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众生一谓泯神魔(上)

风君子:“去文化研究院,你知道的,还问我?”

萧云衣仍然站在门前:“去研究什么?”

风君子笑道:“神学。”

萧云衣眨着眼睛:“我看不是吧?”

风君子:“我拿着《圣经》呢,不去研究神学还能研究别的?”

萧云衣白了他一眼:“你拿着宝剑也不像大侠,神学?我看你天天晚上不着家,吃完饭就往外跑,我就不信上帝能把我老公勾搭成这样!……我如果今天不让你出门,上帝会不会生我的气?”

风君子陪笑道:“上帝?他哪敢生你的气,连我都不敢惹你。……我真是去研究神学的,最近我对信仰问题比较感兴趣,想去研究院找波特院长聊聊。”

萧云衣似笑非笑:“去找波特院长还是去找那些被你蛊惑的教友?我可听说了,你参加了一个俱乐部,每天神侃,把一帮大姑娘小媳妇侃的五迷三道的,一见你来,笑的个个跟朵花似的,又是端茶又是倒水转着你团团转,是不是感觉很滋润啊?”

风君子脸色一变,露出很委屈的表情:“哪有的事!你还不了解我吗?”

萧云衣:“我了解你,可是别人不了解你呀!比如……这几位女士是不是很有魅力呀?”

她报出了几位神学院中女性活动极积分子的名字,恰恰是平时与风君子开玩笑最多,也是最年轻漂亮的几位。风君子脸色有点苦:“你竟然知道这些名字?如果说魅力嘛,虽然不如你漂亮又有内涵,不过我也不能撒谎,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谁这么嘴碎,编造这么无聊的事情?”

萧云衣:“你怎么能怪别人嘴碎呢?你在那种场合要注意点影响,人家是冲上帝去的,不能让你勾搭跑了。……好了,我不说了,你去吧,天冷,穿件厚点的外套。”

风君子将《圣经》啪的一声扔在鞋柜上,有些不悦的说道:“算了,我不去了!”他说完转身走进了书房。

萧云衣也跟着他,站在书房门口微笑着问道:“老公,你真的不去了吗?可不是我不让你去,想去就去吧。”

风君子坐在椅子上挥了挥手:“跟你没关系,我自己不想去,也没多大意思。”

萧云衣走进书房拿起风君子的茶壶:“不去就对了,这么冷天往外跑什么?我给你泡壶茶,你到底在俱乐部怎么神侃的?也侃给我听听吧。”

萧云衣泡好茶又走进书房,风君子突然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你知道什么叫活佛吗?”

萧云衣把茶放在书桌上,一扭头皱眉:“你问我?我也没研究,就是活着的佛吧?”

风君子直摇头:“不对不对,佛之果位超脱生死轮回,哪有什么活不活的说法?你说奇怪不奇怪,我查阅了历代典籍,此词竟无来源,就是志虚内地所俗称,流传渐成尊号,非密宗佛学本语。”

萧云衣:“称呼总有来源吧?原来叫什么?”

风君子:“没有什么原来,在密语中称为‘朱庇古’,如果要我翻译的话,不会翻译成活佛,而是‘轮转化身’,这才是佛学本语。”

萧云衣在躺椅上坐了下来:“叫你这么一说,还蛮有意思的,你不是有个同学叫尚云飞,他的师父就是位活佛,不过听你说他没有留下轮转化身啊?”

风君子笑了笑,唱偈道:“若此有则彼有,若此生则彼生,若此无则彼无,若此灭则彼灭。”

萧云衣也扑哧一声笑了:“这是佛语吗?真像你以前说的,梵文直译就是一地车轱辘话,你今天晚上就要去和那些教友聊这些吗?”

风君子:“我今天本打算找波特院长聊一聊创世说,突然想起了龙树菩萨缘起性空中观论,无我无常、无主造物,正想和他掰扯掰扯。”

萧云衣好气又好笑道:“那个文化研究院,我看就是个西方神学院,你参加的那个俱乐部就是搞传销的教友会,真不知道你去凑热闹干什么?你去和波特院长谈什么缘起性空,怎么不谈‘有物浑成,先天地生’呢?”

风君子双手抱胸往椅背上一靠:“前两天已经谈了。”

萧云衣指着风君子笑骂道:“你跑到人家神学院里扯这个,不和找茬一样吗?那位波特院长真是好涵养,我估计他一见到你头都大了,你跟他侃道法自然的时候他是怎么说的?”

“他说那就是上帝的化身,要看我怎么理解了,真正懂得信仰的人是能够理解的。……呵呵呵呵……”风君子说着说着笑了起来,坐在椅子上呵呵笑个不停。

萧云衣站起身来走过去一只手放在他的脑门上:“老公,你怎么笑成这样,有这么好笑吗,你没发烧吧?”

风君子:“我没发烧,精神着呢!”

萧云衣:“既然这么精神这么高兴,去洗碗!”

……

风君子呵呵笑的时候,远在几千里外的淝水知味楼君子居中,顾影也在咯咯笑,笑的是花枝乱颤。她到淝水处理白莲山道场事务,第一时间拜访了知味楼,对于乌由来客又是张先生的高徒,知味楼的负责人陈雁接待的很热情,单独在君子居中与她闲聊。两个女人在一起话就是多,先聊小白,后来又聊起了小白与清尘,话题就变成了修行道侣。

陈雁给顾影讲了个故事,是梅野石有一次在三梦宗中给弟子们讲的一则逸闻,关于守正真人和风君子的。话说守正真人想当年化身老中医金三山住在昭亭山下石柱村中,梅野石也在此村长大,从小名叫石野,他的养父母和金爷爷关系非常好。石野的父母见金爷爷年纪大了,一个孤老头子没人照顾发了善心,要给金爷爷张罗着找个老伴。

金爷爷当然说不必,可是石家父母以为是老人家自己不好意思,还是主动张罗了。这一张罗动静可就大了,金爷爷在十里八乡是个名人,家境不错而且医道高超,年纪虽然大了可身体十分健康,老头子鹤发童颜长的很帅也很有派。结果十里八乡保媒拉线的领来了一帮孤老婆子,有小脚老太太甚至还有年岁不大的寡妇人家。

守正真人没想到石家父母能搞出这种事情,当即带着狗进九连山采药躲清静去了。没人知道金爷爷去了哪里,这事偏偏让风君子听说了,拎着黑如意在九连山中找到了守正真人,笑嘻嘻的堵住他说:“真没想到,天下高人无不敬仰的守正师兄,竟然让一帮小脚老太太逼的离家出走!……我说老金啊,你就别不好意思了,来来来,快随我回石柱村,我帮你把把关挑选一番,看上谁家寡妇你就点点头,一切我来操办!”

说完话他还嬉皮笑脸的硬要拉守正真人回村,守正真人拔出雷神剑和他比划了一番这才脱身,这是当世两大宗师之间唯一的一次交手,至于胜负如何只有随守正真人上山采药的那只灵獒大乖才知道。

这个故事如果发生在别人身上也许没什么好笑,可是想像一下当世两大宗师在山中对话的神态语气,怎么想怎么逗乐,陈雁和顾影都咯咯直乐!

……

淝水知味楼中的女子笑的开心,远在康西断崖绝壁之上气氛却很凝重。不久之前,山川震动,发源于此,在深山绝壁中还能看见明显的痕迹。山壁崩颓峡谷堰塞,四处是滚落的巨石与植被剥离后裸露的山体,很多悬崖峭壁也裂开深深的缝隙,似乎随时就要崩塌。深山中一处高高的危崖之上,有一名年轻的僧人身披一件奇异的杂色袈裟,盘膝静坐,身影似乎已与磐石溶为一体。

“若此有则彼有,若此生则彼生,若此无则彼无,若此灭则彼灭。”夜空中传来唱偈之声,这位僧人身形不动却传出了偈语之声,巧合的是,远在乌由的风君子也在书房中唱出这四句偈,如果有人能够相隔万里兼听,会发现这两人是同时开口的。

“法海师兄,你在此地定坐几十日,就是为了这四句偈吗?”远处有一个剃着小平头的男子,脚踏虚空缓缓而又急速的从危崖下飘行而上,落在僧人身前。

“云飞师弟,我是在等你。”僧人终于抬头说话,他就是九林禅院的神僧法海,而来人是尚云飞。

尚云飞淡淡答道:“师兄找我,为何不登门相见,而在此地定坐不起呢?”

法海抬手一指:“我是想让你见一见这眼前山川,请问师弟有何感慨?”

尚云飞:“众生之苦灭如此,集道者知超然。”

法海:“师弟就没有一丝悲悯之心吗?”

尚云飞:“你怎知我没有悲悯之心?连日来我尽散历年积财,率众救助千里涂炭,虽不能免众生之苦,也以身行布施。”

法海:“你所率之众来自何方?你所行之善意欲为何?四处颂扬高德可印之名,言你爱及众生,俨然一代大德出世,引万民供奉重建大毗卢遮那寺,你所谋为此吗?”

尚云飞笑了笑:“师兄一代高僧,身着禅宗信衣木绵袈裟,怎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此地天灾变故,依你所言,我所率之众不应行善了?……缘起、缘生、缘成,众因缘生法,我说既是空,亦为是假名,亦是中道义。……师兄,你怎因我着相?”

法海面不改色:“天下无人阻你行善,康西山川震动,昆仑高人曾尽聚此地,见一众教廷修士传扬你的功德,却无一人去责问于你,正是因此。”

尚云飞:“师兄似乎对我有成见?”

法海:“就问问你的本心吧,你是不是早盼着这一天了?”

尚云飞:“师兄所问甚是无端,我有何错不妨明言。”

法海:“你所行之善,与匹夫所行之善,并无差别。可是此地与海外传扬过盛,挑他人之刺,尊你为大德,你却欣然而受,趁机立法座于此。”

尚云飞:“秉承上师遗愿,重建大毗卢遮那寺,难道也是错吗?”

法海:“为你传扬功德凝聚信众的都是什么人?无一人有佛之正信,不过借你之名立地聚众而已,你依此立寺,所行已偏。……更可笑有人说你能感化众生,海外信徒大举追随,我想你自己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觉得有亏吗?”

尚云飞:“此宏愿大,众生须渡,不在一时,立地为先。”

法海皱眉道:“你此言,脱己身于众生之外,非是道谛真意啊。”

尚云飞:“师兄说话越来越不像佛门高僧了,难道要化地为藩篱吗?佛法广布世间,也是错吗?万里山川人欲横流,占窃权位者肆行无忌,你却偏责于我?”

法海:“有恶业消恶业,有功德累功德,如此而已无所谓偏责。你所行,不是弘法,而是借名弄佛!”

尚云飞:“师兄,我不想和你辩经,如果有何事能加罪于我,则请你明言。若只是这种嫌隙之词,那就不必开口了。”

法海:“我与天下修行众都不能加罪于你,以言点之而已,但是有人却能。……你若真有正信宏愿,那就散尽身边叵测之徒,于此地行功德。……莫去乌由,乌由即地狱。”

尚云飞看着法海,良久之后才道:“原来师兄知道我将要去乌由,特地来劝阻的吗?抱歉,我还是会去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法海叹息一声:“那是谁的地狱?你并未渡他人!算了,老僧言尽于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