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神弓祠中神蛟像

“不错不错,难怪你小小年纪短短时间就能有如此成就,居然能逼我还手。”尚云飞说了这句话之后身形突然不见了,然后小白就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在动,包括脚下巨大的燕窝岭。他有些疑惑自己身处何处,分不清是自己在旋转还是天地在旋转,蛟吻射出的霞光也在飞旋,随着景色的移换竟向自己射来。

小白又发出第二声大喝,站在原地没有躲闪,一朵硕大的白莲花从脚下张开,射向他的霞光都化作一片环形光晕围绕在上方。此时他收回了蛟吻持在手中,白莲托着他飞起在泡影山海图景中穿行,蛟吻劈出一道道流光斩向所有拦路的景物。但是他心里很清楚,自己根本站在原地没动。

“定心如此稳固,世上实在少见,你是个人才,资质慧根俱佳,我看你脚下白莲,所习必是佛门中净土宗法术,可惜在我眼中,白莲净土亦是梦幻泡影!”随着白少流手中流光斩碎山河,尚云飞的身影又在他不远处露了出来。

白少流却凝神收摄定心,闭上眼睛不看也不听,袖中突然发出一声嘶吼,一条赤焰蛟龙飞出直扑尚云飞,手上蛟吻已经不见,多了一张八寸长的小弓。这一箭正射中了尚云飞,赤焰蛟龙将他的身形撕的粉碎化为一片飞烟,四面的景像一灭一现,又恢复了正常的人间山海。

白少流破了包围自己的幻影,并且一箭射碎了尚云飞的身形,这时再看前方,尚云飞仍然身形未动站在原地,手中却多了一件法器。那是一把一尺多长的金刚杵,下方有五棱尖端,顶端是镂空成骷髅样的拳头大小的雕塑装饰,刚才那一箭还真就射到了他本人,尚云飞也不得不出法器相抗。

“你刚才在泡影中已经杀了我,感觉如何?”尚云飞手持金刚杵淡淡问道。

小白收起精气莲花,蛟吻的手柄一阵金光闪耀化作一面盾牌拦在身前:“云飞师叔果然是前辈高人,我尽全力一箭未能伤你。”

尚云飞挥了挥金刚杵:“你那一箭之威,足以与昆仑高手比肩,但却奈何不了我,再缠斗下去已属无赖,你走吧,今日之事已了!”

白少流沉声道:“我已尽力出手,奈何不了你,你也可以出手伤我。”同时以神念对袖中的赤瑶暗道:“我若受伤,你切勿缠斗,立刻带着我朝天而走。”

尚云飞在那边摇头答道:“你来找我报仇,我在泡影中为你所灭,让你泄心头之恨,想杀我的话你已经杀了一次了,还是走吧,再有下次,我不能容你如此之行。”

白少流:“你今天不杀我吗?”

尚云飞冷冷一笑:“我一生从未杀人,不会因你而破例!”

白少流用嘲弄的语气道:“好个从未杀人,我算是领教了!告辞了,不过你记住,有些事情你是躲不过去的,泡影人间最终困住的是你自己。”说完话转身就走,脚踏白莲飘然向远方飞去,来的干脆走的也干脆。

白少流身形远去消失在海天之间,空中阳光一阵刺眼的闪动,一道青光从天飞落,杜寒枫站到尚云飞身边,做义愤状问道:“师叔,白少流如此无礼,竟然出手伤人,你为什么要放过他?”

尚云飞目视前方反问道:“我从不杀生,你是知道的,你想杀白少流,为什么不自己动手?”

杜寒枫的神情微显尴尬,随即做慎重状道:“我在空中潜伏,暗中却另有高人与我对峙,我不明底细,又恐此人趁机袭击师叔,故此一直警戒没有出手。”

尚云飞:“你知道暗中有人潜伏,我当然也知道,白少流敢来找我且有恃无恐,其中必有原因。……我不喜欢他,但我也不想杀他,我想他今天也不是来杀我的,只是想撕破脸皮。和这么直接的人打交道也好,至少往后见面不必虚伪客套,白少流已走,杜掌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杜寒枫有些着急的说:“师叔,你太仁慈了,你不杀他,他是不会放过你的。今天来显然已经是撕破脸皮,这个姓白的背后可有许多人帮他,包括风君子和梅野石这对师徒,你会吃亏的!……白少流向你公然挑战示恶,他自然不足惧,但他背后的那些人也不好对付,到时候他们不会帮你。”

尚云飞看了他一眼:“有话你就直说。”

杜寒枫:“我听说师叔重建大毗卢遮那寺得到了教廷相助,为何不借助教廷消灭白少流,师叔不要误会,我并不是要你投身教廷的意思,只是借其用而已。”

尚云飞:“你想去找教廷的人,就去找。”

杜寒枫:“可是师叔你呢?需要有人助你一臂之力。”

尚云飞:“福帝摩与白少流之间,迟早要有了结,福帝摩为旧怨对付白少流,或者按你所说为帮我对付白少流,有区别吗?我去不去找他,改变不了什么,我不必也不想如此,你要去,那就去吧,我不阻拦你。”说完话一拂衣袖,周围一阵光影闪动他的身形也消失了。

杜寒枫站在原地半天,突然呸了一口,小声骂道:“好大的架子,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你倒是真成个佛呀?哼,我去就去,你以为你不去就脱得了关系吗?”

不提杜寒枫如何去找福帝摩,小白脚踏白莲远上白云间,天云变幻飞出一道紫气金光,手持紫金枪的清尘来到小白身前落到一片莲花瓣上,问道:“小白,你可曾看出他的破绽?”

小白摇了摇头:“他的修为不仅高超,而且奇异,这泡影人间大法没有破绽,我觉得就算有高人能胜过他,也很难收服他。你在暗中观察这么久,可有一击必中的机会?”

清尘也摇了摇头:“没有,他没有给我出手的机会,而且天上另有高人与我对峙,我看这个人对你不怀好意,也没敢轻举妄动。”

小白有些惊讶的问:“尚云飞难道还要设伏于我吗?那是什么人?”

清尘:“虽然没看见身形,但他的神气波动我很熟悉,应该就是曾被我所伤的杜寒枫。”

白少流恨恨道:“我猜的没错,他果然来了,我早就怀疑河洛集团与尚云飞合作的提案,是他在暗中搞鬼,这个人与教廷也有勾结,与王波褴之死有关。……他对师父和弟弟之死的旧怨,始终放不下,如今又被你所伤,与艾思勾搭,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你我的,这个人要尽早除去。”

清尘:“自从你把星髓给我,我如今修为又进一步,如果你正面斗法,再加上赤瑶偷袭相助,我突然出手一击,应该可以拿下杜寒枫。这个祸害,早就不该留了!”

白少流摇了摇头:“杀他可不是那么简单,我们能算计人,别人就不能算计我们吗?何况他也是大派掌门,一是要找什么样的机会把他除掉,二是如何善后,这些比斗法更难。”

清尘想了想,很干脆的说:“这些你去问顾影吧。”她想事情倒也简单,知道这些不是自己所擅长,让小白去问顾影。

白少流:“依我的判断,他会去找福帝摩,如果他真去了,那就是找死,到时候别怪我无情。”

清尘站在白莲花瓣的尖端回头看着小白,红色的枪缨在风中飞舞,她若有所思的问道:“你明知道尚云飞不会杀你,也猜到杜寒枫会在暗中埋伏,现在又猜到杜寒枫会去找福帝摩?”

小白笑了:“我是谁?我是你人心通透的小白哥,如果这些都看不明白,我还怎么混呢?”说着话一招手,脚下精气莲花的花瓣一卷,就要把清尘卷到自己的身边来。清尘哼了一声飞身而起御起紫电青光向外疾走,看样子就要离去,然而飞出不远却停下了,回头很惊讶的看着小白。

只见白少流脚下白莲绽放如故,可是在清尘脚下又多了一朵一模一样的白色莲台,瓣瓣张开如白云缭绕映衬着她的紫气金光。清尘动容道:“原来你的修为精进,离化身境界只有一步之遥,刚才与尚云飞斗法,你也未尽全力?”

小白有些得意的笑:“我只是想试探他的底细,可没想逼他不得不伤人,出手当然要留些余地。”

清尘啐了他一口:“你少在这里得意了,我看尚云飞和杜寒枫都知道天刑墨玉在你身上,你明知道坐怀山庄中有长白剑派的奸细,故意把这消息送出去的是不是?”

小白骂了一句粗话,悻悻的说:“在我身边插间谍,那是最愚蠢的作法,我当然要把天刑墨玉的消息透露给他,听说过核武器吗?那玩意不是拿来用的,是拿来吓人的。”

清尘:“我还是有些奇怪,你的修为精进怎如此神速?”

小白眨了眨眼睛问道:“我前世是修行三百年的水妖,你信吗?……不开玩笑了,能战胜福帝摩那样的高手,当然有很多感悟,最近又有一位高人指点我何为化身,以至境界有所突破。”

清尘看了看脚下的白莲:“你还差点火候,也不比我高明。”

小白赶紧点头:“就算你我修为相当,真要动手我也不是你的对手,否则今天为何请你来掠阵?”

清尘这句话听的很受用,神色也缓和了不少,微微笑着说:“如此行险之事,你对谁也没说,却单单要赤瑶来找我。假如今天你不找我来,以后我也懒得理你!”

小白顺杆就爬:“你我是道侣,今天的举动可能有凶险,自然要邀你同进退。”说着话一弹指,自己脚下的白莲消失,人却出现在了清尘的身边。清尘这次倒没躲,与他并肩而行。

小白一看清尘没跑,轻轻的拉住她的一只小手握在掌心,清尘挣了挣却没有挣脱,微微撅起嘴说道:“我这一次把海伦带回来了,顾影也回乌由了,你应该回坐怀山庄看一眼。”

白少流:“那你呢?”

清尘:“我去看姐姐,好久没见姐姐了,我也想她。”

白少流:“那你去吧,晚上回家一起吃饭。”

清尘:“你还是别回来了,我和姐姐有私房话要聊。”说完抽出了手,一挥紫金枪腾空而去,小白只能在天上无可奈何的看着。

……

回到坐怀山庄,走进坐怀丘洞天,穿过斑竹林刚刚踏上白石桥,迎面就有两声娇呼紧接着有两团人影飞扑而来。也幸亏小白是练过,处变不惊,往后微微滑步半尺,张开双臂一左一右将两人都稳稳的接在怀中。

紧接着左胸挨了一记粉拳,有人脆声道:“小白,你终于把顾姐姐哄回来了,要不然我真不跟你好了!”然后又有一只手臂攀上了右肩,另一名少女带着崇拜的语气道:“白莲真人,你真了不起,这里好美好神奇,我第二次来,你已经把它建成这样!”

白少流轻轻把两人松开扶稳,笑着说:“要是喜欢这里,就天天来,住这里也行啊。”左边的少女是洛兮,右边的当然是海伦,再抬头看去,一身白衣的顾影正笑盈盈的站在桥头,她倒没像洛兮那么天真也不像海伦那么忘情,没有扑过来。

小白走过去挽起顾影,众人一同来到坐怀丘东山梁中的温泉莲池旁,在神弓祠外的凉亭中坐了下来。神弓祠是小白为赤瑶所建,仿造昭亭山神庙主殿的格局,位置在七莲池的第一莲正上方凌空架设,九根飞蛟柱绕着泉池腾空托起一座祠堂,正是坐怀丘地眼所在,祠堂里的神像是一名红衣女子,就是惟妙惟肖的赤瑶身形。

众人在凉亭中聊天,小白问顾影最近一段时间的经历,而洛兮与海伦很兴奋,唧唧喳喳说个不停,洛兮对小白道:“我想请海伦姐姐到洛园作客,我们就住在一起好不好?”

没想到这两个少女一见投缘,小白忙不迭的点头答应:“好的好的,我在坐怀丘给你们专门建一处别院,想来就来,海伦如果愿意在洛园,洛小姐你要好好照顾她呦?对了,送你们两样东西。”他拿出了两支白斐木法杖和两柄软玉蛟吻,分别递给了洛兮与海伦,又特意问海伦:“这蛟吻是我亲手所炼,也是我的信物,我坐怀山庄弟子与海南派弟子都认识,送给你防身,这是昆仑法器,不知道你会不会用?”

海伦接过蛟吻很兴奋的说:“不会用没关系,我可以慢慢学,在白莲山,清尘教我修行筑基之法,与我以前学的魔法另有奇妙。……洛兮,这白斐木法杖可是最好的魔法杖,你要是不会用我教你。……小白,这软玉蛟吻好漂亮啊,简直就是艺术品,太谢谢你了!”

小白在终南山密室中炼成十五支蛟吻,其中一支寒金蛟吻是坐怀山庄掌门信物,另有四支软玉蛟吻精美异常是女子所用,其它十支赤铜蛟吻给了吴桐一支,另外九支都是坐怀山庄大弟子的法器。如今四把软玉蛟吻都送人了,清尘、顾影、洛兮、海伦人手一支,一念及此小白也难免在心中有所遐想,甩了甩脑袋又止住了这个有些荒诞的念头。

这时温泉中有莲花状的波浪涌起,这是坐怀丘地气升腾之相,紧接着天空传来一声龙吟,一道红光从神弓祠中射出,落地化为赤瑶。她拜昭亭山神柳依依为师,修为十分奇特,自从小白解开她的封印又特意在坐怀丘地眼之上为她修建神弓祠之后,她在千里之外也可以瞬息而回,这也是占了幻化形体的便宜。

海伦看见赤瑶,跳起来跑过去道:“赤瑶姐姐,你看这是什么?你说坐怀丘有最好的魔法杖,我还没有问小白已经送给我了。”还没等赤瑶回答,一道白光已经落到赤瑶身上,海伦一把扶住她道:“感觉到身体了吗?这次神迹至少可以维持十分钟。”

洛兮显然已经见过赤瑶,也走过去拉起赤瑶的手很感兴趣的左摸右摸,连顾影也忍不住好奇去试了试。修行八百年的赤蛟居然也有点不好意思,脸都红了,却偷偷看了小白一眼。小白走过去道:“好神奇的法术,赤瑶,你以后多和海伦在一起,好好研究研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