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辞尽一战定风波

战阵中传来一片哗然之声,谁也没想到斗嘴斗到最后会变成这样一个结果,“白少流”没有率战阵作战的意思,而是按照骑士的传统要和福帝摩单独决斗!这人胆子也够大的,竟然敢向神圣教廷的第一骑士无敌的圣福帝摩发起挑战。不过话也难说呀,福帝摩大人已经激战几天几夜精疲力竭,他是想趁机占便宜。

远处城楼上的海伦也听见了,一捧胸口差点没幸福的晕过去,她惊叫道:“你们都听见了吗,他要为我决斗,为了我和福帝摩决斗!他真的好勇敢!”兴奋过后又回过神来叫道:“不,不能这样,他低估了福帝摩的强大,他会有危险的!……快想办法阻止他。”

这时远处传来一个浑厚而威严的声音:“是谁要在我的国土上决斗?骑士之间古老的仪式早已被禁止,除非经过我的特赦恩准。诸位尊敬的大人们,我是这里的国王,我的责任就是替上帝守护这片国土和它的子民!”

这时再看远处来了一队衣色鲜明的卫士,穿着火红色的戎装,腰悬长剑,簇拥着四个人从远处走来。他们没有飞天,但是速度极快,就像飘移一样来到两阵之前,一起停住脚步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队伍中间有红衣大主教巴罗佐,还有阿芙忒娜和顾影,最中间站着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穿着便装没有带任何武器,五官端庄神色平和却自然而然有一种威严的气度。

这人正是郁金香公国的国王蒙哥利二世,福帝摩与约格向国王行礼:“尊敬的陛下,我们率领神圣教廷的大军在此与黑暗生物作战,已经取得胜利,正想以神圣教廷的名义向您报捷,没想到国王陛下亲自来了。”

红衣大主教与总导师的身份,不比世俗间的一位立宪国王更低,但是在郁金香公国的国土上,还是要对蒙哥利二世有足够尊敬。蒙哥利二世怎么会来到这里?几天前他就知道神圣教廷攻打特伊城堡的事,巴罗佐请求救援之后直接去见了郁金香公国的国王,大批黑魔法师出现与教廷大军作战,无论如何应该正式告知蒙哥利二世。

蒙哥利二世闻讯之后也犹豫难决,从内心深处,他不希望在郁金香公国的国土上发生大规模的冲突,一旦战事失控波及世间后果不敢想像,但是他又无法公然阻止神圣教廷的秘密行动,只有暗中调集力量加强戒备。

特伊城下之战究竟有没有波及世俗生活?表面上没有,但实际上影响很广泛,因为吴桐招集的黑暗生物有很多就隐藏在普通人当中,社会上出现了很多离奇事件。比如一个公司正在开会,突然间总裁站了起来,推开窗户就跳楼了,楼下却没有发现坠楼者,此人就离奇的不见了。又比如有人夜间与情人幽会,半夜情人莫名其妙的在旅馆房间里失踪了,只留下一杯有毒的酒,这人稀里糊涂喝完之后被毒死,警察却找不到凶手。

种种离奇事件的发生,警察局接到了各种各样的报警,却没有办法处理,上报到政府秘密部门就没有了下文。与此同时各类治安案件比以往激增一倍,有许多人在梦中听见了厮杀声和怪兽的吼叫声,忙得警察或心理医生们焦头烂额。蒙哥利国王心里隐约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能祈求上帝让特伊城堡之战早点结束。

种种离奇事件谁也无法圆满的解释,罗巴大陆出现了一批魔幻小说家,很多事件成了小说的灵感与素材,又拍成各种影视作品一度风靡全世界,但事件的真相只有少数人知晓,这些都是后话了。

蒙哥利二世坐卧不宁,他想去特伊城堡又左右为难,以他的身份只要去了就一定要插手,因为他是这里的国王,但是又不好处理。同时他也不可能通过议会和内阁调集世俗中的军队,相对于普通人来说,特伊城堡发生的事属于另外一个世界。就在他犹豫不决时,阿芙忒娜回到了郁金香公国,找到了国王陛下与巴罗佐红衣大主教。

阿芙忒娜离开乌由之后,曾回到郁金香公国处理商务,主要是与顾影处理万国摩通银行的股份转让事宜,事情处理完毕之后顾影去了马罗城,阿芙忒娜则悄悄去了一个地方,带着风君子送给她的那一本书页残缺的《道德经》,渡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那个地方就是亚特兰大洋海岛上的小木屋。究竟是怎么样愉快的时光?后文详述。

可惜很快就有人来打扰,来的人是顾影,带来了一个让阿芙忒娜很震惊的消息——神圣教廷的大军正在攻打维纳家族的历史象征特伊城堡。听明白前因后果,阿芙忒娜立刻带着顾影赶赴郁金香公国求见蒙哥利二世。

她来的正好,巴罗佐正带着教皇的诏书找她,一见面巴罗佐就宣布神圣教廷已经恢复她的荣耀。阿芙忒娜很惊讶,没有接诏书而是半跪于地问道:“从未失去的信仰需要什么人来恢复?我的荣耀又在哪里?”

巴罗佐扶起她解释道:“维纳小姐在志虚消灭了黑暗的亡灵法师,清理了潜伏在神圣教廷内部的威胁,使我们看到您仍有一颗虔诚善良的心,您受到了委屈和误解,理应恢复荣耀。神圣教廷这次并不是召回一名神殿骑士,而是任命你为冈比底斯最高骑士训练营的导师,这是邓普瑞多大人和约格大人的联名提议,获得了教皇陛下和神官议会的恩准。”

阿芙忒娜:“多谢教皇陛下与诸位大人,但是我现在还不能接受这个任命,当初我离开冈比底斯的时候,教皇陛下曾告诉我,我的所作所为再与神圣教廷无关,那么今天我的拒绝也不算冒犯。”

巴罗佐一愣:“维纳小姐,您为什么要拒绝?这不是我们所了解的你。”

阿芙忒娜对国王说道:“尊敬的陛下,我曾经的荣耀继承于家族的传统。而现在,神圣教廷的大军正在攻打维纳家族的城堡,神圣教廷却赋予我尊荣的地位,您觉得我应该接受吗?”

蒙哥利二世没有回答,巴罗佐又问道:“维纳小姐,那你想怎么样?这可是神圣教廷的诏书,来自上帝的召唤!”

阿芙忒娜:“上帝的召唤写在纸上,能让特伊城下的人们放下武器吗?人们为心中的信念和欲望而战,寻找上帝真正的召唤,在这个时候接受神圣教廷的任命,是让我置身事外还是让我去率军攻打特伊城堡?”

巴罗佐:“维纳小姐您误会了,神圣教廷选择在这个时间恢复您的荣耀,就是要告诉您上帝对维纳家族没有偏见,发动战事的是福帝摩大人,掌握教廷大军的现在是约格大人,不需要您参与战事。”

蒙哥利二世也劝道:“我们不能指责神圣教廷的大军,伊娃的行为也与你无关。”

阿芙忒娜:“我要去特伊城堡,我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荣耀不是他人能够代替上帝所赐予,也不会因为误解而失去。……我阻止不了福帝摩大人,但是我可以劝伊娃,如果她真的庇护黑暗势力的话,维纳城堡应该受到攻击,但是如果事实并非如此,我不允许我的家族领地上发生这样的事情。”

蒙哥利二世沉吟良久,终于说道:“阿娜,我陪你一起去,我是这片国土上的国王,需要为所有子民承担责任,这场战争该尽量温和的结束。”

巴罗佐:“国王陛下可以向伊娃下令停止抵抗,事情本应以温和的方式解决。”

蒙哥利二世摇头:“我不是每个人精神世界的国王,比如我当年就不可能命令阿娜小姐嫁给我,我只能做国王该做的事情,请大主教与我们一同出发吧。”

顾影找阿芙忒娜的时机掌握的恰到好处,等蒙哥利二世赶到特伊城堡,教廷大军与黑暗生物的作战已经结束,福帝摩正打算集结军阵考虑怎么收场,丹紫成冒充白少流前来搅局,一时之间特伊城下又成了对峙的局面。

国王在两军阵前向福帝摩与约格回礼,又对丹紫成说道:“这位就是远方而来的白少流先生吗?我佩服您的骑士精神与勇气,您的旗帜和你刚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您向神圣教廷的第一骑士福帝摩先生发出决斗的邀请是吗?”

丹紫成没听懂郁金香语,顾影走到他身边做了翻译,丹紫成才明白来人是郁金香国王,上前一步行礼道:“尊敬的陛下,真不好意思,来这里做客没和你打招呼,你不会追究我非法入境吧?”

蒙哥利笑了:“这里是与世俗不同的世界,你可以不把我当作国王,对于真正的朋友,我是一位好客的主人。”

约格一听国王的语气,似乎并没有指责“白少流”的意思,心念一转上前问道:“陛下,刚才的话您都听见了吗?请问您来到此地,有什么旨意吗?”

蒙哥利二世:“卑微的国王怎能向上帝的守护者下达旨意?我只是想了解在这片国土上究竟发生了什么。福帝摩大人,您指控特伊城堡中的客人勾结黑暗势力,对吗?”

福帝摩也不能给他脸色看,只有老老实实的答道:“是的。”

蒙哥利二世又问丹紫成:“这位远方的骑士先生,您指控福帝摩大人陷害您的情人,对吗?”

丹紫成:“是的,就是他,借着神圣教廷的名义发泄私仇。”

福帝摩怒道:“我与菲力浦·歌琳素不相识,有什么私怨可谈?”

国王一摆手:“二位不要再争执了,我首先要感谢神圣教廷的大军与特伊城堡中的战士们合力击退了黑暗生物的围攻,保护了王国的安宁!……很多事情都可以沟通,大家完全可以面对面的谈,不介意我让歌琳先生走出特伊城堡吧?”

福帝摩:“当然不介意,但是他们得打开城堡才行。”

蒙哥利二世:“我可以劝说伊娃打开城堡,但是诸位大人要给我一个承诺,在事情没有解决之前,不要再发动进攻。”

约格立刻道:“以上帝的名义,我向国王陛下承诺,军阵让开道路。”说完话一挥手,教廷军阵左右分开,特伊城下让开了一条通路。

蒙哥利拒绝了卫士的跟随,与阿芙忒娜走到了特伊城门前,向着城楼上说道:“你们看见了特伊城下遍野的尸骨了吗?因为光明与黑暗之战,这是荣耀的牺牲,我却不希望在我的国土上有无辜的人继续流血,哪位是菲力浦·歌琳先生?希望你自己走出城堡,我以郁金香公国国王的名义,给你一个公平自辩的机会。”

阿芙忒娜也说道:“伊娃,在陛下面前,打开城门吧。”

特伊城堡银色的大门打开了,薇丽丝推着轮椅走了出来,轮椅上坐着菲力浦·歌琳。歌琳先生坐在那里行礼道:“国王陛下,我是一个罪人,因为我的到来,给这片土地带来了战乱,您如果降罪于我,我不求辩解。”

蒙哥利二世:“黑暗生物的攻击,不是你的罪,我也无从降罪。现在有两位值得尊敬的骑士互相指控对方,我请你出城当面做一个见证,在你返回城堡之前,我负责你的安全,也承诺教廷大军不会发起攻击。”

薇丽丝推着歌琳先生来到两军阵前,现在的形势成了四方会谈,蒙哥利国王一方,“白少流”一方,福帝摩一方,歌琳先生一方。这几个人围成一圈刚刚站定,谁都没有说话,突然听见蒙哥利的卫士们齐声拔剑的声音,一群卫士将国王护卫在中间。只见有一个人突然走到众人近前,一提紫金枪说道:“顾影,你过来!”

她这个架势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尤其是国王的卫士很是紧张,清尘才不理会这些人是谁,她突然看见了顾影,只想追问小白的事情。顾影躬身向蒙哥利二世道歉:“陛下,这是我的一个朋友找我有些私事,惊吓到你了。”

蒙哥利国王摇了摇头没有介意,命令卫士们收剑靠后,似乎对他们这种紧张的反应很不满意,有阿芙忒娜和福帝摩这种高手在身边,对一个少女那么紧张有必要吗?阿芙忒娜对顾影道:“你去吧,我来替白先生翻译。”

顾影走出去一把拉住清尘:“清尘妹妹,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快上后面去,听我仔细和你解释这里发生的事情。”

顾影把清尘拉走了,四方会谈正式开始,国王首先问菲力浦:“刚才白少流先生否认福帝摩对您的指控,认为你根本没有勾结黑暗势力,是吗?”

菲力浦:“很抱歉一切都是因我而起,但是我确实没有勾结黑暗势力,这三天来的作战就是最好的证明。”

蒙哥利:“眼见为实,我只能裁决在郁金香公国境内的事,在这片国土上你确实曾与黑暗生物作战,在这里你不存在这个指控中的罪行。那么刚才这位骑士白先生指责福帝摩大人与您有私仇,请问是这样吗?”

菲力浦眼皮都没眨就点头道:“是的,福帝摩大人与我有私仇!”

福帝摩吃了一惊,指着菲力浦道:“无耻的囚徒,你怎可以当着国王的面撒谎?”

菲力浦冷冷一笑:“我没有当着国王的面撒谎,就像您宣称对上帝坦诚一样!”他这句话的口气别人能听出来,他就是在撒谎,就像福帝摩也在撒谎一样。

约格赶紧劝道:“总导师大人,请您不要激动,让国王陛下把话问完。”

蒙哥利二世又问:“歌琳先生,请问你与福帝摩大人有什么私仇?”

菲力浦:“一年前,福帝摩大人私下向我索取一批珍贵的法器,不是通过神圣教廷正常的途径,我拿不出来,只能送给大人一笔重金以保平安。可是福帝摩大人收钱之后仍然坚持索要法器,并且通过中间人向我发出威胁,说已经掌握了我参与黑市交易的证据。我只有威胁那个来勒索的中间人,如果福帝摩大人再逼我,我就揭发我曾向福帝摩大人行贿,就这样结下了私怨。”

福帝摩脸都气白了,菲力浦完全是在胡说。菲力浦先生为什么要当面撒谎,一方面“白少流”已经这么说了,他总不能帮着福帝摩说话,另一方面这位歌琳先生既不迂腐也不笨,而且恨极了福帝摩。要惩罚他参加黑市交易还说得过去,硬扯与黑暗生物勾结连海伦都要处死,菲力浦也不想让他好看。

福帝摩气的说不出话来,约格却一皱眉头问道:“这样的指控,在裁判所中你怎么没有说?”

菲力浦无奈的笑了:“一个囚徒指控主审官?大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当时的情况,况且我没有证据。”

蒙哥利二世:“那证人呢?中间人是谁?”

菲力浦一指“白少流”:“就是被这位骑士消灭的志虚大主教鲁兹,一位邪恶的亡灵法师。”

丹紫成戴着面具,面具的表情是一脸肃杀威严,面具后面真正的他却忍住了才没笑出声来。心中暗道:“这位菲力浦·歌琳也不是省油的灯啊,太精彩了,这下热闹了!”

福帝摩终于忍不住喝道:“你没有证据,竟然诬陷我?”

丹紫成也喝道:“老匹夫,你没有证据,竟然诬陷我的情人海伦?”

约格一摇手:“你们不要再争论了,听国王陛下公断。”

蒙哥利二世看着约格,有些疑惑的问道:“我听说约格大人得到了教皇陛下的全权授权,难道要让我裁决吗?”

约格点点头:“是的,这是在郁金香公国的土地上,理应由国王陛下裁决。”

蒙哥利:“既然这样,这是我不得不承担的责任,刚才我都听明白了,福帝摩大人与歌琳先生互相指控,但是谁都没有证据。”

福帝摩:“我有菲力浦参加黑市交易的证据,他现在的身份是冈比底斯的逃犯。”

丹紫成:“参加黑市交易是死罪吗?为何连海伦都要一起处死?今天我在这里,就决不允许你带走她。”

蒙哥利看了这两人一眼,沉吟道:“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如果你们二位各自坚持,又将掀起一场不必要的战乱。我想还是以更温和的方式解决,请二位都放弃没有证据的指控,以一场决斗来了结此事吧,就以中世纪处理类似纠纷的传统,我赦免你们无罪。”

阿芙忒娜吓了一跳:“陛下,您明知骑士之间的决斗早已被世俗间的法律禁止!”

蒙哥利二世面容一肃:“世俗间的法律能解决这场争端吗?我以国王的身份恩准,如果骑士白少流战胜了福帝摩大人,那么我将在郁金香公国境内赦免歌琳先生参与黑市交易的罪行,如果福帝摩大人战胜了白少流骑士,请白少流骑士让教廷大军带走歌琳先生再次接受公正的审判。但是无论如何,请你们不要再以战阵相斗,海伦也将留在特伊城堡。……请问诸位,能答应这样的条件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