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三箭流传美人歌(下)

福帝摩挥动长弓,发出一条流动的光华与满天飞舞的流星火雨相斗,场面十分壮观。他的姿态从容,火雨在光华中渐渐湮灭,也有不少呼啸的火星穿过魔法防护落在他的身上,福帝摩不躲不闪,火星击在战甲上,战甲发出一片片耀眼的白光。人们几乎忘记了这是场决斗,把它当作一次盛大的魔法表演,纷纷开始鼓掌喝彩。

场中传来吟唱声,悠扬而清晰,将所有的喝彩与鼓掌声都压了下去,流星火雨渐止,福帝摩很从容的挡住了白少流的攻击。然后人们渐渐安静下来,都把目光投向了白少流,吟唱的人就是他。

“看呐,我把战功挂上云端,标记着与大地立约。每当我脚踏云朵在云端上挂出的彩虹,就会想起我和你,还有大地上一切生灵的誓约,愿那滔滔洪水淹没苍生的灾难不再重演。每当云端上飞落彩虹,象征上帝与芸芸众生永世不移的誓约,你会想起我。……”

这是一首赞美诗,典故出自挪亚方舟的传说,象征着在罪恶包围的绝望中得救新生。《圣经》中记述当毁灭世界的大洪水过后,上帝手指彩虹与挪亚还有众生立约。白少流用古老的希伯语在吟唱,在这种语言中“弓”和“彩虹”是一个单词语意双关,他用大洪水来象征消灭黑暗生物的那场战争,用指虹立约来隐射自己与福帝摩的决斗,歌琳父女则象征着期待救赎的众生,在此情此景竟显得那样贴切。

重要魔法吟唱仪式一般都使用古希伯语,在场的人大多听懂了,也明白了歌声中的含义。远方而来的白少流,能唱出这样一首赞美诗,城楼上的两位国王也对视一眼,微微动容。

白少流吟唱时张弓搭箭,神宵雕扣在弓弦上斜斜的指向天空,保持这个姿势等待福帝摩最后一箭的发出。一开始只有他一个人在唱,歌声苍凉悠远,白少流唱到一半,城墙上有一个柔美的女声传来,与白少流合唱。那是海伦,她的声音清扬婉约,还有一种独特的凄美。城外决斗的骑士与城上等待的美女在唱和,谁都能听出海伦歌声中那种幽怨与期待,她在向谁述说自己的遭遇?上帝、骑士、教廷还是所有世人?

人们肃静下来,有些出神的听着这奇异的赞美诗吟唱声,清尘紧握紫金枪,抬头看向远方城上的海伦,也露出了柔和的神色。她又下意识的向旁边看了一眼,发现顾影正在看她,眼神象是在说话,又象是在提问。

歌声一起,最尴尬的人反倒成了福帝摩,他和白少流还剩最后一箭没有射出,按规则他可以发出最后一箭了。可是他不好在众目睽睽之下出手,打断所有人正在倾听的吟唱,而且小白的歌声还有一种奇异的魔力,不仅消磨他的斗志还增添恐惧,无端的想到《圣经》中那场上帝之怒的洪水,情绪变得有些烦躁。

“白少流,歌声不能挽救你的命运,你准备好了吗?我要射出最后一箭了!”福帝摩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话,提醒小白现在不是在歌剧舞台上而是在决斗场上。

白少流张弓搭箭斜指天空,歌声停住了,但人却没动连眼皮都没眨一下,与刚才的啰嗦拖延不同,此时的小白根本没理福帝摩,一箭指天就像没听见他的话,当福帝摩不存在。好狂的态度,此时的无视能最大程度的激怒对手,福帝摩看着他眼中射出凶悍的寒光,缓缓拉开了长弓。

小白不是没说话,只是别人听不见而已,他在与赤瑶神念交流:“赤瑶,待神宵天雷一落,你突然出手破他的护身魔法,给我一击得手的机会就可以。切忌不可勉强恋战,要注意保护自己。今时不比往日,我放你出手,你也可能会受伤的。”

赤瑶:“最后一箭福帝摩必然全力出手,你放我攻击,便没有了赤焰蛟龙护身,真正受伤的人会是你,为什么不先守后攻呢?你还有最后一箭。”

白少流:“最后一箭躲不了,只有硬碰硬,如果我不出手,就算挺下来也无力反攻,而你一人之力是无法偷袭打败他的。按前两箭裁判,明眼人都知道应该是我输了,所以只有这一击反败为胜的机会,其实我已经不是为海伦站在这里,我们必须得赢!”

赤瑶:“你一定会赢,自己多保重!”

白少流:“彼此!”

福帝摩终于射出了那支红色的箭,他看着白少流的目光也被映红了,就像野兽看着垂死的猎物。白少流却没有看他,神识中察觉到福帝摩的箭已离弦,也毫不犹豫射出了自己的最后一箭,福帝摩箭未至,白少流箭已发。

白少流的箭是朝天而射,神宵雕化为一道银光飞到半空,然后天空传来一声震耳的霹雳,一道金蛇似的闪电从天而降直劈福帝摩,这闪电周围还散发着诡异的红光。白少流这一击根本不是箭术,他祭出神宵雕第一次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法术——神宵天雷。

神宵天雷击下,福帝摩朝天举弓,弓脊两端装饰的龙骑兽头浮雕发出了耀眼的光芒。神宵天雷劈在弓脊上,就像万个太阳爆发,福帝摩的身形消失在一个电芒四射环绕的魔法罩中。——操他妈的,福帝摩的弓也有埋伏,它还是一件神奇的魔法武器,决斗双方谁都不是省油的灯。

此时突然又有一声的嘶鸣,四散的电光汇聚成一条张牙舞爪的赤焰蛟龙,盘旋甩尾击碎了魔法罩,向露出身形的福帝摩扑去。这突然出现的变化出乎福帝摩的意料,因为他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和白少流在战斗,天空劈下的惊雷被挡住,又突然变“活”了,成了一条自主战斗的赤焰蛟龙。

斗法之时虽然各种神通千变万化,但不论是神识感应还是傀眼侦察,高手当然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赤焰飞龙显然不受白少流控制,福帝摩在和另一个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相斗。他的反应也是极快,手中弓脊一转,龙骑兽头浮雕化成两头龙骑幻象飞出迎击赤焰飞龙。这一下事出突然,魔法罩被赤瑶击碎,福帝摩也在猝不及防中尽了全力才能应变如此……。

福帝摩这边的情况瞬息万变,白少流那边呢?这两箭几乎是同时发出的,白少流朝天射,而福帝摩的箭是平射而出来势更快。小白箭出手的同时,脚下突然升起一朵硕大的黑莲花,层层花瓣卷起收拢成一个花苞形状。莲花为什么是黑色的?因为小白施法卷起了脚下所有的浮土,以白莲真火凝结层叠花瓣将自己护在其中。他早知道这一箭无从闪避,只有咬紧牙关硬受一击。

福帝摩发出箭刚刚射到白少流身前,就突然散开成一道光环围绕在白少流立足处的上空,紧接着光环炸裂,一场能量冲击大爆发出现了,爆发几乎是与赤瑶现身那一声嘶吼同时发生,整个战场甚至连特伊城堡都微微颤动了一下。

白少流被围在大爆发的中心,所有的能量冲击都对着他这一点发出,白莲真火凝结成的黑土莲花被层层冲击波炸的粉碎,白少流的身形终于露了出来,仍然保持张弓搭箭的姿势。有一个细节谁都没有注意到,那就是小白射出神宵雕脚下黑莲花升起的时候,他手中的弓突然消失了,待到此时又莫名的出现。

在小白身形重现的前一瞬间,与福帝摩相斗的赤焰蛟龙突然留下一声带着痛苦的巨吼,冲向福帝摩,与两头龙骑幻影撞击在一起,堪堪在福帝摩的头盔上方一齐碎灭消失。——硝烟散尽,此时三箭决斗已经结束!

所有人都忘记了喝彩,现场鸦雀无声,人们都瞪大眼睛看着决斗场上的两人。福帝摩的头盔不知何时已经滚落在地——赤瑶奋起一击没有伤得了他,只是掀落了他的头盔,随即被福帝摩挥弓击中带伤而回。

只听见“咔”的一声,福帝摩手中的长弓突然弓弦绷断,弓脊也断为两截落在尘埃。然后福帝摩伟岸的身形一晃,竟单膝跪倒在地,在他身侧不远的地上,斜斜的插着半截细长银梭,正是白少流射出的那一箭。眼尖的人还能看见,福帝摩的右脚踝后侧的战靴被射穿了,一左一右两个小孔有鲜血正在汩汩流出,他正是因此才单膝跪地的。

在决斗中,这也是一个认输的姿势,不论福帝摩是不是出于本意,他已经单膝跪下了。所有人都惊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再看白少流,几乎从头到尾动都没动,此时才缓缓放下张弓的手臂,看动作就像放下千斤重物,但人还是站的笔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