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掌上观纹天下局(上)

全场无声,只有城楼上的斯匹亚国王卡洛斯·灵顿皱了皱眉头小声道:“福帝摩大人为什么不召唤守护神?”

他身边的阿芙忒娜淡淡答道:“比箭术不是比神迹,那样并不代表他的箭术高明。”

卡洛斯:“至少可以护身避免直接伤害,总比现在这样强,现在的结局对于他来说是莫大的羞辱。”

阿芙忒娜的话意味深长:“守护神是每一个人灵魂中的真面目,也许福帝摩大人不愿意将他的真面目公然示人,或者根本没想到自己会失败。”

他们的话蒙哥利二世听见了,胜负的裁决已经没有悬念,他站起身来走到城前丢下了另一条丝巾,高声道:“决斗结束,白少流骑士获胜!”

这本是应该欢呼的时间,可是没有人欢呼,结局太让人意外了,白少流以这样一种方式获胜,让神圣教廷号称无敌的第一骑士单膝跪在面前。在场的人几乎全是上帝的信徒、神圣教廷的守护者,他们可以为一位骑士的英勇无畏欢呼,却很难开口为福帝摩的耻辱欢呼,场面仍然是奇异的肃静,很多人听见国王的裁决都没反应过来。

决斗的胜负对于整个战局来说无关紧要,最重要的意义仅仅是“白少流”在适当的时间站了出来,以个人决斗的方式了结这场争端,恰好得到同时赶来的郁金香国王的支持。如果说这是一盘棋,在昨天小白赶到前就已经收官落子完毕,主导整个棋局的人是约格,见招拆招配合约格下完这盘棋的是梅野石。

这世上没有人能够控制一切变数,将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都完全掌握不出一点意外,心机如约格或七叶者也不能。约格还是有私心的,他将白少流圈禁在阿匹斯大峡谷河底,不想让小白卷入这危险的战争,然而他却漏算了一件事——小白还没有告诉梅野石约格的身份。

但是白少流却弥补了约格的漏算,放出赤瑶给梅野石传信,梅野石也猜透了约格的用心。梅野石又做了一件约格事先没有想到的事情,以九转紫金丹助小白脱胎换骨破关而出,小白出现在本不应该出现的决斗场上。特伊城堡之战影响之深远、牵连范围之广、参与人数之多,都是局外人无法想象的,真正的内情恐怕只有约格、梅野石、白少流三个人心里清楚。

白少流与福帝摩的胜负,只关系到他们自己的安危荣辱与歌琳父女的命运,改变不了整个战局的趋势。但是旁观者与传诵者不会这样描述,也许在后代史诗中,会这样记述特伊城之战——强大的福帝摩率领大军攻击特伊城堡,伟大的骑士白少流赶来相救美丽的情人海伦,决斗中一箭射穿了福帝摩的脚踝,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如果有人看到这个故事,也许会在意淫中幻想:假如我穿越到那个世界那个年代成为了福帝摩,一定要事先保护好自己的脚踝,这样接下来的一切可能都会改变。其实这是个荒诞的想法,福帝摩的脚踝无足轻重,既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也改变不了历史的轨迹,它只成就了白少流情圣骑士的威名,而这威名甚至不是小白本人想要的。

蒙哥利二世裁决的话音已落,肃静中传来金属碎裂、碰撞的声音。只见白少流微微晃了晃,头盔裂成了好几片,连同面具一起落了下来,露出了这位骑士英俊坚毅的面容。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嘴角还有一道血丝溢出,谁都能看出福帝摩最后一箭给了他重创。头盔碎裂落地,紧接着他身上的盔甲也一片片裂开,纷纷散落成了一地的碎片。

反应最快的是清尘,她飞身形已经到了小白的身边伸手欲扶,此时一道白光落在了小白的身上,那是顾影的法术,她的速度没有清尘快,发现小白受伤站在原地未动,第一时间发出了治疗魔法。此时城墙上也落下一道白光,那是阿芙忒娜出手了,她也向小白发出祝福治疗魔法。第一个开口的人是海伦,她呼喊道:“白莲真人,你是最伟大的骑士,我的骑士!”

阿芙忒娜发出治疗魔法的同时,一挥衣袖送出一股奇异的风力,因为海伦呼喊的同时已经跳下了城墙,阿芙忒娜施法将海伦的身形卷起一直送到小白的身边。此时又有一队人欢呼着冲出了特伊城堡,薇丽丝推着菲力浦的轮椅跑在最前面,后面跟着魔法工匠们。

小白站在那里觉得眼前发黑头脑发晕,身体发软四肢发麻,胸口发闷嗓子眼发甜,就要站不住也说不出话来。治疗术来的很及时,他立刻清醒了许多感觉也轻松了一些,当清尘和海伦扶住他的时候,他已经能开口说话了。

菲力浦竟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迈步走到小白身前行礼:“感谢你,伟大的骑士!”他本来就不是残疾,只是在冈比底斯裁判所中受刑身体虚弱而已,现在一激动不坐轮椅了。

“轮椅给我。”这是伟大的情圣骑士白少流,在决斗战胜无敌的圣福帝摩之后说的第一句话,说话时勉强抬起手指着菲力浦身后的轮椅。人们把轮椅推了过来,小白身体一软就坐在轮椅上闭目调息不再说话,他感到深深的疲倦,甚至没有一丝多余的力气。

福帝摩在干什么?当小白坐上轮椅的时候,福帝摩早已单脚点地站了起来,用阴鸷的眼神恨恨的看了小白一眼,一言不发的挥手卷起一片风暴似的光芒飞天而去。约格遥遥向着城楼上的二位国王行礼示意,也下令带着身边的两个无敌战阵飞去。福帝摩能自己飞走,小白坐在轮椅上被推进城,然而胜利者还是白少流!

陶奇、陶宝与赤蛟七剑也来到小白近前,一大群人簇拥着小白浩浩荡荡走向特伊城堡,两杆大旗迎风招展。这时有旁观者喝彩,开始只有几个人,接着欢呼者越来越多,当白少流走进特伊城堡时,迎接他的是一片山呼海啸般的喝彩声与掌声。可惜这位英雄骑士没有骑着骏马招手示意,而是坐在轮椅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给我找一间静室,除了清尘和吴桐,不要让别人打扰。……其他的事,顾影代表我处理。”这是在城门口,小白睁开眼睛对前来迎接的伊娃说的话。他甚至没有亲自登城向国王致谢,就进入到特伊城堡的一间密室之中静养,只有清尘在他的身边,赤蛟七剑守在门口。

小白的话是请求,但对门下弟子来说就是命令,赤蛟七剑连海伦都拦在了门外,连亭略带歉意的对她说:“海伦小姐,你不必担心,庄主只是神气衰竭需要恢复,清修不能打扰,过几日自然可以无恙见面了。”

海伦:“谢谢,我知道了,当然不会打扰他。……刚才进去的那位小姐是谁?我曾经见她与福帝摩相斗,好厉害呀!”

连亭:“她叫清尘,是白庄主的道侣。”

海伦:“道侣是什么?”

连亭答话有些打结:“这个,我也说不清,你去问顾影小姐吧。”

此时顾影正在城楼上对蒙哥利二世说话:“尊敬的陛下,白少流有伤在身不能亲至,委托我向您表达最诚挚的谢意!”

蒙哥利二世笑了:“不必谢我,我还得谢谢他,他需要治疗师吗?我可以派最好的。”

顾影:“多谢陛下的好意,治疗师就不必了,能否请陛下下一道命令,让这城里城外的客人们守序离去?”

旁边的卡洛斯国王笑了:“特伊城堡确实没有那么大的餐桌,连我也要赶走吗?”

顾影身边的伊娃道:“不敢,已经为二位陛下准备了晚宴。”

蒙哥利二世:“卡洛斯,此时的特伊城堡确实需要清静,我们还是走吧。……维纳小姐,需要我留下卫队守护周边吗?”

阿芙忒娜:“陛下考虑的很周到,但是不必了,特伊城堡有自己的力量,您这样做也会让神圣教廷中某些人反感。”

蒙哥利二世:“反感?恐怕那人自己要遇到麻烦了,正在考虑怎样向神官议会交代,哪还有闲心对我有意见?”嘴上这么说,但还是下令城里城外所有看客离开,自己与斯匹亚王国的卡洛斯国王也带着卫队告辞,伊娃与阿芙忒娜一直送到维纳家族的领地之外。

……

白少流一连三天没有睁开眼睛,手里也一直握着赤炼神弓没有松开,清尘在身边护法,赤蛟七剑在门外护卫,最忙的是顾影,她几乎处理了所有的善后事宜。特伊城堡的事暂且不谈,在大战结束后的第三天,神圣教廷的神官议会召开了最高规格的紧急会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