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四海云激伊城峨

赤瑶从特伊城堡返回阿匹斯山脉,向她与吴桐约定好等待梅野石的瀑布飞去,一路小心翼翼收摄光华,高空中只有一道极暗淡的红影快速的滑过。这是一个晴天,满空星光闪烁,赤瑶突然觉得迎面的星空有些不对,星光变得静止景色也不再变换,没等她反应过来就一头飞入一面虚空巨镜中。这次赤瑶碰到高人了,而且很了解她的修为与特点,施法者竟然当空把她摄去。

赤瑶落入陷井,就像当年元神困在玄牝珠中一样,四面是无边无际的空虚无处可以挣扎。片刻之后,在阿匹斯群山中一个僻静的山谷,星光一阵颤动,空中仿佛出现了一面虚空巨镜,一道红光飞了出来,是一根几寸长红色的弧形短枝,落在山谷中一个男子的手里,这人正是昆仑盟主梅野石。

男子一招手,弧形短枝飞出打开成一把八寸小弓的模样,紧接着弓弦一响光影散开,幻化成一个红衣女子站在面前。赤瑶惊魂未定,向后飞掠几丈,惊呼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能将我形神摄到此处?”

梅野石半转身看着她,微微笑道:“你不认识我吗?想想这世上还有什么人精通你所学的法门,除了你师父之外?”

赤瑶看着他随即反应过来,倒身拜道:“弟子拜见梅宗主!”

梅野石一摆手:“不必多礼了,你起来吧!……今日突然用青冥镜把你摄走,事出有因,你难道没有发现自己的行踪一路被人追随吗?”

赤瑶微微变色:“这一路前来,各处空中巡视者甚多,偶有察觉我都及时避开了,飞天之时都有潜行之术,脱离神识之外谁也无法跟踪。”

梅野石摇了摇头:“你在人间行走时日尚短,没有这种指挥万人的经验,话没有错,飞天潜行在神识可及之外,谁也没办法追踪,但是追踪你的不是一个人。这些人分处罗巴大陆各地,一旦有发现并不追击,而是向你的去向传出信号,去处自有人巡天查看,你一路断续留下踪迹,可知你的去向。……假如是我在志虚某地,集合各派追索飞天逃遁之人,也可以如此布置。”

赤瑶这下真的露出惊慌之色:“原来如此,那我岂不暴露了特伊城堡所在?这该怎么办?”

梅野石:“不必惊慌,就算教廷发现有人在特伊城堡与马罗城之间飞天来回,也算不得什么罪证,无非是暗中监视以有图谋。”

赤瑶:“宗主这么说,那么在此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教廷的耳目?”

梅野石:“那也不是,你飞天来去,自然有办法查觉踪迹,但是最难查的是混迹在人群中的普通人,世上人流滚滚只要你事先不知,不可能一一查证,所以你进不了马罗城,吴桐却能潜入知味楼报信。……不说这些,你有事要单独告知,究竟是什么事?”

赤瑶:“按小白的吩咐,不可开口,以防外泄,请宗主以神念相传。”说完话身形又化作一张精美的小弓,飞到梅野石手中,她的神念传来:“宗主,还记得当年的七叶吗?坐怀丘镇山瑞兽白毛就是七叶转世的驴,白毛挣脱了诛心锁,夺了约格炉鼎,现在教廷中的红衣大主教约格其实就是白毛。”

赤瑶对小白的命令执行的一丝不苟,用这种最隐秘的方式将消息传达给梅野石一个人,哪怕暗中有人偷听也听不到。这回轮到梅野石愣住了,闻惊雷不变色的他,也转身看着遥远的冈比底斯方向沉默良久,眼神中有苦苦思索之色。

默然良久梅野石微微一皱眉似乎想到了什么,也以神念问道:“白少流在何处,情况如何,你还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

赤瑶对他倒也不隐瞒,把白少流被无敌战阵所逼跳下瀑布,又在峡谷河底进入结界空间,如何看到七叶书册,又如何解开神弓封印放赤瑶出来报信都说了一遍。梅野石点了点头:“我都知道了,现在你领我去峡谷看一眼。”说完话松开赤炼神弓,神弓飞到一旁又化成赤瑶的模样。

梅野石随赤瑶来到了小白藏身的峡谷,这里的地势上游稍微开阔,紧接着谷底河道收缩变窄,水流陡然变急浪花翻滚飞溅,两岸山势如斧削般壁立千刃,毫无立足之地。梅野石与赤瑶凌空站在峡谷中央,指着奔流的河面道:“小白就在这里的水底,闭关修炼净白莲台大法吗?”

赤瑶:“是的,我冲出河面的那一瞬间与他的身心还有所感应,小白形骸百脉俱损,只有闭关修行‘升座’心法,不突破报身转尽的境界,伤恐难愈。但是水底结界只能维持两个月,他恐怕没有把握破关而出,所以叮嘱我到时把他从水底救起。”

梅野石沉吟道:“转尽报身,法身显相升座,形骸百脉俱复,这不就是换骨天劫吗?哪有那么简单,两个月他出不了关!”

赤瑶:“那怎么办?就算把他从水底救起他的伤也好不了啊?”

梅野石不说话,伸出一只手在面前虚指画圆,随着他的手指划过,虚空中出现一轮圆形的光晕。然后一弹指,一枚龙眼大小紫光流转的丹药不知从何处飞出,飞入光晕中不见。小白在魔法结界中垂帘而坐,对身外发生的一切浑然不知,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轮圆形光晕,光晕中飞出一枚紫气流转的丹药。丹药一出现就化作一片紫雾,散入他的七窍之中,而白少流于定境中毫无察觉。

赤瑶很好奇的问道:“宗主这是在做什么?”

而梅野石施展这个法术似乎很吃力,调息片刻之后才答道:“赤瑶,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暂时不要告诉小白。前世我欠他一副炉鼎,这一世我就还他,刚才是我手中最后一枚九转紫金丹,就助他移炉换鼎吧。……有九转紫金丹相助,福缘已俱,如果他的修行还不能突破,也只能怪他自己。可能不用等两个月了,他能提前出关自己从水里钻出来。”

赤瑶深鞠一躬道:“我替小白多谢宗主!”

梅野石:“不用谢我,这是他的福缘,能不能成就修为就看造化了!……赤瑶啊,这段时间你哪也别去了,就守在此地等候小白出关。飞天来回容易被人发现踪迹,但潜居某地收摄心神,就算是我这种高手不十分接近也查觉不了。”

赤瑶:“小白交给我的任务已经完成,我当然应该在此地守候,宗主还有什么吩咐吗?”

梅野石:“你帮不了我什么忙,但是却能帮小白的大忙!……若论斗法,你知道我三梦宗中令人最忌惮的是谁吗?”

赤瑶:“不知道,是宗主你吗?”

梅野石摇头:“不是我,而是你师父、我师妹柳山神,她出手诡异令人防不胜防,如果真要是高人之间的相斗,恐怕对手宁愿碰见的是我而不是她。”

赤瑶:“这与小白有什么关系?”

梅野石:“当然有关系,如果小白手中有你这样一张神弓,与人动手那是防不胜防,不知底细的高手难免会吃亏,你想明白了吗?”

赤瑶眼神一亮:“弟子明白了!”如果赤瑶仍然做为小白的法器,就相当于一个人手里的刀会冷不防自动砍人,小白也能突然从一个人变成两个人,那确实够诡异的,普天之下还找不出第二件这样的法器。

梅野石命赤瑶留在大峡谷守候小白出关,又立刻赶回马罗城,一路上心中暗道:“七叶啊七叶,你既然能挣脱诛心锁,就应该不是当年之你!……这回你要下的这盘棋,我还没完全看透,你竟然成了约格,真是想不到啊!”

教廷高手的巡查可以挡住赤瑶,却挡不住梅野石这种绝世高手,悄然返回知味楼之后,梅野石立刻叫来了吴桐,他对吴桐道:“我已经见过赤瑶,她的行踪果然被人查觉,恐怕你所在的特伊城堡已经被教廷暗中监控了。”

吴桐的眉毛一竖:“盟主,我们该怎么办?”

梅野石:“不必问我,应该是我问你想怎么办?”

吴桐:“他们没有歌琳父女被我们救走的证据。”

梅野石:“没有证据可以去查,既然特伊城堡可能已被监控,那么多魔法工匠是无法走脱的,他们已经离不开特伊城堡,一旦教廷的人要强行搜查,你打算如何?”

吴桐:“薇丽丝早就说过,他们救歌琳先生有必死之心,如果被发现,就拼了!”

梅野石:“这些人有一战之力吗?”

吴桐:“如果是在别的地方遭遇教廷高手围攻,自然无法反抗,但是有特伊城堡依仗情况就不一样了,那可是维纳家族经营六百年的战阵古堡,所有的守护法阵都启动其防御不亚于昆仑的福地洞天,而反击之力更强。”

梅野石:“我听说伊娃这一支早已没落,维纳家族的战阵古堡怎会属于她?”

吴桐:“确实没落了,但是祖上也发达过,继承爵位的是阿狄罗这一支,但是维纳家族的战阵古堡一直传到了伊娃父亲的手上,她继承的家族遗产如今只剩下这个古堡了。我知道伊娃的生活习惯有些奢华,但是跟着我也不想让她受苦,所以小白才让我来做一些黑市买卖。”

梅野石:“我考查教廷多日,对他们的神迹手段也有些了解,古堡的法阵能够都启动吗?一旦交战颇耗人力物力。”

吴桐:“如果就是我和伊娃当然不能,但是多了一批魔法工匠就不同了,他们就是干这个的,可以合力启动古堡中各种魔法阵,目前需要加紧时间修复和建造,我正在调集最好的物资,最重要的就是蓄积能量的黑晶石,白庄主运给我的那批物资我又全部转移回古堡了。要是这么动手,不仅拼的是人力,而且也是烧钱呐!……多大代价现在顾不上了,精通魔法阵建造和启动的魔法工匠人手还是不够。”

梅野石:“就算如此,一战之力有多强?”

吴桐:“如果就是郁金香公国内的教廷势力,一起来攻,守他一年半载也不是问题,而且这是维纳家族的古堡,很多贵族守护人估计不会参与这场战斗,教廷只能调动机动作战力量。”

梅野石又问:“假如教廷调集作战大军,举全力攻城呢?”

吴桐:“那是挡不住的,蚂蚁窝再坚固也经不住大象踩,难道梅盟主有什么建议吗?”

梅野石:“如果战端一开,这是教廷在罗巴大陆讨伐反叛的内战,昆仑修行人是不便插手的,我只能提醒你,依仗不能移动的古堡战阵,最怕堡垒从内部攻破,你这一次回去要加紧进行古堡的整修,据我所知维纳城堡已经年久失修,也应该调集尼斯城中能帮忙的其它的魔法工匠,但必须是菲力浦信得过的亲信。……至于物资,菲力浦手中肯定还有一批,利用那些魔法工匠带入城堡,动作一定要快。”

吴桐:“最好的物资,薇丽丝手中有替歌琳先生匿藏的私货,魔法工匠也能集合不少,关键是特伊城堡如果已经受监控,教廷能够允许我们调集人力物力修复建造吗?”

梅野石:“这恐怕是一盘棋,如果教廷公然阻挠,我就猜错了,如果给你们时间暗中准备战力,那我就能看透了,现在一切都是猜测,无论如何你也得做准备。”

吴桐:“我这就返回特伊城堡,加强警戒,剩下的事交给薇丽丝去办,只有以歌琳先生的名义才能号召调集更多的人力物力。”

梅野石面无表情的又问一句:“教廷最不能容忍的黑暗生物,真的存在吗?”

吴桐:“梅先生这话问的,别人不敢说,但我可以肯定他们是存在的。”

梅野石:“此话怎讲?”

吴桐:“人们心中都会闪现各种罪恶的欲念,但并不能说他们已经属于黑暗,可是有一种情况不同,罪恶的欲念已经占据灵魂,成为潜伏在心中的主脑,这便是人间黑暗的世界。想当年我也差一点堕落入这个世界,如果不是碰到了白庄主,真不知今日会是什么人?”

梅野石皱着眉头又追问道:“你有一个特殊的号角,可以招唤黑暗的灵魂,是不是?”

吴桐:“是的,这个号角只有两个人能吹响,白庄主和我,但是我的修为低微,无法传出很远。”

梅野石:“远近暂且不谈,倘若城堡真被围困,若无外援迟早也会沦陷,我不多言了,你自己想想吧。”

吴桐眼神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恭身施礼道:“多谢梅盟主指点,我要立刻赶回去准备了。”

吴桐走后,梅野石又叫来和曦真人和张先生,与他们讲了最近的形势,除了约格的身份之外其它一切都仔细介绍了一遍,特别是关于特伊城堡的处境。他最后说道:“想托二位回昆仑办事,和曦师兄到正一门调集伏魔大阵,张先生去茫砀山洞天,联合两昆仑各大派飞天高手组成河图大阵。”

两位吃了一惊,齐声道:“正一门伏魔大阵与两昆仑河图大阵,是我们最强的战力了,远道而来难道要开战吗?一旦失手昆仑损失惨重将不再有还击之力!”

梅野石笑着摇了摇头:“不是来作战的,是来观战的,这些人也不要飞天而来,就以商务考察或旅游的普通身份进入罗巴大陆,集结在兰西国。……教廷内若无大战,就当旅游吧,费用张师兄先出,若有大战,到最后自有用处。”

张先生眯着眼睛道:“小小的特伊城堡,能够挑起罗巴大陆的大乱吗?”

梅野石:“我也是在观望中,印证心中的一些想法,总之有备无患吧,教廷内乱之事,我们确实不便插手,但也得做好应变的准备。只有一个人是关键,那就是白少流,他绝对与此事有关。”

张先生突然笑了:“迄今为止,公开场合白庄主与此事无关,但有一个人与他有关。”

和曦不解的问:“什么人?”

张先生:“海伦·歌琳!”

梅野石:“这些话暂且不提,等有大战发生再说,小白自己暂时无法出面,到时候恐怕要问一问顾影的意见才行。”

高人说话从来只是点到为止,不会详细解释,就算外人旁听也不明白他们究竟在商量什么?和曦与张先生赶回昆仑,组织商务考察团和旅行团去了。梅野石调集昆仑高手到达的地点是兰西国香水城,是世界上最着名的旅游城市之一,百来号异国人的到来根本不显眼。这里在郁金香公国以南,距离特伊城堡不远,直线距离只有几百公里,一旦有事可以随时赶到,也可以散布周围查探动静。

梅野石在调集高手做布置,教廷那边约格也在调兵遣将,一方面严密监视着特伊城堡的动静。吴桐返回特伊城堡之后,有消息传开了,据说要对尼斯城中跟随菲力浦反叛的魔法工匠进行清算,但正式的动作还没有,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谣言。

邓普瑞多前来询问的时候,约格是这么说的:“这是谣言,不知从何处传出,我尊重你的建议,并不会追究尼斯城中那些没有参与行动的魔法工匠。在这个时候,这也是一种考验,在上帝面前也给他们一次选择的机会,如果他们选择跟随菲力浦作乱,我想院长大人也不能庇护。但是我答应你,只要他们坚定的追随神圣教廷,我绝不会有任何的清算和惩处,就算教皇陛下想这么做,我也会全力阻止。”

约格的话让邓普瑞多也说不出来什么,但是远在特伊城堡的薇丽丝可不管这一套,她听见了传言就开始为其它的魔法工匠担心了,秘密派人到尼斯城联络同伴,菲力浦手下的二百多名魔法工匠又来了六十多人,有的是来帮忙的,有的是来避难的。菲力浦也许不是一个强大的战士,但绝对是教廷中一流的加工魔法大师,他多年以来亲手训练的这一批魔法工匠是最出色的,这样一来特伊城堡各种魔法阵的修建快了许多。吴桐并不缺少最珍贵的各种物资,一个月时间内已将特伊城堡打造成铜墙铁壁的坚固堡垒!

大批魔法工匠带着特种物资和工具汇聚到特伊城堡,一切都在约格的监控中,福帝摩当然也知道了消息,前来质问约格为什么不动手?

约格是这么回答福帝摩的:“尊敬的大人,菲力浦有罪,并不代表他手下的魔法工匠都有罪,我们不能无端的惩罚这些人,也很难分辨究竟谁是隐藏在其中的反叛势力?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好吗?他们自动暴露了,并且集合在一个地方,真要动手可以一网打尽,也符合大人的愿望,不妨再等一等。神圣教廷的惩罚,一定要象征着光明和正义,而不是暴力和镇压。”

福帝摩:“那么我就要开始调集作战力量了,等着约格大人的决定。”

约格微笑着说道:“黑暗势力聚集的地方是维纳家族的特伊城堡,如果公开进攻会引起各国贵族守护者的不满,也影响神圣教廷在世俗中的权威,所以只能调集机动作战力量,而不是招集各地的守护者,行动要快要隐蔽,我想大人一定能够办到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