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血雨凌迟獠牙错

首先被招唤而来的黑暗生物是血族,第一拨赶到的是郁金香公国内的所有血族,它们的数量虽少但是在黑暗生物中最为恐怖可怕。据说血族是圣经中记载的该隐的后人,信奉在黑暗中永生,用初拥的仪式传递永生的秘密,永远背叛光明,将最爱的人一起拥入黑暗。

传说对血族有一种误解,认为是鲜血使他们永保青春,其实不对!他们不是因为吸血而永生,血族中流传着一首赞美诗,大意如下:一切生命都将死亡,所有人都将接受末日的审判,何不将你的生命给我,鲜血流入我的喉咙,生命在我的体内延续,我将代替你直到永生。

吸血只是一种仪式,这种仪式的作用分为两种,一是将永生的秘密传递给下一代血族,二是将被杀死人的生命力延续到自己的生命力中。所以说血族杀人是为了使自己的生命力永远延续下去,他们往往不会去吸垂死人的鲜血,而喜欢杀死生命力最旺盛的人。剥夺他人生命延续自己的青春,血族因此受到了诅咒,只能在黑暗的夜晚活动。

天空第一批飞来的有几十个黑影,它们上身赤裸,背后展开一对像蝙蝠般的肉翼,面色惨白嘴中露出长长的獠牙。一出现首先扑向城堡的最上方,也就是吴桐吹响号角的地方,吴桐此时已经告诉菲力浦下令——不要做任何攻击,所有人也不要出战,开启所有的防护魔法阵,抵挡住血族的扑击不让他们进来就行。血族并不理会谁是敌人,被号角招唤来之后一样会攻击城堡。

这时就看出依托城堡防守的好处了,不必和血族正面接触,守住魔法阵防护就行。血族攻不进城堡,目标当然就转向暴露在开阔地带的教廷战士,纷纷向在空中与黑魔法师混战的剑士围攻过去。这种恐怖可怕的东西可不能让它们近身,剑士纷纷挥剑落回战阵中,福帝摩也指挥三个战阵汇合在一起,布成了严密的几层防线,斗气与魔法冲天不敢有一丝漏洞。

现在围绕特伊城堡的攻守双方都成了一种处境,集合力量防守,面对突如其来的恐怖袭击。已经有七、八名剑士来不及回到收拢的战阵,被空中的血族摄住发出凄惨的声音。也有血族被光明魔法击中落地化为尘土般的碎片,有的血族受了伤仍然红着眼睛向着战阵扑击,战阵最内部的魔法师们从未经历过这种场面,有的人全身在颤抖惊骇的无法吟唱。

最震惊的当然是福帝摩,事态已经失去了控制,黑魔法师们的攻击还在延续,他也无法再下令停止,同时他的战阵受到了血族的夹击。无论他有多少阴谋诡计,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奋起一战了,身穿银色铠甲手舞长剑,福帝摩率领一个无敌战阵飞到了大战阵的最上方的正中,抵挡着来自天空的袭击,这是最需要保护的要害地带。

福帝摩确实有强大的战斗力,也擅长指挥战阵作战,要不是他临危不乱,这突然出现的情况已经使教廷的战士们慌乱了,战阵一乱那后果不堪设想。福帝摩指挥战阵收拢成一个堡垒状,自己亲自站在堡垒的尖端,苦苦战斗了一夜。相比之下,依托城堡防守的吴桐等人要轻松许多。

福帝摩有两个选择,一是率领战阵坚持到最后,等待援军的到来,二是凭借自己强大的战斗力冲出去,只要他想走完全可以逃走。可是对于他手下的战士来说却没有别的选择,他们只能战斗,黑暗生物本就是光明教廷的敌人,平时碰到了一定要消灭对方,哪怕为上帝牺牲。现在这些黑暗生物已经集合出现,没有理由退缩,消灭他们是所有骑士与光明魔法师的职责,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想手软也已经不可能了!

有感到恐惧的人吗?几乎所有人都感到恐惧,但是没有选择!处境最微妙的是一批魔法师,他们不在战阵中,而是隐藏在四周的山谷中,集体发出隔断魔法封闭战场空间,使声音和光影传不出去。除了个别暴露的人之外,其它大部分人并没有遭受到黑暗势力的攻击,他们该怎么办?

这些魔法师事先接到的命令就是施展隔断魔法,没必要参与战斗,而现在他们中的个别人已经逃离了战场躲避,小部分人冲到了战场中参加了与血族的战斗,而绝大部分人既没有逃走也没有参战,非常默契的仍然按照事先的命令联手施展隔断魔法——这是坚守职责而又相对安全的选择!

来的最快的是血族,而且是接二连三不间断的赶到战场,扑击特伊城堡未果之后,都被城堡前的战阵所吸引,张开利爪獠牙带着一片片血雾攻了过去。教廷的战阵十分强悍,挡住了一波又一波的进攻,斩杀了一批又一批血族与黑魔法师,但是攻击是不间断的,几乎没有给福帝摩喘息的机会。

福帝摩曾指挥战阵轮流不间断的攻击特伊城堡,现在这种滋味他自己也尝到了,战阵虽然攻防严密,但是久战不下也不断出现了人员伤亡,这么下去还真不是个办法,他现在也怀疑能不能支撑到援军赶来的时候?

与福帝摩并肩作战的亲卫已经看出情况不对,悄悄提醒道:“大人,这样下去会越来越被动,不知能否支持到援军赶来?万一战阵被攻破陷入混战,损失就太大了!……我看这些黑暗势力都首先攻击特伊城堡,然后再转向我们,趁现在还来得及,率领战阵撤出这个战场吧?”

福帝摩心中道:“如果率领战阵一撤,我这一世英明与荣耀何存?就算教廷不怪罪,恐怕也不再有往日的权威,面对黑暗生物的袭击退却避战,我的名字将会成为一种耻辱,无论如何要坚持到援军赶来,哪怕牺牲所有的战士!不到最后我自己也不能走。”想到这里他挥剑高呼:“神圣的战士们,主的光辉照耀在我们的身上,邪恶的黑暗生物就在眼前,为光明而战的时候到了!消灭他们,神圣教廷的援军马上就要赶来,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黎明到来的时候,血族不再陆续出现,福帝摩暗中调动的黑魔法师队伍也伤亡殆尽,但是又不断有新的黑暗生物出现,有四面八方嗥叫着冲击而来的狼人、甚至更多的分不清是什么黑暗生物,看上去就是“人”,穿着楚楚的衣冠,却神色狰狞失去了常态,张牙舞爪挥舞着各种凶器,从各个地方陆续杀来。

福帝摩率领的战斗人员伤亡已经超过了三分之一,相当于他原先攻城的三个战阵损失了整整一个,福帝摩本人也是全身浴血,一夜的斩杀已看不清他身上盔甲本来的颜色,这便是约格率领援军赶到时眼见的一幕。约格带来的人数是福帝摩原先军团的三倍,而从人员战斗力来讲更强,甚至调集了一批最高神学院的长老与最高骑士训练营的导师作为战阵的核心,这是一支强大的具有摧毁性的力量。

按照福帝摩原先的计划,借着与黑魔法师作战彻底调动与掌握这批力量,但是现在的情况变了。约格一赶到战场就看了一眼天空,极高处毫无发现,他却冷冷的笑了笑,立刻下令道:“布成回形方阵,掩护我们的战士,无敌战阵升空作战,其它人救治转移伤员!”

教廷骑士如潮水般的展开,在福帝摩的战阵周围布成了一道回形防线,九个无敌战阵升空,在回形方阵四角、四面、正中分别布好,每个无敌战阵都有一位长老与一位导师居中指挥,无论是天上还是地下的攻击全部被挡住。这股力量如果用来攻击特伊城堡,恐怕用不了几个小时就能破城而入,可是现在却用来对付不断赶来的黑暗生物的袭击。

福帝摩原先率领的战阵早已攻城三天三夜,又与黑魔法师以及血族血战了一夜,一直依靠一股士气在支撑,一见援军赶到,松懈下来立刻失去了战斗力。该休息的休息,该治伤的治伤,还有人在收拾死难者的遗体。福帝摩落到约格的身边道:“大人,你终于来了,我怀疑整个罗巴大陆的黑暗生物都来袭击我们了!”

约格:“很好!总导师大人,您建立了神圣教廷有史以来的不世奇功,现在终于有机会将隐藏在我们身边的黑暗势力一扫而尽!……您辛苦了,暂时休息吧。”

福帝摩摇头:“不,这正是最关键的时刻,我要亲自指挥作战。”

约格面带淡淡的笑容,意味深长的说道:“你已经作战三、四天了,我不能让大人您一个人辛苦挑这个重担,这里暂时由我来指挥。……牧师,请你们帮助总导师大人卸去战甲,检查他有没有受伤,大人昨夜与血族作战,万一被血族所伤一定要小心。”

约格给一个甜枣又打一巴掌,先夸福帝摩建立了不世功勋,然后又临阵夺了他的指挥权,却让别人说不出什么来。他是多么关心总导师大人,在最短的时间内率领救援大军赶到,而且福帝摩的样子就像个血葫芦,他率领的战士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确实需要休息。约格指挥作战与福帝摩不一样,他带来的力量足够强大,能够控制住局面,站在方阵最中央从容调动,自己连衣服都没皱。

到中午的时候,战斗渐渐平息,特伊城堡前的开阔地上已经是遍地血污与残肢断臂,这一战的惨烈可想而知。陆续赶来的黑暗生物越来越少,不是没有了,而是吴桐累了,他终于停止吹响号角,盘膝而坐开始调息。

接下来怎么办?要调动大军继续攻城吗?就在此时伊娃登上了特伊城堡,高声叫道:“神圣教廷的战士们,你们看见了吗?特伊城堡也受到了黑暗生物的攻击,你们找错了敌人,歌琳父女与魔法工匠们是无辜的!”

约格在两队无敌战阵的掩护下,飞出回形军阵来到城前喊道:“伊娃,请你不要再与神圣教廷的大军对抗,结束你的叛乱行为!”

伊娃冷笑:“叛乱?我只是保护我的客人,攻打城堡的可是福帝摩!……福帝摩诬陷歌琳先生勾结黑暗势力,结果怎么样?”

约格:“那我倒想问你,这些黑暗生物是怎么来的?”

伊娃:“黑暗势力是神圣教廷的天敌,他们没有力量攻打冈比底斯,发现教廷大军集结在特伊城堡,就联合发起了攻击,这一点睿智的约格大人还想不明白吗?相信您不是瞎子,能看见特伊城堡也在与黑暗生物作战!”

约格笑了笑:“哦?那我们是并肩作战了,既然如此何不打开城门,让神圣教廷的战士们进入城堡?”

伊娃:“我也愿意这样做,但是怎么让我相信你?请你拿出教皇陛下赦免魔法工匠们的诏书,而且送上福帝摩的人头!”

约格佯怒道:“教廷陛下的诏书我可以为你争取,赦不赦免你们要看上帝的意志,但是无敌的圣福帝摩总导师岂能容你侮辱?……我给你一次机会,请你打开城堡接纳教廷大军入城。”

就在这时四面又传来号角示警声,有人报告道:“大人,又有黑暗生物从各方来袭!”原来此时吴桐再一次吹响了号角。

伊娃喝道:“约格,既然如此,你自己扛吧,特伊城堡也要作战,却不能让你们入城!”

约格脸色变了变,咬牙道:“伊娃,你真的要与神圣教廷共同对付黑暗生物吗?”

伊娃淡淡道:“废话!你不是都看见了吗?”

约格在空中一挥手,果断下令道:“回形阵变半圆阵,依托特伊城堡作战!”

一声令下,教廷大军变阵,涌到特伊城堡城墙下,依托城堡结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对外作战阵势,九个无敌战阵也飞到了城堡的前方上空。福帝摩立刻飞到约格的身边道:“大人,您怎可这样指挥?这不是帮着特伊城堡守城吗?”

约格:“这样我们的大军也有了依托,减少了一面战线,无后顾之忧。”

福帝摩:“万一特伊城堡从背后发起攻击怎么办?”

约格:“他们会自己找死吗?是帮助神圣教廷的大军一起对抗黑暗势力,还是抵挡来自黑暗势力与神圣教廷的夹击?”

福帝摩:“大人怎能肯定他们与黑暗势力之间没有勾结?”

约格:“我不能肯定,但是我们需要做个选择,是与特伊城堡一起与黑暗势力作战,还是与黑暗势力一起攻打特伊城堡。如果总导师对我的指挥不满,请您告诉我该怎么选择?”

这句话的声音很大,身边的人几乎都听见了,“与黑暗势力一起攻打特伊城堡”这句话说的太严重了!偏偏在这种场合又顺理成章,福帝摩再也无法多口,神圣教廷的光明战阵是不可能与黑暗势力做同一件事的!而且对于教廷的战斗人员来说,现在的威胁不是来自特伊城堡,他们也愿意依托城堡作战,甚至有人在暗中想:“假如福帝摩大人早与特伊城堡沟通,布成现在这种军阵,前一夜的伤亡不至于如此惨重。”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教廷军阵将面临几百年前十字军东征以来最大的一次伤亡,甚至比那一次的伤亡更加惨重!因为历史上的十字军东征由神圣教廷所发起,动用的却是世俗间各国守护者的力量,这一次直接调动了冈比底斯核心作战人员。

当铺天盖地如潮水般的各种黑暗生物再度攻击而来,约格也脸色发白——虽然事先能想到,却没料到是如此大的场面!有些黑暗生物根本叫不出来名字,有些就是隐藏在城市间的普通人,罪恶的欲望早已占据灵魂,今天终于在躁动中彻底暴露。袭击者比昨夜更多,因为玄星子将吴桐那奇异的号角颤音发出,是以一个点为半径扩散,越远的地方黑暗生物越多,赶来的也越迟。

约格手举一根金光闪闪的权杖,仔细一看,竟然是小白送给他的玄冥神杖,高声喊道:“光荣的斗士们,建立功勋的时间到了,这一战,将彻底消灭罗巴大陆所有的黑暗势力,荣耀属于上帝,也属于我们每一个人!”

战斗再一次打响,进攻一波接着一波,教廷的战阵依托特伊城堡作战,明显占据了上风,将所有来犯者一批又一批的消灭在城堡前。约格指挥作战占尽优势战果非凡,一来他率领的人数很多而且精神饱满,二来是有了有利的地形依托与特伊城堡连成一体。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洗尽尘污的福帝摩提剑又来到了约格身边:“大人,指挥作战是我的职责,我想我休息好了。”

约格道:“您才是冈比底斯军阵的统帅,请您继续指挥作战吧!”他也不勉强,顺水推舟将指挥权还给了福帝摩。

福帝摩率领无敌战阵冲到了天空,命令矛盾骑士前移,魔法师聚成小队,轮流施展大范围攻击法术,以无敌战阵为掩护,剑士们飞到天空斩杀冲进战阵空隙的敌人。他这一调度战斗效率比约格高多了,显然指挥作战他比约格更内行,但是很快就遭到了沉重的反击,因为血族大军再一次袭来,这是最恐怖也是力量最强大的黑暗生物。

这一夜从夜空中飞来的血族比昨夜要多得多,因为昨夜飞来的都是附近郁金香公国隐藏的血族,今天夜里赶来的血族分布范围广多了。不仅仅是血族,临海长堤那一边也冲出了很多黑暗生物,那是从海峡另一端的吉利国渡海而来的,战阵的压力陡然加大了,成了相持不下的局面。黑暗生物被消灭,可是教廷战斗人员的伤亡也在不断增加,到了后半夜,甚至有两个无敌战阵被冲破,天空中飞人四散随即被血雾吞没。

这时特伊城堡除了防守之外也启动魔法阵发起了反击,掩护教廷战阵的侧翼,这才使双方斗了个旗鼓相当。福帝摩也够倒霉的,他刚刚接过指挥权,立刻面临一场硬战,虽然来犯的黑暗生物都被消灭在城堡之前,可是教廷军阵也伤亡惨重。这是有史以来神圣教廷与黑暗势力之间最大规模的一次正面交战!

天快亮的时候,福帝摩有点撑不住了,撤出交战落到了约格的身边,喘着粗气说道:“这样下去伤亡太重了!”

约格:“这是为上帝奉献,是神圣的牺牲,难道面对黑暗生物,我们能够不作战吗?”

福帝摩:“我派人护送大人离开,调集附近各国守护人的力量。”

约格:“冈比底斯禁卫军与魔法守护团不去对付黑暗生物,却要调集世俗中的守护人吗?这有损神圣教廷的权威。”

福帝摩:“可是再这样交战下去,冈比底斯的精锐战斗力量将损失惨重,一样影响神圣教廷对世界的控制。”

约格:“控制这个世界的,是上帝的荣光,只要上帝的光辉还在,神圣教廷的地位就不可动摇,与黑暗势力作战是我们的职责,否则冈比底斯拥有作战人员又有什么意义?……我理解总导师大人的担忧,但是现在调集守护人组成军阵已经来不及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