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斯念未悔临祸福(下)

波特左手用力,手心中的水晶球碎了,破碎的水晶球就像爆炸一样向外奔涌出闪着水晶光芒的冲击波,水晶波浪充满走廊向两端呼啸而去,而捏碎水晶球的波特神官本人却安然无恙。这突然的一击暂时阻挡了前后的包围者,他挥出魔法杖随着水晶波浪转身向后冲去,魔法杖的尖端射出耀眼的白色电光。

波特知道这些人是来干什么的,已经没必要说废话耽误时间了,他担心妻子和孩子的安危,一出手就是全力一击。身为魔法师不想和神殿骑士近身格斗,他选择了转身攻击左拉和德罗西,企图从后面的厅堂中逃跑。

他的出手太突然了,左拉刚刚挥起魔法杖,还没有来得及施展法术,手中的魔法杖就被白色电光击飞,人惨叫一声被随后涌来的水晶波浪卷起撞碎身后的厅堂大门。德罗西魔法杖连挥在身前升起一面魔法护盾,挡住了水晶波浪的袭击,波特从他身边掠过,魔法杖带起的风旋击碎护盾划过德罗西的腰间,血光飞溅德罗西发出一声惨叫倒地。

这两人都是不错的魔法高手,但是波特神官是邓普瑞多很得意的学生,而且以想不到的速度拼死一击,接连杀了他们两个。如果仅仅是他们两个人,波特说不定已经逃脱了,可是他身后还有个阿狄罗。眼看波特冲进厅堂大门,在厅堂中讲坛的一侧还有一个秘密出口,只要冲过去就能逃掉了。

阿狄罗出手了,他挥出手中的长剑,一片黑雾散出冲开了迎向他的水晶波浪,同时有一道耀眼的剑芒直射波特的后背。波特并没有忘记这个对手,他冲进大门的时候向后挥手,一面金色的十字盾牌出现封死了这扇门。很可惜,波特虽然很机警下手也很果断,却仍然犯了一个错误——他低估了阿狄罗。

如果是以前的那个神殿骑士阿狄罗·维纳,水晶波浪加上金色盾牌一攻一守,完全可以暂时挡住他,可现在这位不仅仅是阿狄罗,他还是已经重新恢复强大的亡灵法师鲁兹。金色盾牌被剑芒击碎,这不是骑士的剑芒,而是一种类似剑芒的冲击魔法。这道白光射在波特的后背上,波特闷哼一声被击飞,重重的撞在厅堂内侧的墙壁上。

波特听见了自己肋骨断裂的声音,这才意识到背向阿狄罗是个错误,他咬牙、转身、落地、挥出魔法杖,面前爆发出一团刺目的光芒,就像有个太阳出现。这一团光芒飞了出去,迎向纵身而来的阿狄罗。阿狄罗的剑劈在这团光芒上,头发扬起身上的衣衫碎裂,这一击也让他受伤了。然而波特却无力再发出第二击,此时阿狄罗的剑已经脱手飞了过来,打落了他的魔法杖。

“波特先生,真没想到您这样一位绅士竟然一声不响就杀害了两位神官,你的魔法修为真的很不错,反应也快得不能再快了,难怪邓普瑞多那么器重你,只可惜,你还不是我的对手!……想想你美丽的妻子还有可爱的孩子,放弃你固执的抵抗吧,我给你一个合作的机会。”阿狄罗站在他面前摇头说道,声音中还带着惋惜。

波特口鼻流血,靠着墙壁坐在地上,对阿狄罗怒目而视:“与你合作?你战胜了我,但请不要侮辱我!”

阿狄罗:“与神圣教廷合作,怎会是一种侮辱?”

波特冲着他吐出一口血沫:“你不是阿狄罗,你是鲁兹!刚才看你挥剑,我就已经知道了,为了神圣教廷,为了上帝的荣耀,为了我的信念,不可能与你合作。”

阿狄罗的脸色变了:“你真的很聪明啊?居然被你一眼就看出来了,可惜你已经没机会,你这条生命还可以发挥最后的用处,您的妻子和孩子已经在福帝摩大人的手上,如果不想他们与你一样的下场的话,最好按我的意思联系邓普瑞多。”

他一边说话一边放下了剑,从怀中抽出一根魔法杖,魔法杖的尖端颤动着指向波特的前额。重伤的波特闭上了眼睛,眉头紧锁五官几乎都扭在了一起,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钻进他的脑海,他正承受着来自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却一直咬牙一言不发。

“你何苦要承受这种痛苦呢?放弃吧,只要放弃抵抗,一切苦难就会结束。”阿狄罗阴沉沉的说话,瞳孔在收缩。

波特突然睁开了眼睛,冷冷着说道:“迟了,已经迟了!不要以为投靠黑暗的力量,就能掌握这世上的一切,刚才水晶球破碎的时候,冈比底斯神学院已经看见了这里发生的事情!这世上不只有你掌握神迹,你和你的同伙终将被彻底从这个世界上铲除!……我无悔于我的选择,我在天堂上等着,看着你将如何在地狱中受煎熬。”

……

这一天晚上,冈比底斯最高神学院,邓普瑞多正在和几位长老议事,突然怀中一动飞出一枚小巧的水晶球,众人一惊同时止住了声音。水晶球飞出立刻在半空碎裂,化为水晶般的波浪在空气中四散而开,波浪中出现了光影。

这光影是一条走廊,走廊的一端阿狄罗挥剑,而罗恩·波特挥舞着魔法杖向另一边冲去,他身前的左拉与德罗西先后倒地,冲进大门的一瞬间,身后有一面金色的十字盾牌升起,紧接着护盾被一道白光击得粉碎。水晶波浪连同光影就在此时消失了,但在场所有人都将刚才的场面看的清清楚楚!

波特出事了!他使用的是非常珍稀的感应魔法水晶球,那本来是一对,他手中的一枚是邓普瑞多交给他的,另一枚接受信号的就在邓普瑞多身上。邓普瑞多看到了这些,乌由有大事发生而波特遭遇凶险,他当即派人向教皇传信,同时带领一批亲信手下立刻离开冈比底斯赶往乌由。

波特神官至死也没有按照阿狄罗的意愿合作,但邓普瑞多确实也离开了冈比底斯赶往乌由,鲁兹的计划算成功了。其实鲁兹早就想到波特在危急时会以某种方式向邓普瑞多传信,至于是哪种方式并不重要,只要引邓普瑞多带着精锐手下离开冈比底斯就行。

鲁兹的计划在三个地方展开,一共有五个步骤。

第一步,在郁金香公国借连亭之手刺杀约格,不论连亭能否得手,暗中埋伏的托雷斯都将趁乱洗劫度假庄园,事后嫁祸给特伊城堡与坐怀山庄,使白少流也背上冈比底斯“叛乱分子”同谋的罪名。

第二步,在乌由剪除罗恩·波特,以魔法石栽赃。邓普瑞多闻讯必然率精锐手下赶到乌由,要想查清楚恐怕要费一番功夫,而且鲁兹也没有给邓普瑞多查清楚此事的机会。

第三步,将邓普瑞多调离冈比底斯之后,向教皇报告约格在郁金香公国遇袭生死不明的消息,教皇必然会派最信任的教廷禁卫前往驰援。冈比底斯空虚,最高骑士训练营的总导师本勒登趁机指挥潜伏在冈比底斯的手下发动叛乱,剪除教皇尼古拉·霍莫罗三世。

第四步,福帝摩率众赶到冈比底斯平息叛乱,必要的话可以牺牲本勒登,彻底清算潜伏在冈比底斯的“黑暗势力”与“叛乱分子”,一举控制整个教廷。福帝摩赶到冈比底斯的时机很重要,应该在邓普瑞多将要到达乌由之时。

第五步,邓普瑞多接到冈比底斯发生叛乱的消息,必然立刻返回,然而等他回到冈比底斯时大局已定无力回天。教皇与枢机红衣大主教同时遇难,福帝摩平叛有功一雪前耻,而邓普瑞多护教失职,两人在冈比底斯的地位将会发生转折。福帝摩将彻底掌握整个神圣教廷的核心权力。

这一系列环环相扣的计划完成之后,还可以有很多后手,比如追查约格之死,发现凶手就是白少流的手下,那么白少流和坐怀山庄就会成为教廷叛乱分子的同谋。联想到约格和福帝摩曾经教廷大军攻打过特伊城堡,那么白少流这么做并不难以解释,这样可以顺理成章的派邓普瑞多去铲除特伊城堡与白少流。

这样一来,教廷中属于邓普瑞多就会处于尴尬与危险的境地,白少流也会处境不妙。在康西帮助尚云飞建造大毗卢遮那寺的魔法师们,也会以给教皇报仇的名义发起行动,裹挟尚云飞不得不与白少流公开决裂。从此昆仑内乱,而教廷中的敌对势力也将肃清,福帝摩将从中获得最大的利益。

鲁兹是个很高明的棋手,未落子前心中已经算好棋路将对手将死,至少到目前为止,他的计划是“成功”的。只出了一点意外,他不知道托雷斯失手而约格未死,约格领着滚雪球一样不断壮大的队伍正秘密赶往冈比底斯。

……

罗琳·波特给丈夫打完电话,也赶到事情不妙,丈夫在电话里一开始让她速去神学院,随即改口让她去找阿芙忒娜,看来丈夫对神学院中的安全也没有把握。挂断电话波特夫人立刻给阿芙忒娜打了个电话,电话打通了,然而那边还没有接听,门铃却响了。

波特夫人没有去开门,一只手仍然握着话筒,另一只手凌空一招,客厅的壁画后面飞出一把光芒四射的短剑落在她的手上。这是电话接通了,阿芙忒娜的声音传来:“罗琳,是你吗?我的直觉能能感到有危险的气息!”

罗琳只来得及说出一句话,电话就断了,听筒发出滋滋的杂声。这时门锁咔哒一声响,门开了,一个穿着黑袍的魁梧身影似漂移般滑了进来,他身后门外是一片雾蒙蒙的黑暗虚空,看不见平常的走廊和楼梯。门很快又无声无息的关上,不速之客福帝摩站在了客厅中央。

这间寓所已经被人以魔法包围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罗琳一闪身站到了卧室问口,卧室的床上正放着熟睡的婴儿,她的右手背在身后微微发抖,却紧紧的握着短剑。此时福帝摩开口说话了:“波特夫人,请原谅我的无礼!您的丈夫私匿属于神圣教廷的神奇魔法石,并勾结黑暗势力图谋叛乱,所以我不得不来打扰。据调查,魔法石就在你的手中,是吗?”

波特夫人不是傻子,听完这番话已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脸色有些发白,咬了咬嘴唇问道:“福帝摩,我今天才知道,你和黑暗的亡灵法师鲁兹本来就是一伙的,你就是他的幕后主使?……是你让邮差送来魔法石,然后上门寻找罪证的吗?”

福帝摩叹了一口气:“愚蠢的女人,你这样说话并没任何好处。……你如果想帮自己洗脱罪名,唯一的选择就是主动把魔法石交出来,并且作为指控罗恩·波特的证人。……你说的话最好能让人相信,没有人会把这世上最珍贵的魔法石毫无理由的送给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告诉我真相吧!”

波特夫人身体晃了晃,扶着门框又站稳了,她深吸一口气道:“福帝摩,你可以把袖子里的傀眼空间水晶球拿出来了,在我这里,你记录不到任何对我丈夫不利的话。……我并没有告诉你邮差送来的是给孩子的礼物,你却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谈话只能证明一件事——这是你的阴谋。我不是一个愚蠢的女人,而你是个愚蠢的阴谋家!”

一股黑气涌现在福帝摩的脸上,他的眼神中有怒意翻滚,但是强压了下去,冷冷道:“女人太爱耍聪明就是愚蠢,难道就不为你的孩子着想吗?……我给你一个合作的机会,以你的孩子性命做交换,你现在就回答我合不合作?……如果你拒绝,后果不必我说。”

说着话福帝摩举起了一只手,如鹰爪般的五指弯曲,他的黑袍飘动,一个黑洞似的漩涡在他身前出现,缓缓的向波特夫人逼近。

波特夫人刚才说那么多一直在拖延时间,眼看拖不下去了,她必须保护自己的孩子,也必须想办法冲破这里的魔法包围给外面发出警示信号。她事先没想来的会是福帝摩,也不敢肯定阿芙忒娜是否正在赶来,想到这里她闭上了眼睛,泪水无声的留了下来,流着泪说道:“福帝摩大人,告诉我怎样才能与你合作?”

福帝摩闻言哼了一声,收去了魔法漩涡,阴森森的说道:“很简单,你只要……”

他只说了几个字就突然鬼叫一声一挥袍袖,一片黑光将身形掩住,因为就在这时波特夫人突然发起了攻击!她出手与他丈夫遭遇埋伏时一样坚决,也一样出人意料,就在福帝摩收起魔法漩涡的一瞬间,罗琳挥出了手中的剑。

闪光的短剑射出的却不是骑士的斗气剑芒,它更像是一支外形奇特的魔法杖,客厅里的空间仿佛被撕裂成无数的碎片,裂隙中还爆发出条条闪电将整个空间分割成细小的网状。这一击并不是仅针对福帝摩的,而是充满整个客厅空间,她并不指望这样能消灭福帝摩,只想为自己争取一点时间。

一击出手,波特夫人毫不停歇飘身后退,来到了卧室中。等福帝摩挥舞魔法杖驱散网状裂隙闪电出现在在卧室门口时,罗琳正站在儿子的身前,短剑指向天空,完成了这一生中最后的吟唱!

……

这一天乌由的天气很怪,白天还是晴空万里,天黑的时候突然起了风,市区上空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片浓密的乌云,这个冬夜异常寒冷,人们早早的回到家,街上除了往来的车辆几乎看不到行人。

就在这个晚上,大约十点多钟,乌由上空出现了一种奇异的天象。一道白光刺破乌云从天而降,落在市区中一处建筑上,那是一个白色的光柱落了下来,笼罩在不知名地方。光柱中还有不少闪烁的亮点在盘旋飞舞,怎么形容这种奇观?最直观的形象——黑夜里下大雪时,将一束强光探照灯射向天空,就能看见类似的景象。后来乌由日报上也是这么对市民解释的,因为那天夜里乌由确实下了一场大雪。

隐藏光芒展开天使的羽翼极速飞来的阿芙忒娜,在空中也看见了这奇观,蔚蓝色的眼眸中露出不可置信的复杂神色,口中喃喃道:“神之救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