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斯念未悔临祸福(上)

阿狄罗抬起头,很舒服的靠在椅背上:“其实谁都需要力量,但要看每个人的目的,也许你自己会认为是为了阿芙忒娜。……难道你想用武力征服她吗?我很了解她,这是不可能的!侯爵先生,有时候我为你感到不值。”

灵顿:“什么不值,你难道想说她不值得我去追求吗?”

阿狄罗摇了摇头:“我是说你不值得拿自己与风君子相比,他与你没什么好比的。你是斯匹亚王室贵族,上流社会受人尊敬与欢迎的绅士,拥有亿万财富名扬天下。而风君子呢?与你相比,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乌由市民,就算他是在世仙人,那又能怎样?”

灵顿侯爵皱起了眉:“阿狄罗,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阿狄罗看着他:“灵顿,我感觉到你心中的愤怒,我刚才的话不仅不能安慰你,反而让你更加痛苦。是啊,那样一个人,你却输给了他,是他迷惑了你心爱的阿芙忒娜。你到乌由来,是为了阿芙忒娜,可前段时间阿芙忒娜已经离开了这里,你却没有走,我看你目的已经变了。”

灵顿侯爵的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我有什么目的?”

阿狄罗不紧不慢继续在说:“你曾经想暗杀风君子没有成功,还想再来一次吗?”

灵顿侯爵断然道:“我不会再这么做!那是因为阿芙忒娜曾带着使命,我要帮助她完成使命,可现在阿芙忒娜自己放弃了使命。”

阿狄罗不依不饶:“但是你还想证明自己,证明自己比风君子更强,无论在哪一方面。你曾是一个很洒脱的人,也是很会享受生活的人,已经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与别人相比的,除了阿芙忒娜。现在魔法石在你手中,你想要的力量也已经拥有了,但是我问你一个问题。”

灵顿侯爵:“什么问题?”今天的谈话几乎一直是阿狄罗在说,灵顿搞不清楚他的用意,开口都很简短。

阿狄罗:“有一件事你可能想错了。即使你战胜了风君子,证明自己什么都比他强,也未必能征服阿芙忒娜。只要阿芙忒娜还存在,又不是你理想中希望的那个阿娜,就是你完美人生最大的遗憾。还记得阿芙忒娜要你证明那种存在的爱情吗?她为什么不让风君子去证明,其实你已经证明了一件事,就是这世上并不存在你所爱的那个阿娜!”

灵顿侯爵怎么也没想到阿狄罗今日的言辞会变的如此犀利,他用考问的目光仔细打量面前的这个人:“阿狄罗,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阿狄罗微微一笑:“我是来帮你的,如果你的人生不想留下遗憾,这样的阿芙忒娜和风君子都是不应该存在的,我可以帮你做到这一点。”

灵顿侯爵吃了一惊:“阿芙忒娜是你姐姐!”

阿狄罗:“我是站在你的角度说话,并非我本人的角度,女人不是用来遗憾的,是用来拥有的,你自己好好想想。……现在,你可以把神奇的魔法石交出来了。”

灵顿侯爵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坐在我面前的还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阿狄罗?就这么把魔法石交出来?承认我私自留下了它?”

阿狄罗:“私匿魔法石是重罪,你已经得到了它的神奇,不应该也不必继续拥有,我给你一个最好的解决办法,交给我,就象你从未拥有过一样,魔法石再也与你无关。”

灵顿侯爵沉默良久,最后挥了挥手道:“阿狄罗,你走吧,魔法石就在这里,你可以拿去。……但是别的事情,请恕我不能听命。”

阿狄罗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又转身问了一句:“侯爵先生,我想知道您对神圣教廷究竟是什么态度?”

灵顿侯爵也站了起来:“我的身份首先代表斯匹亚王室,如果教廷支持斯匹亚王室的地位,我就向神圣教廷效忠,至于教皇是谁,和我没有关系!在我眼里,教皇陛下以及神圣教廷,是一种象征,而不是某个人或某一类人。”

阿狄罗笑了:“你的态度一贯如此,其实你心目中的阿芙忒娜也是这样,你没有意识到吗?”说完话飘然离去。灵顿侯爵站在那里看着他的背影陷入了深深的思索,阿狄罗的背影让他想起了一个人,确切的说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黑暗的亡灵。

……

罗恩·波特最近很忙,一直忧心忡忡,他能看出福帝摩派到神学院中的那两名神官图谋不轨,他也始终在严密的监视和控制神学院,不让他们有可乘之机。但是这几天他心情不错,也难得离开神学院忙自己的私事。

他的妻子罗琳·波特给他生了个儿子,比预产期有些提前,但是母子平安,儿子很健康很活泼。今天是妻子离开医院回家的日子,从一大早一直忙到天黑,孩子睡下了,夫妻两人才有时间吃饭。在饭桌上,他们商量着应该请个保姆,还要再找个佣人,在乌由这个地方,怎么才能找到放心的人呢?

这时候波特神官的手机响了,有手下报告,左拉神官聚集神学院中的核心信徒在神学院进行秘密集会,进行的仪式十分可疑。左拉就是福帝摩派到神学院帮助波特工作的副手,波特听说了这个消息,立刻出门赶往神学院。

波特刚刚离去,邮差送来了一个精美的礼品盒。礼品盒外面贴着一张便笺,上面有一行字:“送给孩子的礼物,恭喜你!”却没有落款。邮差走后波特夫人打开礼品盒,里面只放着一块拳头大小黑乎乎的石头。波特夫人疑惑不解,把石头拿在手中仔细观瞧,感觉很有些异样。她也是精通魔法的,发现不对立刻闭上眼睛以傀眼术观察,陡然间灵魂就像进入到一个无边无际的未知世界。

波特夫人睁开眼睛,倒吸了一口凉气,面带震惊之色愣了半天。大约三五分钟后,她突然打了个寒战清醒过来,脑海中灵光一闪想到了这是什么东西!波特夫人几乎是冲到电话机前拨通了丈夫的手机:“罗恩,你听我说,刚才邮差送来一个包裹,送东西的人说是给孩子的礼物,却没有留下名字。那是一块石头,就是神圣教廷失落的神奇的魔法石!……这是怎么回事?我该怎么处理它!”

波特刚刚进入神学院,穿过一楼走廊上到二楼拐了几个弯又走入一个向下的台阶,一步迈入平时内部集会举行各种仪式的厅堂,手机突然响了。他听见了妻子的话,抬起的一只脚几乎忘了放下,这个消息太意外了!失踪的魔法石怎会这样莫名其妙的被送到了妻子手中?这很可能是个阴谋!

“罗琳,你听着,立刻带着东西离开家,送到神学院来,不要把孩子留在家里,带着孩子一起来,带上武器!……不,先不要来神学院,先去找阿芙忒娜,走最近的路,我也立刻带人去半路接你,要快!”波特在电话里吩咐妻子,放下电话后立刻转身就往回走。

“波特先生,您这是要往哪里去啊?”走廊的前方出现了一个佩剑的男子,面容英俊身姿挺拔,正是神殿骑士阿狄罗。

波特尽量保持平静,微笑着说道:“原来是维纳勋爵,你也有空到神学院来吗?请您四处随意参观,我正好有些事务要处理,暂时失陪。”

“波特,你想往哪里走?阴谋败露之后要逃跑吗?”身后有声音传来,厅堂的大门里走出两个人,正是福帝摩派来的左拉和德罗西。刚才波特接妻子电话有些走神,没有看清厅堂里的情形,现在发现厅堂是空的,只有左拉和德罗西两个人,波特的心沉了下去。他被困在神学院最隐密也是最坚固的一条通道中,前面有阿狄罗,后面有左拉和德罗西。

波特整了整衣服,面色平静举止很有风度丝毫不乱,在他整理衣领这个动作过程中,一根魔法杖已经到了右边的衣袖里,而左手无声无息的握住了一枚小巧的水晶球。他回头问道:“左拉神官,你究竟在说什么?”

德罗西答道:“真没有想到,波特院长竟然就是教廷中勾结黑暗势力盗窃神奇魔法石的人,我们尊敬你,你却让我们失望了!”

就这一句话,波特已经完全明白了,他不再理会左拉与德罗西,转头问阿狄罗:“维纳先生,这是一个很严重的指控,我想应该有一个公开申辩和调查,您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阿狄罗摇了摇头:“公开申辩和调查?我想没有必要了,福帝摩大人已经掌握了你私匿魔法石的确凿证据,我是奉命来缉拿你的,你如果想反抗的话,我们将不惜任何代价!——小心!”他的话刚说了一半却停了下来开口提醒,原来波特神官已经毫无征兆的突然动手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