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腥风惨烈龙腾梭(上)

约格说的也是实情,教廷在罗巴大陆势力很大,各地都有信徒与守护人分布,但是把世俗中人整编起来,组成这样庞大的作战军阵,再集合到一个地方作战,决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的,临时布置肯定来不及。一场战役不仅仅是指挥与战术本身,它前后的运筹和布置更为重要,战斗由福帝摩发起,然而他却失算了,没有料到会面对这么多敌人。

看见福帝摩的脸色阴沉,约格又问道:“这里是冈比底斯所有的亲卫精锐,难道大人没有把握取得胜利吗?”

福帝摩:“我带来的一百多人已经没有战斗力了,大人带来的六百多人虽然强大,可是你看看我们的敌人,我怀疑整个罗巴大陆所有的黑暗生物都要聚集在此,我们已经消灭了数千对手,可是看形势黑暗势力只怕不下于万人!”

约格:“损失是惨重的,可我们的战果更加辉煌!经此一役,罗巴大陆的黑暗势力将被扫荡一空,神圣教廷再无后顾之忧,因此付出多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就算教皇陛下在此,也不可能下令避战!……总导师大人不必担忧,坚持到天亮,血族将不会再发动进攻,而亚拉率领的龙骑军也该赶到了,我们将大获全胜。”

福帝摩:“大人已经调集了龙骑军?只要龙骑军一到,那么所有的对手都将被扫荡一空!”

一番血战坚持到天明,教廷的战斗人员伤亡过半,杀敌过万!接近中午时天空传来雷鸣般怪兽嘶吼的声音,亚拉导师率领的龙骑军终于到来。

……

所谓的龙骑,是一种巨大的怪兽,身长十余丈,就似史前巨兽霸王龙,肋下有一对几十米长的肉翼,展开之后可以鼓荡风力飞天而行,两只灯笼般的眼睛露出凶残光芒,血盆大口能射出浓烟和火焰,一双利爪可以将最坚硬的岩石撕碎。

一头经过训练的龙骑,由一位龙骑士驾驭,还可以承载三名战斗人员与龙骑组成一个战阵,它甚至可以轻易冲破一个无敌战阵,如果龙骑之间组合成军阵几乎是无往不利无坚不摧,是教廷中最强大的作战力量,一般不会轻易动用。可以说谁掌握了龙骑军,谁就掌握了神圣教廷的威慑力,名义上龙骑军的训练归冈比底斯最高骑士训练营负责,但是能调动龙骑军的只有教皇本人,这一次教皇授全权予约格。

训练龙骑非常危险而且困难,是在马尼亚丛林深处的秘密基地进行,在历史上像豢养与训养龙骑这种危险的工作都是由被教廷流放的异端来做的,龙骑生性凶残,训养的人员一不小心就会有伤亡,但是龙骑成军之后战斗力是无比强大的。

在马尼亚丛林中负责训练龙骑军的亚拉导师接到约格的命令之后,立刻调集了所有十八头训练好的龙骑中的十二头,组成了十二龙骑军,飞出马尼亚丛林赶往郁金香公国。龙骑士用魔法锁链控制龙骑,指挥和驾驭它的飞行动作以及攻击动作,龙骑背上还有一名骑士、一名魔法师和一名辅助战斗的牧师,就像一个移动的作战堡垒。

飞出马尼亚丛林千里之外,太阳已经落山,魔法师们施展空间魔法隐藏巨大的龙骑军队在空中飞过的踪迹,空中突然传来一阵奇异的颤音。这颤音是普通人听不见的,可是对龙骑刺激很大,十二头龙骑齐声嘶吼情绪陡然失控,有几名龙骑士没有控制好自己的龙骑飞行方向,闯入军阵中撞到了别的龙骑身上,整个龙骑军阵突然乱了。

龙骑士也是神圣教廷中地位最高的骑士之一,与神殿骑士相当,驾驭龙骑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有几个人的魔法修为不够,没有很好应对突发的情况。有几名魔法师被甩下了龙骑,另外的人赶紧施展魔法在空中稳住他们,失控的龙骑士扯动魔法锁链重新控制住龙骑。此时一声怪吼,一道火焰喷来,有一头龙骑完全失去了控制,原来龙骑士自己被甩了出去,魔法锁链也断了。

这是一头刚刚训练完成不久的龙骑,控制他的龙骑士也是队伍中最弱的一位,而且他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失去控制的又经过作战训练的龙骑是恐怖可怕的,如果让它们飞到外面,甚至会摧毁一座小城市。亚拉当机立断命令另外十一头龙骑布成军阵消灭这一头失控的龙骑,虽然心痛的就像割他的肉,却不得不如此。

龙骑军出动的第一场战斗竟然是在内部打响,以两头龙骑受伤、损失三名牧师的代价,消灭了这头失控的龙骑。如果是在马尼亚的训练基地中,还可能想别的办法重新控制龙骑,可是在行军途中只能如此处理。

战斗过程中亚拉发现,虽然剩下的龙骑还能够控制,可是情绪明显狂躁,这可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他仔细观察,用傀眼术四下搜索,终于发现空气中有一种奇异的震颤波动传来,而龙骑似乎受这种震颤影响很大。他当既下令两头受伤的龙骑返回马尼亚丛林,同时命令魔法师施展法术封闭龙骑的听觉,龙骑军这才恢复了正常,十二龙骑变成了九龙骑。

龙骑并不是一种黑暗生物,实际上没有什么生物生来就是“黑暗的”,只有罪恶的欲念已经彻底占据灵魂,狂躁、怨恨、邪恶等等情绪才会被唤起取代意志,吴桐的号角声就是这个作用。有的龙骑在训练中受到过长时间的虐待与逼迫,心中充满挣扎和放抗的怨念,只是不能或不敢爆发,因此吴桐的号角声也可能让龙骑狂躁。

亚拉不愧为冈比底斯最高骑士训练营最年轻的导师,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很快察觉到问题所在,立刻下令龙骑士用魔法封闭龙骑的听觉,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但正是这个明智的决定,却导致了一个灾难性的后果。

龙骑的听觉、嗅觉都非常敏锐,能够发现极远处的危险信息,比龙骑士的傀眼术还要好用。对于人来说五官一体,失去听觉其他知觉以及反应判断都要受影响,龙骑也一样。当时龙骑军正刚好要飞离凶奥国的国境,而凶奥国是整个罗巴大陆血族的发源地和大本营,这里的血族最多做凶悍。

夜空一片血族在背后逆风飞来,龙骑没在第一时间示警,等亚拉发现后面的天空有东西快速接近时已经有点晚了,他刚来得及下令调转军阵回头,满天的血族就已经冲过龙骑脚下的空中。血族红着眼睛,伸出利爪和獠牙,与龙骑军本是向一个方向飞去,龙骑军一掉头,众人齐声惊骇:“血族——!”

谁也没有见过这么多血族,有一名初次出战龙骑士惊慌中下意识的催动龙骑发起了攻击,龙骑一声吼叫,向下方喷出一道火焰,天空飞过的好几个血族被灼成飞烟,另有一批受伤的血族嚎叫着不顾半边身体焦黑冒烟就冲了上来。遭遇战突然打响了,其他的血族被惊动纷纷改变方向朝龙骑军冲来。亚拉刚刚约束住内乱的龙骑军,还没回过神来就遭遇到血族大军的袭击。

其实亚拉发现血族,看它们的去向就能想到是赶去特伊城堡的,当然会发起攻击,可是亚拉也不愿意在这种突然遭遇的情况下作战,因为龙骑军没准备好进入战斗状态。龙骑的威力与攻击性过于巨大,所以龙骑军作战时要保持一个合理的间距范围,同时布置成合适的战斗队形统一指挥,否则很容易在混战中彼此误伤。血族很多,从龙骑军的下方突然扑来冲入军阵中,是一场措手不及的混战。

这一战惨烈异常,九龙骑面对的是从凶奥国飞向特伊城堡的大批血族,他们的位置正在凶奥国血族聚集地与特伊城堡之间,这条行军路线是约格事先定好的,为了尽快赶到同时也尽量避免惊动世俗。战斗的结果是经过此地的血族全部被消灭,这也帮了远在特意城下福帝摩的大忙,否则特伊城下的损失将会更惨重。

当晨光初露战斗结束之后,九龙骑只剩下了五龙骑,其中两头龙骑还带了伤勉强没有失去战斗力。损失的四头龙骑中,至少两头是混战中不小心在其他龙骑的攻击范围内被误伤,才被包围的血族消灭的,尽管单个的血族很难伤到龙骑,但是蚂蚁多了还能啃大象呢,何况凶残的血族。亚拉看形势不好,放弃集结军阵的企图,命令龙骑散开各自为战,这才扭转了被动的局面,但是又损失了两头龙骑。

当亚拉赶到特伊城堡时,城堡下的战斗也进入到最后的阶段,与黑暗势力的作战已经进行到第三天,吴桐能召唤来的黑暗生物几乎都召唤来了。事后有人私下分析,幸亏特伊城堡地处罗巴大陆最西端偏北的大洋岸边,吴桐的号角声无法传遍罗巴大陆所有的地方,比如阿拉丁公国、厥耳其国、马尼亚国以及更远处的圣城撒冷等地就听不到,最远的边缘传到了凶奥国与意指国一代。

假如特伊城堡在罗巴大陆最中心,那么赶来的黑暗生物可能会再多一半。不过凡事有利有弊,正因为特伊城堡在远离大陆中心的西海岸,教廷的临时组织的援军赶来的速度也慢,突发事件一开始只能是冈比底斯最精锐的机动力量全线投入作战。

教廷在各地都有势力,黑暗生物大批出现向特伊城堡驰援,教廷不可能没有发现,沿途各地也发生了一些小规模的阻击战,但其中最大的战场在两处,一处在特伊城下,一处是龙骑军遭遇血族的凶奥国边境。一开始谁也没想到战况会如此惨烈,因为约格准备的很充分,连龙骑军的调动了,当教廷意识到问题严重性时,一切已经结束。

龙骑军赶到时,正是城堡下聚集黑暗生物数量最多的时候,尽管最凶残的血族不再出现,但是吴桐的召唤的黑暗生物是在一个广大范围内向中心一个点聚集,最后的时刻数量最多,估计整个罗巴大陆一大半的黑暗生物都前后赶来了,象福帝摩这种精神力量强大能够克制号声干扰的黑魔法师是极少数的例外。

福帝摩正在率领战阵拼死作战,听见了龙骑的吼叫,所有人精神大振!远远看见五头巨大的龙骑飞来,约格通过随军魔法师的水晶球给亚拉下令:“组成半圆形军阵包围,将黑暗势力包在开阔地,一个也不要放过!”

亚拉早有准备,龙骑已经散开布成战斗队形,五头龙骑在空中成弧形排列,正对着城堡的方向形成了半包围圈。这场战斗到了该收尾的时候,约格又直接向全军下令:“神圣教廷的斗士们,无敌的龙骑军已经到来,所有的黑暗生物都将被消灭,胜利已经在招手,鼓起涌起,推阵前移,拿出所有的斗志!”

约格没有和正在率军作战的福帝摩商量,立刻接管了整个战局包括龙骑军的统一指挥,在最恰当的时刻做了最恰当的选择。所有战斗人员,包括身上带伤的,只要还能挥动刀枪,只要还能施展魔法,都振作精神展开了最后的大反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