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兼容采取勿拘泥

白少流与福帝摩决斗,最大的赢家还有两位,一位是下重注买白少流能获胜的伊娃,另一位是下了更大的注,赌白少流能够挺过福帝摩三箭的斯匹亚国王卡洛斯·灵顿。有人问卡洛斯为什么会这么下注,卡洛斯笑着答道:“白少流既然敢来,敢提出比箭,必有过人之处,主教杀手的威名不是虚的,听说雅各大主教就是被他一箭射杀。他能否赢福帝摩我没有把握,挺过三箭那是很有可能的,这么大的赔率,当然要买他。”

伊娃在赌局中赢的重金可以弥补在大战中特伊城堡的损失,而菲力浦将战场上的毁损物资全都搜集到了城堡中,告诉伊娃这是比她赢的钱更大的一笔财富,顾影立刻就注意到了,她意识到菲力浦手下的这批魔法工匠以及这批魔法物资对于白少流来说意义重大。

白少流不是洛水寒那种巨富,也不像其它修行大派那样有千年的积累,白手起家很艰难,人力物力财力一直非常紧张,因为他处在乌由这个敏感的地方,得到了很多修行大派的支持坐怀山庄才能有如今的规模,但自身的实力还远远不足。像他这种情况,其实适合做一名江湖散修而不适合开宗立派,可是一系列事件将小白推到了风口浪尖,也就不得不如此了。

于是顾影动了个大胆的念头,想把这批魔法工匠收入坐怀山庄,这个想法在别的门派看来可能有点不可思议,但是顾影从小就是在西方长大接受西方贵族教育,她觉得坐怀山庄里收一批洋工匠也没什么。她把这个想法对菲力浦说了,菲力浦不仅高兴而且很感激,因为他必须要为忠心于自己的手下考虑出路。

蒙哥利二世的赦免只在小小的郁金香公国境内有效,那么就意味着这近百人无法返回家乡尼斯城,但是这么多人在特伊城堡做客也不是长久之计。目前他们可以修复残损物资,提供给吴桐让他去交易,那么将来呢?

在决斗结束后的第二天,小白没有睁眼吴桐也没有醒来,顾影、伊娃、菲力浦三个人在一起商量了将来的打算。顾影提出自己的想法之后,菲力浦欣然同意,并且建议道:“你不必把所有的人都带走,我挑选一批最好的魔法工匠与战士随你去志虚,让薇丽丝带队,加入白莲真人的组织。顾小姐你放心,经过特伊城一战,他们对白莲真人的敬佩不亚于对我的忠诚。”

顾影:“那剩下的人怎么办呢?”

伊娃:“继续留在特伊城堡,他们想待多久就待多久,这么大的一座城堡多几十个人没有问题。……吴桐是坐怀山庄的护法,既然已经留在了特伊城堡,我倒有个建议,就在此地建立坐怀山庄的一个分支机构吧。”

顾影笑了:“我确实有这个想法,但特伊城堡属于维纳家族,你才是主人,我不方便提这个建议。”

伊娃:“所以你要等我主动说出来是不是?我也是这个想法。经过这番战乱之后,教廷大军虽然退去,但特伊城堡已经得罪神圣教廷,未来必然会在暗中有不少麻烦,我也需要考虑将来。”

顾影:“那就这样吧,特伊城堡当然还属于你和维纳家族,我只是借用这个地方,使坐怀山庄在此有个据点。魔法工匠们愿意入门受戒,那就加入坐怀山庄。”

菲力浦这时说话了:“维纳女士,说再多感激的话也是多余,但是我还是要替魔法工匠们谢谢你。……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不是不善经营?”

这句话倒真说中了,伊娃和她的父亲都不善经营,家道中落之后日子过的很窘迫,目前只剩下这座城堡和周围的领地,假如不是刚刚赌博赢了一笔钱,吴桐做黑市交易的物资都在大战中消耗之后还真不知道怎么过了。她点头道:“歌琳先生有什么指教吗?”

菲力浦:“你的领地我看了,你拥有这么大片肥沃的土地,还有那片海滩与周围茂盛的山林,只要善加经营虽然不能大富但日子也不会过的太差,看来你缺少一个出色的经理人与管家。……我的年纪不小了,也不想离开这个大陆再去远方,如果你愿意收留我,我就做特伊城堡的管家吧,留在这里的魔法工匠们我也会安排他们如何经营你的领地,现在人财物都不缺了,不知这样可不可以?”

伊娃站起身来:“太好了,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最好的安排,我们应该谢谢你才对,但是魔法工匠们能愿意吗?”

顾影笑了:“对所有人都有利的事情,为什么不愿意呢?”

菲力浦也道:“二位放心,我会亲自和他们去说的,剩下的事情我来安排吧,不会有什么问题。”他很快就进入了管家的角色。

这时伊娃看了顾影一眼,问了一句最敏感的话:“海伦怎么办?”

菲力浦也看着顾影:“顾小姐,告诉白莲真人,请他带海伦走吧,和去志虚的魔法工匠一起。经过特伊城之战,海伦已经成为万人瞩目的焦点,神圣教廷的众矢之的,可她是完全无辜的。她已经不能留在这里,去遥远的地方,有新的生活,正是我所期望。”

顾影:“我们都很喜欢海伦,我愿意陪她一起去志虚,但这要看海伦本人的意见还有白少流的意思。”

菲力浦叹了一口气:“有很多事情其实我明白,那伟大情人的旗帜只是一个借口,但是我女儿的心意我也很清楚,她是当真的!骑士的传统我们都清楚,不用再讲,白莲真人是昆仑修行人,他的想法我并不清楚,但是无论如何我相信他是不会伤害海伦的。”

顾影:“你放心,海伦去了志虚,白少流绝对不会伤害她,他一直在尽最大的能力保护她,希望她能幸福快乐远离世上的险恶。”

菲力浦:“这也是我的希望,谢谢你了,我去找海伦和薇丽丝谈一谈,她们应该一起离开,这样我会更放心。”

他们三人商议的结果,和众位魔法工匠说了,大家一致赞同。薇丽丝亲自挑选了二十三名最出色的魔法工匠跟随海伦去志虚,说来也巧,这二十三人就是曾经跟随薇丽丝参加劫囚行动的勇士们。剩下的几十人也全部愿意加入坐怀山庄,但是留在特伊城堡帮助菲力浦经营伊娃的产业。一切大局已定,只等着白少流出关点头,为他们举行入门受戒仪式。吴桐醒来后听说此事,身为坐怀山庄护法的他,自然也十分高兴。

只出了一点意外,薇丽丝听说菲力浦本人不加入坐怀山庄也不离开,她也不加入坐怀山庄同时也坚决不离开特伊城堡,怎么劝也没用。据说海伦找薇丽丝谈了很长时间,又去找她的父亲谈了很长时间,谈完了之后皱着眉头直眨眼,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天白少流出关,海伦得到消息第一个跑去见他。

小白与吴桐正在静室中说话,门外弟子禀报:“海伦小姐求见!”

吴桐笑道:“庄主,她来了,我就不打扰了,你们自己谈吧,一定有很多私房话想说是不是?”

小白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要说我,你和伊娃的关系究竟怎么样了?”

吴桐:“在海伦眼里你是世上最伟大的情人,在伊娃眼里我是世上最伟大的情人。”

白少流:“大色狼,这一方面最好不要学我,怎么做都有不是啊!”

吴桐挤了挤眼睛:“这句话别对我说,你去对清尘姑娘说吧,不打扰了,告辞!”

吴桐离去海伦进门,见小白盘膝而坐,她也上前跪坐在他的身边,手放在他的手背上柔声道:“白莲真人,你的伤好了吗?”

白少流:“谢谢你的关心,我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没什么大碍。”

海伦:“你知道吗?你战胜福帝摩的事迹已经传遍罗巴大陆,你是近百年来最勇敢伟大的骑士!”

白少流:“不要说勇敢也不要说伟大,我是志虚人,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很抱歉我以你的情人的名义出现在战场,可能给你带来了困扰。”

海伦眼睛瞪大了:“您为什么要说抱歉,这是东方人的习惯吗?你应该感到骄傲才对,我也为你感到骄傲!”

白少流笑了,握着她的手道:“那好吧,就让我们一起骄傲!……我以前告诉你我叫白莲真人,在冈比底斯又告诉你我的真名白少流,现在你知道我的来历了吗?”

海伦:“都知道了,你的传奇经历,顾影小姐都对我说了。”

白少流:“她对你说的都是传奇,还有很多事情你不清楚,既然我们已经是朋友,有些事我要告诉你,关于我是怎样一个人。……”

海伦眨着眼睛:“你要说你的故事吗?我想听,你快说!”

白少流开始说起了自己的情况:“我小时候在一个风景很好的江边长大……清尘是我的道侣,顾影是我的情人,我在乌由还有一位未婚妻庄茹,这就是我,你现在知道了吗?”

海伦不仅没有失望,反而露出了崇拜的目光:“白莲真人,您真是一个伟大的情圣!难怪我也会喜欢你!”

听见这句话小白差点没噎着,这是什么思路?这丫头纯的像一张白纸,甚至没有联想到别的更多,只有说道:“你的父亲建议你跟随我去志虚,你愿意吗?如果你愿意,我一定照顾你的,一切都不用担忧。……对了,你究竟多大年纪了?不知道这么问是否失礼?”

海伦:“你问我当然不算失礼,我比清尘小姐小半岁。”

白少流:“哦?那你还很年轻,未来在志虚新生活一定会多姿多彩的,我还以为你比清尘大两岁。”

海伦:“是吗?也许是我们西方的女孩看上去比较成熟吧!……赤瑶姐姐哪里去了?她也邀请我去坐怀山庄。”

白少流:“她就在这里,不过她受了伤,没有办法出来和你说话。”小白取出了赤炼神弓,红色带着蛟龙腾空花纹的弓身上有一道明显的裂痕。

海伦:“哦,上帝!原来赤瑶就是你手上的这张弓,她真的受伤了!可惜我的治疗术对这种情况没有办法,需要怎样才能帮助她?”

白少流:“和魔法工匠们加工圣器类似,昆仑修行人也有炼器之道,这道裂痕需要用我的独门密法重新炼制修复,现在还不行,需要我的伤势完全好了之后,在坐怀丘的密室中才可以施法,不能出一点差错。……你放心,她不会有事的,去了志虚之后你一定能再见到赤瑶,现在我可不可以求你一件事?”

海伦:“什么事,只要我能办到你尽管开口。”

白少流:“你给坐怀丘设计的园林景观,看见的人无不赞扬,你到志虚之后,能不能帮我设计另一个地方,也是一处道场洞天,名叫白莲山。”

海伦:“当然可以了,昆仑修行人的道场洞天简直像仙境一样,能够在仙境中留下自己的作品,是我的荣耀。”

白少流:“你答应了就好,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我知道你有事找我,怎么一直不开口?”

海伦:“你能看见我心里吗?怎么知道我有事找你帮忙?是这样的……”海伦凑到小白的耳边,悄悄说了一番话,然后道:“就是这件事,我本来想找顾影姐姐,可是顾小姐说找你最好,你能通透这世上的人心。”

白少流:“原来是这件事,我一定会办好的,现在我要去找个人,然后就去找你父亲还有薇丽丝小姐谈谈。”

小白暂时和海伦分手,离开静室去找一个人,这人当然是清尘。他安置那些魔法工匠的地点自然不适合选在乌由那么敏感的地方,一念之间就想到了淝水金田镇的白莲山。将这些新入门的洋弟子派遣到白莲山一举两得,一方面可以让他们远离教廷的追缉骚扰,另一方面还可以协助建造海伦设计的园林景观,人总得有事做才能安居乐业。而白莲山建造的道场洞天是小白送给清尘的礼物,当然要找清尘商量,一想到清尘,小白却有些不安。

特伊城堡很大,除了城堡前的广场之外,城堡的后侧还有个高高的空中花园,顾影和清尘正在花园的摇椅上说话。清尘有事找顾影,说来也有意思,就是关于海伦的。

清尘的脾气虽然刚直,但是也不笨,特伊城大战之后,她也能看出来这绝非一般意义上的私人恩怨或白少流个人的风流韵事,小白置身其中的所作所为也是身不由已,他也没有考虑到个人的安危,而是在配合运作整个大局。有一件事很麻烦,那就是海伦,清尘事先问过小白打算怎么对待海伦?小白这回学精了,没说想怎么办,而是说全部听清尘的,清尘让他怎么对海伦他就怎么对海伦,只是别害了人家就行。

清尘做事很认真,虽然没有原谅小白犯的“错误”,但是还很在意小白说的话,开始考虑起海伦的事情来。要她提紫金枪杀一个人很简单,处理这么复杂的关系纠葛就麻烦了,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什么好主意,于是去请教顾影,这一方面顾影比她擅长多了。

顾影正在花园中劝清尘:“你既然这么关心他的事情,为什么不想一想自己?你究竟想怎样对小白?我已经答应过你,只要小白无恙归来,我愿意听你的处置。”

清尘:“不要说你的事了,我不应该恨你,但是我勉强不了我自己,我和小白之间的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现在说海伦好不好?小白说全听我的,但是我又能说什么?”

顾影拉着她的手:“妹妹,我倒有个建议,海伦的遭遇确实值得同情,如果是我的话,不介意把她带到志虚做个伴,很多事来日方长。如果你不喜欢小白,不必勉强自己也不必勉强他,如果你喜欢他,就告诉他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让他知道该怎么做。”

清尘:“告诉他?我心里怎么想的不必说出来,他应该知道的。”

顾影:“妹妹啊,他感觉到的和你自己说出来的是不一样的。……小白来了,你心里怎么想的就说出来吧。”说话间小白已经走到了花园中,隔着花丛叫道:“清尘、顾影,你们在这儿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