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腥风惨烈龙腾梭(下)

剑气如虹长矛林立,火海片片闪电千条,约格指挥教廷的战阵开始移动,没有任何花巧的战术,就是排成一线向前缓缓推进,离开了特伊城堡将面前的黑暗生物都逼向开阔地带,那里是龙骑的攻击范围。约格心里很清楚,这是最后的决战,率领教廷大军获得胜利的人将是他。黑暗生物疯狂的反扑,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哮声与厮杀声响彻天地,此时个人的战斗力已经不重要,军阵整体作战,从天到地象一道立体长城推了过去。

福帝摩落到约格身边,喘息着道:“好,很好!……这里就交给大人你了。”说完他带着凶戾之气挥剑飞上了天空,却是向着与战阵推进相反的方向,直扑特伊城堡的最上方,那是吴桐所在的方位。

吴桐的号角声不能摧毁福帝摩强大的精神控制力,但是也让福帝摩情绪躁动,试想一下,蚊子哼哼不能把你怎样,可是一只蚊子一直在耳边哼哼三天,这也是一种折磨,正常人也受不了。福帝摩的情绪几度接近狂躁,真恨不能干脆放纵失控,只有借着不断的砍杀敌人来发泄,只有这样感觉才舒缓一些。

福帝摩也隐约猜疑到黑暗生物的大举到来与号角声有关,这几天他一直听见那奇异的号角声从城堡顶端某个位置传来,可谓有苦说不出。这一战不论结局如何,神圣教廷的损失如此惨重,责任恐怕全在他这个挑起战事的人,就算有一举消灭所有黑暗生物的荣耀,功劳大半将属于约格,他只是有些苦劳而已。在大局已定的时候,福帝摩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恨,出手向吴桐所在发起了全力一击。

特伊城堡有魔法阵守护,但是现在黑暗生物几乎不再攻击,教廷大军也已经前移投入最后决战,所有人难免松懈,战斗到第七天,谁都筋疲力尽了。福帝摩凌空挥剑,天空又传来战鼓声,一道匹练般的剑气长虹击在城堡的最高处。

魔法罩一阵颤动,吴桐所在的位置感受到最大的力量冲击,他脚下的聚能魔法阵“咔”的一声崩碎了一角,人也一屁股跌坐在地号角脱手。吴桐本没那么脓包,但此时一来事发突然,二来吴桐确实力尽了——他已经断续吹响号角三天两夜,就算以狼人的强悍体质,也到了极限。

菲力浦立刻指挥工匠启动魔法阵加强城堡最顶端的防御,伊娃也惊呼一声向吴桐所在冲了过去。福帝摩不给所有人反应时间,毫不停歇又挥一剑,战鼓声就在城堡上空擂响,剑气集中于一点凌厉击下,他是杀红了眼也恨极那个吹号的人。就在此时在城堡外的天空空然有一道紫电金光飞来,直击空中的福帝摩。

好重的杀气,其中还带着绝望的恨意,攻击未到但杀意已让人遍体生寒。福帝摩反应极快,剑气从城堡上空扫过改变方向迎向来敌,这偷袭者面对强大的福帝摩来势丝毫不变,一杆丈二紫金枪发出的紫电金光撞击在如虹剑气上,城堡上空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声。

吴桐一个骨碌从城堡顶上滚了下来,半空中被伊娃接在怀里,他喷出一口血沫,对伊娃道:“来的是清尘!”然后头一歪就晕了过去。吴桐这是力尽晕厥,同时也是睡着了——他已经七天没有合眼了,这一昏迷就是三天三夜,等他再醒来时一切早已结束。他倒好,吹响号角引发一场大乱,最后决战来临时自己晕倒啥也不知道了。

战阵后指挥的约格以及站在约格身边保护他的亲卫们,也看见了福帝摩的举动,惊愕间却来不及去理会了,因为战场发生了突然的变化。吴桐的号角声一停,黑暗生物突然齐声发出凄厉的叫声,象散潮般四下冲击,没命的向外逃去。

战阵与龙骑合围,已经是一场歼灭战的态势,黑暗生物本是从各地疯狂聚集而来,现在似乎恢复了一点神智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开始拼命的突围。数千黑暗生物的咆哮声是什么感觉?场面立刻陷入了最艰苦的混战,约格唯一能做的就是指挥战阵尽量不乱,谁也无暇顾及福帝摩在城堡那边与清尘斗法。

其实这时减少伤亡最聪明的做法就是让龙骑军打开一个缺口,放黑暗生物逃去,但是约格没有立刻这么做,已经下了一个都不放过的命令,怎么能让眼前的黑暗生物逃走呢?龙骑军加入了战斗,承担了最大的压力,因为长墙战阵只有一面,龙骑军却围住了开阔地的三面,一时间战场上烟火四射吼叫震天,数千黑暗生物陷入困兽之斗。

战场上打得惨烈,城堡上空一对一的斗法也十分精彩。福帝摩被清尘缠住了,说来也许不可思议,清尘使的是一百零八路形意连环枪,这套枪法是萧正容教小白的,小白哄清尘开心又教给了她。这套枪法在志虚很多武术家都会,用来对付福帝摩这种掌握神迹力量的强大骑士几乎不可能,可偏偏在清尘手中成了可能,因为清尘也不是普通的武者。

与神圣教廷第一骑士福帝摩交手,其他人可能宁愿离他远一点,避免近身格斗。可是现在福帝摩却想尽量离清尘远一点,他的剑术虽然超绝,但在清尘面前近身格斗不占优势,只是勉强招架而已,反而限制了许多强大魔法的发挥。枪剑相斗的同时两人都在施展法术,福帝摩手中剑芒万道射出,战鼓声就在清尘耳边震响;清尘身边紫电金光翻卷,还有一片红色丝光从枪缨上发出四面缠绕,阻止福帝摩脱身——这是用赤蛟须新炼化成的枪缨妙用。

其实就算清尘再厉害,现在的修为也不是福帝摩的对手,但是福帝摩已经血战数昼夜,体力与法力已是强弩之末,而且清尘一上来就用最擅长的突袭打了个措手不及。同时清尘还有帮手,特伊城堡中已经启动魔法阵发动了攻击,有魔法工匠射出了魔法箭,也有战士借着魔法阵的掩护向福帝摩发起了攻击。由于两人在高空离得很远,又为了避免误伤,这些攻击的威力不算太大,但足以牵制福帝摩,使他仓促之间无法脱身,只有与清尘缠斗。

福帝摩也够倒霉的,本来是愤恨之下发动突然一击,就算攻不破城堡也能打击那个吹号者,自己尽可离去无后顾之忧,不料清尘突然出现,象不要命似的将他拖入一场苦战。这时海伦出现在城堡的最顶端吴桐刚才站立的位置,手举魔法杖朝天吟唱,一道道祝福白光落在清尘身上,清尘感觉一阵轻松,仿佛力量与反应速度都增加了不少,精神振奋疲惫尽消,舞动紫金枪与福帝摩斗了个旗鼓相当。

海伦的帮助正是时候,因为清尘也很累,她是万里迢迢飞天而来,毫不停歇就出手斗法。她怎么会来呢?这出乎约格与梅野石的算计,完全是个意外因素,说来话长——

清尘刺伤杜寒枫之后,离开了乌由,如果小白不闭关或者出关后不发生这么多事,其实是可以找到她的,清尘也能想到小白迟早会来找她。她去的地方很有纪念意义,是淝水金田镇的白莲山,就是洪和全当年秘密建造道场所在,也是小白杀洪和全为清尘“报仇”之地。

当初小白找回受伤的清尘,陪她到金田镇郊外给父母上坟,手指白莲山发誓,将来要在这里建造一座真正的洞天福地,作为送给自己的道侣清尘结缘的礼物,让他们有共享仙缘之地。表面上清尘一直没有和小白再提,可是这个誓言她一直记在心里,等着这一天的到来。白莲山道场未建,在顾影的帮助下小白却在乌由建造了坐怀丘,成为坐怀山庄庄主,清尘还真有些不是滋味,但是要强的她没有说。

后来清尘出关恢复一身修行,兴冲冲的去找小白,却将小白和顾影“捉奸在床”,一怒而去。她既生顾影的气也恼恨小白,其实以她的修为心性,能明白顾影对小白是怎么回事,但事发眼前还是受不了,干脆不见小白。修行道侣未必是夫妻,甚至有的修行道侣虽有男女之情却无男女之事,这些清尘都明白,意识中还是把自己当作小白的道侣。

小白刺杀黄亚苏,冒了极大的风险,一旦当场败露不仅是得罪长白剑派,而且会身败名裂甚至失去世俗中的一切,但是小白还是这么做了,因为不想让清尘落入危险的陷阱。此事之后清尘的怒气也就消了七分,不再恨小白,除却男女之事,小白还真没有一点有负于她的地方,全是恩没有仇。但就是这一点,清尘的怨意还在,不仅怨小白,而且怨顾影,她不知道自己负气出走究竟在等什么?也许在等顾影和小白来找她把话说清楚做个了断。

既然等,当然要在小白能找到的地方等,清尘就去了金田镇白莲山,洪和全在山林中修建的庄园如故,清尘就在此地修行。炼器之法白毛传小白,小白也都教给了清尘,清尘在白莲山无事,干脆将赤蛟须炼化为枪缨。清尘是第一次炼器,掌握的不是很好,幸亏白毛教的方法十分高明清尘的修为也足够高,损毁了大半材料之后枪缨炼化成功了。

一整支赤蛟须只炼化成一攒枪缨,其余什么都没剩下,这要让小白或者赤瑶本人知道了还不得心疼死?可是清尘初次炼器成功还很高兴。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清尘在心中想:“小白,你要是还记得你当初的誓言,就能找到我,如果你找到这里,我可以……”至于可以怎么样,她自己也没想太明白。

过了两个多月小白没来,清尘忍不住又想:“小白,有了坐怀丘你就忘记白莲山了吗?你知不知道我恨你什么?……难道我不和你好,你就真的要放弃诺言?”

这片林场本来是洪和全以一个信徒的名义买下的,洪和全死后这里就没有人来了,可是有一天林场的前院办公室来人了,清尘在暗中听闻那些人的说话,原来是有人买下了这片山地要搞开发。这下清尘终于坐不住了,一气之下又回到了乌由,这次不用小白找她,她自己要和小白做了断了。清尘知道长白剑派可能还在找她,因此很小心没有暴露行迹,潜行刺探消息本就是她擅长的。

结果清尘还没有见到小白,就探听到一系列让她目瞪口呆的消息。首先是白毛遇刺,而小白已经远赴冈比底斯送上玄冥神杖,昆仑修行弟子多有议论,连丹紫成都曾对小白的举动颇有微词,其他人当然就更不用说了,尤其是长白剑派弟子的言论。清尘听了也有想法,因为她听说顾影在罗巴大陆,小白可能去找她了。

后来又听说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那就是小白在罗巴联盟出事了!据说罗巴大陆的黑暗生物突然出现攻打郁金香公国的一个城堡,白少流不幸为黑暗生物所害;还有人说是教廷有人扮作黑暗生物,暗算了小白为三任志虚主教报仇;更有传言说是狂热的昆仑修行人刺杀了小白,因为小白投靠了教廷。反正流言四起说什么话的都有,也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

也不能怪各方面有流言传出,小白亲自到冈比底斯送上玄冥神杖,本就是很轰动的事,就算小白自己不张扬,教廷的人早就在四处传扬。可是从冈比底斯出来之后,小白就突然失去了消息,这么长时间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干了什么,这对于两派掌门白少流来说显然不正常。肯定是出什么事了,有各种居心的人一猜测,自然是流言四起。偏偏小白的行踪现在属于绝对机密,就算梅野石等人知道,也没有露出半点口风。

清尘一开始不信,后来也慌神了,因为坐怀丘发生了一件大事,两昆仑辈分最高的前辈高人陶然客突然来到坐怀山庄,坐怀山庄中的精锐弟子与海南七剑立刻动身离开乌由,飞往郁金香公国。陶然客却留在山庄没走,帮着留守的刘佩风镇守乌由,而只有他才能在非常时期镇得住场面。

清尘偷听到刘佩风给手下下令——不许任何人向庄茹透露白庄主在罗巴联盟失踪的消息,如果庄茹打电话来问就说白总在那边太忙。清尘当时脑袋里就嗡的一声——小白哥真的出事了!这下没什么好怨恨的了,如果小白没了,还要什么了断!自己该怎么办?庄茹姐姐又怎么办?

这天刘佩风刚在黑龙集团给手下下了命令,立刻就被“绑架”了,绑架者竟然是志虚第一杀手清尘这个小姑奶奶。清尘也不啰嗦,只问刘佩风两件事:“小白怎么了?坐怀山庄的弟子都要去哪里干什么?”

被紫金枪指着刘佩风只好说实话:“小白在罗巴联盟失踪了,那些人是赶去郁金香公国特伊城堡的,那是吴桐与伊娃的城堡,据说现在被围攻,调动乌由人手是顾影的意思,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

清尘又问特伊城堡在什么地方?刘佩风大概说了个地点,一阵风卷过清尘已经红着眼圈飞天而去了。刘佩风还有话想说,比如陶然客前辈说小白没有危险,又比如小白临走前吩咐自己派人买下淝水金田镇白莲山等等,都没有来得及。

清尘当然没有坐飞机,也没有办入境手续,万里迢迢赶往特伊城堡,在路上流泪不止。她已经没有亲人,曾经以杀人为务,直到认识小白才又感受到人世间的温暖,后来又认识了庄茹如姐妹般相处。怎么说呢,假如小白离开了她,清尘会恨会遗憾,但假如小白不在了,清尘将不再是清尘,世界也变得陌生没有希望。

清尘赶到特伊城堡正看见城下两军交战,而福帝摩突袭城堡。清尘不认识福帝摩是谁,但是她认识吴桐,知道吴桐是小白的朋友,特伊城堡是吴桐的地盘,二话不说就向福帝摩出手了。交手之后才发现对手如此强大,缠斗之中心越来越沉,因为她看清了远处战场上的情况,是那么惨烈简直是积骨如山。

有传言说小白战死在特伊城堡,清尘本来还想以小白的能耐不至于,遇到高手打不过还不能逃走吗?可是发现眼前的对手以及战场上惨烈的局面,一旦小白也陷入那样的战斗也完全有可能遇难。悲愤中清尘出手毫不留情,一时之间竟逼的福帝摩无暇脱身只能奋战自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