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三箭流传美人歌(上)

箭在空中化成一道诡异的绿光,从白少流这个角度看来,不是一箭,而是一片箭雨,这是空间扭曲现象造成的错觉,让他不知道向什么方向躲闪,也不知道去防备哪一支箭。白少流未躲未闪,甚至连眼睛都闭上了,一朵精气莲花出现,裹住了他的身体。

空气中发出噗噗的冲击声与咔咔的断裂声,周围虚无一物也不知道这断裂声从何而来,小白周身的精气莲花花瓣一片片飞出,又一片片被奇异的力量搅碎,足足过了好几分钟才停歇。在观战人的眼中,小白身边的光线是扭曲的,人影也看不真切。

直到一切停止之后才又看清楚这位骑士的身形,他站在那里没有倒下也没有离开圈子,仍然以手持弓箭的姿势甚至一动也未动,人却矮了一截。原来他脚下的泥土变得松软,两只脚都陷了进去,这泥土本被连日来的血与火洗礼,已经烧结成坚硬的陶块状,现在却被割裂成无数细小的粉末。

“无敌的圣福帝摩,就射出这样无力的一箭吗?”白少流的声音传了出来,语气平和t淡然没有一丝颤抖。

人群传来一片压抑的惊呼声,每个人都在惊叹,谁都认为白少流不是福帝摩的对手,但至少有一战之力,很可能挺过第一箭。可是看他的反应这一箭接的怎如此轻松?他几乎动都没动,说话时的语气就像福帝摩根本没有射出那一箭。海伦在城楼上身体发软,说了一句上帝保佑,伊娃及时扶了她一把。

这时有不少人在看伊娃,似乎想从她脸上能看出什么内情来。这和伊娃有什么关系?说起来就有些无聊了,来观战的看客们早在昨天就开始打赌,赌白少流和福帝摩谁能赢,然后就有人开局下注,伊娃下重金赌白少流能赢。

当蒙哥利二世宣布完比赛规则之后,下注的范围就更多了,比如白少流能挺过第一箭是一赔几,白少流能挺过第二箭是一赔几,白少流是当场倒下还是被裁决失败都有赔率,伊娃仍然下注都赌白少流能赢。她和吴桐的积蓄,几乎全投到这无聊的赌局上去了,现在白少流挺过了第一箭,伊娃已经赢了一大笔。小白挺过第一箭的赔率是一赔二,伊娃也下了不少注。

伊娃倒不是为了赌博,她很反感这些人拿这件事情下注,出于一种忿然的心理,她就赌白少流能赢。别人开始以为她是表达情绪立场,但是白少流若无其事的接了第一箭后,也开始怀疑伊娃是不是知道什么内情?——这位白莲真人真的战力强悍!

不提这些赌徒的反应,听见白少流说话,福帝摩也冷冷的答道:“果然有两下子,如果第一箭就被我击倒,这场决斗还有什么意思?”

白少流呵呵笑出了声:“福帝摩,我也不会在第一箭就把你击倒,否则我也觉得没意思。”

福帝摩:“莫耍口舌,赶紧射箭,我正想领教!”

白少流仍然在笑:“你这种人真少有,挨揍还要那么着急,我从来没见过。……你注意了,我手中的弓叫赤炼神弓,我射出的箭叫赤焰流光箭,威力无比如烈焰穿空,你一定要小心!如果这一箭你没有接好,观众们会失望的。”

白少流一边说话,一边慢条斯理的举起赤炼神弓,他说的话不仅在讽刺周围观战的人,还夸耀自己的箭术厉害,在决斗场上也太不严肃了也显得啰嗦嘴碎。其实这样做小白也有自己的苦衷,他是在尽量拖时间调匀气息,刚才那一箭过后他看似若无其事,其实那一箭的威力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一片空间扭曲断裂,他所站的地方几乎一切都被撕成碎片,他用净白莲台大法中的定座诀定住身形,祭出精气莲花护身。当他的修为突破“升座”境界之后,这精气凝聚的莲台接近于外化身,结果护身精气被这一箭之威搅碎了大半,虽然没有受伤但这种情况在斗法中比受伤更难受。所以他才罗里啰嗦的在那里拖时间,暗中调匀神气凝聚法力。

白少流把小弓举起来又放下去了,把靴子从松土中拔了出来,跺了跺脚将靴面上的浮土抖去,嘴里还嘟嘟囔囔说了几句什么。所有人都低头看他的靴子,连福帝摩也忍不住将视线放在白少流的脚下,口中喝道:“这里是决斗场,请您……”

然而他说了一半就被打断了,就在福帝摩一低头的那一瞬间,小白的箭射了出来,他没有像射箭的姿势那样张弓搭箭,就是低着头在腰间一弹弓弦,一道赤焰流光射了出去。没有任何花样,一道笔直的火焰状飞流瞬间就射到了福帝摩的身前,观战的人当中有一大半都没反应过来白少流已经射箭了。

别人反应不过来,可是福帝摩这种高手是何等警觉,白少流拨动弓弦的一瞬间他也举起了弓,面前有一个银色的十字出现,化成一面闪光的虚空盾牌,然后白少流的箭就到了。赤焰流光射在十字盾上,突然爆开散射,而盾牌也在变大伸展,将散射出的火焰尽数阻拦,福帝摩身前出现一片银光渲染的火墙。

众人张大的嘴还没合上,火墙突然被一股力量撞开,一道橙色的光芒射了出去,原来福帝摩在挡住白少流第一箭的同时,立刻射出了自己的第二箭。这一箭将将射到白少流身前不远处,突然就凭空消失了,仿佛进入到另一个空间。福帝摩身前的银光和火焰还在散射,白少流脚下就升起一道狂风般的力量。观战的人只恨自己少生了一双眼,不知道看向哪边才好。

见过龙卷飓风吗?垂天而降巨大漏斗落地只有细细的一束,威力能将一切卷走。白少流站的圈子中正出现这样一场风暴,但却是从脚下倒卷而出,烟尘飞土四起人根本无法立足,白少流也随这场风暴飞了起来。注意,是随风而起不是被风卷起,若在两个月前,小白还没有飞天之能,今天这个场面恐怕只能唤出赤瑶硬扛了。

越往高空风暴的范围越大,飞卷的力量就越大,白少流随风而上,人们只看见风暴的中心半空有一片银光盘旋。那是小白祭出神宵雕御器腾空,与这一箭之威相抗,同时在虚空踏出八卦游身掌的九宫连环步,卸掉风暴的力量避免身形被卷出圈外。看起来是斗箭,场面也和斗法差不多了,只不过福帝摩是一箭凝威连绵而发,而小白是被动出手相敌。

同样的功夫,由不同境界的高手使出巧妙也不同,八卦游身掌的步法在小白御器腾空时踏出,竟有几分传说中的“禹步”、“踏罡”之妙。这一箭的威力比刚才那一箭要大,可是小白应付起来却比刚才稍显轻松。别人看不清风暴中的身形,观战的高手还是能看明白的,尤其是清尘看着小白凌空踏步随风飞旋,始终稳住身形不被卷乱,也露出若有所得的神色。八卦游身掌小白所学早就全部教给清尘了,此时看小白斗法,清尘对武道一途更有所悟。

这一箭的威力竟连绵不止,良久也没停歇,小白在心中暗骂:“狗东西,你是不是看出我神气不继?这一箭是偷袭出手啊!……幸亏菲力浦提醒过我,老子早有准备。”

此时福帝摩身前的赤焰流光散尽,众人都在看小白带着银光随风飞舞,风暴中传来类似鼓点的声音,如一个巨人在坚实的大地上狠狠跺脚。再看白少流,凌空踏步已经成了跺步,原来他发现了这一箭的威力很特殊,名义上是射出一箭,实际上是福帝摩借箭势未消施展风刃魔法发动远程攻击——这老小子在作弊啊,小白也施法展开了反击。

随着跺步声传出,福帝摩身上铠甲的不同部位发出一片片银光,接着身边的土地上也有一团团烟尘爆出,就像拍战争片时埋设的炸点被起爆。福帝摩一动未动,静静的站在那里以魔法力相抗,小白的还击伤不了他,只是相当于在他身上跺几脚出口气而已。小白一边跺一边在心中想:“这光明战甲真是好东西,以后有机会求菲力浦和那些魔法工匠也给我搞一套。……他妈的,累死我了!这一箭还有完没完啊?”

其实小白还不清楚,这种光明战甲仅仅有魔法工匠是加工不了的,劫囚时果果穿的那一套光明战甲只是工匠们所能加工的胚形而已。他刚刚这么想,飞旋的风暴已经渐渐减弱,白少流稳住身形缓缓飘落到圈子中央。他立足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螺旋形的小土丘,身形看上去比刚才高了一大截,他一落地,意味着福帝摩的第二箭也射完了。众人沉默片刻,发出一片低低惊呼,这一箭有些出人意料。

刚才福帝摩和白少流几乎是同时射出一箭,高手谁都能看出来福帝摩的表现比白少流轻松多了,但是从场面上来讲,白少流的飞天旋舞飘然而落那是更加精彩好看。伊娃这次又大赚了一笔,赌局中小白能挺过福帝摩第二箭的赔率是一赔五,伊娃也下了不少注。

“福帝摩先生,您刚才有偷袭的嫌疑啊,也不打声招呼,我差点没有反应过来。”小白一落地,不阴不阳的来了一句,声音中掩饰不住的有些喘息,福帝摩刚才那一箭确实来的太快,气息尚未调匀又来一番飞天斗法。小白现在的感觉就像一个普通人一口气跑上几十层楼,有点喘不过来需要好好缓一缓心神。

福帝摩冷冷答道:“按决斗的规矩,只要你的箭一离弦,就算已射,我就可以射出我的箭,这是决斗,不是箭术表演!……你的箭,未免华而不实让我失望。”

白少流:“是吗?那你也小心点!听你说话好大的口气,我的箭术华而不实,而您的箭术恐怕是华实皆无。”白少流趁机喘一口气,斗嘴可是一点不怂。

福帝摩:“你说这么多废话,无非想拖延时间多恢复片刻体力,既然撑不住何必嘴硬,不如早点弃弓投降。”他看出来小白的状况了,干脆开口点破。

白少流笑了,也不否认,很坦然的答道:“我的一点小心眼,竟然给您看穿了,您的眼神比箭术更锐利啊!……我的第二箭你要小心了,不会像刚才那一箭那么客气。”

小白说完话不紧不慢的开始摆姿势,规规矩矩的前后弓箭步,左手持弓右手拉弦,八寸小弓势成满月,弓弦一声响,又射出一道赤焰流光。这一箭的速度明显比第一箭要慢,肉眼就能看清一团火焰带着长长的尾羽向福帝摩飞射而去,还发出呼啸的声音。

福帝摩没有象刚才那样立刻回射,虽然戴着面具看不清表情,但是人们能明显感觉到站立的身形变得凝重起来,他对这一箭也不敢轻视。

赤焰流光箭射出大约三分之二距离后在空中突然加速,一分为三又三分为万,化成一片流星火雨漫射而来,速度之快威力范围之广根本不容对手有闪避的余地,如果以小白的真功夫不借助赤瑶相助,这已经是他的最强一击了。

福帝摩嘴上轻巧,心里也是一点不敢大意,低喝一声挥动手中长弓,弓弦发出铮铮鸣响,一片金色的光华出现在他的周围飘舞,就像一个无形的防护带又像一只阻挡撕扯无形大手,将漫射而来的星火湮灭其中。白少流见状也远远挥动手中小弓,射到福帝摩身前的大片流星火雨陡然改变方向,似无数燃烧的飞蝗怪啸着围着福帝摩飞舞着攻击,寻找着防守的间隙向他身上扑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