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委蛇虚与藏丘壑(上)

福帝摩终于来到乌由上任,由于他还保留着冈比底斯最高骑士训练营荣誉总导师的名衔,恐怕是有史以来地位最高的一位大主教。福帝摩不是一个人上任的,他还带了一批随从,这本有些越格,但是约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计较,他本来就想让福帝摩把心腹从冈比底斯都带走。

福帝摩一上任,就开始“大刀阔斧”的整顿志虚教区的工作,在每个设立教区的地方都派出亲信进行考察,同时也增派神官,加强对地方势力的掌控。刚上任的几天,波特神官等人几乎每天都要向他汇报志虚教区的人员、机构、财务等等详细情况,福帝摩一边听一边琢磨一边发号施令,忙的是不亦乐乎。巩固自己的根据地是最重要的,福帝摩暂时还没有功夫腾出手来对付小白。

除了公开的活动,福帝摩也有属于自己的绝密事宜,在乌由大教堂的最深处,只有大主教能够进入的密室中,福帝摩用魔法又开辟了另一个空间,这是整个乌由大教堂最底层的密室。在这个密室里有一张金碧辉煌的座椅,椅子对面的墙壁上有一个硕大的黑色十字架,十字架上没有受难的圣子,只缠绕着崩断的锁链。福帝摩够大胆的,竟然把进行黑魔法仪式的密室设立在乌由大教堂中,同时他也很自信,把这个地方当成了自己的老巢。

这天夜里,福帝摩坐在那张华丽的椅子上,手扶一支金色的形状像一支长梭的魔法杖,指着黑十字架缓缓吟唱了很长时间。也不知道他在唱什么鸟语,到最后似乎很吃力,魔法杖的尖端都在微微发颤,终于听见了锁链的响声,一个黑色的影子出现在他面前。黑影一现身就跪下道:“我敬爱的老师,你终于来了!”

福帝摩略带惊讶道:“鲁兹,为什么召唤你会如此困难?”

鲁兹带着恨意答道:“就在前几天,我的祭坛被人一把火给烧了,如果不是我已经有宿主,拥有了精神力量的源泉,今天恐怕就见不到老师您了,您是特意来找我的吗?”

“不,孩子,我现在的身份是志虚大主教。”福帝摩低沉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哀乐。

这一对师徒也够倒霉的,学习亡灵法师的黑魔法,没事就琢磨阴谋,却出门撞鬼都栽在白少流手里,鲁兹自己成了真的亡灵,而福帝摩被发配到远离教廷的乌由。两人谈起自从上次分手后所发生的事情,对小白恨的真是牙都痒痒的,同时也深恨阿芙忒娜。最后福帝摩问道:“孩子,我现在从冈比底斯最高骑士训练营总导师降为了志虚大主教,你却没有像别人一样假惺惺的安慰我,为什么?”

鲁兹:“敬爱的老师,我应该恭喜您才对!”

福帝摩:“哦,为什么?”

鲁兹:“在冈比底斯,总是有邓普瑞多那个老顽固绊手绊脚,还有教皇和约格那一对老小狐狸算计着一切,您的抱负与志向何时才能施展?而志虚这片地方,国土广大相当于整个罗巴大陆,人口众多甚至超过了教廷现有的信徒,这是巨大的财富,正待老师您来开发,在这里建立起基业,其声势之旺将不亚于神圣教廷,您将掌握这世上最强大的精神力量源泉。而我,以亡灵之身永远追随您!”

福帝摩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你果然是我最看中的学生,一眼看出了问题的关键,当初约格要流放我到此地,正合我的心意。”

鲁兹有些疑问:“戈麦斯·约格这个人心机深远,绝非易与之辈,我们能想到的他不会想不到,怎会主动将老师您派到这里建立独立王国?”

福帝摩沉吟道:“我有我的好处,他有他的利益,他无非是想掌握整个神圣教廷,而我却不能屈居在他之下,所以他让我远离冈比底斯,各取所需。”

鲁兹思索着说道:“事情应该是如此,约格还太年轻,他需要建立自己的威望,老师您是他踏上权力巅峰的垫脚石,于是他给了您这个机会,知道你不会拒绝。”世上有什么比阴谋更高明?那就是阳谋!福帝摩明知道约格要流放他,并且要逼他将安插在冈比底斯的势力都带走,却仍然按照约格的想法这么做了,聪明如鲁兹也看不出任何破绽。

福帝摩:“我手下人虽多,但大多没有将帅之才,你是我最得力的助手,就像约格在教皇身边一样。……当务之急,要帮助你获得更多的宿主,使亡灵的力量强大起来,最终彻底占据某一个宿主的灵魂,你可以重新回到人世,你现在有多少宿主?”

黑暗的亡灵就像人们灵魂中的寄生虫,所有被他引诱接受黑暗亡灵召唤的人都成为他的精神力量源泉,当亡灵的意志彻底控制一个人的时候,那这个人就将完全成为亡灵的化身。在私下谈论时,福帝摩毫不忌讳的将这些人称为宿主。鲁兹答道:“普通人的精神力量太微弱,对我没什么用处,很惭愧,我现在只有一个强大的宿主,就是阿狄罗·维纳。”

福帝摩微微动容:“原来是他,难怪我见到他时,在他的眼翳中看见了阴影,太好了,如果将来你能控制他成为你的寄身,那么将成为对付维纳家族的利器。神圣教廷已经放弃了对维纳家族的庇护,阿芙忒娜不肯回到教廷,特伊城堡与教廷大军为敌,利用阿狄罗是我们最好的复仇方式。”

鲁兹:“老师,我现在的力量很微弱,远远不能完全控制他。”

福帝摩:“没关系,志虚教区的一切都掌握在我手中,尤其是乌由神学院已经有基础,我将在那里挑选一批人尝试着接受你的诱惑。”

鲁兹:“神学院的负责人罗恩·波特,是当初邓普瑞多安插在我身边的亲信,他恐怕不会配合老师您的工作。”

福帝摩:“罗恩·波特这个人我想把他赶出志虚,如果他不走又不肯跟我合作,我迟早要铲除他。”

鲁兹阻止道:“老师,千万不可着急,你现在刚来志虚立足未稳,这个时候与波特起冲突等于将邓普瑞多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对我们并非有利。我建议还是要安抚他,以大主教的身份与他协商,并派人进入神学院协助与分管他的一部分工作,渐渐的完成控制,等将来根基已经建立不可动摇,是赶走他还是铲除他都很方便。”

福帝摩点头:“你的建议很好,有你在身边对我的帮助太大了,我明天就要去找波特院长好好谈一谈,派两名神官去协助他的工作,这是他拒绝不了的。……在乌由,还有我们共同的仇人白少流,你看应该怎么对付他?”

鲁兹劝道:“我和老师一样深恨这个姓白的,但是时机也不成熟,公然要杀他,以老师您强大的力量当然可以做到,但这等于和昆仑修行界对抗,现在我们不宜树敌太多,暂时忍一忍,先发展内部力量是最重要的,按志虚人的说法就是韬光养晦,不能小看古老的东方智慧。”

福帝摩恨恨的说道:“我一想到这个白少流,灵魂中的仇恨就在躁动。”

鲁兹:“阿芙忒娜和白少流都是我的仇人,如果有一天我能控制阿狄罗,我想可以用最好的方式去报仇,老师您不必太急躁。白少流以一场私人决斗羞辱了你,您完全可以在未来的时间里想办法用一场私人决斗去消灭他。……眼前的乌由将要发生一件大事,老师一定要利用好这个机会。”

福帝摩:“眼前乌由还有什么事?”

鲁兹:“就是世界经济年会,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重要的人要来,他们当中有很多将灵魂寄托予上帝的信徒,乌由大教堂将是他们来礼拜的地方。……您还是冈比底斯最高骑士训练营的荣誉总导师,在很多人眼中仍然有威望,向他们展示您的魅力发出感召吧,这是你建立世俗间强大人脉的最好机会,如果将来您在志虚要有大做为,这也是一个重要的凭借。”

福帝摩的力量与野心,加上鲁兹的阴谋和心机,却实是一个令人很头痛的组合,这也许比在冈比底斯的福帝摩更加难对付。鲁兹在算计罗恩·波特这位在乌由代表邓普瑞多势力的人物,与此同时,邓普瑞多也想到了这种可能。

这天夜间,就在福帝摩与鲁兹在密室中密谋的时候,乌由神学院的院长罗恩·波特接待了一位神秘的客人。这人敲开了波特寓所的大门,被波特让进了一间小小的有魔法阵掩护的会客室中,波特很惊讶的问道:“刚泽长老,您怎么会突然来到乌由,而且行踪如此秘密?”

来自冈比底斯最高神学院的刚泽长老年纪约五十左右,一头桔色的卷发,面色甚是红润,他刚刚进入最高神学院成为长老不久,是邓普瑞多借约格之手新提拔的亲信。他坐下道:“是邓普瑞多大人派我来见你的。”

“院长大人有事找我,可以用很多种方法,我没想到竟然会派您这样一位长老来。”波特的语气很是不解。

刚泽长老摆了摆手:“有些事必须面谈,派别人来院长大人不放心,他不想让福帝摩有所察觉,是我主动请命来走一趟的。……你夫人还好吧,听说她怀孕了,不久将有你们的孩子,首先祝贺你要成为父亲了!”说话时他特意看了门外一眼。

波特:“谢谢你的祝福,罗琳很好,预产期在明年。……她已经休息了,我们在这里说话没有任何其它人能听见,有什么话长老您就说吧。”

刚泽长老压低声音很慎重的说道:“下面的话,只是在你我之间,不能外传。院长大人要您注意乌由的所有信徒,特别是神学院中的信徒,核心守护人要仔细挑选,尽一切可能阻止他们受到黑暗亡灵的诱惑。”

波特脸色一变吃惊不小,失声道:“难道福帝摩大人……”

刚泽长老竖起一根手指打断了他的话:“不要说出来,这是个危险的指控,说出来你的处境也很危险,院长大人只是在猜测,他也不希望情况真的如此。所以你还有一个任务,就是观察和试探福帝摩,看他究竟是不是一个披着法袍的魔鬼?”

波特倒吸一口冷气:“志虚大主教鲁兹是亡灵法师,这还不伤及神圣教廷根本,假如福帝摩选择与光明教廷决裂,这太可怕了!他虽然已经离开了冈比底斯,但是在神圣教廷中仍然树大根深。”

刚泽长老:“邓普瑞多大人认为福帝摩不会这么做的,至少暂时不会,但如果他真的是教廷内部黑暗势力的领袖,让他在志虚经营的时间越长,后果就越严重。”

波特:“我记住了,也知道该怎么做了,但是我的力量太弱,无法与福帝摩对抗,况且他有志虚大主教的身份,我得接受他的命令。”

刚泽长老:“院长大人也了解,他希望你好好保护自己,主要任务是观察福帝摩的一举一动,必要的时候你可以向冈比底斯最高神学院求助,院长大人会亲自来处理的。……我离开乌由之后,你要一切小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