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众生一谓泯神魔(下)

尚云飞要去乌由,当然不是以活佛传人的身份,而是以山魔国金融巨子的身份。一个多月以后,乌由将有一场大会,非常重要的盛会,世界各地的政要名流将要齐集乌由。

这场会议正式的称呼是世界经济年会,民间俗称世界权贵俱乐部,每四年一度,原本是世界上最大的财团负责人之间的一场聚会,大家聚在一起交流商讨各国各地的投资机会与发展战略,并互相试探勾心斗角。

这个世界的运转是受利益驱动的,因此世界经济年会的影响越来越大,近年来与会者不仅是世界列强企业,也包括了各种国际组织与各国政要,在这个会议上商谈的内容涉及了世界各地利益的划分问题,当然表面上的气氛总是友好和谐的,是一场交流的盛会。

世界权贵俱乐部活动,与大多数乌由市民无关,但是乌由市在志虚政府的支持下好不容易争取到这一届经济年会的举办权,乌由市从上到下都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似乎这是一种天大的荣光。

其实这一届会议选择在乌由并不偶然,志虚国这几十年的发展积累了巨大的国民财富,这个国家有世界上最多的人口,也积累了巨大的生产能力。而与此同时,以山魔国为代表的西方主要发达国家又在经历一场周期性过度消费的衰退危机,如今的危机不能像历史上那样发动一场对外掠夺战争来解决,必须以别的途径来消化转嫁。很多人不约而同将目光盯上了志虚国,希望志虚国能负起大国的道义,承担更多的所谓责任。

也许普通的百姓感受不到世界上那么复杂的变化,但是生活也在不知不觉中受到影响。连续几年来,物价一直在飞涨,过度的市场开放与无序的内耗,使得凡是需要进口的或者能够出口的物资,国内价格都打着翻的与国际市场越来越接近,可是这里的人收入水平与消费水平远远跟不上。在这个背景下,这场会议显得很敏感也很重要,大大小小的财团都想在这场盛宴中分一杯羹,带着各种心思齐聚乌由。

在乌由街头已经能够感受到一种类似于节日的气氛,大街小巷已经挂满“让世界了解乌由”的标语。的确,这个发展中的城市有一种迫切的需要外界认知与认同的心理。很多人忘了一句“人不知而不愠”的格言,因为不为他人所认同而懊恼忧虑,迫切的想展示与证明自己。当有关人士谈论起这次盛会时,脸上都洋溢着兴奋,隐约还有一丝担忧,怕自己准备的不好招待不周怠慢了贵客。

世界各地这么多人要来,来客非富既贵,最紧张的当然是乌由警方。许久没有受到过警方骚扰的白少流这一次也接到了警方的电话,乌由警察局副局长常武亲自来电话要小白去他办公室一趟。小白也没干什么坏事,干嘛一个电话就要招去?看在风君子的面子上,小白还是客客气气的去了。

常武找小白也没有别的事,就是打预防针。乌由最大的黑帮就是黑龙帮,而常武也很清楚黑龙帮控制在白少流手里,为了大会期间不出乱子,必须提前提醒小白两句,也是常武的职责所在。一身警服的常武在办公室中和小白讲了一番世界经济年会在乌由召开的特殊意义之后,叮嘱道:“小白呀,你可别让我为难,在会议期间,黑龙帮下面的场子千万不能出乱子,涉外娱乐的场所应该照常营业,派人盯紧点,其它的一些小场子能关就关了吧,风头过去之后再开。”

白少流眯着眼睛看常武:“常局长,你这一句话轻松,大家都不吃饭了吗?营业好好的,你一句话说关就关说开就开?”

常武苦笑:“小白呀,我这也是没办法,是好心提醒你,并不是与你为难,现在的状况你也不是不了解。”

白少流也苦笑:“警官同志,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学会处变不惊、能守知常?修行中的道理也是生活中的道理,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你该管什么就管什么。”

常武叹息:“我也想这样啊,也尽量在这么做了,可是太多的事情我说的不算,你就体谅点吧,情况总会越来越好的。”

白少流:“我听说关德美局长被调走贬到外地去了,因为黄亚苏遇刺的事,怎么还没有听到你扶正高升的消息?”

常武眼神中有一丝淡淡的失望:“也许我的工作能力还不够突出,上面调来一位新局长,名字叫杜小仙,过几天就要上任了。”

白少流一愣:“杜小仙?听上去是个女人的名字,年纪多大呀?”

常武:“就是个女的,从都城调来的,年纪不大,也就是二十五、六。”

白少流:“这么年轻?调来乌由做警察局长?我看这人一定长的挺漂亮,和上面的关系也不简单,否则不太可能。”

常武摇摇头:“小白,你不要在别人面前这么无端的议论,这不是什么好话。”

小白站起身来扶着桌子道:“常副局长,你不让别人这么说,你心里不也这么想过吗?”

常武挥手给了他肩膀一巴掌:“我是这么想过,但我没有非议过,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从都城下调,当然比我这种从基层干起来的级别升的快了,你不认识人家,也不能说人家不是凭才干起来的。”

从常武那里告辞之后,小白心里就开始急速的盘算起来,这场聚会将使乌由的局面变得无比复杂。其实他早就知道有这么一件事情要发生,但是最近忙的都没顾得上考虑,别人看见的都是世界各地的权贵齐来作客,小白能看见的当然更多。

河洛集团会参加这场会议活动,一直就在乌由的灵顿侯爵也一定会参加,阿芙忒娜可能也会来,尚云飞说不定也要来,这些人可能都不是会议的主角,但是聚在一起也够麻烦的。而且小白也知道,来的不一定都是客呀,有很多让人头痛心怀叵测的人,在世间都有权贵身份的掩护。而且随着这些人的聚集,世界各地身怀神迹异能的人士说不定也会聚集在此,偏偏又赶在福帝摩到乌由上任的时机,届时乌由将会是各路牛鬼蛇神的大荟萃。

小白想的没错,刚刚与常武告别,罗兵一个电话又把他叫走了,说是萧正容找他。萧正容是海军军官,很少主动找小白有事,既然他开口小白当然要立刻赶过去。萧正容与小白见面的地方很奇怪,竟然是在香榭里舍大酒店一间高档套房里,他和罗兵都穿着便装,身边还坐着两个小白不认识的人。

一见面罗兵就上前介绍:“这位是古部长,这位是李司长。……老古,老改,这位就是乌由第一高手白少流。”

古部长看上去五、六十岁,精神非常好,腰杆挺的笔直眼神也很锋利,罗兵叫他老古,曾经是梅野石少年时在秘勤机构的老上司,现在已居高位。李司长也有四十好几了,脸形消瘦,身材不是很高,小白特意注意到他的一双手,非常干净指甲修剪的也很整齐,手指细长而灵活与一般人不太一样。罗兵叫这位李司长老改,他曾经是罗兵、萧正容、梅野石一个秘勤小组的战友。

古部长一看见小白就热情的握手:“原来你就是白少流,久仰大名,没想到你这么年轻!”

白少流:“我就是个做生意的,不知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古部长,李司长,这么高级的领导特意在这里等我?”

萧正容在一旁道:“小白,你就别兜圈子了,古部长是负责国家秘情工作的,而李司长是这一次世界经济年会特殊安全保障的负责人,也是我以前的战友,他们知道你的身份,昆仑修行大派掌门,坐怀山庄庄主。”

小白吃了一惊,这时李司长上前握手招呼道:“白庄主不必惊讶,我们今天是以私人身份来的,所说的话虽然与职责有关,但是与我们所在的机构无关。……老古知道昆仑修行人的事,曾经还是正一门弟子,所以这一次到乌由来,特地跟你打声招呼。”

古部长与李司长属于国家秘勤机关,也训练和指挥一批身怀异能的特殊人才,在特殊场合执行特别任务并不公开露面。其中有些成员可能与修行界有私人关系,比如当初的梅野石还有古部长本人,但是从职责上来讲基本上与修行界互不相干。当初追捕清尘的就是古部长的手下,但是清尘让梅野石救走了,这个案子到现在已经不了了之成为了悬案。

古部长能找上门,而且知道白少流在修行界的身份,那么多少也知道一点小白和清尘的关系,但是他们谁也没提,彼此心照不宣而已。古部长他们找小白的原因也不复杂,他们也不希望在世界经济年会召开期间出什么乱子,尤其是神通广大的高人之间争斗波及世间引发群体事件。所以提前找小白,也是打打预防针,希望小白做为大派掌门在这一段时间约束门下弟子尽量不要与教廷起冲突。

小白皱着眉头问了一句:“原来这些事情你也知道,假如别人找我的麻烦呢?”

古部长笑了,拍着小白的肩膀道:“这里没有外人,说句私人的话,那帮家伙如果到这里来捣乱,你该出手就出手,有什么事我能够帮你遮掩就遮掩,但是千万不能引起公开的动静和媒体的关注。我从个人角度也可以给你一些情报线索上的帮助,如果你能够抑制那些家伙不捣乱,我是最乐意不过的,有什么事老改与罗兵单线联系,我们就不必再见面了。”

白少流:“今天警察局找我了,希望黑龙帮把不涉外的娱乐场所都关了,是想让乌由的小姐们都减肥吗?”

古部长:“这事也正常,这样吧,我替你打声招呼,黑龙帮下面的娱乐场所该开门还开门,但你得帮我一个忙。”

白少流语气不咸不淡的说道:“他那边一句话说关就关,你这边一句话说开就开,为了这场大会,迎接四海贵客,可你知道有些客人对这种事情是怎么评价的吗?这恰恰是让人诟病攻击之处,我这个自己人感觉也非常不舒服。”

古部长叹了口气:“其实我的感觉和你一样,我职责在身只能做到这么多,也只能做好我的事。假如我们每一个人都做好自己的事,也许这个世界能让人感觉舒服很多吧,你是修行人,知道遇事而为的道理我就不多说了。”

白少流点头:“冲你这句话,有什么要我帮忙的?”

李司长递过来一张单子,都是黑龙帮插手的乌由各高档涉外娱乐场所名称,他对小白道:“我们想提前安插一批人在会议期间到这些地方当服务员,可能还要安装一批设备,能不能以黑龙帮的身份?”

白少流笑了:“原来你们也混黑社会?行,我来安排。”如果白少流是个在洞府中清修的世外高人,完全可以不必理会这些事情,但是他要是涉足世间经营的话,这些俗务他还是避不了的,所以也和古部长打交道达成协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