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隔世相逢情仇惘

庄茹愣了半天,没听出清尘话中的毛病,抓住清尘的手没松喃喃自语道:“原来是真的,小白果然不会骗人,在大洋深处的海岛,我也能去那里吗?”

清尘抓住她的胳膊晃了两下:“怎么了,姐姐,你高兴傻了?那个地方船无法靠近,飞机降落也不行。……不过没关系,你可以飞。”

庄茹:“飞?你是说我吗?”

清尘:“姐姐当然不行了,但是小白可以呀!他可以化出一朵白莲花托着你飞天,从乌由出发不到一天时间就可以飞到海岛上,你一点都不用害怕,风景可美了!”

蓝天白云大海,情郎幻化出一朵白莲花,托着她飞向大海深处美丽小岛上的青春之泉,这是怎样一幅景像?庄茹让清尘说的都有些发蒙了,不可思议的眼睛里满是憧憬,她像是对清尘说又像是问自己:“小白会飞?那妹妹你也会飞了?青春之泉,我不是在做梦吧?”

清尘笑了,伸出一只手在庄茹眼前晃了晃:“当然不是在做梦了,你不是知道小白和我与常人不同吗?这就是不同之处。……飞来飞去太麻烦,何况带着姐姐一个普通人万里飞天很困难,除非有化身之能,不过还能想别的办法。”

庄茹有些发傻,清尘的话让她有些反应不过来,下意识的问道:“什么化身之能?妹妹的话我听不懂。”

清尘:“听不懂没关系,知道有这么回事就行了。……前几天我还跟海伦在一起商量,能不能在乌由或者白莲山建一个空间魔法阵,海岛上也建一个,这样就可以直接来回了,结果海伦说难度太大了,但在理论上也不是不可能,这说明还是有希望的!”

“魔法阵?白莲山?海伦是谁?”庄茹此时已经彻底听不明白清尘在说什么了。

清尘:“海伦是小白在罗巴大陆救回来的一个女孩子,人怪可怜的,托我照顾她,等你见到她问她自己就是了。……姐姐在熬汤吗,别发呆了,锅已经开了,等小白回来一起吃饭吗?”

庄茹这才半清醒过来,调小灶台上的炉火道:“小白今天不回来了,刚才的话,晚上你对姐姐好好解释解释,我简直像听神话故事一样,小白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清尘闻言脸色有些不悦,撅着嘴道:“我让他别回来,他就真的不回来?”

庄茹此时已经回过神来,瞟了清尘一眼道:“妹妹啊,你真是小白的克星!”

清尘不解的问:“怎么了,我又没有欺负过他?”

庄茹转头看着清尘道:“我是不太明白你们的神奇之处,但是有一件事我明白,那就是小白很懂人心,知道别人在想什么又想要什么,可是碰到你,他就麻烦了。”

“我怎么就麻烦了?”清尘还是不太明白。

庄茹打开汤煲的盖子,用一只汤匙搅动,厨房里散开一片诱人食欲的香气,一边熬汤一边说道:“是你让小白别回来的,而且你当时一定是这么想的,所以小白认真听了,等小白真的不回来,你又会不高兴。……妹妹,姐姐毕竟比你大十来岁,有些事看的比你明白,你什么都好,就是性子里的冲突矛盾太多,反而让小白这种人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说的还真是这么回事,以前还从未有人这样对清尘分析过,清尘站在那里也想了半天,不由自主的点头道:“姐姐说的还真是这么回事。”

庄茹一边熬汤一边继续说道:“其实你欣赏的小白,是那个不被人左右真正的小白,他应该在你面前表现的更强势一些,更决断一些,否则还真收服不了你!……这些话,我会告诉他的,女人看女人能看的更明白,妹妹,你觉得呢?”

清尘一扭头:“告诉他干什么?什么收服不收服的,我才不愿意呢!……姐姐,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庄茹:“过完年以后,今年过年陪小白回芜城老家,总得先见见家中长辈才能结婚,我现在有点担心……”

清尘打断她的话:“姐姐是不是担心他的姥姥、姥爷对你不满意?没什么好担心的,像小白哥这种情况,从小山村一个人闯荡出来立业成家,什么事都是自己说了算,他姥姥、姥爷不会反对的,你看我看的这么明白,看自己怎么就不明白了呢?”

庄茹:“但愿如此,可是我的年纪和身份……唉!人的想法也真奇怪,以前只想着自己的脸治好了也就没什么不满足了,可是现在又想去找青春之泉,以前只希望能够陪在小白身边,好好照顾他和你,这一生就没什么遗憾了,但现在小白说要娶我,我又开始担心。……其实没有这些,我也应该很安慰,可偏偏上帝给了我太多的幸福,让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清尘又打断了她的话:“别想那么多了,姐姐就开开心心准备好嫁人吧,等你们结婚之后,就让小白带你去找青春之泉,他不带你去我也带你去,否则今天就不会告诉姐姐这么多事情了。……姐姐,能不能和你商量件事?”

汤熬的差不多了,庄茹盖上汤煲说:“什么事?只要姐姐能办到的没有不答应的。”

清尘:“离过年还有一阵子,姐姐陪我去一个地方吧,就是我现在住的地方,在淝水金田镇白莲山,如果小白要带你回家,就到那里来接你。……姐姐,你就答应我吧,除了你,我没别的亲人了。……不用担心小白,他能照顾自己的,离了你,才知道你的好!”

突如其来的要求让庄茹有些不知所措,她犹豫着说道:“这,这,这是不是得问一问小白?”

清尘一把搂住庄茹的肩膀,欣喜的说:“姐姐答应就行,我来问他,汤好了,不用做太多菜,我们吃饭吧,姐姐不是有很多事想问我吗?……小白不告诉你那些神奇的事是有原因的,你也别着急告诉小白你已经知道了。”

小白这一天晚上果然没有回家,第二天天亮之后才回来,他没有按门铃,是自己拿钥匙开的门。庄茹听见门外的响动早已迎到门前,小白进门吃了一惊,只见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只打开的旅行箱,沙发上还散放着一堆衣物,清尘进进出出的正在收拾东西。小白瞪大眼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要搬家吗?我们没买新房啊!”

清尘头也不抬的说:“不是搬家,是出门,姐姐出嫁前要回娘家,跟我去白莲山住一阵子,你什么时候想我们了,就去白莲山吧。”

庄茹有些歉意也有些无奈的看着小白说:“妹妹一定要拉我去白莲山,说是她现在住的地方,小白,你看……?”

小白疑惑的看着清尘,清尘抬头与他对视,一皱鼻子瞪了他一眼,小白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清尘这一次应该不是任性也不是和他赌气,而是想个法子让庄茹离开乌由,她想的办法一向简单直接。乌由将有大冲突,小白不可避免要置身其中,谁也没有办法保证是否会牵连到无辜的庄茹。

海南派弟子对饮曾经对小白说过昆仑修行界一条公认的世间戒律,那就是修行人之间的争斗,不可波及到世俗中的亲友,也不能以世俗中的亲友相威胁,否则人人得而诛之。但是小白也不敢保证,真的到了生死关头,像杜寒枫之流还会不会守这种戒律,就算这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但假如真出了这种事小白也悔之晚已。

其实小白一直在派坐怀山庄以及黑龙帮弟子暗中保护庄茹,但是即将面对杜寒枫、福帝摩、尚云飞这些复杂难缠的对手,恐怕也令人不得不担忧。他也在想办法找个借口让庄茹离开乌由,这次清尘与她想到一块去了。

想到这里小白对庄茹道:“既然清尘要你去,你就去一趟吧,你已经好几年没有离开乌由出去走走了,正好出去散散心。……黑龙集团在淝水金田镇开了一家分公司,你去帮我照看一下管管帐目,不要担心我,等我乌由的事情处理完了,就去白莲山接你,一定在过年以前。那个地方环境很好,就算疗养吧。”

小白也是这个意见,而清尘自作主张已经把行李都收拾好了,庄茹虽然有些不舍也只得答应了。庄茹进厨房去准备早饭,小白趁机凑到清尘身边悄声道:“谢谢你,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让庄茹离开乌由一段时间,白莲山是个很好的去处。”

清尘:“不用谢我,我是为姐姐着想。”

白少流:“你们先去,我派赤瑶传信,还得叫你回来,我准备除掉杜寒枫,只有你我联手才行!”

……

庄茹走了,小白一时之间还真有点不适应,这两年来,他渐渐已经习惯有那么一个人总在那么一个家守候他的感觉。不管他走了多远的路,经历了什么样惊心动魄的事,只要回到家中,庄茹总能给他最温馨的照顾,让他的身心重新得到平静与放松。也许在外人看来,小白为庄茹做了很多,但是从另一面来看,庄茹给了小白自己的全部。以前都是小白出门在外,庄茹在家中默默的等待,现在庄茹走了,这种感觉才显得异常清晰。

又过了大约一周时间,天气已经很冷,第一场寒流从西北方向经过乌由,天空下了第一场小雪,就在这一天,清尘又秘密潜回了乌由,白少流已经准备对杜寒枫下手了。

尚云飞依然我行我素,杜寒枫心怀鬼胎,风君子高深莫测,白少流准备反守为攻,而福帝摩和鲁兹两个黑暗分子在图谋一场惊天动地的大计划,这个计划不仅仅涉及到乌由和整个志虚,算计的范围也包括了冈比底斯以及正在赶紧往郁金香公国度假庄园的约格。

这一天从冈比底斯来了一个人拜访特伊城堡,伊娃认识他,他是一名神殿骑士叫托雷斯。托雷斯自称是约格大人的信使,给连亭小姐捎来一份私人礼物,并且要求单独见连亭一面。连亭觉得很奇怪,以前约格从来没有派使者特意送给他什么东西,这一次在搞什么花样,还特意派来一位神殿骑士做使者?但连亭还是单独见了他。

在会客室中关上房门,连亭很好奇的问道:“约格先生有什么事不能当面对我说,还特意请托雷斯骑士来找我?究竟有什么东西要交给我?”

托雷斯不说话放在桌上两样东西,连亭扶着桌子站了起来,直愣愣的盯着桌子上的一样东西嘴唇在发抖,瞳孔也在收缩。只见桌上放着一个水晶球和一根金色的短矛,这种短矛十分少见,连亭只见过一次却在记忆中再也无法忘却,就是她亲眼目睹父亲遇难时,那位凶手所拿的法器!

“看连亭小姐的反应,我想您已经认出了这件东西,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令尊遇害的真相。我曾经是约格的手下,也知道事情的经过,但今天,我并不是约格的使者!……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真相才是最重要的,我就是为此而来。”托雷斯一指桌上的水晶球,水晶球缓缓升到半空开始射出光影,同时用低沉的声音开口讲述。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托雷斯告辞离开,而连亭把自己关到房间里一直没有出门,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直到晚上,麻花辫才好不容易敲开了连亭的房门,很好奇的问她:“连亭姐姐,约格究竟送什么东西给你?有没有我的?”

连亭指着桌上的短矛说道:“就是这个,他送了一件法器给我。”

她的声音语气都不对,麻花辫感觉到了:“你怎么了,很不开心的样子,你的眼睛又怎么了,怎会这么红?……是不是约格惹你生气了,他什么时候回来?”

连亭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眼神直直的答道:“我是休息不好,这几天修炼海南派秘传心法过于辛苦有些急躁,需要静养。……麻花辫,你先出去吧,我累了,约格这几天不会回来。”

麻花辫不知所措的走了,第二天上午,连亭只说感觉有点闷想出去散散心,悄悄留下一封信离开了特伊城堡,一个人去了约格的度假庄园。她的赤蛟剑留在了坐怀山庄,而软玉蛟吻也早已还给了小白,这一次她只携带了一件法器,是她父亲亲手炼制的,名字叫冷梭。

冷梭是银色的,却不是一支长梭,看形状是一枚扳指,戴在她左手的大拇指上。这枚扳指指背处很宽而指腹处较细,指背上贴着手指前后有两个尖端,就像一对蝴蝶的翅膀。看上去是很精巧的一件女子的饰物,实际上是一件很厉害的法器,而且不引人注意。

连亭和山庄中约格的手下已经很熟了,一进山庄管家就告诉她:“连亭小姐,你来的这么早?约格大人要到中午才能回家。”

连亭强做微笑道:“没关系,我在他的书房等,正好上次有一本书我还没有看完。”她径自去了约格的书房,管家送来茶和点心也就让她自便了,众人都有些误会她和约的关系,把她当作这里半个女主人。这样也好,至少动起手来方便许多。连亭对麻花辫撒谎了,约格正在回来的路上,今天中午就会回到庄园,托雷斯昨天已经告诉她。

快到中午的时候,就听书房外管家的声音传来:“大人,你回来了?连亭小姐已经在书房里等了一上午了。”

约格的声音答道:“哦?我知道了,你快去准备午饭,我要和连亭小姐共进午餐。”随着声音约格走进了书房,将火红色的外套挂在衣架上,对连亭道了一声失礼,和颜悦色的打招呼:“好精美的扳指,它配在连亭小姐的玉手上使您更加美丽!”一见面约格就注意到了连亭手指上的法器冷梭,发出一声赞美。

连亭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声音也有些压抑:“这是我父亲的遗物,确实很精致也很美,戴着它就想起了父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