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狼魔对阵陈兵戈

福帝摩眼中光芒闪烁,本能的感觉到这是一个掌握教廷最大权柄的机会,点头道:“我需要教皇陛下的授权,可以调动冈比底斯骑士禁卫军、魔法守护团、还有马尼亚丛林中的龙骑部队。”

约格讶道:“不过是一座城堡,不到一百个魔法工匠,大人为何调动如此庞大的力量?”

福帝摩:“他们背后有整个罗巴大陆黑暗势力的支持,不能不谨慎。”

约格:“那好吧,我会向教皇陛下请示的,请大人也做好准备。”同时心中暗道:“福帝摩呀福帝摩,你和我的想法差不多呀,都想小题大做,教廷最核心的力量给你掌握,哼哼,你就折腾吧,我的计划没你帮忙还真不行!”

最后,约格请示了教皇霍莫罗三世,虽然教皇陛下已经命令他全权处置,但是福帝摩的要求已经超出了约格的权限,而且无论是从责任还是表示忠诚的角度,就算他有这个权限也要事先征求教皇的意见。

教皇脸上露出少有的凝重之色,思索着对约格说道:“对付不到一百个魔法工匠,就算有维纳家族的战阵古堡,也不必调集这么大的力量,他应该向最高神学院索要一批威力巨大的卷轴才对。”

约格:“邓普瑞多不会直接给他的,除非他来找陛下您,维纳古堡是维纳家族的历史象征,如无必要,最好不强行摧毁,福帝摩大人也明白。”

教皇:“通过这件事情,我已经看见了福帝摩的野心滋长,渐渐的不受控制,这对于他和神圣教廷来说都不是好事。”

约格:“请教陛下,福帝摩为什么要这样,如何理解他的信仰?”

教皇叹息一声:“你还年轻,需要经历的事情还很多,福帝摩不是没有信仰,他的力量也来源于信仰,他对上帝与神圣教廷的遵从是因为那能给他想要的东西,但是他的欲望超出了上帝所能给予。”

约格:“教皇陛下,请问我应该如何处置他的请求?”

教皇:“你已经不能什么事都来问我了,我想问问你是怎么想的?”

约格:“答应他的要求,但不能真的将冈比底斯所有的力量都交给他,只给他两队冈比底斯骑士禁卫军,那本来就是他的嫡系,魔法守护团只派出一队。”

教皇:“你怎么对他说?”

约格:“这不难,就像陛下所说,对付特伊城堡与几十个魔法工匠,不需要将整个冈比底斯的力量都调走,神圣教廷还需要守卫。他去特伊城堡缉拿反叛,如果无法取得胜利可以再要求援军,甚至调动马尼亚龙骑。”

教皇:“两队冈比底斯的骑士禁卫军,恰好是最高骑士训练营所管辖的那一部分,让他带走,再加上一队魔法守护团,这已经是很强大的力量,这也是我对他的最后一次考验。”

约格心中暗赞一声高明,教皇不愧是教皇,跟这个老狐狸打交道得十二万分小心,表面上不解的问道:“我不太理解陛下的意思。”

教皇淡淡一笑:“约格,你的才智不在我之下,需要历练的是统领全局的经验,你仔细想想,是因为什么事情导致的这一切?”

约格想了想,恍然大悟道:“因为黑暗势力!”

教皇很满意的点点头:“魔法工匠救走歌琳父女时,你追杀了一名亡灵法师,如果福帝摩攻打特伊城堡时,黑暗势力没有出现,那才真的不正常。”

约格:“如果有黑暗势力的出现,福帝摩攻不下特伊城堡,仍然会成为一个英雄,有理由要求掌控教廷所有的核心力量。”

教皇:“我们可以理解黑暗势力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但不能容忍它成为挟持神圣教廷的砝码。”

约格:“假如是这样,请问怎样处理?”

教皇:“调用龙骑军,清除所有出现的黑暗势力。……这个功绩不属于福帝摩,而属于你约格。”

约格:“那么维纳城堡怎么处理?”

教皇:“反叛教廷的魔法工匠必须惩处,但不能摧毁特伊城堡,那不仅仅是维纳家族的历史象征,也是郁金香公国守护者六百年来守护教廷的象征。攻下古堡,惩处反叛者,将城堡还给阿狄罗,并且安抚相关的贵族守护者,尤其是郁金香公国与斯匹亚王国的王室。……你知道吗?郁金香公国的国王蒙哥利二世也曾经向阿芙忒娜求婚。……神圣教廷应该到宽恕阿芙忒娜的时候了,恢复她的荣誉,只有这样才能平息各国守护者的不满,让他们成为支持你的力量,你要做好这件事。”

教皇在即将攻打维纳家族的历史象征特伊城堡时,说出了应该宽恕阿芙忒娜的话,用意很明显,要借此换取郁金香公国以及相关贵族守护者的支持。想当初放逐阿芙忒娜,逼她到乌由杀风君子,如果能杀了更好,假如她被风君子所杀,那么神圣教廷在志虚大陆的扩张能得到各国世俗势力更大支持,与今天的用意是一样的。

约格暗暗点头,又问道:“那么福帝摩大人呢?”

教皇:“我理解你想剥夺他的地位,可是荣耀的象征还要保留,就算让他灭亡,也要尽量让他在未来光荣的谢幕。……世界上的事情不可能都像我们预想的那样去发展,但是做为你我,就应该尽量让它们按照我们的意愿去变化,上帝考验你的时候也到了。我授权予你,可以调动教廷的一切力量,去安排吧,我的孩子,神圣教廷的未来属于你。”

约格领命而去,心中也在感慨,教皇对他是绝对信任的,他也表现出了让教皇信任的才干与做为,而他真正要做的事肯定是霍莫罗三世不愿意看见的。时机已经到了,他找到了福帝摩,正式宣布:“尊敬的福帝摩大人,冈比底斯骑士禁卫军、魔法守卫团随时待命,我已经派人命令马尼亚丛林的亚拉导师集合龙骑军做为预备队,但是教皇陛下只同意你率领两队骑士禁卫军和一队魔法守卫团攻战特伊城堡,攻下它但不能毁灭它。”

福帝摩:“约格大人考虑到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吗?”

约格:“教皇大人已经考虑到了,所以命令我招集后备力量随时待命,但是对付一个特伊城堡与几十名魔法工匠,福帝摩大人要调动教廷在罗巴大陆的所有机动力量,未免小题大作。……不过你放心,如果万一情况有变化,我会亲自率领援军赶到,希望不会出现这种变化,在我心目中福帝摩大人是战无不胜的。”

福帝摩:“这个世界上没有神圣光明不可战胜的力量,挫折只是对灵魂的考验,我已经准备好了接受挑战,就按这个计划办。……请问,立刻就率军出发吗?”

约格摇了摇头:“不可以这样,罗巴大陆的福音事务由巴罗佐红衣大主教负责,我将派巴罗佐大主教前往特伊城堡,代表神圣教廷询问实情,给他们最后一个机会。……如果他们拒不交出反叛者,福帝摩大人可以随后攻城,你的队伍就暂时充当巴罗佐大人的卫队吧,明天就出发。”

第二天,巴罗佐大人带着教廷的诏书,在福帝摩的率队护卫下离开了冈比底斯山,向郁金香公国去了。他前脚刚走,后脚邓普瑞多就找上了约格,急切的问道:“巴罗佐大人到郁金香公国巡视,没有必要让福帝摩亲自护卫吧?就算福帝摩大人也想去,也没必要带着那么多战斗人员。请您告诉我,福帝摩去执行什么任务?”

约格:“尊敬的院长大人,您为什么不去问教皇陛下?”

邓普瑞多:“陛下刚刚告诉我,交给你全权处理,并且希望我能支持你。”

约格谦虚的微笑道:“感谢陛下的信任,也感谢院长大人的支持,我对您毫无保留,福帝摩大人就是去攻占特伊城堡的。……您先不要着急,我并没有违背您的意愿,您知道巴罗佐大人是去干什么的吗?”

邓普瑞多:“教皇陛下告诉我,他带着一份恢复阿芙忒娜荣耀的诏书,这又是怎么回事?”

约格:“你我都清楚维纳小姐受到了异教徒的屈辱,对她个人而言有些事情并不公平,她在乌由揭露了黑暗的亡灵法师鲁兹,这说明她对光明的信仰还是虔诚的,神圣教廷应该宽恕她。”

邓普瑞多:“谁都明白!我想知道为什么会是现在这个时候?战阵正向特伊城堡开去!”

约格:“有比现在更好的时机吗?我记得院长大人亲口告诉我最高骑士训练营总导师最合适的继承人就是维纳小姐。……其实巴罗佐大人传达这个诏书并不是最重要的任务,他是要去劝说伊娃·维纳不要庇护反叛的魔法工匠,只要把这些魔法工匠交出来,神圣教廷不会因此事为难她,也不会为难维纳家族其它人。如果劝说不成,福帝摩大人将不得不攻城。”

邓普瑞多:“假如攻下特伊城堡,抓住了魔法工匠们,却仍然没有黑暗势力的确切证据呢?”

约格:“那倒时候我一定会和院长大人一起向仁慈的教皇陛下请求更多的宽恕,但是我也想提醒院长大人,假如黑暗势力真的出现了又该如何?”

邓普瑞多看着约格瞳孔有些收缩:“假如黑暗势力真的出现了,我最关心的是他们从何而来?”

约格点头:“这也是我同样关心的问题,但是我们不能无端去猜测疑一个值得神圣教廷尊敬的人,这一次福帝摩带走的战阵中一定也有值得院长大人信任的手下,请您也随时关注。……这一战,也许是真相之战,上帝光明照耀的,只能是真相。”

邓普瑞多长叹一声:“如果黑暗已经存在,不能畏惧与回避。”

……

特伊城堡依山而建,三面环绕着起伏的丘陵,正面是一片开阔地,开阔地的尽头是一道长堤,长堤外面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郁金香公国有很多地方地势很低甚至在海平面以下,以长堤隔出陆地。特伊城堡的建筑很有特点,主体是一个高大的堡垒,向着开阔地的一面伸出半圆形的城墙,正中开着城门,城墙和堡垒之间有一个广场。这一片全是伊娃的领地,并没有别的建筑和居民,很显然伊娃不善经营,如此大片的领地并不没有给她带来更多的经济收入。

这是一天午后,一队浩浩荡荡的人马顺着长堤走来,走下长堤来到无人的开阔地带时,三面丘陵和一面堤坝已经挡住了外界的视线,这些人除下了外衫,看装束是神圣教廷的骑士与魔法师混编的战斗队列,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一位身穿镶金边红袍的男子,五十多岁的样子,微微有些谢顶,举止气度很是雍容,但他的表情却有些尴尬,几乎是硬着头皮走向特伊城堡。

特伊城堡是一座历经六百年的战阵古堡,古堡的贵宾休息室如今又恢复成古老的作战指挥室,宽大的桌子上放着附近的地形图,图纸旁有一个硕大的水晶球。不知来自何处的法力支持,水晶球一直向外散发着光影,有四个人围在水晶球旁边,分别是伊娃、吴桐、薇丽丝、菲力浦。

吴桐看着水晶球道:“来的人不少,是正式的作战部队。”

伊娃:“走在最前面的是巴罗佐红衣大主教,他来干什么?”

薇丽丝:“布置在城堡周围的魔法阵有反应,有人已经进入城堡外的山地中。”

菲力浦应该最有经验,没有看水晶球就说了一句:“既然是战阵来,就已经准备好攻城,潜入周围山地的是魔法师,他们要联合用一个大型屏蔽魔法隔断这里的空间,以使魔法交战不惊动外界。不论巴罗佐要来谈什么,做战的态势已经布下了。……其实没必要因我而战,把我交出去吧,做一个谈判条件试一试。”

薇丽丝扶着轮椅道:“歌琳老爷,你真以为把你交出去,福帝摩就会放过我们吗?与其无辜而死不如放手一战,不论去天堂还是地狱,我陪着老爷一起。”

吴桐叹了一口气对伊娃道:“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现在我也不能说什么了,这是你的城堡,我却不能放弃抵抗,如果开战的话,只能说是我绑架了你占据了这个城堡。”

伊娃却摇头道:“你打算怎么办?当城堡被攻破时,把我关进牢房里,等着我被教廷救出来指控你们的罪行?不必了,我和你没有区别,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伊娃拒绝了吴桐将她排除在反叛者之外的建议,这时福帝摩率领的战阵已经在开阔地上列好队形,巴罗佐带着两名神殿骑士走到了城门外高声喊道:“我带着教皇陛下的诏书而来,请城堡中的主人接受上帝的福音。”

伊娃看了吴桐一眼,轻轻的握了一下他的手:“我们去见他,我们是这里的主人,要保护这里的客人。”

闪着秘银光辉的城门打开,吴桐和伊娃并肩走了出来,来到巴罗佐的面前。吴桐点了点头算是行礼,伊娃单膝跪地道:“虔诚的灵魂聆听来自上帝的声音,请问大人带来了什么消息?”

巴罗佐一皱眉指向吴桐道:“他是什么人?”

吴桐背着手笑眯眯的答道:“我叫吴桐,来自志虚国的骑士,伊娃是我心中的女神,也是我的情人,她把她的心连同这座城堡一起送给了我。”

伊娃说道:“巴罗佐大人,请您传达教皇陛下的诏书吧,我只是奇怪,我在神圣教廷中并无神职,教皇陛下怎么会向我传诏?”

巴罗佐瞄了吴桐一眼,继续正色道:“上帝的光明指引每一个迷途的灵魂,阿芙忒娜·维纳曾因异教的屈辱而被剥夺了荣耀,但她仍有一颗虔诚的心,神圣教廷决定恢复她的荣耀。”

伊娃站了起来:“那大人您来错地方了,我不是阿娜。”

巴罗佐:“你也是维纳家族的人,所以我有必要第一个告诉你,上帝的圣慈选择了宽恕,它可以洗清阿芙忒娜所受的屈辱,也可以洗清你所遭受的误解。”

柔媚的伊娃露出迷人的一笑:“请问大人,我遭受了什么误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