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万里禽兽皆遮罗

张先生道:“此战局到最后恐怕只有白少流适合公然露面,以一个来救情人的伟大骑士身份,符合这里的人的思维习惯与传统。……当然了,他出现的时机还需要战局的配合。”张先生又在顾影耳边悄声说了一番话,最后询问着说道:“顾影,这事我们做不了主,你的意见呢?”

顾影目瞪口呆半天才有些口吃的说道:“这,这,这我也做不了主啊,应该问小白自己的意见才对。”

张先生:“可惜小白现在现不了身,我们只能问你了,他的事你做主吧,这么多人卷入这场大战,都是因白少流救人而起,他就牺牲一下形像又算得了什么呢?”说这话的时候张先生尽量忍住没有笑出来。

顾影还是有点犹豫:“小白本人也来不了。”

梅野石:“这好办,我徒儿丹紫成身形和他极似,就让他穿上最漂亮的铠甲,带着伏魔大阵光彩夺目的出场,面具拉下来谁又敢说他不是小白呢?”

泽仁:“我总算听明白你们在说什么了,这种事情,紫成师弟愿意吗?”

梅野石叹了口气:“这孩子,看热闹从来不嫌乱子大,这么热闹的事情他怎么会不参与。”

顾影见梅野石主意已定,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有问道:“那需要我做什么?”

梅野石:“你要做的事情也很重要,要想使双方在适当的时候同时停手,需要两个人的出现,一个人是白少流,另一个人就是郁金香公国的国王。白少流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国王陛下可请不动,要想请动国王赶到特伊城堡,恐怕只有阿芙忒娜,现在阿芙忒娜不在罗巴大陆,教廷的人找不到她,但是你能找到她,也只有你能把你的维纳老师请来。”

顾影:“我想我知道维纳老师去了哪里,那个地方梅盟主也去过,请问我什么时候去请她?”

梅野石:“不急,要在最适当的时候,你的修为尚浅,几万里飞天恐力有未及,我派高手送你去。”说完这番话梅野石看着面前青冥镜光影中的战场,心中暗道:“七叶啊七叶,你这盘棋,我会陪你下的,棋风真像你当年啊!”

……

攻城已经持续了三天三夜,巨大的城堡就像一头被狂风暴雨包围的巨大怪兽,守城的战士就像引导兽还击的触角,笼罩在城堡上巨大的魔法罩不时被丝丝电光与火焰的攻击显现出轮廓,也射出狂风、闪电、冰刺、火蛇还击。大地在震颤,号角声与霹雳声交鸣,连续三天轮流攻击的战阵终于露出了疲态,就算魔法杖可以更换,可是人会累的。到了第三天,修整之后的攻城战士也不能完全恢复体力。

福帝摩的手下觉得疲倦,古堡中的魔法工匠们的情况更糟,甚至有三分之一的人身上都带着轻重不一的伤,但是他们还在咬牙坚持。城堡上的魔法罩在轻微的晃动,环绕在上空的各色光环舞动时也不再那么激烈,攻势稍微缓和了下去。

福帝摩与巴罗佐在观战,福帝摩指着城堡对巴罗佐说道:“如果神圣教廷调给我多一倍的力量,此时已经能占领城堡。”

巴罗佐:“您动用的力量已经够强大的了,特伊城堡是六百年历史的战阵古堡,屹立在此经历过无数次来自海上异教徒的袭击,从未被攻陷过,它是一种象征和骄傲。……而看形势,福帝摩大人攻下城堡只是时间问题,而且以最小的代价,我看了这几天你的指挥和战略,说实话,我很佩服。”

福帝摩:“这都是按照教皇陛下和大人您的意愿。”

巴罗佐微微皱眉道:“事情怎会如此顺利,总导师您不觉得有什么说不通的地方吗?”

福帝摩:“大主教您是什么意思?”

巴罗佐:“一切因黑暗势力而起,歌琳父女也是在亡灵法师的掩护下被救走的,现在特伊城堡已是困兽之斗,怎么没有任何黑暗势力的迹象?”

福帝摩皱眉沉吟道:“有可能他们自以为还没到最后的关头。”同时心中暗道:“这个巴罗佐,对老子始终有成见,不过他也提醒我了,黑暗势力该出场了。”

福帝摩研究黑魔法,他最得意的弟子之一鲁兹就是个亡灵法师,他手下有一批秘密的力量,只向福帝摩一人效忠,其中有不少人混迹在神圣教廷中。这一次攻城之战,带来的战士中没有一个人学过黑魔法,因为福帝摩曾经听到过那奇异的号角声,早就有了戒心,万一不小心再出希拉克那种意外不好收场。

攻城进行了三天之后,福帝摩终于决定有所动作了,他本来就没打算顺利的攻下特伊城堡,他希望的是掌握教廷所有的核心力量,带领这些人建立功勋,那么将来他在神圣教廷中就有不可动摇的权威地位,这种地位可以让他满足在世界上的任何欲望。

那个号角声出不出现,现在福帝摩已经不在乎了,因为他并没有让那些黑魔法师混杂在攻城队伍里,那些人将以增援特伊城堡的黑暗势力出现。想到这里福帝摩对巴罗佐说:“大人为我掠阵,我要亲自攻城!”

巴罗佐:“总导师,大局已定,您又何必亲身涉险呢?”

福帝摩道:“骑士们已经疲惫,士气正需要鼓舞,我身为神圣教廷的战斗统帅,此刻正应挺身而出!”

福帝摩穿上了一身银色的铠甲,披着火红的披风,身姿显得无比的雄伟威严。他下令正在攻城的战阵撤出修整,亲自率领另一个战阵发动了攻击,无敌的圣福帝摩终于亲自参加了战斗,所有人的士气受到了极大的鼓舞。

六十多人的战阵全部升空,十八支长矛向前直刺,金色的盾牌掩住整个战阵的前锋,左右各十二名骑士手持长剑,剑芒舒展如华丽的飘带,后面所有的魔法师法杖朝天齐声吟唱,而福帝摩高举长剑站在战阵的中央最上方。他手中长剑向前一挥,天空中就传来一声沉闷而雄壮的战鼓声,随着战鼓擂响,整座战阵缓慢而坚决的,以一种不可阻挡的气势向着特伊城堡逼近。

福帝摩以长剑挥响战鼓声,天空的战鼓每响一声,战阵骑士就齐声发出一声怒吼,特伊城堡就会轻微的摇晃一下,城堡中的所有人心中就像有一柄大锤在敲击,甚至有人双脚发软站立不稳。远方大洋上空观战的梅野石在青冥镜中看见这一幕场景,皱头紧锁对陶然客道:“那福帝摩号称神圣教廷的第一骑士,果然名不虚传。”

陶然客:“若论一对一斗法,他不是梅盟主你的对手,但是看他在战阵中发挥的威力,确实惊人。”

梅野石:“遇到这个人要小心,上次他和于苍梧动手不落下风,但是没有使用黑魔法,说明他一直未尽全力。”

陶然客:“这一次亲自攻城,不知结果如何?”

梅野石:“特伊城堡就算挺住,恐怕也要遭受重创,人员伤亡不能小了,我看事情恐怕要起变化了。”

陶然客:“你听见他发出的虚空战鼓声了吗?这声音穿透了周围的魔法屏障,有一种奇异的音波传出来,像是在发什么信号。”

梅野石:“如果我猜的不错,黑暗势力的援军应该到了,是福帝摩送给特伊城堡送的援军。”

特伊城堡如临大敌严阵以待,伊娃和薇丽丝都已经率领全部的工匠战士登上了城墙,而海伦站在城堡广场的中央,紧闭着双眼一只手捂着胸口,纤弱的身体在微微发颤,她挥舞着魔法杖口中一直不停的在吟唱,一道道白光发出落在所有人的身上,不停的加祝各种祝福的力量。

然而就在这时,四面的山谷以及丘陵中突然传来此起彼伏尖锐的哨音,那是有敌人接近的示警信号。哨音刚起“敌人”就到了,有密密麻麻硕大的阴影就像乌云从天而降,遮蔽了黄昏的天空,这些人从左右两翼而来,穿过了魔法屏障,直扑福帝摩率领战阵的后翼。号角声响起,无数道剑芒与魔法从地面上升起攻向空中,是巴罗佐率领另外两个战阵迅速集合展开了反击。

不要小看这位巴罗佐大人,他一直有着警戒,福帝摩率队攻城,四周突然传来警戒声,他直接下了命令集合战阵,修整中的战阵刚刚做好准备,来袭击的人就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叫声与厮杀声交织在一起,第一次接触就出现了伤亡,有七、八名防护力最弱的牧师与魔法师被天空卷下的黑云扫中,发出凄惨的哀号倒地打滚,很快就变成了狰狞的干尸。

福帝摩战阵中最后侧也有四名牧师落到地上身亡,仓促之间福帝摩临危不乱,空中转身挥剑,耀眼的剑芒飞出接连劈开了两团黑云,空中发出野兽倒地前一般的凄吼,有两团腥风血雨爆裂。福帝摩威猛无比,他这一剑可不止杀了两个人,每团黑云中都是三个披着黑斗篷的人结阵飞来,这一剑将六个人斩杀成碎片。同时大喊指挥:“变圆阵落地!巴罗佐大人,结三角阵夹攻!”

福帝摩的战阵落地,所有的剑士都拔剑飞上了天空,而长矛骑士围成一圆将魔法师们护在中间,魔法师手舞魔法杖对着来袭的敌人施展各种魔法,牧师们朝天吟唱对着战斗中剑骑士们送出各种祝福。而巴罗佐那边的两个战阵合二为一,面对着这个方向展开一个三角形的前锋,所有人也都参加了战斗。

城堡中的人有些奇怪,哪来的援军?而且这些人使用的都是清一色的黑魔法!最奇怪的是吴桐,他正站在城堡最高的尖屋顶上手拿着号角,心中道:“我这号角还没吹响呢,黑暗势力怎么就来了?”

菲力浦在做战指挥室中也愣住了,他做梦也没想到在守城最艰苦的时候,会突然出现一批黑魔法师攻击福帝摩的战阵。这时薇丽丝的声音从一块水晶石中传来:“老爷,他们受到袭击,我们反不反击?”

菲力浦还没有答话吴桐的声音也传来:“情况不对头,那不是我们的援军,我们袭扰福帝摩的战阵,不要大举反击,建议所有人休息,也该休息了!”

菲力浦脑筋迅速的转动,立刻按吴桐的建议下了命令,让城堡中大部分人在该休息的休息,该疗伤的疗伤。城墙上出现了十二名弓箭手,轮流向福帝摩的战阵中射出各种魔法箭,进行骚扰牵制,但不大举反攻。这样一来把福帝摩的战受到了腹背夹击,虽然后面的攻击威胁并不大,却不得不分心防御。

黑暗势力的袭击,来的不多也不少,接二连三有乌云浓雾从远处天空滚落,满天飞舞着不断向教廷战阵发起攻击,时而有哀号声响起,有黑云血雨爆开,也有教廷战士倒地。随着战阵队形收的越来越紧,成了一种相持不下的缠斗局面,福帝摩的战阵并没有向另外两个战阵靠拢,而是守在特伊城堡的门前,看上去就像坚决要阻止援军要进城与城中的守敌汇合。

福帝摩飞上天空,又拔剑斩碎两团黑云,冲过战场落到了巴罗佐大人身边,急切的道:“大人,你看见了吗?黑暗势力大举来袭,我们的战阵已经战斗了三天了,对方的力量太强还不知道会有多少增援,需要神圣教廷紧急调派援军!……我以最高骑士训练营总导师的身份,调集冈比底斯骑士禁卫军与魔法守护团所有战斗力量,除了神圣教廷必须的守卫,其它的力量都归我统一指挥,马尼亚丛林的龙骑军也立刻出动。”

巴罗佐脸色有点发白,有生以来他还没有亲眼见过这么大的战斗场面,而且看形势有点挺不住,也后悔这次来带的人少了,立刻答应了福帝摩的要求。

一个迅速组成的无敌战阵升起,护着巴罗佐红衣大主教飞出了海堤迅速向远方转向而去。福帝摩看着他离去,嘴角出现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按照教廷的效率,骑士禁卫军与魔法守护团半天后可以赶到,而龙骑军要两天之后能赶到,假如约格早有准备的话,来的时间可能更快。他要在龙骑军到达之后顺利的攻下特伊城堡,并且消灭所有的“黑暗势力”。

经过这场战役,他将建立最高的功勋,教廷中可能会牺牲一批高级作战人员,他已经准备好了补缺者的名单,而且以此为机,可以掌握教廷所有核心力的力量。相比这些,牺牲一批秘密培训的黑魔法师又算得了什么?那些人本就是用来巩固自己地位的棋子。

福帝摩这一次可是下了血本,那些来袭击的黑魔法师不是做样子,是真的对教廷战阵动手,哪怕是遇到福帝摩本人一样会拼死相搏,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是福帝摩的手下。福帝摩的秘密只有鲁兹等少数几个人才清楚,暗中训练的那一批黑魔法师有两部分,一部分是他的亲信,安插在神圣教廷的高层中,另一部分就是不知情的棋子了。

那些堕落黑暗的人,受罪恶欲望引诱的人,被福帝摩的亲信暗中搜罗组成黑暗的战斗力量,今天集结到这里来,他们认为自己是在向“罪恶教廷”发动一场真正的“圣战”。可笑的是,黑魔法师们发动的攻击有大部分直接针对福帝摩,因为他是神圣教廷的第一骑士,最强大也是最重要的对手。

骑士与魔法师们紧紧保护在福帝摩的周围,福帝摩也亲手挥剑像战神一般冲杀,在他的身边伤亡最重!

约格率领冈比底斯骑士禁卫军与魔法护卫团赶来的速度比福帝摩想像的要快,除了必须守卫冈比底斯神殿的力量,能抽掉的机动作战人员几乎都带来了。而马尼亚丛林亚拉率领的龙骑军到的却很慢,而且来到的是一支伤亡惨重的部队,因为他们在半路上就受到了不断出现的“黑暗生物”的疯狂袭击。

这是怎么回事,因为吴桐真正的“援军”来的比教廷的援军更快!

吴桐在城堡顶端看着金光战阵护送巴罗佐离开战场,就知道教廷的援军很快会大举到来,此时太阳早已落山,夜色悄然降临,各色魔法光芒照亮了城堡的上空,天空正飞舞着污浊的黑烟。吴桐终于吹响了号角,他站在屋顶上,脚下有个聚能魔法阵,而头顶上有个半圆形的大罩子,这罩子就像一个带刺的仙人球。仔细一看,原来上面密密麻麻分布不少针管状的小喇叭,这是魔法工匠们赶制的,就是为了让号角的声音传的更远。

吴桐并不认为自己的号角声能够穿透周围布下的隔断魔法传出很远,但他一定要试一试。吴桐一直在吹号,并没有理会这号声究竟有没有作用,两个小时之后还没有动静,吴桐有些失望了,就在此时他的耳朵动了动,听见了四面八方传来奇异的声响,那是在黑暗中急速扇动翅膀微弱的声音,他的眼神一亮——来了!

吴桐吹号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混乱的战场中又多了一道号角声,但是他发出的那种奇异的常人听不见的颤音福帝摩听见了。福帝摩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冷笑一声,并没有过多的担心,已经出现的黑魔法师无所谓暴不暴露了,他也不认为吴桐的号角声音能传出很远,无非是一种困兽的挣扎而已,对此他早有准备。

可是当深夜来到,四面八方传来扇动翅膀的声音,身边的骑士有人在惊叫:“黑暗生物!血族!”福帝摩突然觉得心中一沉——怎么真有黑暗生物被召唤来了?

福帝摩身在局中自以为得意,却不知战场外隐藏的变化,吴桐没有那么大的能耐,但是有一个人有!在特伊城堡上方,极高处的空中,隐藏着一群人。这群人按河图方位排列,布成的是赫赫有名的河图大阵,阵中人无一不是昆仑修行人中的一流飞天高手,包括久未行走世间的终南派掌门登峰、逍遥派掌门叶铭、凝翠崖九黎散人、妙羽门掌门羽灵、孤云川掌门绯寒、轩辕派掌门凡夫子等人。

在河图大阵中枢天五位站着的是一名黑衣女子,星光下秀美绝伦的容颜就像梦幻中的天人,她身前悬浮着一件奇怪的法器,墨绿色形状像一支长笛然而却没有笛孔。她的芊芊玉指指着这件法器,而法器随着她手指的动作在空中缓缓转动,城堡中微弱的颤音传来,法器受激发也发出了奇异的颤音,远远的传了出去声扬数千里。

这人就是忘情宫弟子玄星子,她手中的法器是忘情宫镇宫九神器之一的七星峒。梅野石调集了两昆仑精英高手,布下的这座河图大阵。这座大阵与教廷的战阵有区别,它实际上是集合了所有飞天高手的法力使之成为一个整体,然后由主阵之人发出。现在这座大阵有三个作用:第一是隐藏所有人的形迹,第二是保护玄星子的安全,第三是以举阵之力将七星峒发出的声波远远的传出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