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轻笑诸侯惊流火

第二天小白来到特伊城堡前,并没有携伏魔大阵相随。顾影手持白斐木法杖,长裙如雪飘飞在他的左边,温柔中有一种特有的冷艳美感;清尘手持紫金枪一身黑衣,在小白的右侧飞行,像个可爱的小精灵,可脸绷的紧紧的有一股逼人的杀气。白少流身后一左一右,陶奇陶宝仍然扛着两杆大旗——既然丹紫成已经把旗号亮出来了,那就继续扛着吧。

在他的后面,海南派七名弟子身穿深蓝色风衣排开,背后赤蛟剑发出漫天扇形霞光,映衬着众人如天神降临。白少流只带了这些人,并不是为了帮忙作战,就是为了场面华丽。

再看伟大的情圣骑士白莲真人,身穿黑色的战甲散射出七彩光毫,银色的面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最特别的是他的脚下有一朵硕大的精气莲花,飞在天上如白云雕琢而成,小白站在莲花心中,莲花瓣层层展开,随行的每一个人都站在一片花瓣尖上。

一朵硕大的云端白莲,映衬着灿烂的漫天红霞,拱卫花心莲台中身披七彩光毫的骑士,从大海上空缓缓飘落到特伊城前,如此出场比昨日更加惊艳!城头上的海伦早已望穿秋水,看见白少流这样到来,她已经完全出神了,张着嘴眼中尽是倾慕之色。

小白出场海伦发呆,震惊的可不止海伦一个人,特伊城内外发出一片惊叹之声!连小白自己也吓了一跳——怎么会有这么多人?特伊城堡的城墙上已经排满了人,有很多人坐着,还有更多人环绕着这些有座位的人站立。再看城外,沿城墙下以及左右两侧,有不少男男女女身穿盛装,带着随从,不下千余人。有的人还摆开了座位,撑开遮阳大伞,纷纷对着他指指点点还互相议论纷纷。

人虽然多,但也绝对不是什么战阵,倒像是来参加什么集会的,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刚刚打完仗这里就过节了吗?白少流只在小时候家乡的年货大集中见过这种场面,可是看这些人的穿着打扮言谈举止,一个个非富既贵,也不像附近乡下来赶集呀?

白少流不知道,他和福帝摩要决斗的消息在一天之间已经传开了。神圣教廷的大军攻打特伊城堡行动迅速而隐蔽,直到黑暗生物被吴桐召唤大举来攻,罗巴联盟列国的上帝守护人才查觉到有大事发生,等得知消息之后大战已经结束,紧接着听说那位来自志虚的主教杀手白少流,以一个骑士的身份为了自己的情人海伦,要与福帝摩决斗。

一场惨烈的大战,结局差点成了闹剧,附近各国贵族守护人纷纷赶到特伊城堡,一定要目睹这场决斗。冈比底斯紧急集合的第二批增援军阵没有赶上战事,中途撤回,但其中的领军人物也都赶到特伊城堡“观摩”这场决斗。来的人太多,大多也很有身份,在周围负责警戒的卫队请示国王之后,也把他们放了进来。

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人一多事情就变了味道,这些人没有经历过那一场惨烈的战争,只是听说有东方骑士要与福帝摩公开决斗,很多人甚至把它当作一种娱乐,兴高采烈的来看八卦。特伊城堡下昨日堆积如山的尸骨已经清理干净,换成了一批兴致盎然的各国贵人,他们互相打着招呼,谈论着彼此听到的消息,发出略带夸张的惊叹声与欢笑声。

有不少风流贵胄久闻特伊城堡的主人伊娃·维纳是个千娇百媚的风流佳人,而现在又多了一位号称教廷第一美女牧师的海伦,也想混进特伊城堡献献殷勤,最不济也能饱饱眼福,但是特伊城堡却没有开门迎客。蒙哥利二世见来的人太多,于是下令卫队维护秩序,征求伊娃同意后,只允许侯爵以上的贵族登上城墙观战,其它人都在城外自己呆着。

在世俗制度平等的西方,骨子里的等级还是相当森严,能来到这里的人要么是神圣教廷的高级信徒,要么是地位显赫的上帝守护者,都是掌握魔法神迹的人,有资格登城观战的却只有少数。灵顿侯爵的堂叔,斯匹亚国王卡洛斯·灵顿也来了,在城楼中央就坐。城外热闹的就像过节一样,一场决斗不知道为什么让这些人如此兴奋?就像在等待一场精彩的歌剧,两位国王在城楼上也微微皱起了眉头。

无论如何,在神圣教廷大军付出那样惨烈牺牲之后,人们不应该以这样的心态来到这里。可是这样虽然不妥,蒙哥利二世也宁愿如此,他的想法就是王国境内安宁。白少流华丽的出场,现场的气氛出现了第一个高潮,人们纷纷起身欢呼惊叹,还有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贵妇人向小白挥舞手帕抛媚眼。

小白率领自己的“仪仗”落地,脚下硕大的精气莲花化作道道祥云环绕,又是一阵喝彩声,小白身后的陶奇和陶宝瞪着眼睛看稀奇,而城里城外的人们看着他们也是另一种稀奇,白少流带着面具看不清表情,顾影在苦笑,清尘在冷笑。

小白刚刚到场,天空又传来清晰的战鼓之声,两队金光闪闪的无敌战阵从天而降,福帝摩站在战阵的中央。这两队无敌战阵不是来帮忙的,而是约格的随身卫队,约格陪同福帝摩来到,他今天没有穿红衣大主教的祭服,而是世俗中男爵的礼服。他穿着镶有白色毛边的深红色丝绒外套,帽沿上有两条貂皮装饰还有一道浅色银圈饰有六个银球,他走在福帝摩身边英俊的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举手投足间风度偏偏,把在场几乎大部分老少妇女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但是更多男人都看向了福帝摩。

福帝摩穿着银色的光明战甲,在阳光下十分夺目,头盔上的面具并没有拉下来,棱角分明的脸上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威严与凶悍。他腰间没有悬剑,手持一张四尺长弓,弓脊上有特别设计的箭环扣了三支箭,每支箭都有三尺长,锋利的箭簇不似金属,而像透明的宝石,分别成紫、绿、橙三色。他一出场,人们感觉到一种难以形容的压迫感,都不自觉的止住声音。

就在此时,特伊城中传出悠扬的号角声,当然不是吴桐在吹号,吴桐还在城堡的卧室中躺着昏迷不醒,是国王的仪仗卫队排成两列出城了,蒙哥利二世走了出来。

蒙哥利二世走到城堡前空地的中央,首先转身向着城上城下的所有人说道:“各位尊贵的朋友们,我以郁金香公国国王的名义,恩准两位伟大的骑士今天在这里举行一场决斗。但是我首先要告诉大家,就在昨天,神圣教廷的战士们和特伊城堡中的勇士们与整个罗巴大陆的黑暗势力进行了一场血战,守护这个世上所有人的安宁与幸福。请诸位起立,向所有牺牲的战士致敬默哀!”

国王也觉得气氛不对,让大家起立,让这片战场重归肃静。致敬完毕之后,蒙哥利二世又高声说道:“尊敬的福帝摩大人与远方来的骑士白少流先生决斗,因为白少流心爱的情人海伦受到了福帝摩追缉,事情的过程我想诸位已经听说了。我决定首先在郁金香公国境内赦免海伦与魔法工匠们的罪行,不论这种罪行指控是否存在,因为他们也在对黑暗势力的一战中建立了功勋。”

这句话一出口,海伦率领魔法工匠们走出城门向蒙哥利二世行礼致谢,国王摆了摆手又说道:“既然已经选择用一场决斗来解决这场争端,如果福帝摩大人胜了,菲力浦·歌琳与他手下魔法工匠的组织者薇丽丝·歌琳,将随福帝摩大人回神圣教廷接受审判与惩罚;如果白少流骑士胜了,我将在郁金香公国境内赦免菲力浦与薇丽丝。神圣教廷的教皇陛下授权尊敬的红衣大主教约格大人全权裁决,而约格大人将裁决权交给了我,因此我做了这个决定。”

蒙哥利说话非常注意国王的身份,他口中提到的赦免,仅仅是指在郁金香公国境内的赦免,那是他的权力范围。同时他还把约格抬了出来,强调这个决定是在得到教皇授权的情况下做出的,不论结果如何也不会有人追究他越权擅断。

交代完毕之后也没有更多的废话,蒙哥利二世从卫士手中接过一张弓和一支金色的箭,亲自走到场中的一侧,朝天仰射一箭。这是一支响箭,带着哨声飞了出去远远的落下插在了地上,大约有二百米的距离,人们纷纷鼓掌为国王的“高超箭术”喝彩。蒙哥利二世举手让大家肃静,拔出佩剑在立足的地方划了一个圈,大约一丈方圆,又走到箭落地的地方划了一个同样的圈。

接着国王陛下宣布了决斗规则——

白少流和福帝摩每人站在一个圈中,比赛过程中如果走出圈子就算认输。决斗比的是箭术,因为白少流是挑战者,所以由福帝摩先射箭。国王强调如果分出了胜负,谁都不可再出手,尽量避免伤害对方的生命。

具体的规则是每人射出三箭,福帝摩射第一箭,然后白少流再射第一箭,接下来福帝摩射第二箭,如此循环。如果中途谁败了,那么决斗就结束,三箭射完两人都没认输,将由国王陛下裁决胜负——这有点像拳击比赛,在规定的回合内击不倒对方就最后看点数。在一千多双眼睛的注意下,相信蒙哥利二世也无法偏袒,只是在这种箭术决斗的过程中败了可不像拳击台上倒下那么简单,有可能是要送命的。

宣布完规则蒙哥利二世一挥手:“福帝摩大人,白少流骑士,你们可以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了,决斗前还有什么话,请开口。”

白少流走到场中看了看身边划的这个圈,又看了看远处的福帝摩,心中暗道:“国王这一箭射的够远的,足有二百多米,在这个距离一个魔法弓箭手想射死一个人自然很轻松,但对方也是高手有准备还可以闪避,就很难致命,看来这位国王也不想有人死在这里。”同时心中也暗叹,其实他和福帝摩这种高手射出的箭,二百米以外一丈方圆之内不太可能有闪避的空间,只有硬接。

就在此时听见蒙哥利二世问道:“白少流骑士,福帝摩大人的弓和箭已经准备好,你的弓和箭呢?”

白少流微微点头,从左臂的护腕中取出一根几寸长红色的短枝,啪的一声在手中展开成一张八寸小弓,接着又从右臂护腕中抽出一根细长的尖刃银条向国王道:“这就是我的弓和箭。”

城下的人群就像一大群苍蝇突然嗡嗡作响,大家又开始议论,相比福帝摩手中骑士长弓,白少流的弓和箭简直就是小孩的玩具,可偏偏是那么精美漂亮。

国王没有理会议论,平静的问道:“您只有一支箭。”

白少流:“我的弓,不一定需要有形的箭。”说着话举起这张小弓朝天一拨弓弦,一道赤焰流光射出,在半空散成朵朵火雨,就像爆发了一颗盛大的焰花。这一幕太绚了,好精彩的魔法箭术!有人吹起口哨喝彩,谁也不再敢小看这张小小的弓,还有人高声道:“传说中爱神丘比特的弓箭不就是这样的吗?这真是伟大的情人之箭!”

说实话,在场几乎没有人看好白少流,都认为他不可能获胜,只是佩服其勇气而已。现在看白少流这一箭还有两下子,或许能抵挡一阵,那么这场决斗就更精彩了。有很多人就是来看热闹的,如果福帝摩一箭就把白少流射倒了反而不够刺激。

这时国王又转向福帝摩问道:“大人,您还有什么话要说?”

福帝摩却冷冷的问了一句:“我只想知道,海伦真的是这位先生的情人吗?”

他怎么来这一句?难道开始怀疑起小白的身份了?这时海伦推着坐在轮椅上的菲力浦走了过来,向蒙哥利二世行礼道:“陛下,请恩准我们给白少流送去祝福。”

蒙哥利二世:“海伦,福帝摩大人的话你听见了吗?请你回答。”

海伦一挺胸,骄傲的说道:“是的,当然是,白莲真人是世上最伟大的情人!”

蒙哥利二世又转身问白少流:“你愿意在决斗前接受祝福吗?”

白少流点了点头,海伦推着父亲走了过去。刚刚来到面前,就听城下有人喊:“吻她,吻他!”开始只是一个人喊,后来喊声连成一片。海伦脸色羞红,呼吸也因为激动而散乱,却直视着白少流没有低头,她抬起了一只手,拿着手绢伸向白少流。

此时决斗场的形势是这样的,一帮地位崇高的贵客都在城墙上,其它人在城墙下的两侧排开,大片的开阔地都空了出来,场地中央福帝摩与白少流远远的对峙,而在海堤的那一侧,小白带来的仪仗队以及约格的随从离的很远在观战。看见这一幕,清尘有些不耐的哼了一声,而顾影却咳嗽了一声。

面具和头盔是一体的,可以从头盔里面拉下来也可以收上去,小白收起了银色的面具,露出了一张英俊的脸庞。他鞠躬接过海伦的手绢,放在鼻子前做了一个闻的动作,然后打开胸甲将手绢放了进去,藏在靠近心脏的位置。这一套古典的传统仪式是顾影教他的,那表示他向海伦表达仰慕,而海伦接受了,愿意成为他的情人。

白少流收起手绢刚刚直起腰,海伦突然踮起脚尖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仰起美丽的脸庞脸凑了上来给他一个深长的吻。这煽情的一幕使观众的情绪更加沸腾了,尤其是女人们都激动的捧住自己的胸口,远处的清尘脸色发白转过头去,而顾影微微摇了摇头,眼睛竟然变得有些湿润。

这不是一个礼节性的吻,而是一个深长热烈的湿吻,白少流能感觉到海伦陶醉般的投入,也能感觉到她似乎对接吻没有经验,动作有些稚嫩笨拙。在决斗场上,千人面前,身为“伟大情圣”的白少流也不可能不回吻,身穿着冰冷的铠甲轻轻拥住了海伦,伏下头用缠满的唇舌抚慰与引导。海伦闭着眼睛,全身都在发颤,似乎要融化在小白怀中,然而泪珠却从眼角渗了出来。

“不论是胜是败,你一定要活着!”这是海伦离开小白怀抱时说的唯一一句话。

接下来菲力浦抓住了白少流的手,高声道:“年轻人的勇士,我没有更多的语言来形容您的骑士精神,请您伏下身,接受我的祝福。”

白少流低下身半跪在轮椅前,这时菲力浦低声说道:“注意福帝摩的箭。绿色的箭有扭曲时空的魔法,它的威力能将一片空间分割,将对手撕碎;橙色的箭力量在箭射到之后持续涌来,要注意它像潮水一样会把人卷走;紫色的箭威力最大,它会在一片空间内引起一场能量大爆发,这么小的范围内无法躲避,只有用你全部的防御力量对抗。……”

白少流刚想抬头说谢谢,菲力浦又道:“不要抬头,仔细听我说。你身上这套黑铁盔甲可以散射能量的冲击,将锐利的伤害分散,但是你的身体仍然要承受被攻击的力量,如果能量冲击过大,这套盔甲就会化成碎片。……而福帝摩身上的光明战甲是这世上最好的铠甲,能够吸收绝大部分魔法的攻击力,弱点在他战靴后跟,脚踝部位侧后的位置,那里原本可以镶嵌晶石但是没有镶嵌。”然后又高声道:“上帝保佑你,勇敢的骑士!”

也许所有人都太小看菲力浦了,一个商人、一个战斗力毫不起眼的魔法工匠,竟然有此等见识。菲力浦这种人的地位在神圣教廷不高,福帝摩是想抓就抓来顺手就栽赃,没把一个低贱的工匠头领放在眼里。但是菲力浦是教廷中最好的魔法工匠,堪称一位锻造魔法大宗师,他熟悉各种魔法武器以及器具的特点与弱点。

幸亏是白少流亲自出战,如果是丹紫成在此,不可能让歌琳父女走到场中,那也不会有听见菲力浦这番话的机会。海伦推着父亲的轮椅离去,蒙哥利二世又登上了城楼,扔下了一条白色的丝巾,丝巾在海风中落地,决斗开始了。

福帝摩也拉下了面具,全身被铠甲保护的严严实实没有一点缝隙,但是心中却有一丝莫名的烦躁。似乎总有号角声在耳边传来,那是召唤心魔的号角,他在特伊城堡下已经听了三天三夜。除此之外,他还觉得眼前黑云翻滚,有一道银光射来穿过自己的咽喉。他很清楚的知道这是白少流强行叠加在自己意识中的幻觉,他的精神力量强大不受牵引,但也觉得很不耐烦,白少流在搞鬼,他却没法说。

虽然决斗比的是箭术不能使其它手段,可是每个人还是有各自的优势的,比如福帝摩就拥有神圣教廷最好的光明战甲,威力最强大的魔法弓箭,而小白,他的赤炼神弓本身就可以作弊,现在又悄然施展了移情开扉术干扰福帝摩的心志。

丝巾一落地,福帝摩半秒种功夫都没有等,立刻摘下了绿色的箭,毫不留情的对小白射了过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