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千色争骋击金槊

巴罗佐有点无奈的说道:“菲力浦·歌琳以及他手下的魔法工匠们,勾结黑暗势力背叛了神圣教廷,有人指控你帮助和窝藏了他们。我想这是个误会,也许你还不了解他们的真面目,不论事实如何,只要你选择向上帝忏悔,把他们交出来,神圣教廷不会追究你的任何责任。”

伊娃笑了:“我要是否认这一指控呢?”

巴罗佐:“那你不介意我去搜一搜你的城堡吧?”

伊娃:“搜倒不必了,你说的那些人正在城堡中作客,上帝面前他们仍然是我的客人,特伊城堡有责任保护他们。”

这时有一个穿着黑袍的人走出战阵来到队列前冷冷道:“伊娃,你不要作错误的选择,事情本可以与你无关,如果你不把这些人交出来,就是与神圣教廷为敌。”

伊娃脸上突然怒气闪现,盯着他厉声道:“福帝摩,有一个叫鲁兹的人你应该认识,他将我送入了灵魂深处的炼狱,那也许是我应受的惩罚,但是我解脱了!……你呢?你自己心里应该明白!”

这一句话说的福帝摩脑门上青筋跳动,吴桐赶紧上前一步按剑护在伊娃身边,这时巴罗佐苦笑道:“伊娃,你是拒绝神圣教廷的要求了?”

伊娃看着福帝摩斩钉截铁道:“是的!”

巴罗佐摇头:“那我也没有办法再保护你。”

伊娃:“多谢大人的好意,我知道该怎么做,炼狱的滋味不好受。”说完话转身就走,吴桐抬起手用小拇指指了福帝摩一下:“老小子,放马过来吧,别玩阴的,像个真正的骑士那样战斗,让我见识见识你究竟能吃几碗干饭。”最后这句话是志虚俗语,福帝摩没听太懂,但也知道那不是好话,刚想发怒吴桐已经一手按剑另一手搂着伊娃的纤腰扬长而去。

特伊城堡的大门合上了,城内传来轰天的战鼓敲击声,城堡以及城墙上宛如水银流下,青灰色的砖石从上到下迅速镀上一层流动的银光,而城堡内也有无数道光芒升起,在上空形成交织的光环与光柱,看似密密麻麻却十分有规律的分布。有一个女剑士手持一把青铜色的巨剑登上了城楼,威风凛凛的俯视着城堡下的战阵一言不发,她就是薇丽丝。

“想负隅顽抗,这是找死!……巴罗佐大人,你已经仁至义尽了,剩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吧,为了您的安全,建议您离开这里去传达教皇的诏书吧。”福帝摩说道,同时一招手,身后的队伍迅速散开,号角声响起,已经进入战斗状态。

巴罗佐却摇头道:“我没有办法把诏书送到,谁也不知道维纳小姐去了哪里。”

福帝摩有些不耐烦的说:“那就去告诉蒙哥利二世。”

巴罗佐脸色变得有些不快:“我去见郁金香公国的国王,能对他说些什么?大人的战阵正在攻击特伊城堡,而我带来了教廷恢复阿芙忒娜荣耀的消息!这个王国以及他的子民曾跟随神圣教廷参加过多次浴血圣战,可是今天,教廷的大军正在这片土地上攻击这个国家的荣誉城堡。”

巴罗佐身为负责罗巴大陆教务的红衣大主教,代表的就是世俗中的传统势力,脾气也很倔强,福帝摩还真拿他没办法,只有劝告道:“蒙哥利二世是您亲手加冕登基的,他宣布向上帝效忠一切,这是神圣教廷的讨逆之战,他应该无条件支持。”

巴罗佐脱口道:“君权神授,可现代的君王仅仅是神授与国家稳定的象征,并不直接控制整个世俗。人权天赋,教廷在世俗间的权威依靠的是信仰与利益,这是不能动摇的。我去告诉蒙哥利二世,他是插手还是不插手,这不是让我去为难一位国王吗?”

福帝摩:“蒙哥利二世也是上帝的守护者,应该知道这是神迹之战。”

巴罗佐:“不错,神迹只可在传道唤醒力量时向信众展示,您现在不是在传道,是在使用神迹作战,也不是调动世俗中的军队,国王也只能希望此事不要惊动民众。”

福帝摩真有些不豫巴罗佐的纠缠不清:“那你想怎么样?”

巴罗佐:“罗巴大陆是我的辖区,我有义务也有权力监督你在这里的作战,你带来的全是神圣教廷的精英,我希望不要损伤任何一个人,尽快迅速的解决这一场战斗。”这真是应了那么一句话,在谁家打架谁家主人心痛,约格让巴罗佐和福帝摩一起来,还真是派对人了,不用暗示他主动会牵制。

福帝摩:“那好吧,请巴罗佐大人靠后,与我一道观战。”

福帝摩身后的战队像潮水般的涌到了他们面前的开阔地方,自动分成了三组,这不是教廷最常用的无敌战阵组合。无敌战阵适合于魔法高手之间的直接斗法,但是这种攻城之战,还是传统的战斗队形威力最大。

再看这战阵的布置,前面清一色是右手持金色长矛的骑士,左手拿着被各种魔法祝福过的盾牌,两侧的骑士清一色手持长剑护住侧翼,手持两种不同镶嵌法杖的魔法师与牧师站在中间,分别施展攻击魔法与辅助魔法。这其实没有什么职业的区别,就是各人所擅长的神迹不同,在此基础上做了最有利的组合。

战阵布开,四面丘陵与长堤上传来强大的魔法波动,将这片广袤的空间与外界隔绝,声音和影像都无法传出去。当中一个战阵首先发起了攻击,它不像无敌战阵那样整体飞起,而是前面成三角形排列的一队矛盾骑士冲天而起飞了出去,无数矛尖林立直刺前方,而盾牌上发出的光芒融合在一起将所有人都护在其中,就像空中飞来一个带刺的堡垒。

枪阵飞来,攻击者不是一杆枪,而是带着魔法光芒无数枪尖射出的巨大攻击点,直指城楼上方站立的薇丽丝。薇丽丝大喝一声,挥起巨剑击在枪阵刺出的锋芒上,随着她剑的挥动,城堡上空也有无数道光芒被引出,汇流成一个巨大的枪阵与来敌的阵式撞击在一起。城堡上空爆发了如巨浪拍击在岩石上的轰鸣,天空的枪阵就像被一股巨风卷了回去,骑士们的身影四散而开,这一次攻击被打乱了。

地上的魔法师们高声吟唱,天空散乱的枪阵又集合在一起,同时有无数道闪电劈下,落向城堡的方向,阻止薇丽丝操纵魔法阵的反击。雷电魔法就像万道蓝光瀑布从天空急射而下,古堡上空交织的光柱中出现一个三色光环,光环中央吴桐高举着银色长剑,这剑似乎有奇异的吸引力,所有的闪电都劈在了剑身上,然后顺着一个弧形的方向滋滋散开,这时人们才能看清城堡上方有一个看不见的保护罩。

吴桐发动魔法罩保护,挡住了闪电魔法的攻击,紧接着长嗥一声,一挥长剑,天空有一团光芒爆发,爆发后也化作万千道闪电射向地面的战阵中央魔法师与牧师所站的方位。战阵两侧的骑士齐挥长剑,无数道剑芒交织成一张网,挡住了这一轮攻击。

攻城之战就这样开始了,双方一交手就电闪雷鸣,特伊城堡在风暴席卷中巍然不动。吴桐和薇丽丝当然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能与战阵对抗,他们依仗的是城堡中布置好的魔法阵,但是这种魔法阵的变化需要人来启动和指挥才能发挥更大的威力。而福帝摩始终只用一个战阵攻城,另外两个战阵只是观战。

巴罗佐不解的问道:“福帝摩大人为什么不速战速决?只用一个战阵攻城呢?”

福帝摩:“大主教有没有指挥过战斗?我这是按您刚才的意思在办!”

巴罗佐:“我什么意思?”

福帝摩:“我不想摧毁特伊城堡,大人又不希望神圣教廷的精英战士有任何损伤,可是在这里作战态势对我们不利,他们有城堡和魔法阵可以固守。……所以我将战阵编成三队,不间断昼夜连番攻城,一队作战另两队休整恢复,看他们有多少人力物力可以消耗,相信过不了多久就可以不战而胜。”

巴罗佐点头道:“总导师考虑的很周到,我没想到这一点,要是一举冲入城中,必然近身肉搏,对方做困兽之斗一定会有死伤,如此最好。”

福帝摩心中暗道:“我才不在乎死伤呢,那也得冲得进去才行!这特伊城堡果然名不虚传,比我想像的要坚固的多,不是说年久失修了吗?怎么修复的这么快!……这样也好,骨头越难啃越符合我的设想,等到最后你们快挺不住的时候,我再来帮你们一把。”

攻击从午后持续到黄昏,彪悍的吴桐一直手挥十字银剑站在城堡的正上空启动魔法阵反击,而伊娃替下了薇丽丝,手提短剑登上城头启动魔法阵防守。入夜之后,攻击的战阵退了下去,然而另一队战阵紧接着开始了进攻,根本不给特伊城堡喘息的机会。城堡不会累,但是人会累的,除了彪悍的吴桐一直坚持在天空中作战,伊娃也坚持不住了,又换了另一队手持长矛的魔法工匠登上城楼。

第一队战阵退下去之后,骑士们都坐在地上休息,吃东西喝水,牧师正挥动魔法杖吟唱给他们加持各种祝福与恢复治疗魔法。而魔法师们在做另一件事,他们更换了手中的法杖。这一次战阵中的魔法师使用的都是双镶嵌法杖,除了根据个人擅长不同镶嵌的各色晶石之外,魔法杖的底端一律镶嵌着一枚黑色的晶石。

等经过漫长的第一轮作战退下来之后,很多人魔法杖上的黑晶石颜色已经变白了,有的甚至已经裂开或化为粉末,这种黑晶石是黑市交易中最受欢迎的魔法物资了。黑晶石的原始形态其实是白色的,但是与能够辅助各种魔法的白晶石不一样,炼制它的方式就是将魔法师的魔法力积蓄在其中,聚集的魔法力越多,其颜色就越深,可以用特殊的方式将魔法力释放出来,释放完毕之后这枚晶石也就报废了。

炼制黑晶石非常困难,首先材料难得,其次加工过程很容易失败,一个不小心晶石碎裂就前功尽弃还很容易伤到加工的人,更重要的是需要由专门的魔法师用专门的魔法将力量凝聚于其中,而且并不是耗费多大的魔法力就能让晶石吸收多少魔法力,晶石吸收的魔法力比例极低。这种吃力不讨好而且是专为他人做嫁衣裳的工作,如果不能集中大量的人力物力,并且是来自于权贵高层的组织与命令,是没有人能做到的。

因此这是黑市上最欢迎的魔法物资,能够大规模使用的恐怕只有神圣教廷,小白运到罗巴联盟的物资中有一批,菲力浦以及其手下的魔法工匠们了弄来了一批,这也是特伊城堡战斗魔法阵运转的最根本动力源。

城外面打的热闹,是一场人力与物力之间的消耗战,作战人员暂时没有伤亡,但是城堡中已经有好几个人受伤了。城堡里的辅助人员比正式作战人员更多,正式守在战阵城堡外围作战的魔法工匠只有二十四个,也就是那天参加营救的二十四人,加上吴桐和伊娃是二十六个,剩下的七十多人也在城堡内穿梭忙碌。

战阵的攻击是强大的,魔法阵的基础也承受了这种力量的冲击,不时有各种魔法阵的基石被损坏,各种晶石开裂损毁,魔法工匠们随时修复。菲力浦事先有所准备,古堡中几处发挥主要作战作用的魔法阵都是有备用的双阵布置,一处损坏立刻启动另一处,魔法工匠们抓紧时间修复。当外界的攻击力过于强大时,在魔法阵上负责维护和运转的魔法工匠也会受到力量冲击,已经有好几个人口喷鲜血倒地受伤。

伤者立刻被救起治疗,城堡这边也有辅助作战人员,不过只有一个,那就是教廷的高级牧师海伦。战况吃紧,受伤不重的两个人醒来之后又投入了工作。

这场战役在城堡中的总指挥谁也想不到,竟然是菲力浦·歌琳,这个魔法工匠的头领与黑市商人。他坐在城堡最核心的坐战指挥室中统揽全局,不仅指挥各处的魔法阵运转与魔法工匠的调动,还指挥作战人员的轮换出击。

黎明的时候,海伦提着魔法杖走进了指挥室,虽然她尽量掩饰仍然掩不住一脸疲倦之色。轮骑上的菲力浦怜惜的看着海伦:“心爱的女儿,你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吧?真正的战士都是这么锻炼出来的,不经历你永远想像不到。”

海伦:“上次去乌由看见福帝摩与人斗法,以为那就是战斗,今天才见到真正的战阵。……父亲,我没想到的事情太多了,您还是一位能指挥作战的将军!”

菲力浦苦笑:“我算什么将军?我在骑士训练营中学过战阵指挥,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但是我天资有限,成不了高级的骑士或魔法师,只能去当一名魔法工匠。……所以我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送你去冈比底斯学习,却没想到因为我,把你害了!”

海伦跪在了父亲的膝前:“不要这么说,你是因为爱我,才犯了错,父亲和我都已经受到了惩罚,但是我相信您,您不可能属于黑暗的势力。……所有人都轮换休息了,唯一没有休息的人就是你,你的身体坚持不了多久的,这里有没有可以代替你指挥的人?”

菲力浦:“这个时候我真不该休息,但是这是一场持久战,必须有人能替换我,你叫薇丽丝来,小时候我教过她战阵指挥,当时仅仅是一种兴趣,没想到今天还能派上用场。”

海伦起身去找薇丽丝,刚刚走出几步发现此时恰好没有旁人,又小声问道:“父亲,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们能坚持多长时间?”

菲力浦微微叹息:“我本来以为可以坚持很久,实在不行就在城中决一死战,不料福帝摩用这种方式攻城,从黑晶石的消耗来看,恐怕只能坚持七天。”

海伦:“第一天的攻势当然猛烈,往后不可能有这样的强度,他们也有消耗。”

菲力浦:“别忘了,还有人的因素,人不是铁打的,坚持不了很久。吴桐说有援军会来,但是需要我们坚持尽量长的时间,所以一定要挺住。”

海伦:“有援军?会不会是白莲真人带着人来救我们?”

菲力浦露出慈色:“你说的那个年轻人,真的那么了不起吗?你认为他能打败福帝摩指挥的战阵?”

海伦眼神中流露出思念和崇拜之色:“他当然很了不起,我亲眼看见他一个人敢面对三个无敌战阵,当时约格和福帝摩都在,你也看见了,那人就是他!……他一定会来救我的,脚踏着龙骑,穿着闪闪发光的铠甲,漫天的云霞都在为他助威,率领着浩浩荡荡的战队,在云端中高喊着我的名字。……爸爸,那是一种多么幸福的感觉?”

这是最典型的少女白日梦,难得在这个时候海伦还有这种绮想,菲力浦了解现在的处境,不免有些怅然却又不忍心打击她,只有安慰的说道:“我相信他是个天神般的英雄,值得我的海伦崇拜,他会来救你的,所以你一定要坚强的战斗下去。”

菲力浦预计在福帝摩的这种不休息不间断的轮番攻击下,特伊城堡最多可以支持七天,而另一伙人也在做判断。在距离特伊城堡很远的大洋上空,云端中隐藏着几个人的身形,梅野石、绯焱、陶然客、羽灵、泽仁还有张先生与顾影都在其中。梅野石正在问顾影:“顾小姐,你对西方的神迹比较了解,也清楚双方的实力,你认为吴桐他们可以坚守几天?”

顾影:“骑士和魔法师可以轮翻修整,但是辅助人员的体力是跟不上的,三天之后攻击必然减弱,城堡可以坚持十天以上。当然这是现有的力量对比,如果有援军的话就说不定了,到了那个时候就算特伊城堡还可以守,但城堡里面的人恐怕已经疲惫不堪,已经无法再坚持作战了。”

梅野石:“这种大规模集团斗法的威力确实惊人,这还只是冈比底斯核心战力的一小部分,这股强大而有敌意的力量确实很让人头痛。……三天之后攻击会放缓,不论吴桐求援军还是福帝摩调援军,都会在那个时候。”

顾影问道:“吴桐有援军可调吗?除了我们。”

梅野石:“我们只是来观战,不能直接插手,吴桐的援军不是我们,你再仔细想想?”

顾影:“我明白了,福帝摩搞了这么大动静,如果从头到尾没有任何黑暗势力出现,实在交代不过去,就算没有黑暗势力增援特伊城堡,他自己也会想办法变出来的。”

张先生点头笑道:“很有道理,等特伊城堡的黑暗援军一到,福帝摩一定会调集教廷所有的核心作战力量,带领这批人一战建立功勋。”

绯焱皱眉道:“听你们这么一说,特伊城堡左右都是输啊?”

梅野石:“那倒未必,这个世上黑暗是真正存在的,吴桐可以招唤他们来增援。”

顾影:“连我们观察里面的情况都需要借助盟主的青冥镜,吴桐的号角威力传不出那么远。”

梅野石:“那我们是干什么的?绯焱,能不能麻烦你走一趟,到忘情宫请玄星子带着七星峒出山。”

绯焱吃了一惊:“玄星子!盟主竟然敢把她卷到这里面来,万一玄星子少了一根头发丝,小心你师父回过神来剥了你的皮!”绯焱说话很直,并不是很给梅野石这个昆仑盟主的面子。

梅野石:“这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才调来了两昆仑飞天高手组成的河图大阵,六十四名昆仑高手组成的战阵并不出手,只为掩护玄星子一人,应该足够了。”

张先生道:“要想使吴桐手中号角之声发挥最大的威力,还非得玄星子手中的七星峒不可,只可惜当年的七情钟已毁。”

羽灵道:“只要玄星子妹妹来,我当率领河图大阵掩护其周全,一根头发丝都不会少。”

绯焱:“既然这样,我就去忘情宫一趟吧,来回三日应该够了,只是天月大师不理会这些闲事,能不能让玄星子出山我可不敢肯定。”

梅野石:“无妨无妨,你拿着忘情公子的信物去,说明来意,天月大师必会让玄星子随你而来。”说着话梅野石从怀中取出一张白纸,上面写着龙飞凤舞“仙人指路”四个大字,正是风君子摆摊算命的幌子。绯焱捧过这张纸,拿在手中脸上露出复杂的温柔之色,点头道:“那我就去一趟吧。”说完话很干脆的转身飞天而去,一点都没耽误。

顾影有些疑惑的问道:“那不是风先生的算命幌子吗?原来是忘情宫主的信物,梅盟主手中也有一张?”

梅先生笑道:“是的,有一年风仙师摆摊算命,我也去算了一卦,临走要了一张幌子。这是他的信物,不会随便给人的,当初三少和尚如果是拿着幌子去忘情宫而不是骗走了风君子的指环,他的三位师父也不会罚他了。”

张先生插话道:“万一绯焱请不来玄星子,那我们又该如何?”

梅野石:“应该能请来,否则只能让法澄大师敲响紫金钵,这种杀伐万里之事实在不好让佛门高僧出手。”

泽仁:“梅盟主大计已定,调我正一门伏魔大阵又有何安排?”

梅野石笑了:“不是什么正经事,说出来泽仁掌门也别生气,是帮白少流大情圣壮声威门面的。”

“什么?小白什么时候成了大情圣!”顾影在云端中差点没站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