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习从六艺决御射

国王的意思很有讲究,就是无论如何战阵之间不要再打了,白少流与福帝摩两个人斗去,以个人之战取代攻城之战,菲力浦作为胜负的赌注。福帝摩急切道:“陛下,可以留下海伦,但是我要带走反叛的魔法工匠们。”

丹紫成冷笑:“你这话说的,你怎么知道你一定能赢?”

菲力浦道:“我同意国王陛下的处置,我将承担所有的罪责,但是这与魔法工匠无关。”

福帝摩:“你在裁判所里是无法与外界联系的,是他们自己决定救你,怎会无关?”

薇丽丝挺胸道:“我是魔法工匠的组织者,我为此事负责,其它的人都是受了我的蒙蔽,事先并不清楚要参与什么行动。如果决斗中白先生输了,我和歌琳老爷一起回教廷接受审判。”

菲力浦正想劝阻薇丽丝,而福帝摩还想反对,蒙哥利二世已经一挥手:“好,就这样决定,谁也别再有异议!”他是巴不得把这件事定下来,每一个人的立场不一样,做为郁金香公国的国王,心里想的就是以尽量小的冲突代价解决这件事。

既然让国王陛下裁决,蒙哥利二世已经做了决定,众人也就不再反对,攻城之战成了一场骑士之间的决斗,无论如何这是一种最圆满的解决方式,得到教皇全权授权的约格也无法反对。约格看着福帝摩问道:“无敌的圣福帝摩总导师,您有把握战胜白少流吗?”

这话问的,简直跟挑刺一样,福帝摩重重的冷哼一声:“白先生想怎么决斗?我奉陪,但是我要提醒你,年纪轻轻应该珍惜自己的生命!”

丹紫成的语气似笑非笑:“大人提醒我珍惜生命?你看见这遍地的尸骸吗?他们的生命难道不是生命?您就毫不珍惜?”

福帝摩:“黑暗生物理应被消灭,教廷的战士是光荣的牺牲。”

丹紫成:“现在呢?黑暗生物在哪里?您手下的战士与城堡中的工匠们,他们的生命不值得珍惜吗?”

这几人之间的交流没有问题,说的都是志虚国语,只有蒙哥利二世听不懂,阿芙忒娜在一旁翻译,她的声音不大,却用一种奇异的法力让特伊城堡内外所有人都能清楚的听见。蒙哥利二世上前一步道:“言辞已尽,多说无益,既然二位骑士愿意以决斗代替攻城,歌琳先生与这位小姐也服从决斗的结果,那就这样办吧。……福帝摩大人,您的地位尊贵,是白先生向您发起了挑战,那么按照传统的仪式,由他来提出决斗的方式,您可以选择接受或不接受,如果你不接受,那么由你提出另外三种方式,让白先生挑选。……白先生,请问你想用什么方式决斗?”

丹紫成:“志虚传统,君子习六艺——礼、乐、射、御、书、数,我要是和他比礼乐书数,那是欺负人,在这战阵前所比的只能是射、御,说到骑术,我看那边有那么大个的恐龙,我也没法比,公平起见,我们就比箭术如何?”说着话从腰后披风下面摘出了一把精巧的短弓。

这把弓比白少流的赤炼神弓要大一些,但是尺寸也算很小的了,弓弦不到两尺长,很细就像一束耀眼的金光。弓脊是火红色的,从持手部位左右分开的形状象两支被风吹成弧形的羽毛,火红的弓脊上还镂刻着黑色的金乌图案。别人不认识这张弓,可是约格一看见这张弓就微皱眉头,心中暗道:“这小子十有八九是三梦宗大弟子丹紫成了,算计的够绝啊,连忘情宫神器瞄日鹊都捎出来了,难怪要比箭术!”

约格,或者说当年的七叶并没有见过这张弓,但以炼器大宗师的眼力一眼就认出来这是什么东西,如果天下还有这样一张弓的话,就只能是忘情宫镇宫九器之一的瞄日鹊。

忘情宫道法分日、月、星、风、云、火、水、土、灵九门,每门都有一件镇宫神器,分别是瞄日鹊、指月玄光、七星峒、呈风节、挥云杖、火灵幡、碧水烟披、息壤神珠、灵极佩,号称镇宫九器。碧水烟披与挥云杖曾经在二十多年前的忘情宫之会上展示,而呈风节还曾被七叶夺走,直到昭亭山决战时才被风君子夺回。

传说中的瞄日鹊是一把短弓,是忘情宫祖师根据后羿射日的传说打造的一把神器,据说持此弓在手,只要有大成修为,可以随漫天霞光飞游。而且瞄日鹊有弓无箭,以法力拨动弓弦,漫天霞光射出烈日之威。传说可能有些许夸张,但这件东西绝对是妙用无穷威力巨大。

关于瞄日鹊还有一则真事也是异闻——

风君子当年在深山中迷路误闯三梦峰上忘情宫,阴差阳错拜在天月大师座下,那时他才十二、三岁,是个调皮捣蛋的小屁孩。忘情宫中无俗事,天月大师也不天天看着他,风君子就自己玩,把一座仙宫闹的是鹤飞麟跳乌烟瘴气。

小孩当然要有小孩的玩意,俗话说水无常形,碧水烟披的形状可以是霞帔、披肩、斗篷、丝带,风君子就用碧水烟披将呈风节与瞄日鹊绑在了一起,就地取材造了一把特大号的弹弓。有弹弓就得有弹子,他只有一枚弹子,那就是息壤神珠。

这把弹弓的威力可太大了,也不能随便打东西,天月大师教他法术,在三梦峰上信手抟云,在天上化作龙虎百兽之形,用弹弓打这些东西。风君子当时也没把师父所教完全当作学法,更像是仙子在陪他玩,用弹弓打得是漫天龙窜虎闪。但是他才玩了三天就闯祸了,有一次他回到忘情宫中还在把玩弹弓,一不小心把息壤神珠射了出去,打在了忘情宫土门神殿的五色祭坛上。

这座五色祭坛据说是用女娲补天所遗留的五色神泥所筑,历经千年灿然如新,水火不损金雷莫能毁,但是却被风君子一弹弓崩碎了一角。这要是在别的世间门派,风君子早就受重罚了,但是天月大师的性情与常人完全不同,她只是告诉风君子:“你弄坏的,你把它修好,没修好之前,不得再动息壤神珠。”

风君子当时没那个能耐把五色祭坛修好,只有让天月仙子收走息壤神珠,然后又跑去缠着她学炼器之法,所炼倒不是什么正经法器,就是如何将三梦峰下浮生谷中的白离石炼化成白离珠,继续当弹子玩。

风君子后来神通广大,但是炼器之道一直不是最擅长,因为他就正儿八经学过这么一点炼器之术,炼成的白离珠在他眼里就是小孩玩的玻璃球子。但是此等炼器之法神妙非凡,出自他手中的白离珠是仿造息壤神珠所炼,以风君子天份之高,天月大师也是好不容易才教会的,而且白离珠在风君子手中又有了奇异的妙用,别人很难炼出来一样的。

后来风君子因故被逐出忘情宫回到人世间,为了纪念他在三梦峰的生活,他自己又仿造了一批小弹弓,留下了一批白离珠,丹紫成手中就有一把。丹紫成拜梅野石为师时风君子尚未封印神识,另有独门法诀相传,那毕竟是他的大徒孙。

风君子在忘情宫中玩大号弹弓的时候只有十二、三岁,在终南派弟子七心的帮助下自制小弹弓的时候也只有十六、七岁,以少年人的心性并没有打算炼制一件威震天下的神器,就是为了好玩。

仿造忘情宫神器瞄日鹊炼制的法器,世间不止小弹弓,另有一位炼器大宗师也做过这样的事,这个人可不像风君子那样就好玩,他的目的就是想炼制一件威震天下的神器,而这件神器就是七叶指点白少流所炼制的赤炼神弓。小弹弓与赤炼神弓的区别,也许就是风君子与七叶当年在世间心性的区别,但是现在赤炼神弓的主人是白少流。

七叶曾经的法器赤蛇鞭模仿黑如意但威力不及,距离世间神器还有些差距,赤炼弓的初胚模仿瞄日鹊,差距更大。赤蛇鞭被毁后七叶亲手拿到呈风节仔细研究,有了一种想法,就是继续打造自己的赤炼弓使它成为一件真正的神器,将瞄日鹊和黑如意的特点都结合在赤炼弓上,封印赤蛟元神,打造出一把赤炼神弓,他自己没有完成,却成全了白少流和赤瑶。

不提约格心中飞快的转动,一瞬间想到这么多,福帝摩一听“白少流”要比箭术,当即点头道:“好的,希望你不要后悔!……请问陛下,你是裁决之人,这箭术决斗怎么比?”

蒙哥利二世:“明日正午决斗时我再宣布规则。”

丹紫成道:“明天?”

蒙哥利二世:“是的,决斗时间定在明天正午,既然用一场决斗裁决争端,那么两边的战阵就先撤了吧。约格大人,神圣教廷大军作战多日伤亡极重,不必在此列阵了,至于白先生,您的战阵也不必在此摆开让人误生敌意。大战之后需要善后,决斗之事定在明日是应该的。”

蒙哥利二世倒是很机灵,不论决斗结果如何,先把双方战阵先撤走再说,他的目的就是尽可能的化解冲突。约格一皱眉还没说话,福帝摩抢先开口道:“那就明天正午,何时何地我也不惧!”他当然赞成这个决定,连战几日早已疲累,刚才与清尘相斗的时候已经觉得有点心惊,休息一日恢复战力自然最好不过。

丹紫成也不多话,很干脆的点头:“好的,就是明天,约格大人,你收拾战场吧。”

阵前四方会谈,白少流带来的伏魔大阵后面也没闲着,两个女人的言辞之声不大,却甚为激烈。只听清尘道:“顾影,小白在哪里,连你都不清楚吗?”

顾影:“我真的不知道,只知道他在一个秘密的地方养伤,这是他的护法侍者赤瑶转告的。”

清尘:“赤瑶是谁?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顾影:“你一直在和小白生气,他身边的事情你当然不清楚,赤瑶是他赤炼神弓中封印的赤蛟元神,脱困之后化为女子,只有赤瑶知道小白在哪里。”

清尘愣了愣,怎么小白身边又冒出来一个女人,还号称护法侍者?想了想问道:“你见过赤瑶吗?小白的伤势究竟有多重你清楚吗?”

顾影摇头:“我没有见过赤瑶,只是听吴桐转告,小白的伤势我也不清楚。”

清尘一顿紫金枪:“你喜欢小白我不能怪你,此话暂且不提!……但是你就在罗巴大陆,小白身受重伤你却毫不知情,如果他死了你是不是也不知道?他如果不是有性命危险,怎会在这种情况下还不露面?你却不去找他,甚至连赤瑶都没见过,却在这里找人冒充小白挑起情圣旗号,这就是你的所为吗?小白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吗?”

顾影被清尘挤兑的半天没说出话来,难言的委屈涌上心头,退后两步悬泪欲滴,颤声道:“清尘妹妹,你这么说我无法辩解,有什么事情你只知道负气出走,让小白为你担心。……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在此发誓,如果白少流有什么不测,不用你怪我,我当自决为他殉情!这样可以了吗?”

看见顾影如此,清尘也觉得自己有些太过分了,这么逼问顾影又有什么用?叹了一口气道:“算了,如果小白哥不在了,我有什么好生气的?哭都没有地方去哭,如果他能活着回来,我就不计较了,世事不能勉强,你不必介意我今天说过什么。”

顾影上前一步拉住清尘的手说道:“妹妹,我知道你性情刚烈,谁也勉强不了你的决定,但我真心希望你不要再和小白赌气了,此次万里相救海伦,你应该知道他是什么人,为什么招人喜欢?……只要他能平安回来,我也什么都不求了,以后该怎么样,我都听你的好不好?”

顾影这个态度让清尘有火也发不出来,皱了皱鼻子又问:“海伦到底怎么回事,今天丹紫成这么一闹,将来让小白怎么办?”

顾影叹了一口气:“妹妹,这事要问小白自己,这番冲突背后的意义重大,有些事是身不由己,你说是不是?”

就在这时远处的天边有一道暗淡的银光急速的飞来,正冲着伏魔大阵背后的这个方向。伏魔大阵中的泽仁与和曦反应最快,已经化作两道青光飞天而去远远迎了过去,会谈中人也很意外,抬头向天边看去,丹紫成眼珠子一转赶紧解释道:“没什么,那是我的手下随阵殿后防止被人尾随偷袭,发现没有危险就回来了,我们继续谈正经事吧。”

两道青光飞过去,顾影和清尘也看见了,顾影很兴奋的道:“妹妹,那是小白!”

清尘疑惑道:“小白飞天不是这样!”

顾影:“那是他御神宵雕飞天,一定是修为境界突破有了飞天之能,谢天谢地,太好了!……妹妹,我们快迎住他,现在这个时候他可不能突然出现,要不然丹紫成就演砸了。”

说话间在两片青光掩护下,来人已经落到了队列后面,顾影招手下令,海南派七名弟子手持赤蛟七剑围成了一个圈,霞光灿烂将来人掩在中央。等飞天三人站定之后,中间那个神气活现的帅哥不就是白少流吗?

和曦与泽仁护着小白飞落,一看赤蛟七剑已经围住,而清尘与顾影就在面前,对视一笑什么话也没有说,又回到伏魔大阵前面去了。赤蛟七剑面朝外围成一圈,圈子里站了五个人,除了小白、顾影、清尘之外,还有麻花辫和一位红色衣裙的艳美女子,但是清尘和顾影的眼睛全盯着小白一个人,齐声喊他的名字向前扑去。

小白张开了手臂神色却有点发傻,他没想到顾影和清尘居然一起出现在面前,手也不知道向谁伸更好,难道要在这里来个左拥右抱?只可惜他只是想的美却没抱成,清尘在离他两尺多远的地方突然停住,冷哼一声瞪了他一眼。顾影也很尴尬的停住脚步,看了清尘一眼又向小白使了个眼色。

小白舌头有点打结:“你,你们,都在这里啊?……清尘,你受伤了,快,我替你处置!”他一眼就看见了清尘那条腿裤脚碎裂,雪白的足踝上还有一道血痕,赶紧伏下身去,一摸兜却没有伤药。

“庄主,让我来吧,我来给清尘姐姐裹伤。”麻花辫一听要治伤,立刻跳了过来,她在坐怀丘中给白毛处置伤口已经习惯了,身上总带着伤药。

顾影也蹲下身:“麻花辫,把药给我,这是被剑气边缘扫中,不碍事的,都怪我粗心,刚才没有早点为清尘妹妹处置。”

清尘一个没反应过来,三个人全都来为她处置伤口,她的身体被人扶住了,一只鞋也被脱了,有三只手捧着脚为她上药,然后细细的包扎好,搞得她很不自在,想和小白发火也发不出来了。然后她就发现自己靠在小白的肩膀上,小白扶着她的后背一脸关切还带着歉意的看她,清尘想瞪眼,却把头扭了过去。

清尘的伤口已经处置好,顾影也站到了一边,小白还是扶着清尘,这时赤瑶走了过来,盈盈施礼道:“坐怀山庄护法侍者赤瑶,给两位主母见礼!”

不仅清尘,连顾影也愣住了不知如何作答,过了半天清尘才问道:“你就是赤瑶吗?怎么这么称呼我们?”

赤瑶:“我是赤炼神弓中的一缕元神,神器认白少流为主,二位当然是我的主母。”

顾影赶紧摇头道:“赤瑶,这么称呼我不合适,你就叫我顾影。”

清尘却上前一步离开了小白的扶持,回头指着他道:“小白,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你怎么能这么对赤瑶?”

小白苦笑着向赤瑶道:“我早告诉你,你不要这样,你已经脱困,别再提认主之誓。”

赤瑶是赤蛟元神化形,有可能不太懂人间俗事,但是她也不笨,刚才那样十有八九是故意的,她知道清尘和顾影与小白之间的尴尬关系,也看见了刚才的尴尬场面,所以来了那样很奇怪的一句问候。

“赤瑶,你叫我清尘就行,什么主母不主母的!”清尘伸手去扶赤瑶,却扶了一个空,很诧异的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

赤瑶:“我是赤蛟元神化形,身体是一张弓,你见的是幻像,我没有真人的形体。”

清尘:“噢,原来是这么回事!”言语中多了几分同情,同时也有几分释然。

小白又走过来道:“清尘,你怎么会来?是什么人伤的你,告诉我,我找他算帐!”

顾影在一旁道:“小白,你没事就好,清尘姑娘和我都在为你担心,她是听说你出事的消息万里飞天赶来此地的。你一定有很多话要说,以后再慢慢说,现在事情很急,你看见前面的旗号了吗?上面写的是你的名字,紫成师兄正冒充你和教廷大军谈判,既然你来了,我得把事情都告诉你,你看该怎么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