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他心拈来身入棋

约格:“意味着他将永远离开神圣教廷的中枢,消失在那个古老的国度。以他的心性,绝对不能容忍被射穿脚踝的耻辱,而白少流就在乌由,他如果不动手就不是福帝摩。”

教皇:“福帝摩不是阿芙忒娜,白少流也不是风君子,如果形成一场正面冲突,我们现在还没有组织远征军的实力,在这一番大战损失之后,我们没有把握在遥远的地方彻底战胜昆仑修行人。”

约格:“陛下你多虑了,福帝摩已经成为神圣教廷需要割除的毒瘤,福帝摩与白少流的冲突不会波及到这神圣教廷。”

教皇:“你这是借刀杀人,福帝摩他很强大,虽然在那一场决斗中失败,可白少流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如果牵动昆仑的其它门派高手参与,很有可能演化成一场全面冲突。”

约格:“我不清楚福帝摩安插在神圣教廷中的势力还有多大,还有多少人,如果不经过这样一场冲突,没有办法彻底消除。福帝摩到志虚,不会演化为神圣教廷与昆仑修行人之间的全面冲突,而会是他自己势力与白少流的盟友们之间的一场冲突。……我们虽然消灭了教廷之外的黑暗势力,却还没有清理教廷内部的危险,神圣教廷需要一个全新的将来,这是一个机会。”

教皇深吸了一口气,有些震撼的说道:“你的想法如此激进大胆,甚至超过了我的预计,如果你事先征求我的意见,我可能不会同意的。……也许我是真的老了,而你希望看见的是个全新的将来,其实教廷内部存在的问题我一直都有察觉,但是处理起来一定要谨慎。这么做会极大的巩固你个人的地位,却可能削弱整个神圣教廷。”

约格:“陛下的担忧我也曾考虑,可是我不如陛下您这么有威望,将来我控制不了教廷内部的这股势力,所以才考虑借用昆仑修行人的力量清理我们内部的毒瘤。……依陛下你看,福帝摩会是屈居人下之人吗?他到了志虚之后会怎么做?”

教皇搭下眼皮想了想答道:“在那个遥远的地方,这位大人一定会设法建立自己的独立王国,召集潜伏在神圣教廷中的势力聚集到乌由。”

约格:“陛下英明,我也是这么想的,福帝摩个人再强大并不足虑,值得担忧的是他隐藏在神圣教廷内部的势力,我们很难一个一个的去清理,现在有机会,让他自己把这些人集合起来,然后我们利用昆仑修行人的力量一举扫除。”

教皇:“我的观点,只要这些人还忠于神圣教廷,能为我所用,就尽量为我所用,而你的想法是把他们彻底清除。也许都有道理吧,可是这样一来,等于放弃了神圣教廷在志虚大陆已经建立的根基。”

约格:“那倒未必,神圣教廷在志虚大陆的对手是昆仑修行人,此举可以消弱对手的力量同时清理内部的毒瘤,是一举两得。……最好的打算,不要等到昆仑修行人获得彻底的胜利,最关键的时刻我们自己动手,这可以让邓普瑞多大人去做,神圣教廷从中能够获得最大的利益。”

教皇:“那么最坏的打算呢?”

约格沉吟道:“那就如教皇陛下所担忧的,神圣教廷在志虚大陆取得的一切可能需要重新开始。但是我认为,丧失一块本不属于我们的领地,能够换得我们自身的团结与稳定,也是值得做的事情。……当然,最好不要出现这种结果,我也有把握避免。”

教皇长叹一声:“约格,这是你我之间第一次在重大问题上的分歧,我有我的想法,你有你的做风,既然选择了你继承神圣教廷的精神领袖地位,我应该支持你,你还是需要按照你的风格来做。……事已至此,希望你一切谨慎,并且主动与邓普瑞多大人沟通。”教皇的想法与约格不一样,但是却选择了支持他。

约格:“我会一切谨慎的,今天就会去找邓普瑞多大人沟通。”

离开教皇的私人书房后,约格来到最高神学院图书馆一间小阅览室中找到了邓普瑞多。邓普瑞多看见约格,开口很直接:“首先恭喜约格大人升任枢机红衣大主教,这意味着神圣教廷未来的希望!你来找我,是为了福帝摩的事情吗?”

约格很谦虚的答道:“神奇睿智的圣邓普瑞多大人,我的来意您已经知道了,就是为了福帝摩的事,我将他贬为志虚大主教,教皇陛下有不同意见,不知您怎么看?”

邓普瑞多:“我能理解陛下的想法,但是不论从我的角度还是大人您的角度,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明智的决定。……只有让他远离神圣教廷的中枢,你才能真正控制神官议会,而我也认为他不再适合掌握教廷的龙骑军,去志虚也许是一个命运的归宿。”

约格若有所思的问:“那么您认为这是一个什样的归宿呢?”

邓普瑞多:“如果他知道自己怎样才能避免犯错,那将是一个令人欣慰的归宿,如果他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那将是一个令人惋惜的归宿。……我唯一感到担心的是,神圣教廷在志虚大陆传播上帝福音所做的一切努力,会毁于此人之手,上帝的子民会再度陷入迷茫。”

约格:“您的担心与教皇大人是一样的,如果福帝摩真的令我们惋惜的话,您愿意去志虚大陆处理一些事情吗?”

邓普瑞多:“你放心,如果真有必要,于公于私,我都义不容辞!……约格大人,我能给你提个建议吗?”

约格:“请讲!”

邓普瑞多:“福帝摩大人任志虚大主教的消息,你应该立刻通知昆仑修行人,同时也单独通知那位情圣骑士与主教杀手白少流。”

约格笑了笑:“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明天我就将拜访特伊城堡。”

邓普瑞多看着他,似乎想从他的笑容中看出点什么来,过了片刻点头道:“以枢机红衣大主教的身份,在这个时间到特伊城堡做客,我佩服你的胆略!”

就这样,约格来到了特伊城堡,他随身仍然带着两个无敌战阵,平常就是随从的打扮,那是他手下最精锐的私人卫队,所有的职责就是负责他一个人的安全。听说是神圣教廷的新任枢机红衣大主教来拜访,特伊城堡中刚刚与教廷大军做战的人们对他自然没什么好脸色,可白少流却下令开门迎接。

一进张灯结彩的特伊城堡,约格就觉得气氛怪怪的,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隐藏着敌意,空气显得有些紧张,他的卫队也感觉到这种气氛,不自觉的也在紧张戒备。约格好像根本不在乎,风度翩翩笑容可掬,一进大厅首先和伊娃打招呼:“美丽的女士,您还是如此魅力四射!在这里见到你是我的荣幸。”一抬头又看见了连亭,又向她示意道:“连亭小姐,我们又见面了,您的容颜比当初更加动人!”

夸女人长的漂亮,是阿拉丁人的习惯,就像志虚人见面问吃了没有。连亭对约格还是有几分好感的,竟被他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也点头向他回礼。这时白少流迎上前来,请约格入座,也微笑着问道:“特伊城堡大战硝烟未散,这里的人仍然是神圣教廷通缉的逃犯,大人来此有何指教?”

白少流也挺能装的,在约格面前做出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心里面的鬼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约格不紧不慢的答道:“神圣教廷与昆仑修行人之间曾有口头协议,白先生的坐怀山庄是神圣教廷传递信息的联络之处,我今天来就是找白庄主的。有一件事我特意来通知你,神圣教廷将调志虚大主教马可回冈比底斯,而福帝摩大人失去了最高骑士训练营总导师的身份,派往乌由任志虚大主教。”

包括白少流在内这里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有人皱眉担忧,有人暗骂福帝摩活该,约格做出一副苦笑的样子:“白庄主,我也不知道这对于你来说是个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但我想这是一个你应该提前知道的消息。”

白少流站起身来:“约格大人,你是担心我会找他麻烦,还是担心他会找我麻烦?你放心,只要他不作奸犯科,我懒得理他,如果他想在我面前滋事,手下败将也不足为虑。”

约格也站了起来:“白庄主不要这么说话,神圣教廷仁慈的光辉照耀世界每一个角落,也不会允许有谁无端滋事,不论这样的人是来自冈比底斯还是来自别的地方。”

白少流:“无论如何我要多谢约格大人,千里迢迢赶到特伊城堡亲自告诉我这些。……大人,我有些话想私下问你,不知方不方便?”

约格面露惊讶之色:“白庄主想和我单独谈谈?有什么话不能明言呢?”

白少流笑道:“难道大人担心我会对你不利吗,你放心,在特伊城堡中我绝对能保证你的安全。”

约格:“我要是不答应你的请求,倒显得我没有风度和胆量了,那好吧。”他答应了白少流的要求,看上去是中了白少流激将法,也是为了维护红衣大主教的面子。他的手下有些担心,可是约格却毫不畏惧,跟着白少流来到城堡中的一间隐秘的静室。

赤蛟七剑在门外守卫,约格的随从也和赤蛟七剑面对面的警戒。关上门,这两个人谁也不再装模作样了,约格首先问道:“小白,把赤炼神弓给我看看。”

小白将赤炼神弓递给了他,约格抚摸着那道裂痕说:“还好,可以修复,修行八百年的赤蛟变成人怎么是个傻丫头?有必要和福帝摩硬碰硬吗?……小白,你怎么会修为大进突破我设下的魔法陷阱,你的修为我很清楚,时间有点不对呀。”

白少流没好气的说道:“你倒是很了解我,把我的一举一动算的死死的,直接给我逼到河底下去了。可惜你还没有算中一切,要不是赤瑶,你这一盘棋也下不成功。”他对约格介绍了自己被困阿匹斯大峡谷之后的经历,又询问了约格到了神圣教廷之后的情况。

约格与白少流见面有一种特殊的亲切感,他在神圣教廷中虽然春风得意,但是也够郁闷的,自己的身份不可能说出来,身边所谓的亲信也不是真正的亲信,没有一个人可以说几句心里话,好不容易等到与小白单独见面的机会了。这世上能与他畅所欲言的人,只有白少流,可是为了不让他人起疑,两人说话都很简短。

约格对小白讲了自己的计划,主要是福帝摩被派到乌由之后可能会怎么做,神圣教廷又会怎样去处理,让白少流自己一切小心。白少流听完之后问道:“我觉得你变了,不是当年的七叶,也不像我认识的白毛,更像是被你夺舍的约格了。”

约格苦笑着叹气:“你说的对,所以我才来见你,只有在你面前,我才能看清我自己。我既然继承了约格这个身份,以我的脾气,自然要成就一个伟大的约格。你要小心了,我接下来要下的是一盘更大的棋,棋子已经派出去了,对局的棋手却变成了你。”

白少流打了他一拳:“谢谢你抬举我,不把我当作一枚休息的棋子了?”

约格:“我那是好心,不希望你有危险,真没想到梅野石舍得用九转紫金丹帮你,更没想到你斗箭能赢了福帝摩。现在倒好,你小小年纪声望已经如日中天,甚至比当年的我还要拉风啊!”

白少流:“人有多拉风,就有多招风,我现在头皮都发麻了!”

约格坏坏的笑了:“世界上哪能总有美事,伟大的情圣是那么好当的?我在郁金香公国也有自己的私人海滨庄园,经常在那里渡假,离特伊城堡不算太远,也有一股只忠于我的私人势力,有什么需要我暗中帮忙的吗?”

白少流:“你活的这么滋润啊?”

约格:“以前那个约格,曾经是华尔街的投资商,那是活的相当滋润很会享受的,而教廷的红衣大主教也不是苦行僧。”

白少流:“行,你就一边搞阴谋一边享受生活吧,我告诉你,我在特伊城堡建立了坐怀山庄的别院,由吴桐负责,那些魔法工匠也成为了坐怀山庄的弟子。我还打算把连亭和麻花辫派到这里来,你有空就邀请她们去你的庄园做客吧,可不能照顾不周啊?”他一边说话还一边坏坏的冲约格眨眼睛。

约格瞪了他一眼:“你要派连亭和麻花辫长驻特伊城堡?行,那我一定会暗中关照这个地方的,见到她们,有时候我会觉得所做的事情更有意义。……我还要提醒你,马可大主教回到教廷掌握财务与后勤物资,我告诉你一个联系人,他是马可的手下也是我的心腹,假如吴桐还要做黑市交易的话,这是一条绝对安全的交易路线,别告诉我你收容这些魔法工匠仅仅想做慈善家。”

白少流:“其实这是顾影的主意,我只是坐享其成。”

约格:“怎么样,我当年提醒你为革命而泡妞没错吧?”

白少流顾左右而言他:“别说了这些了……我回到乌由之后,你还有什么事要托我去办吗?”

约格:“如果你见到风君子,而他又恢复了神识,麻烦你问两句话。”

白少流:“行,我替你转告,什么话?”

约格:“不必说是我问的,你就直接问他,第一个问题是——何为化身?”

白少流一愣,没想到约格会问这个问题,他这几天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因为清尘转述于苍梧的那句话——不悟化身之境,勿解多情纠葛,否则此一世难脱。他皱着眉头反问:“听说你当年已经有化身五五的大神通境界,为什么还要问这个问题?”

约格的表情有些神秘:“你就别管那么多了,这么问就行,我想知道他怎么回答。”

白少流点头:“好的,我问,其实我也挺想知道的,第二个问题呢?”

约格:“何为诛心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