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赤蛟神宵志伏魔

小白在阿匹斯大峡谷河底闭关,却不知梅野石以法力送入九转紫金丹让他服下,定境中脱胎换骨,修为突破净白莲台大法第五层次第“升座”境界,一念转醒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出关时修为大进已有飞天之能。

他醒来时结界洞天如故,只是发现六芒星阵最中间那枚黑晶石颜色已经暗淡了不少,他起身的时候身上忽然散落了不少东西,再低头看,原来自己的头发指甲已经全部脱落,面前的沙地上还有几十枚牙齿,是自己在定座中不自觉的吐出来的。他抖了抖身体,又发现自己完全褪了一层表皮,长出了新的肌肤、指甲、牙齿、头发。

对这种情景他不意外,因为白毛早已把白莲秘典中的口诀与心法传授完毕,这就是突破修行界境成就莲华化身之前的一种正常现象,报身转境脱胎换骨。他奇怪的就是洞天结界仍在,那说明两个月时间未到,自己的修为怎能精进如斯?当时他还不知道有梅野石送九转紫金丹这个莫大的福缘相助。

此时的小白不仅能够冲出结界,甚至用大法力收走了法阵上的晶石,让这个魔法空间消失完全没有留下痕迹。一道银光飞出大峡谷,立刻有一片霞光从山中射出迎了上去,赤瑶在空中拦住小白惊喜道:“你真的出关了,梅盟主没有骗我!”

小白破关而出,只见到守护在此地的赤瑶,立刻问她发生了什么事?赤瑶所知也不多,只告诉小白梅盟主来过,还用大神通助他服下一枚叫九转紫金丹的东西,然后命自己守在此地。她已经将消息告诉了吴桐和梅野石,据梅盟主分析,她的行踪暴露了,教廷已经知道特伊城堡收留了歌琳父女。至于后来发生的事,赤瑶没有参与,当然也没法告诉小白。

小白一听说这些,立刻就想到特伊城堡一定有大事会发生,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不知自己赶去还能不能来得及?既然梅盟主已经插手,可能事情还有挽救的余地吧,当即带着赤瑶飞天赶到特伊城堡。小白还没到就被和曦泽仁截住,紧接着落地被赤蛟七剑的霞光包围,然后意外的见到了清尘和顾影居然站在一起。

听完顾影的介绍,小白的脸是越拉越长哭笑不得,他万没想到丹紫成会大张旗鼓给他弄出这样一件事来。不由得偷眼观瞧顾影和清尘的脸色,特别是清尘的反应,清尘虽然板着脸但倒也没有特别的生气——这件事毕竟不是小白自己干的,情圣的旗号也不是他自己打的。

他们几个人说的热闹,前面的事情已经商定,教廷大军开始收拾战场,收敛遇难者的遗体与遗物,战阵有序的撤走,亚拉将率领幸存的三头龙骑返回马尼亚丛林再到冈比底斯复命。按照职责,约格应该随大军回冈比底斯向教皇禀明发生的一切,但是他也想参观这场决斗,命最高神学院的一位长老率领残阵先行回师,自己带着近卫留下了。

见大军已经撤走,福帝摩道:“我也暂时离开此地,明日正午一定赶来。”

约格行礼道:“陛下,我和总导师大人一起告辞了,还要向神圣教廷报告所发生的一切,明天再见。……巴罗佐大人,您就陪在陛下身边吧。”

他们走了,在外围山丘中以及海堤后负责施展魔法隔断此地空间的魔法师们也撤走了,蒙哥利二世带来的卫队分出一部在四面警戒。阿芙忒娜向“白少流”道:“白先生,您远道而来,不如就在特伊城堡中休息,战阵可以撤了,蒙哥利陛下会保证你的安全,不必再担心。”

丹紫成摇了摇头:“决斗之前,我不想进入特伊城堡,只想安心准备明天的一战,我的手下自会撤去,明天再见!”他可不想现在进特伊城堡,万一和海伦一见面揭开面具,那不就什么都穿帮了!歌琳先生眼中有失望之色,显然他很想“白少流”一起回到城堡,但是“白少流”一声令下,伏魔大阵在剑气青光中拔地而起,离开战场向着大洋外飞去。

蒙哥利二世微笑着对阿芙忒娜说:“我和我的卫队今晚也在特伊城堡休息,不知伊娃女士是否欢迎我这样一位客人?”他做事倒是很严密,要亲自留在特伊城堡,身为国王也是用心良苦,这样一来谁也不方便在决斗前趁机使什么小手段了,也不担心菲力浦会逃走。

阿芙忒娜赶紧道:“陛下,您是这片土地的最尊贵的客人,维纳家族的城堡随时敞开大门欢迎您的驾临。……请随我来!”

蒙哥利二世却没有立刻动身,站在那里看着遍野的尸骸与血污,那都是黑暗生物留下的,还有洒落满地残破的武器、铠甲、魔法杖等等,那都是教廷大军收拾战场时认为已经损毁没有价值而遗弃的。蒙哥利二世低头闭目在胸前划了个十字,默默的祷告,其它人也都低下头开始祷告。

良久之后祷告声停止,阿芙忒娜取出了一卷冰蓝色的卷轴道:“请诸位先进城,我来打扫这最后的战场,将一切污垢都卷入大海吧。”

歌琳先生却伸手阻止了她:“维纳小姐,这场战争因我而起,也因为特伊城堡收留了魔法工匠们,请求你将清洗这污浊战场的责任交给我和魔法工匠们吧,让我们洗净这些肮脏的污骸,也涤荡自己的灵魂。”

阿芙忒娜有些奇怪的看了歌琳先生一眼,没说什么收起卷轴陪着蒙哥利二世以及巴罗佐红衣大主教进入特伊城堡,伊娃打开城门,亲自站在城下迎接。歌琳先生却没有跟随在卫队中,薇丽丝推着他的轮椅缓缓的落在很远的地方,两人正在说话。

菲力浦:“我们欠吴桐和伊娃太多了,这一战耗光了他们的家底,他们会破产的,还好有这个机会,有一笔财富还给他们。”

薇丽丝:“老爷要留下这遍地损毁的物资,让魔法工匠们修复,交给伊娃和吴桐吗?”

菲力浦:“是的,我们没什么别的可补偿,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你看这断剑,费点功夫可以重新炼化成秘银,再看这魔法杖上镶嵌的晶石,用魔法工艺取出切割,仍然是完好的一小块。……高高在上的骑士们不会做这些卑贱的工作,但是我们能做,将所有的东西集中起来,至少有三分之一可以拆解修复成再利用的物资,而且都是上等材料。”

薇丽丝:“这正是老爷的最擅长,只是这么多报废的物资再加工,恐怕需要很长时间,我们的人手有点少。”

菲力浦:“没关系,可以慢慢来,如果明天决斗白先生胜了,一切都好说,如果他败了,那么你和我就要回冈比底斯接受审判,海伦和魔法工匠们留在这里也有事可做,无论如何不能让特伊城堡白白的收留他们。”菲力浦是个出色的商人,立刻从他的角度想到了善后事宜。

薇丽丝:“收集战场中所有的损毁器物,加工完毕之后,吴桐能出手吗?价值又有多少?”

菲力浦:“这你不用担心,吴桐会发财的,这一批物资也不用再担心黑市交易,只要有人拿得出来,教廷自会重金收购。”

薇丽丝一愣:“卖给教廷?”

菲力浦:“教廷这一战损失的是冈比底斯机动作战力量,人的损失可以在各地守护者与教徒中重新抽补,但是物资的损失也是巨大的。我注意到他们的作战了,很奢侈的一种方式,轮番攻城时魔法师和牧师们都在定期更换镶嵌魔法杖,但是到最后他们已经没有魔法杖可以更换了,骑士们的武器与盔甲就更别提了。……神圣教廷为了恢复机动作战力量,短期内需要大量的作战物资,教廷管辖的魔法工匠们的产量有限我很清楚,肯定会通过别的途径收购,只要吴桐能通过中间人提供,他们就会买的。”

薇丽丝轻蔑的一笑:“这么说,神圣教廷也会参加黑市交易了?”

菲力浦:“一定会的,不过他们参与了,就不叫作黑市交易了,民间采购而已。”

薇丽丝:“如果教廷知道这批物资是特伊城堡中的魔法工匠们打扫战场修复所得,不知道会有什么感想?”

菲力浦微微冷笑:“我倒希望他们知道,那都是他们遗弃的损毁之物,魔法工匠们用自己的汗水修复重新发挥作用。……如果他们也收购这样的物资,那么你我在冈比底斯受到的指控就显的多少有些荒诞,我不指望得到多么仁慈的宽恕,只希望教廷能够明白这一点。”

薇丽丝:“我想他们已经明白了一些,尼斯城魔法工匠出事之后,我听说教廷支付给其它魔法工匠的酬劳提高了。……老爷,你为什么还想着回冈比底斯接受审判呢?难道你不认为白少流明天能赢?”

菲力浦:“比箭术?与神圣教廷的第一骑士无敌的圣福帝摩?那个年轻人可能很有本领,但我认为他不可能战胜福帝摩,上帝保佑,我只希望他能够留住性命!”

薇丽丝吃了一惊:“您是这么想的?白莲真人没有胜算?那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他不应该为此牺牲,如果他有什么意外,海伦一定会伤心欲绝的。”

菲力浦叹息一声:“我怎么阻止他?就像我阻止不了自己的命运一样,他以一个骑士的身份而来,公开打出了伟大骑士的旗号,那么骑士的荣耀就比生命更加重要,他收回不了决斗的要求,而且蒙哥利陛下已经做出了决定,我无法劝阻。”

薇丽丝:“真没想到郁金香公国的国王会赶来,事情会以一场决斗而收场,白莲真人以搭救情人海伦的名义,可是我们都知道海伦不是他的情人。……也许多年之后人们再谈论这场战争,不会知道复杂的内情,只会记起这是一个伟大的骑士为了美丽的海伦而发动,面对教廷大军,也面对黑暗生物。……这将成为一个动人的传说,与一切事端毫无关系的海伦会成为传说的主角。”

菲力浦:“我们的历史上那些传说就是这么流传下来的,蒙哥利二世作为国王,他当然希望以这种方式结束这场冲突,维护王国的稳定与利益。”

薇丽丝:“守护一个王国,也和老爷带领工匠们做生意差不多。”

菲力浦抬起头看着她道:“薇丽丝,其实你也可以完全与此事无关的,你为什么要做那么多?又为什么肯陪我一起回冈比底斯接受审判?你为什么不阻止自己?”

这一位在战场上威风凛凛的女战士,在菲力浦的注视下脸色也微有些发红,侧过头去道:“这是我的选择,灵魂最深处的声音告诉我必须如此,自从老爷你收留我这个流浪儿那天起,我就是歌琳家的仆从。”

菲力浦:“你不再是那个流浪的小孩,你早就长大了,也不再是歌琳家的女仆,但愿上帝保佑白少流能够战胜福帝摩,你也将解脱该有你自己的生活。……海伦来了,你注意,不要把我刚才说的话告诉海伦。”

这时蒙哥利二世已经进城,所有人都在列队欢迎国王,而海伦却冲出了城堡,像一头小鹿跑向她的父亲,在轮椅前半蹲下身道:“父亲,我听说明天就要决斗,你为什么不阻止白莲真人?”

薇丽丝:“一位伟大骑士的荣耀不可剥夺,在国王面前他向福帝摩发出了挑战,为了你!他真的很勇敢,海伦,我真羡慕你,如果有一位骑士能为我这样做,我这一生也就没有遗憾了!”

海伦:“可是那很危险!……他人呢,为什么不见我一面就走了?”

菲力浦抚摸着她的头发道:“这世间本来就有许多险恶,每个人都要面对,我们只希望你不要受伤害。想一想城里城外的所有人吧,这一场决斗能让他们平安,国王陛下一定会如此决定的。……你不要太担心,白莲真人是一位强大的骑士,明天决斗前你一定会见到他的,作为你的父亲,我也要为他送去祝福。”

……

这天晚间,蒙哥利二世就在特伊城堡中过夜,城堡成了国王的临时行宫。而在大洋中的一个海岛上,丹紫成率领的伏魔大阵、终南派与坐怀山庄弟子也驻扎在此,众人都在警戒与休息,只有和曦、泽仁、丹紫成、顾影、清尘几个人在海岛中央的小山凹里商谈。

小白正在苦着脸问丹紫成:“师兄,梅盟主命你以我的名义出面最后解决争端,可是那两杆大旗,也太……”

丹紫成一拍他的肩膀:“白庄主,我可是替你搭救情人,这样舍己为人的事情,你总不能怪我吧?”

小白看了顾影和清尘一眼:“可是海伦与我,并不是……”

丹紫成打断了他的话:“你们是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不远万里来救她,而且在罗巴大陆搞出这么大动静,千古以来未尝闻也!不论怎么说,事情就是因为你和海伦而起,你有什么好解释的?想想卷入冲突的那么多人吧,他们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是世间能否安宁的大事,海伦和你的关系已经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你就认了吧,回头该怎么解决是你自己的事。”

和曦真人劝道:“丹紫成做事确实张扬了一些,但是仔细想想,这恐怕是最好的一种收场方式。事已至此,还是想一想明天决斗的事吧,切不可掉以轻心。”

白少流叹了一口气:“既然紫成师兄以我的名义发出决斗邀请,而事情确实是因为我救海伦而起,不能让紫成师兄替我挑战强敌,明天我亲自出手。”

丹紫成直摇头:“不行不行,我早就准备好了,要不然就白搞这么大场面了,如果就是和福帝摩直接斗法当然没把握,可是要比箭术,我想我能赢。”

这时正一门掌门泽仁道:“紫成,白庄主说的对,既然是以他的名义,事情也因他而起,既然白庄主来了就应该自己出战,你不必再争了。”

顾影有些担忧的说道:“福帝摩号称教廷的第一骑士,紫成师兄有准备,可是小白没有准备啊,比箭术没有把握。”

和曦真人道:“白庄主破关而出修为大进,可以一战,若论福帝摩的修为,我出手也未必一定能胜,所以丹紫成与白庄主谁出手都是一样,既然要借助神器瞄日鹊与息壤神珠之威,那么紫成就教白庄主怎么使用吧,如果能学会,则由白庄主出战,如果白庄主动用不了,我看还是紫成去。”

清尘忍不住插了一句:“那个福帝摩很厉害吗?我和他交手,他也不比我强到哪里。”

泽仁道:“清尘姑娘,若不较神通法术,论近身格斗,昆仑之中也许只有我能与你相敌,我也是自幼武道双修。你偷袭得手,又有特伊城堡的法阵相助,而那福帝摩已经血战几昼夜,尤能伤了你脱身,此人战力之强绝不可小视。”

清尘听泽仁这么一说,脸上也露出了担忧之色。此时小白说道:“清尘,福帝摩伤了你,我一定为你报这个仇!……紫成师兄,刚才说你有准备,那瞄日鹊和息壤神珠是怎么回事?你就告诉我吧。”

丹紫成拿出了一张弓和一枚乌溜溜的珠子,对丹紫成道:“绯焱师叔从忘情宫中带出了瞄日鹊与息壤神珠,所以我才会和福帝摩比箭术,这张弓没有金丹大成的修为根本拉不开,而这枚神珠没有脱胎换骨的境界也根本拿不动。……我师父曾说你有三成可能会赶来,要我做七分应战的准备,恭喜师弟破关而出,应该可以动用这张弓。以你我的修为,都只有一次的机会,把息壤神珠射出去,福帝摩绝对想不到这一箭的威力,十有八九能赢。”

白少流:“瞄日鹊?我听说过这件神器,我手中的赤炼神弓妙用类似,以前听说它有弓无箭可射出烈日之威,怎么又多了一枚息壤神珠?……怎么用,让我试试好吗?”

小白伸手要接瞄日鹊,丹紫成却把东西收了回去,从怀中又掏出一把小弹弓和几枚白色的珠子道:“不不不,不能一开始就动用瞄日鹊,你先练习怎么用这把小弹弓,我另有法诀相授,纯熟之后才可以试用息壤神珠,御器之时此珠重愈山岳,你只能发出一箭恐怕就神气耗尽,要在最关键的时刻发出制胜一击。”

丹紫成拿个小弹弓在那里比划,对小白讲解起瞄日鹊与息壤神珠的妙用,瞄日鹊实是一把弓,但息壤神珠绝对不是当弹子用的,那是风君子小时候调皮捣蛋搞出来的花样,而用在此时却很合适,丹紫成或小白要想比箭术战胜福帝摩,只能借助这种方法。

小白听了半天终于听明白了,站起身来摇头道:“紫成师兄,我没有把握能够控制好瞄日鹊和息壤神珠,这两件神器如此使用实在很勉强。还好要比的是箭术,这正是我的最擅长,我的赤炼神弓另有妙用,明天我出战,就用赤炼神弓。”

丹紫成一瞪眼:“白庄主,我知道你的赤炼神弓了不起,曾在战阵中一箭射杀志虚大主教,但你不要小看了忘情宫镇宫神器,绝对比你的赤炼神弓威力大多了。”

白少流摇头:“不要误会,我没有贬低忘情宫神器的意思,但是最好的法器就是手中最熟的法器,刚才你说息壤神珠只能发出制胜一击,我倒想起我的赤炼神弓还有更玄妙的变化。”

丹紫成站了起来:“什么变化?”

小白一扬手,袖中飞出一道红光,在空中变成一张小弓模样,然后火光一闪,小弓又化成一红衣女子落地,赤瑶现出身形施礼道:“紫成师兄,泽仁掌门,和曦师伯,赤瑶有礼了!”

丹紫成一皱眉:“赤瑶已经脱困,赤炼神弓是自主神器,这相当于两个打一个呀,还可以作弊,攻他个出其不意,这主意不错!”

小白微微一笑:“这不是我自己想到的,梅盟主早已提醒过我。”

和曦道:“如此也可一战,那么明日就让白庄主携赤炼神弓出战,赤瑶之事是绝密,不能有一丝外泄,除明日随白庄主前往之人,其他所有人在决斗之前都不可离开此地。……就这么定了,白庄主该休息了,我等不再打扰。”他一招手,带着丹紫成与泽仁离开,只留下了清尘和顾影陪着小白,赤瑶在一旁侍立。

几个人都不说话,气氛有点尴尬,还是顾影首先打破了沉默:“小白,我知道现在劝你也没用了,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你决定参加决斗那就去吧,但是无论如何请答应我,不论是胜是败,要活着回来。”

小白点头:“无论如何,我尽全力,但是我会活着回来。”

清尘终于开口:“小白,等你打败了福帝摩,再说别的事。我觉得你一定能赢,但是赢了决斗之后,你打算怎么善后?”

白少流苦笑:“你是在说海伦吗?这样好不好,我全听你的,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只要不伤害她。”

顾影小声道:“清尘妹妹的心地,绝对不会让你伤害海伦的。……清尘,你怎么知道小白一定能赢?”

清尘:“赤炼神弓有弓无箭,射箭完全可以只做一个样子,让赤瑶自己出击,以神宵雕为箭也射出去,这样更有把握。你不是福帝摩的对手,但可以在箭术上胜他。”

顾影点头:“谈及斗法争胜负,清尘妹妹比我擅长多了,我还有个建议,明天决斗前小白就可以出手,你不是会移情开扉术吗?从一开始就干扰福帝摩的心境,不要忘了他学过黑魔法,你不断骚扰让他有苦难言,就算不被你的移情开扉术控制,比箭的时候也受影响,高手之争就在这一线之差。”

她们俩给小白出了很好的主意,顾影的主意很有用,但是小白事先已经想到只是没有说出来,而清尘以神宵雕为箭使诈的主意是小白没有想到的。决斗在即,清尘这一次倒没有负气而走,而是留下来观战,她并不掩饰对小白安危的关切之情,但是对小白的态度也不是那么的亲密,不给他厚着脸皮顺杆爬的机会,看来还有秋后算帐的意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