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掌上观纹天下局(下)

如果说神圣教廷是一个代表上帝意志的神权国度,那么教皇就是其精神领袖,而神官议会是其最高权力机构。教皇并不是世俗中的君王,不是世袭制的,当老一任教皇到天堂报到的时候,新一任教皇都是由神官议会推选,可见其重要,神圣教廷的大部分重要事务都要经过神官议会讨论决定。

有资格进入神官议会的人不多,包括十二名红衣大主教,最高神学院的长老,最高骑士训练营的导师等等,总数不超过五十人,然而教廷这一次召开的神官会议,出席人员不到三十人,因为有十六人在特伊城堡之战中阵亡,包括八名长老,七名导师,竟然还有一名红衣大主教——主管神圣教廷内勤事务的红衣大主教贝克尔,他也随约格调集的援军赶到特伊城堡负责后勤与伤员救助工作,却不幸在混战中阵亡。

这一次紧急会议气氛沉重,神圣教廷数百年来从未遭受如此重创,会议一开始是一个简短的默哀与祷告仪式,等众人就座后进入了正题。

首先评估这一战的收获与损失,特伊城下教廷战阵消灭黑暗势力接近两万,基本上将罗巴大陆大部分区域内的黑暗生物消灭殆尽。但是教廷人员受伤的不算,仅阵亡就有四百七十二人,损失七头龙骑,还有两头龙骑受伤失去了战斗力。

神圣教廷在世界各地的信徒数以亿计,核心信众号称百万,掌握神迹的力量受过魔法训练的有数十万人。四百七十二人的损失看上去并不大,但这些人都是冈比底斯精锐的核心力量,也是教廷直接掌握的机动作战力量,冈比底斯可以直接随时调用的战斗人员损失超过了一半。

这与世俗中的军队概念是不同的,你很难想像近千名魔法师与神圣骑士组成的战阵是什么概念?这是一股强大的几乎无敌的力量,它其实是冈比底斯维护自己地位的一张王牌,却在特伊城下遭受重大折损,因为错误的敌情判断和意外的战场变化。

神圣教廷用现代的眼光来看很像一家大企业,设在各地的教区是它的分支机构,它并不直接控制世俗中的任何政权,而是做为光明、正义、慈善的精神象征。它的存在还有一个普通人并不了解的作用,就是对抗这世上的黑暗生物以及掌握神迹力量作乱的人。它是一个区域分治基础上的联合机构,依靠信仰而成为统一的组织。

所以神圣教廷在世俗中的力量虽然大,但是在行动中能够调集的机动力量是有限的,比如说它不太可能将山魔国本土的魔法师们全部集合到志虚国与昆仑修行人去作战,那些人基本上只在山魔国执行守护人的任务,维护自身地位很大程度上在于冈比底斯拥有最强大的魔法战阵。

所以这一战对于神圣教廷来说损失的是最核心的人力、物力、财力,众人做了个简单的评估,损失的人数可以在各国守护者中抽补,但是战斗力的恢复至少需要十年以上时间,这还是在没有任何因素干扰,一切顺利的情况下的乐观估计。

在众人评估需要多长时间能恢复时,约格在心中暗道:“为什么总有人一厢情愿的认为强大的力量就不可以衰败,难道就没有人想过这是神圣教廷衰落的开始吗?”然而他不可能当众把这句话说出来。

评估完损失之后教皇说话了,这位老者显得有些憔悴和疲倦,清澈的眼睛里已有了血丝,他用低沉的声音缓缓的说道:“特伊城堡一战,神圣教廷虽有损失,但是我们的根基并没有动摇,上帝仍然赐福予我们,愿牺牲的灵魂在天堂中安息。这一战基本扫除了隐藏在罗巴大陆的黑暗势力,彻底清理了我们身边的危险,这种牺牲也是值得的。当务之急,除了重建冈比底斯骑士守护团与魔法禁卫军之外,就是增补神官议会的人选,无论在什么时候,有才华与理想的领导者与组织者都是最重要的财富。……对此,福帝摩大人有什么意见吗?”

福帝摩站起身来,在胸前画了个十字说道:“陛下,诸位大人们,这一次的战争给冈比底斯带来了重大的损失,我作为发起者,没有意料到战场突然出现的变化,有逃脱不了的责任。我请求辞去冈比底斯最高骑士训练营总导师的职务,到马尼亚丛林训练龙骑,尽快的恢复神圣教廷的龙骑军。”

他倒是挺诡,知道自己交代不了主动站出来辞职,然后申请自我流放到马尼亚丛林训练龙骑军,看上去是个苦差事。从冈比底斯最高骑士训练营的总导师,到马尼亚丛林中吃苦受罪的龙骑军训练师,福帝摩的算盘打的却很响,特伊城一战他损失了手下隐藏的秘密力量却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开始打起龙骑军的主意来了。

教皇神色平和,轻轻摇头道:“福帝摩大人不必太自责了,毕竟黑暗势力大举集结,其力量是强大的,鉴于你肉体和心灵上的创伤都需要恢复,我恩准你的请求。……您仍然享有冈比底斯最高骑士训练营荣誉总导师的崇高地位,也不必去马尼亚丛林。……您先休息一段时间吧,约格,关于神官议会的增补人选名单你拟好了吗?”

约格点了点头:“我与各位大人商议了几日,草拟了最高神学院长老以及最高骑士训练营导师的增补名单,请诸位讨论,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但神圣教廷不能因此停止运转,我建议在今天的会议上一定要定下来。”

接下来的议题就是神圣教廷的高层调整,增补名单由约格草拟,这是一个极大的掌权机会,意味着神官议会中三分之一的成员都将以他的名义亲手提拔。然而众人都认可了约格的资格,在特伊城堡战乱中,约格临危不乱,在意外出现时几次扭转危局,可以说建立了最大的功勋,也奠定了他的地位。

约格草拟名单时就已经和在座的重要人物私下商议过,是平衡各方利益之后做出的决定,因此几乎全票通过没有受到质疑。讨论的最后,神圣教廷最大的人事变动出现了——枢机红衣大主教鲍威尔卸任,到冈比底斯最高神学院任长老,而约格升任枢机红衣大主教。这是一个仅次于教皇的权位,他可以在教皇不方便亲自处理事务时代替教皇行事,这么年轻就坐上这个位置,已经明确的告诉了所有人他就是下一任教皇。

有两名红衣大主教需要增补,在约格的提议下,招志虚大主教马可回冈比底斯,接替阵亡的红衣大主教贝克尔。马可升官了,他成了连续几任以来唯一的安然返回冈比底斯的志虚大主教,看上去他的工作不是那么轰轰烈烈,但志虚教区在暗中的势力扩张的很大,也没引起前几任那么大的冲突,足见这是个人才。

马可是邓普瑞多提名就任志虚大主教的,在约格辖下得到表彰提拔,这个提名是两头都讨好。马可将要负责的工作不仅掌管教廷所有的魔法工匠与物资,而且掌握教廷的财务,是个非常重要的角色,约格将他控制在自己的手里。另一名增选的红衣大主教名叫马丁,是教廷内的改革派,一直致力于神学教义的创新与探索,与福帝摩是对头,这一回福帝摩倒台他这一派的势力兴起,约格从力量平衡的角度也提拔了马丁。

一切安排妥当,最困难的讨论开始了,那就是谁将继任冈比底斯最高骑士训练营的总导师?邓普瑞多提名阿芙忒娜·维纳,巴罗佐却摇头道:“维纳小姐已经拒绝了神圣教廷的召唤,不愿意返回冈比底斯。”

教皇叹了一口气:“她是个人才,可惜她太固执,就不必勉强了,只要她仍然忠于上帝不与神圣教廷为敌,就忘记她吧。”

讨论的最后结果,福帝摩在最高骑士训练营中的副手本勒登升任总导师,这完全是从资历上的承接,因为实在没有更好的人选,也算福帝摩颜面扫地后在这场会议上获得的唯一一点胜利。

接下来的议题是关于“战后重建”的,约格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教皇让大家畅所欲言,与会者很快分成了两派,一派的观点是休养生息,另一派的观点是以战养战。

持休养生息观点的以邓普瑞多为代表,他们认为经过特伊城堡之战冈比底斯元气大伤,虽然世俗中的根基没有动摇,但是神圣教廷的力量需要时间来恢复,暂时不应该采取过于激烈的扩张举动,也不要再树敌,这一期间应尽量避免大规模的冲突发生。

持以战养战观点的以本勒登为代表,他认为这世上上帝光明没有照耀到的邪恶力量不会因为神圣教廷的休养而停止发展,神圣教廷历来都是从扩张中取得胜利补充自己的力量。教廷的损失是严重的,仅仅从财务方面就面临很大的困扰,重建工作不是像想像中的那么简单,要耗费大量的物资与金钱。

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一块未开发的蛮荒之地就是志虚大陆,神圣教廷在那里已经立足,正应该趁此机会加紧扩张,只要上帝的光辉照耀志虚大陆,成为那里光明与正义的信仰象征,那么特伊城之战的损失微不足道。

双方争论相持不下,约格终于开口说话,他问福帝摩:“福帝摩大人,您仍然是荣誉总导师,请问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福帝摩:“我虽然卸任,但仍应为神圣教廷贡献自己的力量与智慧,我赞同本勒登总导师以发展来弥补损失的战略。本勒登总导师在志虚国的西北已经建立了一支秘密的力量,对昆仑修行人起到了极大的牵制作用。另外据我所知,约格大人曾在志虚康西一带扶植了一个很重要的人,现在应该到了收获的时候。”

约格笑了笑:“你说的是那位高德可印尚云飞先生吗?他确实能在适当的时候给昆仑修行人带来麻烦,但我从来不认为他能成为真正的领袖。”

福帝摩:“他当然不会,他只是我们的盟友,在适当的时候有他的用处,荣耀仍然属于上帝、属于神圣教廷。”

约格又道:“教皇陛下,您认为呢?”

霍莫罗三世:“福帝摩大人的提议也有道理,可以考虑,我亲爱的枢机红衣大主教,对此你有什么决策呢?”教皇陛下不发表态度,让约格来决策这件事,也是让他在上任的第一天就建立自己的权威。

约格环视众人一圈,清了清嗓子说道:“我觉得双方的提议都很好,建议由邓普瑞多院长与马可红衣大主教负责冈比底斯骑士团与禁卫军的重建工作,由本勒登导师与马丁红衣大主教负责志虚的发展战略。我还有一个提议,希望福帝摩大人能够理解支持。”

福帝摩:“请问是什么提议?只要能为神圣教廷效力,我都支持。”

约格:“马可将调回冈比底斯,志虚大主教的位置空缺,我提议福帝摩大人以冈比底斯最高骑士训练营荣誉总导师的身份,继任志虚大主教。”

此言一出会场有点乱了,众人都在小声议论,让福帝摩去做志虚大主教,这是连贬三级啊,处罚可够重的,仅仅保留了一个荣誉总导师的头衔。教皇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约格,您为什么这样提议?”

约格:“既然福帝摩大人赞同以发展弥补损失的战略,那么就让他亲手去实施,福帝摩大人曾在白少流手下遭受耻辱,那么就去耻辱之地重新建立功勋,这才是真正的骑士所为!福帝摩大人,您自己意见呢?没有任何人会勉强你。”

福帝摩一开始也皱眉,后来眼神一亮像是想通了什么,很坚决的点头道:“这正是我所想所愿,在此强烈的要求教皇陛下以及在座的大人们,准许约格大人的这个提议,我个人坚决要求继任志虚大主教,以上帝的名义起誓,为神圣教廷、为天主奉献我的一切!”

约格只是一个提议,换来了福帝摩指天发誓的坚决要求,他人也就不好再反对,这一提议顺利通过,会议到此结束。会议结束之后,冈比底斯各方势力都开始了动作,神圣教廷暗流涌动,约格也变得繁忙起来。

……

暂且不提约格在冈比底斯的活动,这一天白少流终于睁开了眼睛,清尘此时不在房中,吴桐静悄悄的像个影子般的立在他身侧不远。见白少流睁眼,吴桐问道:“庄主,赤瑶的情况怎样?”

白少流睁眼看见吴桐也不意外,好像早知道他站在身边,看着手中的赤炼神弓道:“这世上能与我心意相通的,就是你和赤瑶了。赤瑶出手奋不顾身被福帝摩所伤,目前已无大碍,可惜我法力消耗过度,无法在这里替她疗好伤势,只有把她重新封印入神弓休眠,等我回到坐怀丘之后再以炼器之法修补赤炼神弓。……真是好险,福帝摩手中的弓被她击断,她却不想一想,她自己这张弓是无论如何不能损毁的!”

吴桐:“赤瑶对庄主的心眼就是实,还好这次没出大状况。”

白少流:“出了状况就晚了,她和别人不一样!……你怎么现在才来,我在特伊城上没看见你?”

吴桐不好意思的笑了:“吹了三天号,又睡了三天觉,把好戏都错过了,没有亲眼目睹你与福帝摩的决斗,真是遗憾!”

白少流也笑了:“你真有意思,一场好戏快到高潮你却撤了,没有看见最后的结局。……你在这里,清尘哪去了?”

吴桐:“清尘去找顾影了,好像有事要请教她,两个人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商量去了。”

小白很奇怪的问:“清尘有事要请教顾影?能是什么事呢?”

吴桐挠了挠后脑勺:“我估计是关于海伦小姐的事情,您还不知道吧,顾小姐在这几天可做了不少事,连坐怀山庄在罗巴大陆的分舵都建立了,就等着您点头呢。”

白少流:“什么?坐怀山庄罗巴大陆分舵!我们又不是开香堂的,哪来什么分舵,怎么回事?”

吴桐:“就是特伊城堡啊,分舵也就是我顺嘴开个玩笑,顾小姐不是那个意思,她筹划的可明白了。”他向小白详细介绍了顾影的善后举措——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