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尊荣得来谁忘祖

白少流:“把话说清楚点,不是我白少流,是我的前世孤魂。孤魂附身白中流,它不过是在江中修行三百年的白鳍豚,并不懂人间道,也没有管白中流在干什么,白中流是借它之力行己之欲,所以白中流之罪不在孤魂,梅野石也没有用青冥镜收了孤魂。……但是妖魂入世惑乱一方,也有其罪,梅野石当时和他讲明了道理,妖魂自行领罚。”

“你当时是怎么受罚的?”赤瑶忍不住说话了,语气中透露着关切和担心,虽然明知道眼前的小白无事。小白的经历与赤瑶的经历有些类似之处,赤瑶对他的感觉又亲近了许多,她化身为女子,忍不住有些爱心泛滥。

白少流:“我以三百年修行和人间惑乱一点感悟,投胎为人,就是白中流的遗腹子。我母亲经此事之后在我三岁那年郁郁而终,我与姥姥、姥爷相依为命,从小困苦艰难又饱受他人白眼。而且我自幼神目如电,能见纤毫之末,眼前污垢无藏;更能感应人心,沾染举世人欲横流,避无可避。这些也许都是我的业报啊!”

清尘看着白少流,眼神少见的温柔:“小白,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白少流:“在孤魂投胎之前,曾向梅野石提了个要求,希望来世能拜他为师修证大道,梅野石答应了,并在我神识中留下灵引,就是他当时的名讳‘石野’二字。后来我重遇梅盟主,他的名号成了梅野石,故此我一直不知,直到风君子前辈在坐怀丘中遇到梅盟主,喊出石野这个名字,我才如梦初醒。”

清尘:“可是你并没有拜梅盟主为师啊?”

小白点了点头:“我当时行以师礼,却并未正式拜师,因为机缘巧合,另有高人指点,我已在坐怀丘开宗立派。修行高人有大神通,隐约可见过去未来,但世事诸般机缘有变数也有定数,变化自有玄机。……梅野石杀白中流之时还是少年,尚在风君子门下学道,风仙人听闻此事之后也到小白村找过孤魂,但当时我已经投胎转世。……后来昭亭山一战,风前辈将七叶打入轮回世世为驴,这头驴却托生在我家,恐怕也不是偶然。”

说完这段经历,众人良久无语,此时白少流看着杜寒枫缓缓道:“这是我第一次告诉他人我的前生来历,希望你能听得懂,你要是听不懂我也没办法。只劝你一句,不要做恶已尽,像你弟弟那样落个形神俱灭的下场!”

杜寒枫哑声道:“你不杀我,想如何处置我?”

白少流站起身来朗声道:“你是长白剑派掌门,按昆仑规矩,自有长白剑派以门规处置,若长白派徇私放纵,天下人共讨!……天池真人,这些话你都听见了吧?”

随着话音,英流河对岸密林中走出两人,飘然飞过河落到近前,再看后面山林又鱼贯而出数十条人影,竟是结阵而行的长白剑派弟子。飞过河的是长白剑派护法长老天池真人,他身边的是终南派护法七灭。天池真人走到小白面前长揖及地:“白庄主,门中出此败类,还是掌门,老朽实在无颜以对。你放心,我率众弟子将杜寒枫带回去,一定以门规戒律处置,身为掌门刑加一等,长白剑派绝不徇私!”

白少流回礼道:“天池师伯,杜寒枫之罪,长白剑派失查而已,也不必太过自责,人就交给你了!……我只有一个要求,我曾在坐怀丘外樱花林中遭遇伏袭,刺客中有两人精通长白御剑术,是何人因何故参与此事,希望你们能给我个交代?……杜寒枫留在此,我告辞了!”

小白今天的事情做的很漂亮,英流河谷中埋伏了长白剑派弟子是七灭的那封密信招来的。天池真人不信白少流在密信中所言杜寒枫种种罪孽,七灭却告诉他白庄主有办法能够证明,所以才安排了这一出。

修行高人施法飞天时能隐藏形迹,但对同样飞天的高人而言还是比较容易查觉的,而隐藏在山林中收敛神气定坐就不一样了,要不是在神识所及很近的范围内是不容易被发现的,所以杜寒枫飞在天空极高处查觉不到英流河谷中这些埋伏。等他落地已身受重伤,心情震撼灵觉也大受影响,也没有查觉到密林中有人潜伏。

其实白少流还有安排,在英流河另一侧的山林中,陶奇、陶宝带着一批海南派高手也藏在那里应对意外之变,但是事情没有意外的变化,所以这一批人就没有现身。小白将杜寒枫这个瘪了气的臭皮球踢还给长白剑派自己处理,处理的十分得当,年纪轻轻也尽显昆仑大派掌门的风范。回去的路上,清尘和赤瑶一左一右都忍不住偷偷瞟小白,神色有些暧昧也有些惊奇,仿佛像刚刚认识他一样。

……

小白搞定了杜寒枫,干的非常漂亮。杜寒枫是从与福帝摩见面回来的途中被小白拿下的,那么福帝摩在干什么?这一天福帝摩一直在焦急的等待,他甚至告诉杜寒枫,乌由即将有大事发生,杜寒枫有机会趁乱除了白少流。福帝摩为什么会这么说,因为鲁兹计划的时间已经到了,就在这个秘密聚点的密室中,还有另外一个特别的人,就是教廷派到乌由的神殿骑士阿狄罗·维纳。

阿狄罗站在亡灵鲁兹的阴影前正在说话:“黑暗的亡灵,我接受了召唤你的仪式,但我并不想彻底放开灵魂听从你的意志,你给不了我拥有的一切!我是维纳家族爵位的继承人,我有我的财富与荣耀,它不属于你。”

鲁兹飘忽的声音带着寒冷的笑意:“维纳家族的荣耀?它从来都没有存在过,只不过是你灵魂中虚幻的印像而已。可怜的阿狄罗,到今天你还如此幼稚,看来我需要和你讲一讲历史与真相,维纳家族的所谓的荣耀从你的祖先摩斯特·维纳船长开始。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他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勋爵吗?他是一个挑起战争的凶手,骗子和抢劫杀人犯,双手沾满鲜血与肮脏的奴隶贩子!”

阿狄罗抬头吼道:“住嘴,不要侮辱我的祖先!”

鲁兹催眠般的声音在空气里飘忽:“你害怕了吗?怕我说穿这一切,你所有引以为荣的东西将不复存在?这又何必呢,你应该将这个世界看的清楚,才能找到自己的归宿。”

鲁兹讲述了维纳家族的历史,这是郁金香公国功勋史册上的描述所没有的。六百年前,摩斯特·维纳是一位年轻的船长和商人,他做的生意是在罗巴大陆——黑非大陆——山魔大陆之间的三角贸易。他的船从郁金香公国出发,带的是酒、布匹、工业品等等物资,等抵达落后的黑非大陆,用这些物资向当地的部落交换一种商品——黑奴。

将物资卸下之后,条件恶劣的船仓里挤满了活生生的黑奴,横渡大洋来到山魔大陆,在这途中黑奴受尽虐待,因为饥饿与疾病有大批死亡,幸存者被卖到山魔大陆的农场矿场等需要殖民劳力的地方。再用贩奴所得,购买罗巴大陆工业文明所需要的原材料,农产品和矿石等等,装船返回郁金香公国。三角贸易利润惊人,尤其以贩奴为最,罗巴大陆工业文明最早的资本积累来源于此,而山魔大陆的移民开发也是建立在此基础上。

数以亿计的黑奴被罗巴大陆的商人贩卖到山魔大陆,沦为奴隶劳工,这是一场无法想像的灾难。据统计,先后被罗巴大陆的三角贸易商人贩卖到山魔大陆的黑奴,总人数甚至远远超过了罗巴大陆自身的总人口。

黑非大陆上的部落居民不可能提供这么多的黑奴,奴隶贩子们不惜挑起部落之间的战争,然后向内战双方购买战俘为黑奴,有的时候武装船队干脆做海盗,直接上岸洗劫部落村庄将幸存者抓上船做为奴隶贩卖到远方。到当代为止,黑非大陆仍是这个世界上最为贫困落后的地方,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遭受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

提到西方近代工业文明的发展,人们都会强调两个因素——产业革命和文艺复兴,其实这只是契机,三角贸易积累的财富驱动,是产业革命和文艺复兴的出现的基础,也是近代西方的工业文明的基石,这就是历史,不可复制也不能复制的历史。直到今天,很多人潜意识中仍然在重复着这样的历史,只是换了一种方式而已,不再那么直截了当的血淋淋赤裸裸。

先后在海上称霸的列强,诸如斯匹亚王国、郁金香公国、吉利国等,都曾是三角贸易最大的获利者。摩斯特·维纳船长是郁金香公国最早参加三角贸易的奴隶贩子之一,也是其中最出色的一位。他给王国带回了财富,国王也赐予他贵族爵位,他成了一名受人尊敬和羡慕的贵族。这便是维纳家族荣耀的源头,继承至今一直到阿狄罗这一代!

鲁兹讲完了,阿狄罗低下头,脊背也微微弓起,就像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压着他,他喘着粗气道:“这些都是传说!从来没有人这么对我讲过。”

鲁兹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你身边的朋友,大多与你一样的出身,谁会和你说这些?这是令人不愉快的话题,大家都选择了遗忘,披上高贵与文明的外衣感觉多么美好。……传说?是不是传说你自己心里清楚,你的灵魂不可能质疑我所说的话。”

阿狄罗:“就算这是真的又能怎样?它与我何关?”

鲁兹笑了:“是啊,这些事和六百年后的你没有什么关系,真的没有关系!……但是你不要忘了,你继承的荣耀与财富从何而来?你引以为骄傲的一切与你无关,那你为何骄傲?”

阿狄罗退后两步,指着鲁兹:“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已经召唤了你,提供给你精神力量的源泉,你还想要什么?”

鲁兹的声音越来越轻柔也越来越飘忽,环绕在四面八方的空气里无处不在,紧紧包围着阿狄罗就像要透入他的灵魂:“亲爱的阿狄罗,我不想要什么,我只是想帮助你。你的荣耀源泉你应该将它看的清楚,其实这些就是你想要的,它们不可分割,告诉我你想要什么?想想你拥有的一切,所有的财富、名誉、地位、女人,怎样才可以继续拥有。阿狄罗,你还不知道吗?你的处境已经到了最危险的边缘,你即将失去一切!清醒吧!”

大约在杜寒枫向福帝摩告辞离去不久,阿狄罗走进了房间,福帝摩站起身来扶着桌子问道:“我亲爱的骑士,今天的经历感觉如何啊?”

阿狄罗很优雅的一鞠躬:“我亲爱的老师,您的愿望即将实现,很荣幸能与您分享这世上最伟大的成就。”无论是神情还是语气,竟然分不清他究竟是阿狄罗还是鲁兹!

福帝摩眼中发出炙热的光芒,大步上前双手放在阿狄罗的肩膀上:“我的孩子,恭喜你回来!”此时他已知道鲁兹成功的控制了阿狄罗的灵魂,面前站着的与其说是阿狄罗,不如说是重新得到身体的亡灵鲁兹。那么阿狄罗哪里去了?他并没有消失,鲁兹已经与他融为一体。

阿狄罗:“老师,我们的计划已经开始了,如果一切成功的话,约格今天应该已经死了,乌由的行动正好展开。”

福帝摩兴奋的点头:“你说的没错,约格今天已经被除掉,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你现在就去找灵顿侯爵,我也回乌由盯住波特神官,等你的消息。”

阿狄罗并未久留,立刻动身离开了瓦兰店,而此时杜寒枫正好在回程途中遇到白少流的袭击,如果阿狄罗象他那样飞天而回的话,半路上说不定能撞上。但是他没有遇到小白,因为他是坐轿车从高速公路回去的,习惯就是习惯,阿狄罗才懒得自己从天上飞来飞去。

根据计划,阿狄罗要找的第一个人是灵顿侯爵。灵顿侯爵掌管乌由骑士训练营,一直与福帝摩保持着适当的距离,碍于灵顿的特殊身份,福帝摩对他的态度也是不远不近。第二天清晨,灵顿刚刚起床洗漱完毕,在别墅的后院练习剑术,那是他每天的早课,这时佣人前来禀报:“侯爵大人,阿狄罗·维纳求见。”

灵顿很意外,最近一段时间神殿骑士阿狄罗一直深居简出极少露面,怎么会大清早来找他?他立刻换了衣服来到会客室,阿狄罗站起身来向他行礼,灵顿走过去很亲热的拍着阿狄罗的肩膀道:“我们已经好久没见,今天怎么会想起来看我?”

阿狄罗的笑容有些不寻常:“灵顿,今天我为一件大事而来,神奇的魔法石一直在你手中,现在到了把它交还给教廷的时候。……我知道你私匿魔法石的事情一旦被拆穿,会对你很不利,不要惊讶,我是来帮助你的。”

灵顿的手从阿狄罗的肩头滑落,他向后退了一步,一挥衣袖,会客室的门无声无息的掩上了,他眯着眼睛低声道:“阿狄罗,你怎么会知道此事,谁告诉你的?”魔法石在灵顿手上本是个秘密,只有亡灵鲁兹和约格知道。亡灵鲁兹是不可能公开索回魔法石的,而约格也没有要求灵顿把魔法石交回,今天阿狄罗突然提到此事实在很意外。

阿狄罗坐了下来,很优雅的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谁告诉我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魔法石在你手中已经很长时间了,你如果想得到它什么帮助,你也早应该得到了。”

灵顿在他对面坐了下来,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你真的是阿狄罗吗?”

阿狄罗放下杯子面不改色:“亲爱的灵顿,难道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吗?”

灵顿低声说了一句:“我感觉——你变了!”

阿狄罗叹了一口气:“好久不见,我确实变了很多,因为我终于挣脱了束缚。灵顿,其实你也变了很多,却一直隐藏着不让人看出来。你拥有了这么长时间的魔法石,现在掌握的各种魔法神迹一定比以前高明了许多,我真的不明白,你需要这种力量干什么?”

灵顿面露疑惑之色,试探着问:“你真的不明白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