷,做一个高高在上的光明代言人。

福帝摩走了,天空的乌云盘旋未散,还带着凄厉的风吼之声,他手下的一批黑魔法师仍然盯着阿芙忒娜。当白光消失,阿芙忒娜能够抱起婴儿时,她抱着孩子迅速离开了这里,这冲天而起的白光已经惊动了附近的一些人,远处的大街上有车停了下来,有人从挡风玻璃中望向天空,面带惊愕之色。

阿芙忒娜没有飞上天空,当她来到僻静无人之处,从怀中取出一只卷轴,扬手就扔到了天上。卷轴飞上天空不见,一片诡异的微弱蓝光迅速爆开,云层停止了翻卷接近于凝固。天地之间突然变得安静了,安静的使人感到压抑。

乌由闹市,夜晚最繁华的地段,灯火辉煌却行人稀少,风君子脚步蹒跚的走出了漫步云端夜总会。他已经有七分醉意,衣襟上留有淡淡的香水味,一阵冷风吹来又突然静止,风君子打了个寒战身形一晃抬头望天,也觉得脚下发软心里闷的慌。

“风先生,您没喝多吧,我帮你叫车。”漫步云端的大堂经理花蘼芜走了出来,及时扶了他一把。

风君子一甩手:“我还没倒下呢,不用你扶!”

“今天玩的怎么样,还满意吗?”花蘼芜笑着问道。

风君子打了个酒嗝:“好久没来了,小姐都不认识了。”

花蘼芜:“这里的人员流动比较大,不过我们这里的小姐都是最好的,陪风先生陪的不错吧?”

风君子一瞪醉眼:“什么陪不陪的?别乱说,我就是来唱歌的,找个人倒酒而已。”

“风哥,你的东西落下了。”从大厅里又跑出来一位性感靓丽的年轻女子,手里拿着一串亮闪闪的东西。

花蘼芜有些不悦的回头道:“小玉,你怎么现在才出来,客人都要走了,也不到门口送,忘了这里的规矩吗?”

名叫小玉的小姐一吐舌头:“花姐,我去披了件衣服,还有,风哥有东西忘了。”

“你怎么管谁都叫哥?哎呀,真是我忘了,谢谢你!”风君子转身接过小玉手中的东西,细长的银链上坠着个金属十字架,十字架的形状比较奇特,比较细长尾端是尖的,中间还镶嵌着一枚滴泪状的红宝石。

“小玉,你搀着风先生,今天天气真怪,门口的出租车都哪去了?”花蘼芜吩咐一声又回到大堂门内。

“风哥,这个项链好漂亮啊!那上面是真的红宝石吧,送给我好不好?”小玉扶着身体有些发软的风君子嗲声嗲气说道。

风君子带醉而笑:“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轻易送人就等于害人,谢谢你帮我拿过来,也不让你白拿。”风君子掏钱包抽了几张钞票递给她。

小玉伸手挡住了:“你给过小费了,我不要这个,花姐就在后面看着,她会生气的。”

“不要就不要吧。”风君子单手伸了个懒腰,收起钱看着天空喃喃道:“我怎么觉得天要塌下来,有什么东西压着我?”他伸手时掌心向上,十字架上的那枚红宝石正对着天空。

天上凝固的黑云闪着微弱的诡异蓝光,正有一股弥漫的压抑气息冲着这个方向笼罩而下,这神秘的气息接触到十字架上的红宝石,红宝石的表面突然变得透明起来,倒映出满天的云层,有一道肉眼看不见的红光反射而上,冲击在云层中。

天空传来似怪兽受伤般的嘶吼,听上去那似乎是风声,笼罩云层的蓝光被击碎,乌云突然开始急速的翻卷,那弥漫的压抑气息消失了,天空飞下片片雪花,四面八方又起风了。风君子和小玉同时打了个哆嗦,风君子道:“你进去吧,外面太冷,小心冻感冒了明天就没法上班挣钱了。……去吧,我想一个人吹吹风,散散身上的味道。”

小玉只披了一件绒毛外套就出来了,里面只穿着露背轻衣和露出光溜溜大腿的短裙,确实不能在外面站很长时间,打了个招呼走进了大堂。风君子转身看着酒色欢笑的场所,冷风中脸色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冻的还是醉意。正在这时,街对面路边拐角有人低声喊他的名字:“风君子!”

声音不大但风君子却听见了,急转身抬头望去,只见一名身材窈窕修长的金发女子站在那里。路灯光下雪花飞舞,她金色的卷发在风中飘扬,寒冷的冬夜里她身上只穿了一件浅白色的亚麻长袍,长袍在风中飘飞衬托出姣好的身材,里面似乎什么都没穿!更奇异的是她怀抱着一个包的严严实实的婴儿襁褓。

风君子一眼就认出那是阿芙忒娜,当时腿也不软了,肩也不歪了,眼睛也不眯眯了,酒仿佛在这一瞬间全醒了。他迈步走了过去:“阿娜,你怎么会在这儿?这是谁家孩子?你也不怕冻着!……把衣服披着,孩子给我抱。”

风君子解下外套给阿芙忒娜披上,顺手抱过了小波特,手上滴泪的十字剑有点碍事,顺手就放在了襁褓中小波特的胸前。阿芙忒娜并不怕冷,但却没有拒绝风君子的好意,风君子的外套有点像有外衬的皮袄,内衬的青貂皮面是向里的,披在神圣法袍上还带着舒适的体温。

阿芙忒娜怎么会来到这里?福帝摩离去阿芙忒娜抱走小波特,可是凶险并没有解除,她能感觉到天空有魔法师在云层中结阵,傀眼术已经将她锁定。她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人,又有多少?向天空抛出冰封卷轴企图阻挡,天空的法阵竟然能够抵挡冰封卷轴的威力,一种奇异的负面魔法仍然从天而降笼罩着她逃离的方向。

就在这时,不远处一道红光直射天空,竟然击散了天空的法阵,魔法凝结的云层翻滚互相撕扯,冰封卷轴以及法阵的威力一时消散化作了漫天鹅毛大雪。阿芙忒娜向着红光射出的地方赶来,只走了几步转了一个弯,就看见了从酒色欢场中走到冷风飞雪里的风君子。

阿芙忒娜看着有些浑浑噩噩、似乎对这天地之间的阴险毫不知情的风君子,裹紧了外套鼻子有些发酸,用请求的口吻道:“这是我朋友波特夫妇的孩子,他们出了点事,我来照顾他。……风君子,能不能送我一趟,我要去个地方。”

风君子抱着孩子看了看她:“穿的这么少就出门了?身上没带钱包吧,去哪里我送你!”说着话一招手,路边恰好有一辆出租车经过停了下来,风君子打开门和阿芙忒娜上车。司机倒是吓了一跳,这大晚上的天这么冷还刚刚下着雪,夜总会对面突然钻出来抱孩子的一男一女,那女人是个洋妞,就穿着一身单衣,莫非是见鬼了?

“去哪?”司机职业性的问。

“龙塘镇,坐怀山庄。”阿芙忒娜答道。

司机一皱眉:“这么晚,去郊区?你看……”他有点不太敢走,想让两人换辆车。

这时风君子从后座扔给司机一件东西,对司机笑道:“师傅,我们有急事,你总不能让孩子在路边冻着,这是我的钱包,里面有证件和名片,你自己看吧,还有钱都在里面,想收多少车费看着拿吧。……我们不是坏人,有坏人带着孩子上车吗?”

司机有些尴尬的笑了:“我不是那个意思,走吧!”发动车走了。

花蘼芜在漫步云端大堂里隔着落地玻璃看到了这一幕,她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的自言自语道:“那女人不是阿芙忒娜吗?好久不见,怎么抱着孩子来找风先生呢?……该不是风先生与她有了风流种,抱着孩子来认爹了吧?……不好,这要让风夫人知道了那还得了!我得告诉白庄主一声。”她匆匆转身去打电话了。

雪花刚刚飘下,路面上还没有积雪,出租车向乌由北郊疾驶而去。也不知波特夫人使了什么魔法,小波特仍在沉睡,对经历的惊心动魄的惊险一无所知。风君子看着孩子,皱眉道:“这孩子好奇怪,竟然睡的这么香,他额头上是什么?这个闪电形的,是伤疤吗?”

阿芙忒娜:“那是一个印记,饱含爱与期待的印记。……风君子,听说你精通东方的相术,能看出一点什么吗?”

风君子借着车窗外闪过的路灯光看着小波特熟睡的小脸:“劫后余生之相,爱和期待是幸福也是背负,要看他长大后怎么理解了。如果把他将要经历的事情写成故事,会十分精彩,他也会名扬天下,将面对很多考验。……阿娜,你的手好凉。”

风君子左手抱着小波特,右手将阿芙忒娜的左手握在手心,两人都沉默了。风君子没有再追问什么,他没有问阿芙忒娜为什么会在深夜中抱着个孩子突然出现在面前,也没有问阿芙忒娜为什么非要他陪着去坐怀山庄。

与此同时,福帝摩已经与手下汇合,有人禀报:“我们在天空降下了阴影魔法,却被一道红光击散,连法阵也破了。……阿芙忒娜带着婴儿不知去向,星髓也带走了,我们的傀眼术竟然搜查不到一点痕迹。”

福帝摩怒道:“我看的清楚,是风君子把她带走了,坐的是一辆出租车。上车之后突然就消失了痕迹,我也没有追查到。……算了,别管他们了,阿狄罗会处理的,我们要立刻出发赶往冈比底斯。”在风君子握住阿芙忒娜手的那一刻,阿芙忒娜摆脱了天空中的侦查追踪,乌由大街小巷那么多车驶过,如果魔法神通无效,在天上很难分清一辆车去了哪里。

……

乌由市区的天空异象也惊动了坐怀山庄的白少流,坐怀丘开启了守护法阵,小白也通知在洛园附近的海天谷弟子加强警戒。那道从天而落的白光小白看见了,当即命令飞天璇玑剑阵升空查探警戒。但此时空中法阵已散,福帝摩率众离开了乌由,小白却接到了花蘼芜打来的那个莫名其妙的电话。

阿芙忒娜抱着个刚出生的孩子去找风君子,把风君子堵在了夜总会门口?搞什么花样,小白和顾影面面相觑,想破头也不明白。更意想不到的是,坐怀山庄外围的警戒弟子向他报告,有一辆出租车从龙塘镇转向,冒雪向坐怀山庄而来,看车号就是从漫步云端门口被风君子打走的那一辆。

小白赶紧下令所有的警戒暗哨全部放行,等阿芙忒娜和风君子抱着孩子下车的时候,小白和顾影还有刘佩风已经等在山庄大门前。

“大晚上不回家不睡觉,怎么都在山庄门口站着?”风君子下车看见几人也愣了一下。

小白迎上前去:“风先生不回家不睡觉,怎么到我的山庄来了?……快进来,到客厅去,外面冷别冻着孩子。”昨天夜里刚刚解决了杜寒枫才松一口气,收拢手下聚集坐怀山庄不欲再生枝节,看样子今天晚上乌由又出事了,小白也是哭笑不得。

进了山庄中堂的客厅,小白看着两人很“冒失”的问了一句:“这是——你们的孩子?”这话一出口想想也觉得好笑,不可能是阿芙忒娜的,也没见她怀过呀。

阿芙忒娜倒没听出这句话里的玩笑味道,摇头道:“不是我和风君子的,是波特夫妇的孩子,他们出了点事,我想这里是乌由最安全的地方,能托你们照顾两天吗?”

顾影接过了孩子:“交给我吧,不用担心,在这里一定没有问题的。……波特夫妇出什么事了?”

阿芙忒娜:“意外,没有想到的意外。……风君子,多谢你送我,这么晚你也该回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