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旗开惊艳倾城国

一声男子的怒吼还有一声女子的厉喝,万道银光和一片红丝从空中落到了战场的中央。原来是福帝摩终于奋起一击伤了清尘,摆脱纠缠飞落,而清尘仍然死战不退,追着福帝摩从高空斗到了地上。黑暗生物正在向四面发起最后的困兽突围之战,而教廷战阵与龙骑军组成了一个包围圈,在开阔地的正中央反而空了下来,清尘与福帝摩正好落在这个位置。

谁都看见这两个人在斗法,但谁也没办法突破黑暗生物的反攻离开战阵去帮福帝摩,这成了一场奇异的战斗。数千黑暗生物向四面的包围圈发动冲击,包围圈的正中心空地上福帝摩与清尘在殊死格斗。清尘的右腿被福帝摩的剑芒扫过,裤角成了碎片雪白的小腿上流下了鲜血,然而她咬牙挥枪毫无惧意,眼神中有一种悲愤的光芒,反正小白哥已经凶多吉少了,今天清尘是彻底发狠了。福帝摩虽伤了清尘,却发现清尘的攻击力丝毫未减,一时之间仍战她不下——狠的也怕不要命的啊!

约格在战阵后面也看见了清尘与福帝摩斗法,他也吃了一惊,没想到清尘会赶来。也就是福帝摩这种强悍到变态的高手,才能在清尘的突然袭击下自保,但是这么斗下去恐怕清尘要吃亏,表面上约格应该帮福帝摩,实际上他不想让清尘出事,可是现在他谁也帮不了,只能隔着战场眼睁睁的看着,就算有再多的心机也使不上。

清尘与福帝摩相斗未分出结果,战场却起了变化,在黑暗生物的殊死突围下,龙骑军被冲开了一个缺口。有一头受伤的龙骑嘶鸣一声摔落尘埃,被数百个黑暗生物瞬间包围,龙骑在地上扬起长尾卷起飞沙走石收割着黑暗生命,但片刻之后自己的生命也被收割,包括龙骑士与随阵战士和牧师也一起牺牲了,只有魔法师及时逃到了另一头龙骑上。

缺口被冲开场面就乱了,就像大堤决口一样,所有的黑暗生物都涌向这个方向朝外飞遁,约格终于下令:“亚拉,放开这个缺口,减少最后的伤亡!”

黑暗生物绝大多数已经被消灭,剩下的都是最凶残最强大的,大多身上带着伤,不顾一切合围赶尽杀绝那么损失将不可承受。如果约格早下这命令肯定不合适,但是现在下命令时机正好,几乎所有的战士都松了一口气——自己的命终于也能保住了!

黑暗生物像潮水般涌出缺口逃窜,远方突然传来鼓乐之声,有一队战阵被祥云环绕看不真切,飞快的来到了战场近前。无数道交织的青光闪过,像一张大网从天撒来,刚刚逃出缺口的黑暗生物嚎叫着纷纷丧命。

来的是什么人?这个战阵竟然比龙骑还厉害!恢复神智的黑暗生物已经知道好歹,立刻转向朝另一头受伤的龙骑扑去,根据刚才的突围经验,集中所有人的力量完全可以消灭一头受伤的龙骑打开缺口突围。这是千对一的亡命扑击,亚拉还没来得及命令龙骑后撤,这头受伤的龙骑已经被无数黑暗生物咬住翅膀跌落在地,翻滚着被杀死,残存的数百黑暗生物又从这个缺口逃走。

战斗已经接近尾声,只有清尘和福帝摩还在空旷的开阔地上殊死格斗,远处天边突然有不少人齐声高喝:“伟大的骑士,白莲真人白少流,来营救最美丽的情人!”这声音高昂雄壮,响彻了天空,一连喊了三遍,祥云四散,那神秘的战阵露出了真面目。

只见有一人身穿一身纯黑色的铠甲威风凛凛的站在云端之上,战甲有金甲银甲都十分漂亮,却很少见到黑甲也能如此光彩夺目,纯黑发亮的甲片映衬着阳光,此人身上散射出七彩光毫,他的披风也是七彩的。他的身材魁梧挺拔,长身而立,脸上带着银白色的面具。

在此人身后一左一右,有一男一女打着两面大旗,抗旗者正是陶奇与陶宝。旗杆足有七丈高,挑帘旗番有四丈长,白底红边黑字,有点像古时的帅字旗,又有点像现代的招魂番。左边写着“伟大的骑士”,右边写着“情圣白少流”。

这位情圣先生的两侧,各有十四名青衣道士列队,脚蹬麻耳芒鞋,束发高簪,每人身后都悬着一柄青光闪闪的宝剑,如御风仙人披着一身剑光而来。走在最前面的是正一门的掌门泽仁以及他仁的师父和曦真人,这两位道长也不知该气还是该笑,名动天下的正一门伏魔大阵,今天竟然用来干这种差事。虽然梅野石让丹紫成以白少流的身份出面,没想到这个丹紫成这么能胡闹,搞出这种哭笑不得的场面来,还好泽仁与和曦都是性情谦和之人,倒没有怎么计较尽量配合了。

在陶奇陶宝的身后是坐怀山庄弟子,八大金刚中的六大金刚,三人一组手持蛟吻,赤焰流光漫射衬托着大旗迎风飘舞,在队伍的最后,海南派赤蛟七剑一字排开,漫天霞光烘托整个队伍的背景。云端的最后面还跟了个小尾巴,麻花辫拿着蛟吻一脸好奇的随阵飘飞,她就像是来看热闹的。

“白少流”的出场华丽而隆重,惊艳无以复加!

队伍最后的墨氏兄弟借赤蛟剑壮声威,一面还在说悄悄话。墨禺道:“二位师兄,紫成师叔替白庄主泡妞,好大的场面啊!”

墨羽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看就算白庄主亲自来,也没有紫成师叔搞的这么轰动。”

一旁的连亭一脸羡慕的叹道:“如果我是海伦,一定会幸福死的。”

墨瑜笑道:“师妹,你有没有搞错?白庄主和海伦是怎么回事还没搞明白呢,来的人是紫成师叔也不是白庄主。”

连亭:“就是这样大的场面,也觉得没有遗憾了,管它是真是假以后再说。”

这时墨禺突然小声惊呼道:“那是谁,那不是清尘姑娘吗?坏了,要出事!”

不提几人如何议论,清尘一听见远处的高喝声,白少流三个字是清晰无比,立刻抖动紫金枪大喝一声,紫气金光凝结成硕大枪花射出,同时枪缨发出的飞丝光芒漫卷拦在身前,提枪腾空而起直奔“白少流”而去。福帝摩正在犹豫是否追击,就听约格高声下令:“福帝摩大人回战阵,亚拉率龙骑军列阵相迎。”

清尘飞在空中,发出带着惊喜还有些哭腔的声音,眼泪汪汪的叫道:“小白哥——!”去势如飞鸟投林,看样子就要扑到“白少流”怀中。

伏魔大阵的剑气青光放开一个缺口让清尘飞入,“白少流”侧身一让,陶宝闪身接住了清尘:“清尘姑娘,你怎么来了?”

清尘被陶宝拉住,也觉得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也过于忘情失态,站在云端含泪惊喜道:“小白,你没事?你是来救我的吗?”

“白少流”咳嗽一声道:“清尘姑娘,我是来救你的,也是来救别人的!”

就这一声就露了破绽,清尘一惊:“你不是小白哥!”丹紫成的语调模仿白少流,学得很像,但是无论如何也骗不了眼前的清尘。

陶宝赶紧把清尘拉到一边低声道:“他不是白庄主,他是三梦宗丹紫成,奉梅盟主之命来办事的,以白庄主的名义。”

丹紫成也道:“事急从权,白师弟不能亲自来,我暂时假扮一番,请清尘姑娘莫怪。”

清尘:“小白呢,他在哪里?”

陶宝道:“白庄主没有危险,但在秘地养伤无法脱身。”

清尘:“小白受伤了?他在什么地方,你们这又是在干什么?”

丹紫成:“我们也不知道白庄主在何地养伤,今天的事情白庄主并不知情,是我们自作主张,具体的内情……你见到顾影小姐去问她吧,我三言两语也解释不清。”他本来威风凛凛假办白少流出面,却突然冒出来一个清尘,只能求这位小姑奶奶别把事情搞砸了。其它人听见几人说话又不好插嘴,只能在心中暗自苦笑——这算什么事呀?

天空鼓乐鸣响、霞光万道,伟大的情圣华丽出场,冒牌的情人却撞见了正牌的道侣,急切之间开始解释起来。这些内情伏魔大阵外的人不知,约格已经收拢残部列好队形,三头龙骑成犄角排列护在战阵前方,另有一批人在特伊城下收拾战场救治受伤的同伴。

来人敌友未知,虽然一出面就斩杀黑暗生物,但是与福帝摩相斗的那名女子似乎也是对方的人,约格心里明白却不得不装糊涂,摆出对峙的架势。“情圣”出现那么大场面,当然也惊动了特伊城堡,几乎所有人都涌上了城头看热闹。“白少流”带着面具离那么远当然看不真切,但是旗番上的两行大字可是能看的清清楚楚。

海伦很激动的拍手叫道:“爸爸,你认识那旗上的方正文吗?是伟大的骑士白少流,他来了,他来救我,他来救我们了!”

薇丽丝也很激动的说:“是的,海伦小姐,是白莲真人的旗帜,他竟然真的来了,敢于面对消灭无数黑暗生物的教廷大军,他真是个伟大的骑士!……小姐,您的手绢在吗?您忘了传统的仪式了吗?”

海伦:“对,我的手绢呢?”

伊娃道:“别着急,我马上替你去拿。……白庄主恐怕还有麻烦,我不知道教廷大军会怎么对他。”

城头上有些乱,白少流身边也有些乱,最有次序的反倒是约格的军阵。看见旗帜约格就一皱眉头,这盘棋已经下到尾声了,整个大局掌握的非常好,但是约格也不能算到所有发生的事情,对方的举措是梅野石的变招,甚至还有丹紫成的自作主张与清尘的意外出现。他并不清楚梅野石将九转紫金丹赐予小白的事情,那么小白现在根本不可能出现,这个人肯定是假冒的,不管真的假的也只能当作真的了。

约格在两个无敌战阵的左右保护下走到军阵前列,向着天空高声道:“请问来人是谁,闯入神圣教廷的战场,有什么企图?”

丹紫成对清尘道:“清尘姑娘,有什么事回头再说。……陶宝道友,你慢慢和她解释,我得出去答话了。”说完之后丹紫成对清尘作了个揖,转身来到队列前端,率队列神采飞扬的缓缓飘落在约格前面十几丈的距离,走出队列抱拳道:“约格大人,您不认识我了吗?我是白少流,不久前刚刚拜访过冈比底斯。”

约格心中暗骂:“带上面具谁能认识你,这个时候跑来冒充小白还打出旗号,调动了正一门的伏魔大阵和坐怀山庄与海南派弟子,看来十有八九是姓梅的搞鬼,就当你是小白吧!”表面上神色不变道:“哦,原来是白先生,您可是神圣教廷的贵宾,为何率阵前来还身披战甲?”

“白少流”:“我来营救我仰慕的情人,神圣教廷最美丽的牧师海伦,我听说海伦的城堡受到了黑暗生物的围攻。……看来我来晚了,黑暗生物已经被神圣教廷的大军消灭,在此我向神圣教廷英勇的战士们深表敬意!”

约格还没有回答,那边清尘又吃了一惊,抓住陶宝的胳膊问:“这又是怎么回事,那个海伦在哪,怎么成了小白的情人?”

陶宝解释道:“这都是紫成师兄的主意,只有这样才好插手特伊城堡与教廷的争斗,海伦嘛,就是站在城头上的姑娘。……清尘姑娘,求你了,千万不要在此时生乱,就让紫成师兄演下去吧。”清尘抬眼望去,只见远远的城头上,海伦正在挥舞着手绢喊道:“白莲真人,我在这里,我一直在等你!”看她激动的样子,要不是薇丽丝在身边拉着,恐怕已经跳下城头了。

约格皱着眉头没有说话,这时福帝摩又来了精神,走到阵前指着“白少流”道:“白先生,海伦·歌琳与她的父亲和尼斯城中的魔法工匠,都是反叛神圣教廷的逃犯,特伊城堡庇护他们,因此神圣教廷的大军才会开来,你做为一个志虚人,谈什么营救?难道你要与神圣教廷的正义和光明为敌吗?”

福帝摩此时也是硬着头皮说话,教廷大军的损失如此惨重,是因为和黑暗生物作战,这本是功勋,但是事情是因为攻打特伊城堡而起,攻打特伊城堡是他的主意。如果攻打特伊城堡错了,一切错责都在他,至少敌情不明指挥失当的指责是跑不掉的。现在与黑暗生物的战事已经结束,教廷大军虽然损失惨重,但是在三头龙骑的帮助下还是能一举攻下特伊城堡。他正在打主意率领军阵把特伊城堡攻下好收场,没想到白少流突然出现来搅局。

“白少流”笑道:“志虚人就不能成为伟大的骑士吗?我白莲真人就不能拥有美丽的情人吗?福帝摩先生这是在妒忌我还是有别的想法?……我对神圣教廷充满敬意,不久前还亲自到冈比底斯奉送上圣器,教皇陛下对我礼遇有加,你不会不知道吧?”

约格皱着眉头问了一句:“那你究竟来做什么?”

“白少流”:“原来不仅有黑暗生物围攻特伊城堡,教廷大军也在攻城。福帝摩,是你指控海伦与黑暗势力有勾结,那我问你,勾结的证据呢?今天我也看见了,特伊城堡也在与黑暗生物作战,请问你如何解释?”

福帝摩:“神圣教廷的决定轮得着你说三道四!”

“白少流”:“说的对,我管不着,但是牵涉到我的情人海伦我就有理由过问了,我不论多么强大的人污蔑海伦,也不论邪恶者的地位多么尊崇,只要她是无辜的,我就一定要保护她!”

福帝摩:“菲力浦·歌琳在黑市贩卖教廷管制物资,致使黑暗势力获得教廷圣器,白先生恐怕不清楚吧?”

“白少流”:“你错了,我清楚的很,无非是减少损耗补贴一下魔法工匠的生活,很常见,算不得什么重罪,不该连同女儿一起处死吧?至于勾结黑暗势力请你拿出证据来,这与海伦半点关系都没有,你纯粹是在诬陷。”

福帝摩:“诬陷?歌琳父女在行刑的路上,受到亡灵法师的阻挡,被反叛的魔法工匠救走,这就是铁证。”

“白少流”冷笑:“受冤屈的人自会有正义的力量相助,魔法工匠救歌琳父女不是反叛,而是不得已的选择。至于那个所谓的亡灵法师,据我所知是为了另一个亡灵法师报仇而来,针对的是约格大人。……约格大人,你在志虚国杀了一个亡灵法师约舍夫,亲自将尸体送到了坐怀山庄,是不是这样?……如果歌琳父女真的与黑暗势力勾结,今天你们在特伊城堡下就要腹背受敌了,人人眼见的事实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约格面无表情的答道:“是这样的。”同时心中暗道:“这小子嘴皮子够利索的,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摸的门清,倒底是谁呀?”他倒不多说话,看着福帝摩出面交涉就像看着一个小丑在表演,也不时看着远方,像是在等待什么。

这种时候斗嘴皮子很无聊,但是整个战阵静悄悄的就听丹紫成和福帝摩斗嘴,因为此时战士们谁也不想再战了。看到了白少流率领的战阵威力不小,如果福帝摩和约格仍要下令攻城的话,就算能取胜恐怕代价也太大了,久战疲惫的残军无法再象前几天那样冲杀。而且这三天来,教廷大军一直在依托特伊城堡作战,此时转身攻城有点说不过去。很多人甚至在想——算了吧,也许福帝摩大人真的错了,这场恶梦还是早点结束吧,上帝保佑!

福帝摩还在嘴硬:“海伦有没有罪,需要神圣教廷的公正裁决,她现在的身份是冈比底斯的逃犯,你若想为她辩护,要等我把她带回冈比底斯之后。”

“白少流”一指福帝摩骂道:“我怎能让海伦再落到你手里,是你让神圣教廷蒙羞!……我看出来了,不是歌琳父女勾结什么黑暗势力,而是你有私仇要报。”

福帝摩怒道:“我给你留三分尊敬,才会向你解释,你有海伦无罪的证据吗?不要忘了神圣教廷有菲力浦参加黑市交易的供词。”

“白少流”:“你能证明歌琳先生有错,却不能证明海伦有罪,今天我却不能让你带走我的情人和她的同伴,这已经是你我之间的私怨了。……和你在这里纠缠不可能有结果,老匹夫,你陷害我的情人,又伤了我的道侣,老子要跟你单挑!”

单挑?福帝摩没听明白,大部分不懂志虚国语的教廷战士也没有听明白,丹紫成回过神来又指着福帝摩用吉利语大喝一声:“福帝摩,我要和你决斗,为了我的情人,像真正的骑士那样决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