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委蛇虚与藏丘壑(下)

就在第二天上午,新上任的志虚大主教福帝摩,在乌由大教堂的枢机室中又一次招见了乌由神学院的院长罗恩·波特。在冈比底斯一直以威严著称的福帝摩,表现出了少有的和蔼与平易近人的态度,热情的赞扬了波特院长的工作成就以及他对志虚教区所做出的杰出贡献,并且亲切询问了他的家庭与生活情况,也祝福他即将做父亲。

波特院长对福帝摩大人的赞赏表示感谢,同时向这位曾经地位崇高的大主教表达了长期以来的敬仰之情,并且表示在福帝摩的领导下,将以更大的热情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传递光明福音的事业中。

务虚的话说完了,接下来该务实了,福帝摩以和蔼可亲的语气说道:“波特先生,虽然这里的环境曾经很困难,但是您的工作一直很出色,这让我感到万分欣慰!乌由神学官的影响还需要扩大,你需要更多的帮助与支持,我从冈比底斯带来了两名杰出的神官,从明天起将协助你在神学院的日常事务,这样你也好投入更多的精力到神学研究当中去,也有时间好好照顾你的家人。”

这一招波特早想到了,就算福帝摩不是什么披着法袍的恶魔,以他的心性以及与邓普瑞多之间的摩擦,来到乌由后一定会插手神学院的,对于这样的要求波特无法拒绝,只能微笑着点头答应并感谢大主教的关心与支持。就在此时门外有神官汇报:“二位大人,乌由大教堂门前出了点状况。”

波特皱眉问道:“这里是市区,又是大白天,在教堂门口会出什么状况?”

神官吞吞吐吐的答道:“有人在教堂门口摆摊算命,有神官认出来,就是那个特别昆仑修行人风君子。……他就坐在教堂门口的台阶上,二位大人,你们看这事怎么处理?”

乌由大教堂门前不算偏僻也不算热闹,离商业区与居民区都有一段距离,在一片乌由各机关单位办公区的旁边,大门朝东,门前有一个路口。这个路口不是普通的十字路口,有两条稍宽的马路和一条较窄的马路穿过,从天空俯瞰下去是六条路交叉汇聚,乌由大教堂夹在两条路的中间。

风君子没有坐在教堂的正门口,而是坐在教堂门前台阶的北侧最下面一阶,面朝北方,看上去就像个逛街乏了坐下来休息的行人。但仔细一看又不对,他身穿着黑色的对襟盘云衫,胸前镶嵌着两道绛红色的滚花绣片,很典型的志虚传统装束,鼻梁上却架着一副很时髦的宽边变色镜。最特别的是他的身前放着一张大白纸,上面写着“仙人指路”四个大字。

如果这张招牌出现在火车站后面的广场,或者公园门口的天桥底下,那不用问,就是个摆摊算命忽悠人弄两个小钱花的主。可是出现在乌由大教堂的门口,怎么看怎么别扭,不论是麻衣神相还是梅花易数,或者是西方的塔罗牌等等占卜花样,在真正的教徒眼中都是异教徒的巫术,不仅不屑一顾,而且会厌恶而驱逐之。

如果换成别人坐在这里亮出这张幌子,碰着脾气好的可能会轰他走,碰着脾气坏的就要上去找事了。乌由大教堂的神父一开始没注意,后来发现路过的行人总是在风君子面前驻足多看两眼,觉得有点不对,上前一看才知道有人把仙人指路的幌子摆到教堂门口来了。当即就有人上前要把风君子轰走,却被同伴拉住了。

俗话说小鬼怕恶人,乌由大教堂是志虚教区的核心所在,不像波特的神学院,教廷里值守的神父都是志虚大教区的高层,有人是认识风君子的。这些人的地位在教廷中不高不低,他们不太了解风君子具体的情况,但也听说过风君子的传说,认出是他之后就不敢轻易上前招惹,而是回到教堂后面向福帝摩与波特神官报信。

福帝摩与波特走出大教堂的时候,看见的是风君子侧后的背影,他坐在那里抬头望天,根本就没有留意后面有谁走出来。福帝摩看着风君子的身影脸上就浮出一股怒气,而波特神官神色很苦,表情就像在无声的说——风先生,你怎么找到这儿来惹麻烦了?他苦笑着抢在福帝摩身前半步要过去和风君子打招呼,想找个借口劝他走。

然而波特与福帝摩身形刚动又停了下来,同时转过头去,他们都是魔法修为很高的人,傀眼术很灵敏,此时都感受到一种压力从背后传来。只见对面路口,邻的最近的两条路中间拐角处一棵银杏树下,站着一名身材修长的金发女子,她蔚蓝色的眼眸看着风君子的背影。福帝摩能明显的感觉到这女子在不动声色的凝聚力量,如果他想对风君子不利的话,这女子会立刻出手干涉的。

波特小声道:“怎么是维纳小姐?”

福帝摩也哼一声:“是她陪风君子来的吗?这算什么行径,赤裸裸的挑衅!”

波特仍然悄声道:“大人,这里不是在教堂中,是在马路边。”

福帝摩:“难道你认为这种行为不应该干涉吗?我们就站在这里看着,被天下人耻笑吗?我要驱逐此人,就想看看阿芙忒娜敢不敢插手帮他!”

他刚想有所动作却被波特神官一把拉住了,波特指了指街对面:“大人不要妄动,有警察来了。”

从北面沿街缓缓开来一辆挂着警灯与警牌的越野车,开车的人正是乌由警察局的副局长常武,常武一边开车一边对副驾驶座上的一位年轻女子说道:“杜局长,您刚刚到任就要亲自巡查整个乌由市吗?也不休息几天。”

杜局长:“我需要尽快了解辖区内的情况,如果连乌由各处地方都不清楚的话,坐在办公室里听报告怎么算了解?……老常,其实你不用亲自陪着我,随便叫个警官就可以了。”

常武:“既然是我们搭班子,一定要协助杜局长搞好工作,我从派出所的片警干起,在这里二十多年了,乌由的大街小巷没有我不熟的,杜局长初来乍到,不清楚这里的情况当然是我陪着最好。你为什么点名要来乌由大教堂,难道你也是基督徒吗?”

杜局长摇头:“我不是基督徒,我父亲是信佛的。”

常武:“那我就有点不明白了。”

杜局长看了他一眼,用一种提醒的语气道:“老常啊,你是几十年的老刑侦了,也是被部里嘉奖过的英模。但是做领导工作思路不能总局限在立案破案上,要在大局上想的更多,世界经济年会要在乌由召开,我一上任担子就很重啊。这次从世界各地来的客人,有很多是基督徒,他们如果做礼拜的话,必然会来乌由大教堂,这里地形复杂道路四通八达,是保卫工作的重点和难点,当然要来看看情况。……嗯?那是什么人?停车!”

车已经来到了乌由大教堂门前,远远的看见一名身穿黑袍胸前挂着十字架的魁梧男子应该是教堂中的神父,还有一名穿着西装很儒雅的男人站在神父身边,这两人都是典型的西方人面目。这两个人都在教堂大门口看着一个很奇怪的人,这人身穿黑色镶绣唐装,背对着那两人坐在台阶一侧,腰杆挺的笔直仰脸望天,面前还放着一张大白纸。车从路上经过看的清楚,白纸上写的是仙人指路四个字,显然是个算命的,看打扮还挺古典。

常武一眼就认出了风君子,嘴张的老大在街对面停下了车,他也没想到风君子会跑到这里来摆摊算命,新到任的乌由警察局长杜小仙巡查乌由,偏偏在教堂门口撞见了。两人下车,站在街对面,杜小仙皱着眉头问道:“这就是乌由的风土人情吗?半仙跑到教堂门前摆摊,神父站在门口看着?……这里没有片警和协警吗?怎么算命先生如此大摇大摆?”

常武远远看着风君子好气又好笑:“杜局长,人家就是在街边坐着,这好像不犯法吧,警察怎么管?”

杜小仙:“在教堂门口搞这种活动,影响太坏了,外宾看见了会怎么想,你给这里的片警打个电话。”

常武没有掏电话,脸色平淡的说道:“外宾?已经在看着呢!教堂门口那两个,还有斜对面那个女士,都不是志虚人。……谁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你叫城管来驱逐这位坐在街边的志虚老百姓,如果被外电报道,对警方以及乌由的形像不是什么好事。……你再注意一下,盯着他看的人还有很多呢。”

常武不仅发现了阿芙忒娜,而且发现了另两个路口也分别走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路口站住的是萧正容与古部长,另一个路口走来站定的是白少流与刘佩风。常武心中暗道:“我说怎么没人来赶风君子走呢,那帮协警混混看见黑龙帮的老大在这里,谁会管闲事呢?”

古部长与萧正容站的位置正好远远的对着风君子的右后方,古部长也是一脸苦笑:“小小,那就是你妹夫吗?果然名不虚传啊,他这一手在过去的江湖中就叫作堵山门,堵得你没脾气。我原来不放心乌由大教堂的状况,看见他跑来这里坐着,觉得没有我们密勤部门什么事了。”

萧正容:“这么远看背影你就能认出来?”

古部长:“我认识风君子比你还早,他小时候就喜欢在芜城街头闲逛。”

萧正容:“你要不要过去打声招呼?”

古部长直摇头:“他坐的位置太敏感,我还是不要照面的好,咱们就看着吧,你看,那边小白也来了,今天可真热闹。”

小白与刘佩风站在与古部长他们相邻的另一个路口中间,人行道上的一棵老槐树下,小白苦笑着对刘佩风说:“老刘,今天很热闹啊,风先生一年摆摊三次,今年在元宵灯会上有一次,在齐仙岭上有一次,今天应该是今年的最后一次了,居然摆到了乌由大教堂门口。”

刘佩风也直皱眉头:“去年的时候教廷那伙人明显针对风先生,想敲掉昆仑修行界这个最大的山头,白总你张网收兔子干的很漂亮。可是现在教廷的人已经不找风先生麻烦了,风先生怎么主动找上门来了?他是嫌麻烦不够多吗?”

白少流晒笑道:“既然教廷能把人派到齐仙岭上风先生的家门口,风先生为什么不能把仙人指路的招牌摆到乌由大教堂门口?教廷给风先生找了多少麻烦,现在不捣乱了风先生就应该感激了?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只许他们找茬不许风先生算帐吗?别人来可能是惹事生非,可是风先生要堵他们的大门堵的顺理成章,在世仙人那么好欺负吗?”

刘佩风:“我就搞不明白了,风先生封印的神识到底恢复了没有?”

小白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枚天刑墨玉系着一根红丝绳就被他贴身戴着,随时可以以法力捏碎,他也思索着说道:“应该没有,但是封印神识的仙人还是仙人,这一点是不会变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