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阶前指路朝天河(上)

刘佩风又向杜小仙那边望去:“老常旁边的女警官是谁呀?很漂亮很年轻呀,老常也学会利用职权享受了,带着朵警花出门逛街。”

白少流:“你招子放亮点,看看那人的警衔,与常武一样都是乌由最高级别,应该是刚调来的局长。”

刘佩风瞪大眼睛:“哇,美女警长啊!怎么做了老常的上司,我看不是家里的有背景就是和哪个大人物有一腿,否则这么年纪轻轻一大姑娘怎么能当上乌由警察局长?”

白少流:“常警官辛辛苦苦打拼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等到关局长被调走了,又空降来一个正局长,还是这么一个妞,心里也挺郁闷,这话当着他的面千万别说。……看这位警花的身段还有站姿,也是个练家子,有几手功夫的。”

刘佩风怪笑:“练过的?那床上功夫应该很不错!”

白少流给了他一拳:“你的嘴可够损的,小心让她听见了,直接给你铐走。”

围观者都说今天热闹,其实场面是静悄悄的。波特与福帝摩站在风君子的身后,常武与杜局长站在街对面,阿芙忒娜站在另一侧的街对面,再过一个街口站着的是古部长与萧正容,剩下的一个街口站着的是白少流与刘佩风。

风君子抬头看天,似乎想从蓝天白云之间看出什么花样来,深灰色的镜片遮住了他的眼神,看不清他是什么表情。众人围在六个路口,所有的眼睛都看着他,神色心情各异。杜小仙终于忍不住了,重重的咳嗽一声板着脸走了过去。

杜小仙的心情有些不快,她确实很年轻,人长的也很漂亮,调到乌由任警察局一把手,所有人对她表面上都很恭敬,可是背地里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其实她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却又没法说出口,一肚子怨气没地方撒。她曾经在都城负责志虚领导人的保卫工作,在一次行动中立过大功,因此在仕途上走的比别人稍快一点。

中央和地方的机会是不一样的,假如是在一个小县城里,打拼的再辛苦到头来顶多是个处级,可是在都城那种地方,处级只是最基层,只要提升的稍快就是个司局级,调到地方来做一个市的警察局长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一到乌由就要迎接世界经济年会,她想到了种种需要注意的细节问题,并亲自在乌由各地巡查,却感觉到属下对她的命令并不是真正的重视。

比如说刚才,竟然看见一名搞封建迷信活动的算命先生把摊子摆到了教堂门口,而教堂里的神父只能干瞪眼看着,这不仅影响乌由的形像也可能引起很敏感的冲突和非议,她要副局长常武找片警来管一管,把这个人领回去好好批评教育一番,可是身为乌由警察局副局长的常武竟然找借口推三阻四坐视不理。她一堵气就亲自走了过去。

常武看着杜小仙的背影也在苦笑,他流血流汗二十多年,立过大小功无数,到头来却莫名其妙的来了一个小妞对他指手划脚,他对杜小仙个人没什么成见,但是自我感觉还是挺郁闷。看见杜小仙过去要找风君子的麻烦,常武知道杜小仙恐怕要碰钉子了,那位先生可不是普通的算命先生,他就想看看杜小仙怎么应对,这位新来的局长到底有几斤几两?

风君子半仰着脸看天,似乎想从天上想出一朵花来,此时突然有一朵花挡住了他的视线,也不是一朵花,而是一朵警花的脸。他面前站着一位身着警服的女警官,生的是唇红齿白眉目清秀,挺直腰身站在那里穿着制服别有一种韵味,但是一张脸却绷着不知道在和谁生气。

“警官小姐,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风君子微笑着问道。

杜小仙:“我没什么事,请问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风君子摇头:“有困难找警察,这句话我知道,谢谢你,但是我现在没困难。”

杜小仙:“少贫嘴,你在干什么呢?”

风君子:“走累了,在街边上坐一会不犯法吧?我在这里没看见禁止坐下的牌子。”

杜小仙一指他身前的招牌:“这又是什么东西?”

风君子:“志虚方正文啊,原来警官也对书法感兴趣,那么请指点一下,我这几个字写的怎么样?”

杜小仙:“你站起来,走过这个路口,向西二百米,有个派出所,自己去写份检讨登个记,乌由街头不允许这种封建迷信活动。”

风君子:“封建迷信?请问何为封建,何为迷信,这可是个学术问题。宣扬神道立教者在后面的大房子里,你找我麻烦干什么?难道乌由人不可以坐在乌由的街头,坐在街头不可以在面前放一张纸?”

杜小仙:“你这种江湖骗子我见的多了,哪一个进了局子不都得老老实实交待问题,人家那是合法的宗教信仰,你呢,不要告诉我你不是个看相算命的。”

“我不看相,我看人,看这滚滚红尘中百态世人,我不算命,我算天,算头上这片天的风云变幻,不知道这有什么好交待的?”风君子也不生气,反而玩起了高深莫测,越看越像个江湖骗子。

杜小仙俏脸一寒:“你是自己站起来走,还是让我请你走?”

风君子坐在那里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不要着急嘛,你穿着这身警服就更应该讲道理,你说我是江湖骗子总得有真凭实据吧?”

常武站在街对面没过来,杜小仙在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对风君子动粗,一时之间还真拿他没办法。杜小仙还是很注意自己警察局长的身份,没有像普通协警那样恶言相向,而是冷笑着说道:“那好,你看看我是什么人,是来干什么的?”

风君子想都没想就答道:“你姓杜,叫杜小仙,从都城来,刚刚就任乌由警察局长,你是想来把我从教堂门口赶走的,还想教育教育我。”

杜小仙吓了一跳,退后一步道:“你怎么知道的?”

风君子唉了一声:“我要是不知道吧,你就说我是江湖骗子,我要是说对了吧,又把你吓成这样。不要以为只有警察才懂推理,小姐,你看看你肩上抗的衔,是乌由最高的警衔了,我早听说乌由要新调来一位局长,没想到是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士。”

听上去那么神奇的话解释清楚了也就这么简单,杜小仙不由得仔细打量面前这位算命先生,又沉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风君子笑着反问:“现在都搞警务公开,你的任命前几天就上了警务网了,现在这年头,只要会上网,阿猫阿狗也能知道你的名字,有什么好奇怪的?”

风君子的回答顺理成章,却引起了杜小仙的警觉,一个奇怪的算命先生出现在大教堂的门口,竟然能够一眼认出乌由新上任的警察局长,江湖骗子关注这些信息干什么?她一侧步拉开了架式,条件反射似的向腰间摸去。

一看她的反应风君子就知道可能有误会,赶紧一招手小声道:“杜局长别误会,我可是乌由的守法公民,你好歹也是个大领导,别在街上一惊一乍的让下属笑话。”

杜小仙回头看了常武一眼,常武站在街对面没有听清他们在说什么也没走过来,又问了一句:“你是守法公民?干什么不好,偏要在街头算命?”

风君子笑了:“我的职业就是搞预测,有合法牌照的。”

杜小仙想招呼街对面的常武,想了想却没有,又对风君子说道:“先生,我不管你是什么人,请出示身份证,解释一下你的行为。”

风君子很配合的站起身来掏出钱包取出身份证:“我叫风君子,职业是证券分析师,拥有合法证书,工作是市场预测与投资分析。”

杜小仙看了一眼他的身份证,有些嘲笑的说道:“风君子?志虚国没有仙人指路的牌照吧?这是不允许的。”

风君子:“诈骗是违法的,我清楚,但我没骗谁呀,指控要有证据吧?你说我后面的人是合法的宗教信仰,我没意见,至少形式上是那样,虽然很多人也认为他们在骗人,就像你以为我在骗人一样。……但你说我是江湖骗子,我有意见,仅仅是因为仙人指路这四个字吗?……警官,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什么样的信仰才符合世间法度?……答不上来?没关系,我告诉你,以免你以后再遇见这种情况不知道该抓谁!……不可拟己心为天心,不可在世自称神,不可欺夺他人之信。这三条,是天条,我可是一条都没犯,就是在街边坐着而已,你说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