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罪可容情刑莫恕

约格的右手架在麻花辫的肩上,手中还拿着一根褐白条纹相间的魔法杖,刚刚走出山庄大门没多远,约格突然一挑魔法杖,左右随从无声的变换队形,一道金环出现将约格等人护在中间,另外一片金光呈扇面形射出对前方以及道旁的空地发动了突然的袭击。

此时连亭才发现约格平时的护卫戒备是何等谨慎,自己能够袭击伤了他完全是因为约格对她没有防备。庄园外有人埋伏,可是没等埋伏的人出手,约格已经指挥手下突然向潜伏的人发起了袭击。金光射去猝不及防,接连有几声哀嚎发出,前方的空地光影折射晃动,有十几个人影突然出现,其中有人刚刚跳起来就已经栽倒,两侧路旁也窜出十几个人,各持武器冲了过来,一场遭遇战开始了。

约格平时出门都有两队无敌战阵同时随行,那都是他亲自选拔和培养的精英,保护他的安全不成问题。前方埋伏的人显然也是高手,一个无敌战阵出击竟然无法取胜,对方见约格安然无恙竟然还有所警戒,仓促之间奈何不了,丢下七、八具尸体就要向道旁密林中逃去不再恋战。

此时有各色的光芒突然从两侧交叉射到,一片哀嚎声响起,袭击者又倒下了七、八个。这是怎么回事?原来约格身边除了这两队无敌战阵之外,他的私人庄园中从管家到厨子,个个都是高手。这一次他带着无敌战阵从大门出发,其它人暗中从左右两路迂回包抄,此时恰恰赶到,见袭击者要从道旁逃走,交叉射出魔法弓箭又把他们逼回大道。

约格怎么知道山庄外有人在大道前以及两侧设伏?其实他也不知道,只是猜测有这种可能,在出门的方向做了万一的安排,而事情与他猜测的一样,果然遇到了伏击。

这些袭击者是潜伏在罗巴大陆教廷中福帝摩的手下,领头指挥的就是神殿骑士托雷斯,此时这些人都穿着一身黑衣连面目也遮住。他们想伏击,却让约格给袭击了,被打了个出其不意损失惨重。其实这些人来的主要目的并没打算在这种情况下伏击约格,他们是来观察山庄里的动静的。

托雷斯昨天告诉了连亭宣一笑遇难的“真相”,告辞之后一直没有远离就潜伏在附近,今天连亭面如寒霜独自赶到了度假庄园,暗中观望的托雷斯就知道自己的计策成功了。见到约格回到庄园之后,托雷斯就调集手下封锁了通往山庄的大道,等待山庄里的动静。

按照他的计划,有很多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连亭私下里刺杀了约格,悄悄的离开,那么他就可以拦在半路拿下“凶手”,直接冲入山庄提醒其它人约格“遇害”,慌乱间控制整个局面。

第二种可能是连亭刺杀成功,但是行迹败露,那庄园里必然起混乱,他们也可以趁乱冲进去,以不引人怀疑的方式控制局面,反正约格已经死了。

第三种可能假如连亭刺杀失败,约格很可能会立刻赶往冈比底斯追查,或者立刻赶往特伊城堡问罪,说不定身上还带着伤,此时半路袭击杀个措手不及,除掉约格同时还可以把凶手的罪名推给连亭与特伊城堡。

可是他等了半天山庄里毫无动静,然后就见到约格带着随从安然无恙的出来了,还用一只手搂着连亭的腰很开心的样子,看上去根本没有发生托雷斯预想的事件!托雷斯有点蒙了,不知道是应该下令手下都撤走再作观望,还是在此发动袭击杀了约格,他还没有下命令约格毫无征兆的就动手了。

其实托雷斯带的四十名手下也全是高手,如果放手一搏完全有一战之力,与约格的手下胜负未知。可是他一步算错全盘皆错,连战阵都没布好就已经损失了十几个人,前方的无敌战阵以及大道两侧不知底细的袭击让他慌了神,立刻下令向后逃窜,心里想的是赶紧逃脱向冈比底斯报信。

托雷斯命令手下收拢队形,三角形的前锋对着无敌战阵,斜向的战列护住两翼,却不向前冲而是后退,他自己在十余名亲信的保护下率先后撤。然而他刚刚要跑,后面却传来一声大喝:“什么人在此混战?连亭,你还好吧?”

只见吴桐挥舞着十字剑从远处奔袭而来,两侧长矛林立,是魔法工匠们组成的枪阵。他怎么会来?他是来“救”连亭的!昨天托雷斯来找连亭,事后连亭的表现很反常,今天一大早不打招呼就独自走了。吴桐和伊娃也觉得不对劲,想了半天还是进了连亭的房间,结果发现了连亭留下的那封信。

连亭在信中写道:“教廷来的神殿骑士告诉了我父亲遇难的真相,凶手是约格,我不信,可是他向我出示了证据。……无论如何,父仇不能不报,我的行为与特伊城堡无关,我要一个人去找约格了断!”

人在悲愤之时,行为往往偏激,何况连亭性格中就有偏激的一面,竟留下了这样一封信走了,她也知道如今的特伊城堡不可能和教廷的枢机红衣大主教起直接的冲突,所以想自己去了断。吴桐见信大吃一惊,伊娃也觉得此事有蹊跷,三言两语一商量,吴桐率领特伊城堡中精锐作战力量立刻赶往约格的度假庄园,把此事问明白也希望还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悲剧。

眼看快到度假庄园,前面突然传来喊杀之声,遥遥只见有数十名黑衣人且战且退,在前方有一个飞天战阵紧追不舍,两侧还有密密麻麻的魔法冷箭夹击。吴桐眼尖,隔着战场一眼就看见了被另一队无敌战阵保护在中央的约格、连亭、麻花辫等三人。

他们三人样子有点奇怪,约格披着一件大红猩猩的斗篷,连耳朵都盖住了,他左手揽着连亭的腰倚在她身上,右手拿着魔法杖架在麻花辫的肩上,看表情很亲热不像是起了冲突的样子。吴桐担心连亭是被约格挟持,开口喝问。

约格也发现了吴桐率领工匠战士赶来,对连亭小声说了一句松开了她,扶在麻花辫的肩上。连亭上前一步挥手大喊道:“吴桐,快截住这些人,他们是刺客!”

约格也下令道:“三面合围,一个都别放过!”

吴桐见连亭无恙,而另有刺客袭击她与约格等人,当下也不犹豫挥剑大喝,率领战阵脚下不停,以冲袭的速度杀进了刺客群中。特伊城堡中的工匠若论魔法修为无法与托雷斯手下的高手相比,但是却占了极大的优势。他们布成的长矛枪阵在吴桐的率领下是最适合向前冲杀的队形,而托雷斯的手下三面受攻击防御着向后退却,最薄弱的就是身后。

闪动丝丝电光的长矛阵冲入人群就像一个巨大的绞肉钻,惊呼与哀嚎四起,所过之处总有黑衣人倒下。而约格的手下也从三面包抄过来,将所有黑衣人围的严严实实一个也没放过,战斗结束的非常快。

托雷斯率领的刺客与约格的手下若论实力本可势均力敌,可是他一步算错则步步受挫,最后因为吴桐的突然出现完全崩溃了。此时连亭才感觉到约格的厉害之处,受伤的他根本没有亲自动手参加战斗,约格的手下与吴桐带领的魔法工匠们未折损一人,仅几人轻伤而已。而四十一名刺客全军覆没,一个也没跑掉!阵亡二十余人,剩下十几个被生擒,其中包括神殿骑士托雷斯。

吴桐这一仗打的莫名其妙,他第一个冲开刺客的队形来到连亭身前,瞪大眼睛问道:“连亭,你搞什么鬼,看见你留下的那封信我们都急坏了!你和约格又是怎么回事?”

连亭面带歉意的回头对约格道:“我今天留了一封信,说要来找你报仇,没想到这么快就把特伊城堡惊动了。”

约格扶着麻花辫上前,对吴桐耳语了几句,吴桐蹦的老高,一把攥住约格的衣领喝道:“老伙计,原来是你!”

约格赶紧竖起一根手指挡在他嘴前:“小声点,你知道就行。”

麻花辫伸手就架吴桐的胳膊:“你松手,他身上有伤。”

约格悄声道:“我的伤不碍事,别让人看出破绽,那边结束了,我们去审一审那个领头的。”

托雷斯腿上中了一枪,蒙面的黑巾也被人翻开,半跪于地肩头上架着吴桐的长剑。约格挽着连亭似笑非笑的站在面前问话:“尊敬的托雷斯骑士,不知道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赶了这么远的路,调集这么多高手想要刺杀我?”

托雷斯看了约格一眼,又用疑惑不解的眼神看着连亭:“连亭小姐,你……?”

连亭板着脸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吴桐抬剑背在他的肩上狠狠的抽了一下,差点没把他抽倒在地,喝问道:“约格大人问你话呢,还不快说!”

托雷斯看着死伤一片的手下,抬头把脖子一直:“我没什么好说的,既然约格大人抓住了我,就随你处置吧!”

约格也不生气,反而笑了,他笑着说道:“这是一个骑士的荣耀吗?宁死不屈?谢谢你,向连亭小姐出示了福帝摩大人勾结黑暗势力的证据,现在把证据给我好吗?”

托雷斯身上带伤脾气还挺硬,反正已经难逃一死,干脆死硬到底,咬牙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约格笑容变冷了:“没关系,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一定会随身携带,在你的尸体上我一样能找到,不过我猜的没错的话,那个水晶球要用黑魔法才能开启,对我没什么用处。……托雷斯,想想你的家人,想想你这一生的荣誉,想想你死后要面对什么,这一切都可以避免,我可以赦免你的罪,这世上真正可怕的不是一死。”

托雷斯咬牙不答话,约格也不再啰嗦,转身问随从:“还有多少人活着?”

随从答道:“还有十六个没死的,请问怎么处置?”

约格:“问问这些人,谁愿意为我做一件事?只要他们答应了,我赦免其罪,不论他们参与了什么我都不再追究,保留他们神圣的荣耀。他们在妻子眼中还是一位可敬的丈夫,在孩子眼中还是一位伟大的父亲,他的家人生活不会受到影响,在众人中还会受到尊敬和欢迎。”

托雷斯终于忍不住了:“你究竟想要我的手下做什么?”

约格转回身来看他,淡淡的笑了笑:“很简单,现在就向派你们来的人汇报,就说行动成功约格已死!……欺骗叛乱者,还是坚持违背神圣教廷,你自己选择!……我听说你有两个儿子,像看待英雄一样崇拜父亲,而你自己的父亲,也为你骄傲,我可以帮你继续保持这种崇拜和骄傲。……你没什么好犹豫的,该做的事情你已经做了,但是你失败了,现在是为失败的代价做出选择的时候。我的时间不多,给你一分钟考虑,如果你不答应,那十六个人当中也会有人答应的,想明白了吗?”

托雷斯喘着粗气低下了头,没有等一分钟,他喘息着说道:“如果你能承诺,我答应。”

托雷斯通过事先约定好的方式,向冈比底斯派他来的阴谋份子报告行动已成功,事后约格下令将这些人都押往特伊城堡秘密看押,死者的遗体也处置的不留一丝痕迹。吴桐问约格:“老伙计,真有你的,这些人怎么办?”

约格拍了拍他的肩膀:“拜托你一件事,把他们都押回特伊城堡,同时也封锁特伊城堡,在冈比底斯没有传出消息之前严禁任何人外出,也严禁任何人对外联系,随时保持警戒。那十六个人先关着,托雷斯就杀了吧!”

吴桐:“你不是要饶恕他吗?怎么杀了他?”

约格叹了一口气:“赦其罪不赦其刑,只有这样才能保留他的荣耀,他就算是在教廷叛乱中英勇战死的吧。无论如何,我都要杀他,只是给他一种死法而已。……能不能给我三十名最可靠的魔法工匠,我要带着他们立刻赶往冈比底斯,告诉他们,这是洗脱被放逐的耻辱最好的机会!”

约格想让连亭和麻花辫返回特伊城堡,可是连亭无论如何也不愿离开,而麻花辫自从认出了白毛,一只手就始终牵着约格的衣角似乎生怕他跑丢了,是个甩也甩不掉的尾巴,约格没有时间多做纠缠,也只得带着她俩一起上路了。

郁金香公国在罗巴大陆的西端海边,而冈比底斯在罗巴大陆的东南半岛上,约格需要穿越大半个罗巴大陆。他选择了一条捷径,带领手下从山野中疾行,始终施展魔法结阵潜行。他沿途招集所经过地区的教廷战斗力量,遇上多少带走多少。这些人一旦见到约格,约格就立刻下令随阵前行不得与外界有任何联系。

约格向冈比底斯进发的途中,他率领的队伍像滚雪球般越来越大,新加入队伍的人有的互相认识有的素不相识,约格也不完全清楚底细,但是各按特长统一编成战阵。那三十名魔法工匠显然是一支独立的力量,约格命令他们负责警戒和监督,一旦发现有人企图暗中离开或私自对外联系,一律拿下。

行军途中约格只派出去一批信使,以枢机红衣大主教的名义秘密通知马尼亚丛林中的亚拉,不是要他来而是要他原地别动。他下的是秘令:除了教皇和约格本人,亚拉不可以接受其它任何人调动龙骑军的命令,是任何人都不许!

约格虽然心急如焚,但是也不敢冒进,他这种边行军边调集力量的方式,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能在两天之内从郁金香公国突然出现在冈比底斯。就在约格率众从郁金香公国出发的时候,远在万里之外的志虚国,白少流对杜寒枫动手的时间也到了。

在此之前,白少流派了一位信使赶到了长白剑派的道场所在,他派的人身份很特殊,不是坐怀山庄也不是海南派弟子,是终南派飞天高手七灭。七灭带着一封秘信赶到长白剑派的根本道场,见到了留守道场的护法长老天池真人,也就是杜寒枫的师叔,长白剑派前任掌门天湖真人的师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