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往生池边往来氓(下)

福帝摩在罗巴大陆有眼线,收集的情报也很准确,不过却有点误会。

特伊城一战之后,魔法工匠们加入了坐怀山庄,特伊城堡中设立了坐怀山庄别院。约格在郁金香公国有一处海滨度假庄园,他经常去那里消闲,地点离特伊城堡不算很远,开车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约格在庄园时,经常有两个客人来拜访,是一位年轻的小姐和一个年纪更小的丫头,竟然是来自坐怀山庄的连亭和麻花辫。

奇怪的是,约格对这两人的来访表示出极大的热情,不仅自己的私密庄园完全对她们开放随时欢迎,还吩咐自己的心腹一定要小心她们往来的安全。只要约格一到庄园,连亭和麻花辫就会赶来做客,外人无法完全知道内情,理所当然的以为是情人间的幽会。

联想到白少流曾千里迢迢带着这两个女子赶到冈比底斯,给约格亲手送去玄冥神杖,白少流那么多手下都不带偏偏带这两个女子去见约格,而且事后将她们留在郁金香公国,这其中肯定有问题,想不误会都难!

按照鲁兹的猜测,是白少流知道约格好色,特意送上两个美女给他享用。而约格好色这一点在福帝摩这里也得到了印证,在冈比底斯约格就曾向福帝摩秘密索要过美少女海伦,后来觉得后果太严重才放弃了打算。海伦让白少流带走了,却另外送上两个东方美女。

白少流为什么要用美人计讨好约格?原因不难分析。一方面白少流要向约格示好,减轻特伊城堡遭受到的敌意和压力,另一方面福帝摩到了乌由可能对白少流不利,白少流想尽量争取约格与教廷的好意,孤立福帝摩。

不论约格愿意帮白少流多少,送上门的美女没有理由不要,这才符合约格的性格。约格曾帮连亭报了杀父之仇,白少流派她到约格身边也顺理成章,同时买一送一,还陪上一个未成年少女,约格大人的口味真不错!

不能说鲁兹不够聪明,这是“正常”情况下最合理的一种推测了,甚至没有别的解释。聪明如鲁兹者,恐怕想破脑袋也想不懂约格和白少流之间的关系,这本是两个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起的人。

别说鲁兹,就连连亭和麻花辫自己也想不到白少流的用意,但是连亭感念约格的为父报仇之情,对他也有好感,既然白少流命她多与约格联络,她也不介意到约格的庄园做客。而麻花辫更有意思,她自从见到约格后直觉中就有一种亲近感,就像唤醒记忆中一种久违的熟悉,特别愿意来找约格,哪怕只是见一面也高兴好几天,小狼妖想法就是这么简单,有时候连亭不想来,大姑娘家总来单身男子的庄园总归不方便,可麻花辫非拉着她来。

约格在她们面前表现的热情而有修养,照顾的非常周到,在一起成了几乎无话不谈的好友,这处庄园所有地方都对她们开放,包括一些禁止外人进入的私密场所,连约格的心腹手下都误会他们是情人关系了,何况是其他人?有时候约格还没回到庄园,麻花辫就提前知道了消息,拉着连亭来到这里提前等他。

鲁兹在福帝摩面前提起此事,福帝摩大感兴趣,睁大眼睛问道:“你怎么将这两个女人设计成一场阴谋呢?”

鲁兹阴笑一声:“老师和我都知道,不是约舍夫杀了宣一笑,应该是约格干的,他这一招玩的很成功,让我们有苦说不出,但是却留下了一个后患,恐怕他当时没有想到今天的局面,而现在他以为一切都已经过去。”

福帝摩恍然大悟道:“连亭!她是宣一笑的女儿,我听说她曾经宣称谁帮她报父仇,她就愿意做谁的情人,所以白少流才把她送给约格,假如她知道约格才是她真正的仇人,哼哼!”

鲁兹:“所以问题的关键是证据,怎么才能让连亭相信这一切?约舍夫临死前他已经到了离乌由不远,虽然灵魂没有来得及逃脱,但我的灵魂曾有感应,他一定留下了什么,派黑魔法师去找!从乌由一直到宣一笑死的地方,用黑魔法仔细搜索不要放过。”

福帝摩:“其实不用再找,我已经找到了,他留下一个水晶球。但是这种证据虽然能证明不是约舍夫杀了宣一笑,也同样能证明我与约舍夫的关系,所以无法拿出来。”

鲁兹又笑了:“假如约格被杀,冈比底斯又发生了本勒登叛乱,你认为连亭还能活下来吗?就算万一她能活下来,还能够指控你吗?给她看这样的证据毫无关系。”

福帝摩:“约格的伤势一直没好,我怀疑其中有诈,连亭能杀得了约格吗?”

鲁兹:“以他们的特殊关系,约格一定不会想到,有可能得手。就算她杀不了也没关系,只要她动手就行。”

福帝摩点头:“对,只要她动手就行!……这是一个大计划,必须考虑详细,你看应该从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鲁兹:“现在不能着急,机会成熟了也不能犹豫,请老师抓紧时间再找更多的宿主,等我能够完全控制阿狄罗之后再行动。乌由还有一个最大的变数,就是那个风君子,这个人我很忌惮,到现在也没琢磨透,如果他那里有什么意外,还是让维纳姐弟去解决吧。”

福帝摩:“我认为风君子这个人不用太担心,一只睡着了的老虎不去招惹就行,如果乌由教区内部有动荡,最有可能插手的是白少流。”

鲁兹:“白少流?让杜寒枫去对付吧,他不是已经找上门来了吗?”

……

“既然杜寒枫真的去找福帝摩,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事到如今,我已经不想再跟着他们的阴谋转圈子了,我要主动出手,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杜寒枫。”在福帝摩与鲁兹提到杜寒枫的同时,坐怀丘的山腹密室中,白少流也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

庄茹在家中等小白,电话突然响了,是小白打来的,告诉她今晚不回来了,还说有人会来看她。庄茹放下电话有些疑惑,谁会来看她?过去那些所谓的朋友早已不再交往,黄静已经不在了,想了想,她的眼睛一亮,微笑着去准备晚饭了。

此时清尘的房间里传来一声轻轻的响动,庄茹在厨房中笑道:“妹妹,你回家也不敲门,总是这么高来高去,想吓姐姐一跳吗?”

房门开了,清尘一跃而出,穿过客厅与厨房的门直接落在庄茹身侧,一把抓住她的手臂道:“我就是想给姐姐一个惊喜嘛!……我的房间一点都没变?”

庄茹拍了她一下:“你的房间当然要给你留着,东西都没动过。你怎么还这么调皮?从房间里突然跳出来,惊喜?惊吓还差不多!要不是小白说了你会来,姐姐还真给你吓到了。”

提到小白,清尘一撅嘴:“我不在的时候,他有没有欺负你?”

庄茹苦笑:“妹妹,他怎么会欺负我,我看只有你才能欺负他。”

清尘:“姐姐要嫁给他了,就帮他说话了?”

“我不帮他说话,谁帮他说话?……妹妹,你说我该不该嫁给小白?”庄茹的语气中有一丝不安。

清尘一挑眉梢:“你不嫁给他,谁嫁给他?我是特意来给姐姐道喜的!……怎么了,姐姐的样子不是很开心?”

庄茹轻轻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姐姐也多少知道你和小白是什么人,你们和我不一样。……他娶了我,会看着我变老看着我死去,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感觉?”

她说的倒是大实话,修行者在入世出世之间斩断很多纠缠,感悟的机缘之一就如庄茹所说,有很多前辈高人还以此来点化弟子,身为普通人的庄茹也想到了这一点,她不是为自己想而是为小白考虑。小白想到这一点了吗?当然想到了,但是以他如今的境界这样的问题已经能够堪破。不必沉迷不醒也不必刻意矫情回避,既然在尘世中要娶庄茹,那就与她经历尘世中这一切,总之一句话——娶就娶了。

清尘似乎在很认真的想着什么问题,拉了拉庄茹的手道:“原来姐姐在担心这些,我倒想起一件事情,在亚特兰大洋深处的一个海岛上,有一眼青春之泉,心灵纯净的人能看见它,经常饮用青春之泉的水,容颜可以不随岁月变迁。……小白没告诉你吗?”

庄茹一把握住清尘的手:“小白对我说过一次,是真的吗?我以为那是他骗我开心的,原来是真的!”

清尘眨了眨眼睛似乎在回忆:“当然是真的,仔细想一想,他从来都没骗过我,他说的什么事都真的,真的好奇怪呀,小白哥这个大骗子!”她说了一句很有意思且自相矛盾的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