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枭雄染血问情长

约格:“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还特意等我这么长时间,有什么事情找我吗?……你的脸色不好,是哪里不舒服?”

连亭抬头看着风度翩翩的约格,神色很复杂:“是的,我有事找你,可以私下和你说几句话吗?”

约格有些奇怪,仍然微笑着答道:“有什么不可以的呢?这里没有别人。”

连亭很郑重的说道:“我不想受打扰,也不想被别人听见。”

约格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按了一下书桌上的召唤铃,对门外的随从说道:“请你们离开这里,没有我的召唤,不要靠近书房,我和连亭小姐有些私人事务。”然后抬头问连亭:“这样可以了吧,有什么事就说吧,在我面前什么话都可以说。”

连亭站起身来,隔着桌子冲约格招手:“你过来,我要悄悄的对你说。”

“我真的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你究竟有什么秘密要告诉我?”约格走了过去,俯下身侧头凑过来一只耳朵。他平时很谨慎,不论到哪里亲信们布下的两队无敌战阵总是形影不离,但是在连亭面前,他毫无防备。

连亭也凑近他,抬在空中的手还没有放下似乎要拢住声音说一句耳语,不经意的很轻巧的一翻,带着冷梭的那一根拇指向前指向约格。约格一直面带温和的微笑,眼角的余光却看见了连亭这个本不应引人注意的动作,眼神中陡然出现惊骇之色。

说时迟那时快,约格眼中刚刚变色,连亭的指间飞出一片银色飞翼,就像一只巨大的带着锋利边缘的蝴蝶翅膀,在极近的距离内扫向约格。这种情况,这么近的距离,按常理说约格根本躲不开,哪怕是再高的高手也不行,可是约格偏偏躲开了,至少躲掉了一大半的正面袭击。

在连亭发动偷袭的同时,约格就像能猜到她的每一个动作以及出手方位似的,很轻巧的一侧步闪身,竟然闪到了连亭的身后。他也没有完全避开银翼的锋芒,从左肩到左耳间被扫中,飞起一道血光——他受伤了!

连亭一击未竟全功,而约格已经闪到了她的身后,与此同时凌厉的风声扫来,约格立掌如刀已经斩到了连亭的颈后,这不完全是昆仑道术也不完全是神迹魔法,而更接近志虚传统的武道格击。约格出手如此凌厉,假如有旁观者,会发现此人功夫与萧正容也不相上下,连亭脑后有几根发丝已经被掌风扬起。

如此近身格斗失了先机,已经没有办法躲闪了,然而连亭却没有受伤,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听见咔的一声,那是约格的右上臂脱臼的声音。就在他的一掌要击中连亭的要害的时候,突然硬生生的停住,这一股内劲已发出而强收,自己的手臂脱臼了!

这一系列变化简直匪夷所思,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就不得不说一说约格的修为了。想当年的七叶也是武道双修之人,精通内家功夫,当然,他的丹道境界更加高超,已有化身五五的大神通。挣脱诛心锁夺约格之舍,感悟境界仍在,但神通修为也要从筑基开始重新修炼,短短几个月时间内自然无法大成,虽然比一般的修行人快了很多,如今也不过是刚到能够御物的境界,甚至尚不能与连亭相比。

但他毕竟是一代宗师,这份超人的眼光见识与反应还是有的,同时他占了两个便宜。第一个便宜是他精通内家功夫与志虚国术,这是恢复的最快的,约格的炉鼎也很好,所以近距离格斗的身法招式已经相差当年不算太远。其次是他非常了解连亭的法术,因为想当年宣一笑在终南山中炼制冷梭时,七叶就在一旁。

他没有想到连亭会突然袭击他,但是看见连亭的手势,就明白过来她要干什么,剩下来都是应激性的反应,躲过了她的大部分袭击。不要说七叶这种高手,就算功夫练到小白那种地步,出手的时候是不会一边再去想招式的,而是下意识的做出一个最合理的动作。约格滑步闪到连亭身后,同时右手已经斩到她的颈后,这完全是一体的动作,然而他却不想伤她,收住了自己的招式以至于上臂脱臼——他毕竟还没恢复当年的功力,做不到收发自如。

连亭躲过一劫反应也很快,旋身后退右手拇指点向身前,一对银翼张开卷住约格,把他按坐在椅子上,银光闪闪的翼尖左右对剪卡住了他的咽喉。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从连亭出手到约格受伤被制服只有一瞬,此时约格才来得及说话:“连亭,你这是干什么?”鲜血从耳侧和肩头流了下来,染红了他的衣衫,但是他的眼神中没有惊恐,只有疑问。

“是你!你杀了我父亲!”连亭红着眼睛低喝,指向约格的手在轻轻发颤抖,扳指上伸展出的银色翼芒也在约格的咽喉前颤动。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约格很平静的问。

连亭咬了咬嘴唇,声音低沉:“我当然要杀你,但是你刚才没杀我,我给你最后一次说话的机会,为什么要那么做?……不要狡辩,我有证据!”

约格的眼中流露出怜惜的神色,柔声道:“七花师兄看见你这样为他报仇,一定会感到很欣慰,但也不愿意你这样冒险。……小连儿,把银梭收起来,约格是你的杀父仇人,但我不是你要找的约格。”

连亭脸上的表情僵住了,七花师兄这四个字在约格嘴中吐出来太突兀了,而且约格知道她手指上的法器名叫银梭,还能叫出她小时候的乳名,这只有她从小最亲近的人才会清楚的,从教廷的枢机红衣大主教嘴里说出来简直不可能!

“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小名,你和我父亲究竟是什么关系?”连亭颤声问道。

约格眨了眨眼睛:“你递给我一支笔,就什么都明白了!”

“休想玩花样,我随时可以取你性命。”连亭从桌上拿起一支笔递给坐在椅子上的约格,但法术未收,银梭扳指上展开的银翼仍然紧紧缠绕着约格的脖子,约格艰难的抬起左臂,侧着身子在桌上写了一行字。

一声激动的惊呼,连亭收了法术,人也倒地半跪扑到了约格怀中,用半带哭腔的声音轻呼道:“天呐,是你,真的是你!”只见桌上写的字迹是“勿暗伤,多宽怀,往事已,来者待。”

这十二个字在连亭的记忆中是不会忘记的,那就是在宣一笑遇难后不久,坐怀丘的那头镇山瑞兽白毛用蹄子在洛园沙滩上写的字。那是白毛第一次用文字和连亭交流,后来连亭猜到了白毛的来历,它应该就是转世为驴世世轮回的七叶。此事十分私密,而桌上的字迹用左手写下,笔法有些笨拙,却与当初沙滩上白毛的蹄迹一模一样。

连亭暗算约格一击失手,约格有机会伤她却没有,以至于被她制服,却在桌上写了这么十二个字,而且还能认出银梭叫出他的乳名,那只有一种可能——他就是白毛转世,却不可思议的成了约格!

“你,你怎么会这样?”连亭抱着约格膝盖问道。

“当初在坐怀丘外行刺我们的就是约格,我腾空而去临死之时挣脱了诛心锁,我挣脱了诛心锁约格就倒霉了,我在那一瞬间夺舍成功,就成了现在的样子!”约格说话非常简练,三言两语基本解释了这件复杂而匪夷所思的事。

连亭虽然不明白其中的玄妙关窍,但是却听懂了事情的经过,她突然反应过来什么跳了起来,伸手撕开了约格的衣服,有些慌乱的说:“你受伤了,是我伤的你,好多血啊,别动,我来处置,真对不起,差点杀了你!”她的声音显得兴奋而慌乱,还带着一丝歉意,俊俏的脸颊上也涨的通红,也许是因为激动。

“先把我的右臂接上,书架上的小瓷瓶里有金疮断续胶,我自己配的,快去拿来。”约格的神色也有些激动,但却分寸未乱。

“想当年我为七叶时,左肩左耳曾被人所伤,再转世为白毛时,伤痕留下了印记,夺约格之舍本来印记已消,又被你伤在同一处,这真是天意啊!”当连亭手忙脚乱的给约格上药时,约格看她有些慌乱,心平气和的开口说话,用一种安抚的语气。

“你的耳朵尖被划开了,如果再偏一点,半只耳朵就没了!……被我银梭中的蝶翼所伤,外伤倒还是其次,法力会侵入经脉,只要一动就会觉得有电流在全身乱窜,你千万别动,休息几日才能恢复。……你夺舍的事情怎么不告诉我,差点害了你?”约格的左肩到前胸划开了一道细长的口子,浅浅的并不致命,但是血却流了不少,好不容易才止住,连亭很是心痛。

约格伸手理了理连亭的头发:“此事隐秘,只有白少流和梅野石清楚,万万不可外泄,否则在教廷中处境危险,没想到却被你伤了。……你的发梢有血迹,快除去,今天的事不能让别人知晓。其它的话以后再说,你是怎么知道是约格杀了宣花师兄?”

连亭:“昨天教廷来了一位叫托雷斯的神殿骑士,给我看了一支短矛和一个水晶球……”她施法拂去约格前胸的血迹,伤口还没法立刻包扎,要等到金疮断续胶凝固之后,此时连亭对约格讲起了昨天的事情。

“是这样吗?不好,冈比底斯要出大事了!”约格突然直起身子坐了起来,半边身子赶到一片流动烁的刺痛,他却咬牙没有哼出声,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连亭赶紧一把扶住他的身子:“叫你别动,快躺好!”

约格一挥手:“要出大事,来不及了,我要立刻赶往冈比底斯!”

就在这时桌上的呼叫铃响了,约格拿起听筒问道:“什么事?不是让你们不要打扰吗?”

“赤莲小姐来了,非要进去,大人你看怎么办?”管家的声音传来。赤莲就是麻花辫,这是小白给起的名字,她发觉连亭一个人走了,立刻想到是不是约格回来了?她也赶到了渡假庄园,一问约格果然回来了,正和连亭姐姐单独待在书房里,麻花辫在这里自由活动惯了,立刻就往书房里跑。

约格皱着眉头沉吟道:“让她进来,集合庄园里的所有人,最高规格戒备,我的随行人员随时准备出发,从现在开始,谁也不许出去也不得与外界联络。”

看约格的反应十分紧张,连亭问:“怎么了?出什么大事了?”

约格眯着眼睛道:“如果连我都敢动,那么对方志在整个教廷,冈比底斯危险!”

就在这时麻花辫推门闯了进来,兴冲冲的喊道:“约格,你回来怎么不告诉我?……连亭姐姐,你们在干什么?”她的话说到一半就愣住,只见约格赤裸上身坐在椅子上,而连亭凑的极近俯身与他说话,看架式就像要把脱了衣服的约格抱入胸怀中,麻花辫看傻了。

麻花辫一开口连亭才意识到场景的暧昧,脸立刻就变烫了,直起身子道:“约格受伤了,我正在给他处置伤口。”

麻花辫这才看清约格身上的伤,吃了一惊,纵身一跃跳过桌子就落在约格身边:“谁伤了你?快让我看看,这不是金疮断续胶吗?……你的伤势怎么这么奇怪?白毛!”她说着说着突然叫了一声,倒不是认出约格就是白毛,而是而是发现约格伤的部位比较奇怪,紧接着又看见了桌上的那行字。

麻花辫初到乌由时并不识字,她最早认识的几个字就是桌上的这一行,那是在海滩边白毛以蹄画地,这小狼妖记的非常清楚,今天在桌面上看见一模一样的字迹忍不住叫出声来。她这一出声连亭却误会了,赶紧用手挡在她的嘴前小声道:“你小声点,约格就是白毛,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

麻花辫还没想到,却让连亭给说破了,麻花辫愣了半秒钟,突然发出一声欢呼:“白毛,你回来了!……白庄主没有骗我,你果然变成人了,又英俊又可爱,原来你就是约格!”她一纵身几乎跳到了约格怀里,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就像搂着以前那头驴一样搂着约格在他耳边轻快的欢呼。

约格的神情有些无奈同时充满爱惜,却忍不住发出半声痛哼,连亭赶紧道:“麻花辫,你注意点,他身上还有伤呢!”

“谁伤的你?我去找他算帐!……白毛,你怎么不告诉我你就是白毛,害我担心了这么长时间!”麻花辫轻手轻脚的从约格身上下来,又开始俯身检查约格身上的伤口。

约格抬起一只手扶住她的肩膀:“麻花辫,求你办件事,我的身份不能对任何人说,我在这里受伤的消息也不要告诉任何人。……现在你去我的卧室,给我拿一套干净衣服来,还有一件大红斗篷,其它的话以后慢慢说吧,我什么都会告诉你的。”

十几分钟之后,约格走出了书房,他的身体还有些发软,似乎行动不便。连亭很担忧的问:“你能挺得住吗?也许不必亲自赶去冈比底斯,让他们狗咬狗好了!”

约格摇摇头:“如果冈比底斯出了事,你我也难得安宁太平,我必须去。你放心好了,这几世以来,我曾受的伤比这严重多了,都挺过来了。……走出大门不能让人看出我身上有伤,得罪了!……麻花辫,你也扶我一把。”说着话约格一把搂住了连亭的纤腰,就像亲热的情侣一样倚在了她的身上,另一只手揽过麻花辫,扶在她的肩上,完全是个大小美女左拥右抱的架式,这样看不出他的行动有任何异常。

一左一右各有十二名随从将三人护在中间,从大门火速离开了渡假庄园,在此之前,山庄中其它的手下已经秘密撤出。随从们施展法术隐藏了众人的行迹,速度快的就像在贴地漂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