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化身回望莲台座(上)

约格要问诛心锁,白少流一皱眉:“你不是已经挣脱了吗?”

约格:“正因为如此我才问,看他怎么答,答完之后我再决定找不找他算帐!”

白少流:“大哥,当年的事情我也都清楚了,你还好意思找人家算帐?我看还是算了吧!”

约格:“你小子境界还没到地步,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帐,少啰嗦,我得走了,你记住了没有?”

白少流:“我还有记不住的事情吗?何为化身,何为诛心锁,我都记住了,只要风先生一恢复神识,我马上找他去问。”

约格起身告辞,走到门口突然回头道:“小白,带着你的人立刻离开,否则过两天麻烦就要上门了。”

白少流不解的问:“谁会在这个时间跑到这里找我的麻烦?”

约格笑:“你不知道吗?你决斗胜了教廷第一骑士福帝摩,有人送了你一个志虚第一骑士的外号,有那么一批年轻的贵族,不知道天高地厚,在各种聚会上摩拳擦掌,宣称要找你决斗挽回神圣教廷的荣誉呢!”

白少流:“谁这么无聊,找我决斗我就跟他决斗啊?”

约格:“这世上无聊的人就是多,你我所做的事也不是每一件都有意义的,你不怕他们也会烦他们的,据我所知号称要到特伊城堡来找你的至少有七、八十号,快走吧,你走了这里才能清静。”

……

回到志虚,小白与海伦等人在都城分手,虽然海伦很想跟小白一起去坐怀丘,但是她要安排好另外二十三名魔法工匠,还是先去了淝水金田镇的莲花山。海伦一到莲花山,就让清尘留下了,教她修行筑基之法,就是当年小白所学的形神相合,这样一来她在白莲山一待就是很长时间。

顾影不放心,也先去了白莲山,协助黑龙集团处理当地的事。黑龙集团在金田镇成立了一个经营林木以及土特产的公司,做为白莲山道场的掩护。白莲山就在金田镇的边缘,黑龙集团买下了这片山林和镇子边缘的建筑,土产公司其实是出入洞天的主要门户,什么人做事什么风格,这有点类似于坐怀丘的设计了。

和其它大派一样,小白也派弟子长驻淝水知味楼,什么人合适呢?他想来想去,顾影舍不得派,又没有其它人能担此任,于是调远在琼崖的海南派护法对饮去知味楼,这是与天下各派高人交流切磋的好机会,对饮欣然领命。

再次回到坐怀山庄,看上去一切似乎都没有太大的变化,距他离开的时间也刚刚过去两个月,可是小白内心中却又一种物是人非的感慨——在这短短的几个月中,不论是自己还是坐怀山庄甚至整个世界,已经不知不觉发生了太大的改变。

首先是他自己,报身转尽移炉换鼎修为大进,修为突破净白莲台大法第五层次第“升座”境界,成为了两昆仑最年轻的飞天高手,不仅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而且出乎白毛的意料之外。他身边的人也变化很大,坐怀丘失去了镇山瑞兽白毛,教廷有了一位全新的枢机红衣大主教约格。赤瑶成功脱困,自己莫名其妙带回了一个海伦,将坐怀山庄别院开到罗巴大陆,还收了一批魔法工匠为门下弟子,这也算开一代风气之先。

最大的改变还是整个世外神通力量的格局,罗巴大陆的黑暗生物大部被消灭,而冈比底斯的力量遭受重创,以至于短期之内无法在志需大陆与昆仑修行人展开正面冲突,可以不夸张的说,特伊城一战,打出了昆仑修行界至少十年的安定局面。约格想干什么?小白已经看清楚了,他的心机实在深远!

这一战昆仑修士没有公开露面,与教廷大军作战的是黑暗生物——与光明信仰一体诞生的对立面,那是信仰自身的战争。不能简单说是哪一个人在指挥这一切,但是白少流绝对是导致这一切发生的关键人物,这是多么大的功业与成就?如果换一个普通人在战胜福帝摩载誉归来之后,一定会意气风发,可是小白没有,他反而感到有一丝忧虑、困惑甚至迷茫。

小白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而同时,他与任何人打交道时都能保持平视的心态,不论对方是乌由首富还是捡破烂的流民,他不会鄙薄谁也不会惯谁的毛病,他对那头可怜可恨的驴态度就是如此。他这种态度能够感染身边的人,比如洛水寒,也可能激怒一些人,比如黄亚苏之流。

如果说这种心性有什么特殊之处,那就是内外无别,他在省视自己的时候,也是一种平时的心态,哪怕站在另一个人的角度。有很多人做了一件得意的事,往往恨不得变出另一个自己,拍着自己的肩膀道:“老兄,你真了不起,我好崇拜你噢!”大多数不知不觉中或多或少都会这样,小白是个例外。

这是自发的心性,小白以前还没有自觉的认识到这是一种人生的境界,也是一种修行的境界,恰恰也是净白莲台大法“升座”的心法境界。莲台升座,宣众生平等,自己也在其中,而不在高台之上,那么高台之上的又是谁?到了那个地步才能理解这是一种很特殊的境界体验,小白此次境界突破如此精进并非完全因为是机缘偶然。

能守“升座”境界,小白有一种如梦方醒的感觉,这种感觉只可意会很难形容。“何为化身?”与其说是约格托他问风君子的,倒不如说是小白此时该问自己的,这是他的修行须面临的顿悟,小白朦胧有所悟但却始终参不透,所以显得有些困惑。

小白回到乌由后面临最头痛的问题就是福帝摩要来,以福帝摩的心性不可能接受特伊城下之辱,必然会找他的麻烦,而乌由还有另一名高手杜寒枫,和小白也不是一路人。白少流要完成约格布下的那盘棋,包括消灭以福帝摩为代表的教廷异端势力,同时借此机会彻底铲除教廷插手志虚大陆的根基,也肃清包括杜寒枫、尚云飞在内昆仑内部的不安定力量,任重而道远,不是他一个人凭借坐怀山庄的实力能够办到的。

除了下棋之外小白还有私事,当务之急是治好赤瑶的伤,安定好魔法工匠,巩固设在特伊城堡的山庄别院,还有向庄茹求婚,将黑龙集团的分公司开到芜城小白村,带着老婆回家过年等等,总之有一系列事情等着他去做,也有一脑门官司要操心。

外人不清楚这位少年得志的白庄主如此烦恼,只知道他是载誉归来,三箭击败教廷第一骑士福帝摩,退了特伊城下的教廷大军。以前因为他万里迢迢赶赴冈比底斯向教廷送上玄冥神杖的非议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颂扬之声,白莲真人如今也成了昆仑修行界大名鼎鼎的“高人”,连那伟大情圣的旗帜都传为佳话。小白心里清楚自己能吃几斤干饭,盛名之累有些情非所愿,反倒不欲宣扬,下令门下弟子不要再提此事,也不许在外面吹牛。

他回到坐怀山庄的时候福帝摩还没有到任,却迎来了教廷的第一位客人,就是许久不见的波特神官。

波特神官消息灵通,竟然知道这一天白少流会回到乌由,提前在坐怀山庄等他。小白回到山庄还没有处理别的事务,首先接待了波特神官,地点仍然是坐怀丘的温泉莲池旁。一见面小白就问:“波特先生,您特意在此等我,是为了通知我福帝摩将继任志虚大主教吗?”

罗恩·波特彬彬有礼的答道:“白先生在特伊城堡的事迹我已经听说了,我想福帝摩先生就任志虚大主教的消息您恐怕事先已经知道,今天来与福帝摩有关,可是却为了另一个人。”

白少流:“另一个人?是谁?”

波特苦笑道:“风君子先生,他天天晚上往我的神学院里跑,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白少流正端起石桌上的杯子喝茶,手一晃差点没有把茶杯给打了,咽了一口水问道:“怎么回事,风先生天天往你那儿跑?”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马可大主教在乌由设立了骑士训练营与神学研究院,这些当然是对内的组织。对外宣传方面,骑士训练营是在教友会基础上建立的击剑俱乐部,由灵顿侯爵负责,挑选其中信仰虔诚的信徒传授神迹;而神学研究院是一家西方文化研究所,由教会组织的一家非盈利研究机构,表面上就是西方宗教文化研究俱乐部。

风君子大名鼎鼎,但他的知名度也只在昆仑修行界以及教廷的高层之中,波特手下的办事人员还真有糊涂的,不认识风君子。而风君子也爱凑热闹,听说乌由有了这么一家研究所,还招神学俱乐部的会员,他竟然混进去了。天天晚上捧着一本圣经与各位神学爱好者侃侃而谈,以他的口才与理论水准,那自然是侃倒一片,比负责讲授神学的神官更像一位神学家。

这一不小心,就被发展基层组织的神官邀请到核心人员参加的神学俱乐部中,这位神官还向波特去邀功,说是发现了一名特别有潜力的人才,这样的人应该重点培养云云。波特神官也很高兴,特意跑去见一见这个人才,看见之后差点没有一脚把桌子给踢翻了——这种人才可培养不起!

请神容易送神难,风君子也没来捣乱,他就是来和诸位神学爱好者一起交流宗教与哲学问题的,而且在俱乐部当中很有影响。研究仅仅是研究,风君子并不加入教会组织,波特神官却不能因此把他给开除了,这让他觉得很头痛。波特头痛风君子可不头痛,经常捧着圣经去找院长波特,乱侃东西方哲学以及神话传说,聊的高兴了还要拉他出去喝两杯。

如果换一个人,波特是很乐意交个朋友的,但是风君子的身份太敏感。波特去请示马可大主教该怎么办?马可大主教想了半天说了一句随他去吧,只要不捣乱就行,同时提醒波特一定注意风君子在神学院中的安全。

波特又请示邓普瑞多,邓普瑞多不仅不反感却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指示波特说:“昆仑大宗师对我们的神圣教义感兴趣,你应该觉得高兴才对,有空与他多交流,可能会消除很多误会,相互了解永远是友好沟通的基础。”

既然如此,波特也只能随风君子在自己的神学院中活动了,也经常和他在一起讨论问题,时间一长也没什么坏处,至少不用担心昆仑修行人会到自己的神学院里来捣乱。但是马可大主教一走,福帝摩要来,情况就变了。乌由的一切都将由福帝摩掌管,以福帝摩的心性,难免不在暗中找风君子的麻烦,万一风君子出了什么差错,波特神官可是两头都不能讨好。

于是波特来找白少流,希望白少流能劝劝风君子,等福帝摩来到乌由之后,就别再去神学院了,哪怕白少流阻止不了,自己也算打了招呼,万一有什么事也不能怪他。

白少流听完之后也直皱眉,也不知道风先生哪根筋不对,怎么会跑到神学院去凑热闹,还好不是砸场子。想了想对波特神官说:“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会想个办法让风先生尽量别去凑热闹了,能不能办成可没把握,风先生情况特殊,他不知道自己是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