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对隔花丛相怜子

顾影一纵身跃出花丛落在小白眼前:“你和赤瑶都没事了吗?”

白少流:“基本无恙,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完全恢复了,赤瑶要回到志虚之后才能恢复。”

顾影在他胸口点了一下悄声道:“清尘妹妹就在那边,你自己找她吧,回头我再和你详谈,记住了,千万不要和她生气。”

顾影先闪了,小白走进花丛,有些尴尬的对清尘说:“这些天,多谢你给我护法,也多谢你万里迢迢赶来救我!”

清尘瞪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道:“你没必要对我这么客气,我们是道侣。”

小白一听这话有缓,顺杆就爬,伸手就要去拉清尘:“在心中,你一直是我的道侣,别再生我的气了,怎样才能原谅我,你就告诉我。”

清尘很灵活的一闪身没有让他碰到:“我是你的道侣,从来没有犹豫和后悔过,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就像我自己遭受不幸,这我心里明白!……顾影的事情我可以原谅你,我们就做一对纯洁的道侣吧!”

一对纯洁的道侣,这算什么名词?倒也不完全是清尘的发明创造,修行高人可以无色欲之牵,却有悯爱情怀,道侣之间的关系与人间夫妻确实不同,也可不必卿卿我我。但是清尘说出这句话,明显是赌气的意思,小白只有硬着头皮道:“好的,我尊重你的意见,难道我们什么时候不纯洁吗?”

小白本是一句反问,清尘却把意思听岔了,红着脸斥道:“我也不知道,不知道的事情就是不知道,你既然人心通透,到什么时候你自己会清楚!……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快说!”

白少流:“有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我打算结婚了。”

清尘吃了一惊:“你和顾影?我没什么意见,只要你们能照顾好庄茹姐姐。”嘴上说没意见,可心里还是很别扭。

白少流:“你误会了,我要娶的就是庄茹,这也是你的意思。”

清尘又吃了一惊:“原来是这样,还算你有良心!什么时候?”

白少流:“回志虚之后,等眼前的事安顿好了,我就会向庄茹求婚的。”

清尘又瞪了他一眼:“搞了半天你还没有向庄姐姐说,想得倒挺美,你怎么知道姐姐一定会嫁给你?”虽然语气不善,可是心气平和了不少。

白少流:“我知道,我开口她肯定会拒绝的,但是我态度坚决的话,她也一定会答应的。”

清尘:“庄姐姐和我都曾是红尘中的可怜之人,可是她不如我幸运,我还有红尘之外的世界。……这件事你告诉顾影了吗?”

白少流:“她早知道,也建议我早点这么做。”

清尘愣了愣才说:“那你就赶紧娶了庄姐姐吧,姐姐年纪也不小了,她不像你我这样炉鼎已不随岁月之迁。不过我要告诉你一句话,是于苍梧大侠对我说的,现在我才明白什么意思。”

白少流:“于大侠说了什么?”

清尘:“不悟化身之境,勿解多情纠葛,否则此一世难脱。你的修为心性还没有到领悟化身的境界吧?”

白少流眼神一亮:“明白了明白了,快了快了。”

清尘哼道:“你明白什么了!……找我还有什么事?”

白少流:“我知道你一定在等我去找你,可惜我没有来得及,你心里有事怨恨我,为什么不说出来?”

清尘低下头眼圈有点红,小声道:“说出来有用吗?你能远赴万里救一个海伦,是否还记得自己所说过的话?”

白少流:“我要在白莲山建造一个真正的道场洞天,做为你我的仙缘之地。”

清尘:“那你应该知道我就在白莲山等你,你没有来,有事耽误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可是白莲山已经被人买下,这么长时间你一直在做什么?”

白少流终于笑了:“我找你的第二件事正与此有关,买下白莲山的是黑龙集团,幕后的买家当然就是我,你也不打听清楚了就生闷气!……顾影请张先生为白莲山绘制了风水地气格局图,道场洞天可以依此图而建,这一次我想把特伊城堡的魔法工匠们派到白莲山修建道场,请海伦设计园林景观。……那是你的地盘,需要征求你的意见,我的想法可不可以?”

清尘轻轻的长出一口气:“原来你早就想好了,海伦你也打算带回志虚了,还说什么都听我的?”

白少流:“她去志虚之后,该如何相待,当然要听你的意见,你若不愿意我让魔法工匠建造白莲山道场,算我什么都没说。”

清尘抬头道:“我怎么会不愿意?让他们来吧,不过我不太会管人。”

白少流:“这不用你操心,其它的事黑龙集团自会有安排,我也会派弟子长驻淝水知味楼,有事可以传送消息。只拜托你一件事,约束他们的行为,也保护他们的安全,如果发现有人追到白莲山企图不利,及时联系知味楼与逍遥派,该出手就出手。”

清尘欲言又止:“那你呢?”

白少流:“我暂时还要留在乌由,你如果不想见我,我就不去烦你,派赤瑶为使者来往传讯,你有什么话都告诉赤瑶,我有什么话也让赤瑶转告,如你所愿,我们就做一对纯洁的道侣吧!”

清尘:“我,我……你打算怎么对海伦?”

小白又笑了:“看见海伦,我就想起一个人,她们有些地方真的很像,我说的是洛兮。”

清尘眼神变得有些锋利:“她是你的崇拜者,你是她的守护神?难道你也在大庭广众之下拥吻过洛兮吗?”

白少流摇头:“别这么说,我就是一个比喻。”

清尘:“我对海伦没什么恶意,我考查过她的资质心性,除了学教廷那一套,也可以学习昆仑修行法门。你让她在白莲山多留一段时间,我教她筑基之法,如果她愿意修行的话!……告诉海伦还有那些魔法工匠,我欢迎他们到白莲山。”说完话也不等小白表态,一挥紫金枪卷起一片紫电金光冲天而去,说走就走了。小白看着她飞天远去的身影,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

“白先生,您找我有什么事?”这是在空中花园,薇丽丝问的话,小白特意命人把她请来有事私下相商。

白少流:“我是受海伦小姐所托,有些话想问你,请问你也姓歌琳吗?”

薇丽丝:“我不知道我姓什么,我从小是个流浪儿,歌琳老爷把我带回家,我就随了老爷的姓氏,海伦小姐应该很清楚,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白少流:“这不是海伦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海伦的意思是你干脆就随了这个姓氏吧。”

薇丽丝抬起眼睛:“我不是很明白。”

白少流:“我就开门见山吧,请问你愿不愿意嫁给歌琳先生?”

薇丽丝:“我!……嫁给老爷!”她张着嘴半天说不出来话。

白少流一挥手:“你不用回答了,看你的反应我就全明白了,这么多年来,你对歌琳先生的爱发自肺腑刻骨铭心,愿意为他献出一切,为什么不向他表白呢?”

薇丽丝低下头:“我是老爷养大的,出身低贱,曾经是照顾海伦小姐的女仆,老爷信任我怜悯我,在小姐长大后让我照看他的生意成了一名商人,无论如何我配不上老爷。……老爷从来没有对我有任何非分的举止,如果老爷真的垂青于我,我不会拒绝为他做任何事,但是嫁给他……”

白少流打断了她的话:“你不用再说了,同样的话我也问过菲力浦先生,你想知道答案吗?”

薇丽丝:“他是怎么说的?”

白少流:“意思和你差不多,他觉得自己年纪大了,还有一身伤病难愈,配不上你,你应该有自己更美好的生活。他很感激你,也很喜欢你,可是他觉得……算了,你们的身份有点特殊,我不说你也明白,所以他怕遭人议论一直不敢对你有任何表示。……而且他还告诉我,你一定不会喜欢他这样的伴侣,他只能在内心祝福你。”

薇丽丝神情震动,用不敢相信的语气问:“歌琳老爷怎会这么想?”

白少流有些无奈的一笑:“薇丽丝小姐,前几天你说错了一句话,知道吗?”

薇丽丝:“什么话?”

白少流叹了一口气:“在我与福帝摩决斗前,你对海伦说‘我真羡慕你,如果有一位骑士能为我这样做,我这一生也就没有遗憾了!’你知道菲力浦先生听了之后是什么感觉吗?”

薇丽丝双手捧住脸颊,轻呼道:“哦上帝,老爷他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在别人眼中他是个魔法工匠的头领与一位普通的商人,可是我知道他的才华,他是这世上最出色的锻造魔法大师,也是能够指挥千军万马作战的将军,他是一位勇士,富有智慧的勇士,我崇拜他、赞美他、爱戴他!”

白少流:“你把他捧的太高了,以至于不敢表白,他把自己贬的太低了,以至于不敢去爱。在你眼里,歌琳先生的形像是老弱病残吗?”

薇丽丝:“怎么可以这样说?他聪明而强壮,今年不过四十九岁,因为受刑而虚弱,但很快就会恢复健康的!……而且不论他是健康还是衰弱,是发达还是落魄,我都一样爱戴他。”

白少流呵呵笑了:“这句话就像婚礼上的誓词,你应该当面说给他听,还是刚才的那个问题,你愿意嫁给歌琳先生吗?只说愿不愿意,心里是怎么想的,大声的说出来!”

薇丽丝的脸涨红了,怔怔的站在那里半天,才低下头说了一句:“愿意!”

白少流长出一口气:“我今天真应该穿一件神父的法袍……歌琳先生,薇丽丝的话你都听见了吗?”他是向着花丛外说的,薇丽丝吃了一惊抬眼看去,只见海伦推着菲力浦的轮椅走了过来,菲力浦的神情很激动,眼神中有亮光在闪烁,直直的看着薇丽丝。

薇丽丝跪在轮椅前,菲力浦握住她的双手,两人目光对视嘴唇轻轻发颤,一时之间都说不出话来。白少流在一旁缓缓道:“薇丽丝小姐,你能够陪歌琳先生一起走上刑场,为什么不能一起幸福的生活呢?……歌琳先生,你无法阻止薇丽丝陪你去冈比底斯受审,为什么要阻止自己心中的爱意呢,不要说你没有,我能看得见。……也许你们的身份比较尴尬,但这又有什么,你们可以不在意冈比底斯的大军,还在意这些吗?”

菲力浦的声音有些哽咽,抬起头对白少流道:“谢谢你,白先生,如果不是你今天当面点破,我也许会错过生命中最美好的东西。……薇丽丝,告诉我,你想要我怎么办,不,我们应该怎么办?”

薇丽丝:“我不需要求婚,也不需要祝福的仪式,只要能陪伴你,我们可以是情人、夫妻、伴侣,我都愿意。”说完话将头埋在菲力浦的腿上,菲力浦伸手抚摸着她的头发。

小白冲海伦打了个手势,两人悄悄的离开了花园,只留下了菲力浦与薇丽丝独自相处。海伦眼中也有亮光闪烁,却呈一脸幸福状,这丫头,老爸泡女仆,她还很开心。海伦很自然的挽住小白的胳膊,将头依在小白的肩膀上,有些激动的说:“白莲真人,谢谢你!”

白少流也很感慨,菲力浦与薇丽丝之间的情感彼此埋藏的很深,海伦察觉到了,去询问他们却不说,却让白少流三言两语给点破了。如果没有今天这一幕,也许这两人一辈子都不会开口,人心就是这样奇妙,顾影对清尘说的一句话也许很有道理,感觉到的和亲口说出来的是不一样的。可怜白少流人心通透,把别人的事情处理的很明白,自己的事情还没搞利索呢!

就在菲力浦与薇丽丝“定情”的第二天,白少流为八十多名魔法工匠们举行了入门受戒仪式,护法吴桐与总管顾影就在特伊城堡,这个仪式举行的很正式。小白从来没有一次收这么多弟子,拜天、问道、受戒等规矩做的很足,只不过大家说的都是阿拉丁语,由顾影再翻译成志虚国语,仪式从上午一直忙到了黄昏,特伊城堡张灯结彩,几十年来从没有这么热闹过。

忙碌了一天,顾影正想劝小白去休息,守卫城堡的魔法工匠突然来报:“神圣教廷新任枢机红衣大主教约格来访!”约格竟然在这个时候来到了特伊城堡,他来找小白干什么?说来话长,这段时间小白很忙,他也没闲着。

约格的行踪还要从冈比底斯那次紧急会议说起——

神官议会增补了最高神学院的长老与最高骑士训练营的导师,总导师福帝摩离任由本勒登续任,约格出人意料的提议将福帝摩贬为志虚大主教,而福帝摩本人竟然很坚决的要求接受。连教皇都没反应过来,一切都定了,散会之后,教皇单独将约格叫到了私人书房。

“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人,最缺少的却是人才,而你,是我最看中的人才。重新增补神官议会容易,但是新增补的人有了这个身份并不代表他们就有这个实力,神圣教廷想要恢复核心力量需要很长时间。唯一让我欣慰的是,罗巴大陆的黑暗势力基本扫平,而你也真正的控制了神圣教廷的核心权力,没有辜负我的期望。”霍莫罗三世坐在宽大的书桌后缓缓说道,他的神情略微有些疲倦。

约格站在桌前鞠躬道:“我的一切成就都是来自陛下的栽培,神圣教廷在特伊城下遭受重大损失,我也有责任。”

教皇摆了摆手:“不关你的事,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就算是我亲自去也未必能比你处理的更好,这也许是上帝对我们的一次考验吧,但愿不是惩罚!……我唯一感到意外的是,你会把福帝摩派到志虚去,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