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扯断金锁走蛟骊

郁金香国特伊城堡距离阿匹斯大峡谷有几千里,赤瑶怎会离开小白到了那么远的地方?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约格将计就计把小白困在了大峡谷河底,却算漏了两件事:第一是小白还没有来得及将他的身份告诉梅野石,第二就是赤瑶的修行。事情要从头说起。

小白看了约格在册子上的留言,就算不清楚他具体想干什么也知道约格想做一件大事,而且需要梅野石的“配合”。小白突然想起来一件事,那就是自己还没有见过梅野石,也没有把约格就是七叶重回的消息告诉梅盟主,因为自己来的太急了。万一有什么误会差错,倒霉的可是约格自己,哪怕约格的修为境界再高,以他现在夺舍重新开始修行的状态,根本防不住梅野石那样的高手。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小白不清楚约格究竟想干什么?假如他的计划对昆仑不利,那么梅野石不知底细可能会吃亏,假如约格的计划对昆仑有利需要梅野石配合,梅野石不知情倒霉的可能是约格。另一方面,如果“约格消灭刺客”的消息传出去,而丹紫成知道刺客就是小白,不仅顾影会出事,坐怀山庄与海南派甚至整个昆仑都会震动,梅野石肯定会来。

当务之急,小白需要设法把消息送出去,一是将自己没死的消息送给顾影,二是将约格的身份告诉梅野石。可惜他出不去,此时就看出小白最大的优点了,明白自己的处境急而不乱,做不到的事情急也没用,先从能做的事情开始。调息三日,内外伤未愈但神气已复,第一时间御赤炼神弓召唤出赤瑶。

赤瑶一出现,赶紧问道:“小白,你出什么事了,跳下瀑布后这么长时间没有召唤我?我担心……”她是担心小白死了,看见小白坐在面前就没有说,可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小白:“不用担心,我不是好好坐在这里吗?假如我真死了,天下就没人能助你脱困了,我怎么会不守诺言?……时间不多,你听我说,有件事要托你去办。”他的时间真不太多,因为要说的话很多,召唤赤瑶现身是需要耗费法力的,平时没什么现在却不能坚持长久。

尽量简练的告诉了赤瑶脱困离开此地之后该怎么办,一定要把自己的消息送给顾影,同时找到梅野石说出约格的秘密。赤瑶听完之后问道:“我怎么可能独自离开呢?我是你的法器。”

白少流:“你还记得法海大师教给我的心法口诀吗?那就是解印之术,你如今有了自主修行,可能还差一点火候,但是情况紧急,值得一试。”

赤瑶:“可是你的修行境界未到啊,还有一线之差,而且身上有伤。”

白少流:“我可以的,从我与麻花辫无意中使用神宵雕发出神宵天雷得出的经验,凝聚全神之力忘我一击,可以瞬间突破法术限制解开你的封印。”

赤瑶:“这是在玩命,你有内伤,这样做是伤上加伤。不如御器冲一冲试试,我们说不定能一起离开。”

小白摇了摇头:“我有伤,仅凭御器借你之力出不去,就算侥幸出去了也是添重伤在身,遇敌无处可逃。我不是怕死,我如果真死了很多人麻烦就大了,也再没有人能助你脱困。所以我要拼一拼,放了你,让你自己走。……不要说那种我不走你就不走的话,既然叫我一声主人,我暂时还是你的主人,现在你得听我的,我从未命令过你,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赤瑶幻化的形体与真人一般无二,眼中含泪冲着小白跪了下来:“不论赤瑶能否脱困,不离不弃相随,小白永远是我的主人,元神之誓永不可毁。……你能否收回命令,赤瑶陪你在这里养伤,伤好之后再做计较。”

白少流:“时间来不及,你必须走,命令你也是求你,一刀两刀都是挨刀,我受得了!这里很安全,不会有事的,你走之后我必须闭关疗伤,否则将终生留疾。这个魔法结界维持的时间是六十天,现在已经是第三天,如果到时我伤愈出关自会离去,如果不能,你别忘了带人赶来将我从河底救起。……除了梅盟主,不要告诉任何人我藏身在此,其他人知道我没事就行了,这样对我最安全,别人也来不了这个地方,来了也找不到。……都记住了吗?”

赤瑶点头:“记住了!”

小白又道:“你我修行皆未足,脱困十分勉强,就算你脱困也未必能冲出这个魔法结界,所以我只能全力射出赤焰蛟龙箭,射箭同时解开封印,你随箭势方可冲出。准备好,现在开始了!”小白说完也不等赤瑶回答,一招手,赤瑶的身体化作一张八寸小弓飞入他的手中。

白少流闭上眼睛,脸上一片肃然之色,凝神良久终于开弓朝天射去,手中的赤炼神弓不见了,这张弓化作赤焰飞龙破空而去。小白没有睁眼,嘴角、鼻翼、耳孔、眼梢都渗出了血丝,这血丝没有粘连身体,而是化为雾气消散。这一下小白受伤很重,是被赤焰蛟龙箭的威力侵入形骸百脉,炉鼎具损,自己御器的法力伤了自己,坐在那里硬受了这一击。

小白一动也不能动,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他感觉不到痛楚,因为身体的知觉都失去了。垂帘逆听收摄心神,元神退入极深的定境,并没有用调息疗伤之法,而是闭关修行净白莲台大法的“升座”心法。

净白莲台大法第五层次第“升座”也称“正名”,一方面指修行大成可以往生净土,另一方面也指身心内外洗炼无碍,俱现莲华纯净。从境界上讲相当于报身转尽、法身显现,色身摄法身,实相不着不寐升座净土莲台。此净土即心源自在,如莲花开放,端坐于心中之心,此心法有脱胎换骨之妙,修行却须机缘。

如果不是百脉俱损,小白也不会如此闭关,这样虽暂无性命之忧,也恰好能疗此时独特的伤势,但如果境界不破,就不能破关而出,恐将长困于此。但是这个魔法结界只能维持两个月,如果小白不能破关而出,那还真需要赤瑶找人救他。小白对自己没把握,但是他绝对信任赤瑶。

阿匹斯大峡谷象一条蜿蜒的巨龙,将群山冲出深壑,最深处是滚滚的激流。这一天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距一处断层大瀑布二百里的下游,突然飞出一道耀眼的赤焰流光。赤焰冲上高空,极高处盘旋一圈落在一座峰顶,幻化为一位秀美的红衣女子,手持一张精巧的小弓。这正是脱困而出的赤瑶,她还是以一件法器为依附,但是她已经自由了,赤炼神弓不再受人驾驭,她可以自主掌握,成了一件“活着的”神器,还能幻化成女子形体。

赤瑶抬头看着群山之上的蓝天白云,幻化的泪水从眼角溢出,在阳光下闪闪四散,就如此时大峡谷水底小白眼梢溢出的血丝。

曾经在终南山深潭中修行八百年的通灵赤蛟,元身被人斩杀只留一缕元神,在无际空虚中渡过了几十年。后来小白出现了,要炼化她的元神成为神器之魂,最终却与她达成了协议,元神认主与神弓合体。当时虽然是无奈的选择,但是小白信守诺言,宁愿失去对神器的控制,也终于放她脱困。这简直是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却真的实现了!

这是自由与新生的一刻,没人能比此时的赤瑶更能体会这刻骨铭心的感觉。她含泪又低头看着深深的大峡谷,喃喃道:“小白,等我回来,一定完成任务,一定会来救你,哪怕形神俱灭也不相负。”

说完这句话,赤瑶化作一道红光往马罗城方向去了,她首先要去知味楼找丹紫成也通知顾影,然而没有能够进城。在邓普瑞多的指挥下,马罗城从天空到地面已经被暗中封锁了。赤瑶从天空一接近马罗城,立刻就有魔法师用傀眼术察觉了神气波动的迅速闯入,三名高手成品字形排列向她的来向飞迎了过去。

赤瑶立刻也察觉了,她有重任在身不能纠缠,在这个地方一旦动手陷入包围,一人之力绝对不是教廷的对手。当机立断转身就走,收摄飞天光芒与周身神气,以最快的速度向西北而去,摆脱了追踪。马罗城去不了了,赤瑶也不敢大意,小心翼翼隐藏身形向郁金香公国飞去,在罗巴大陆她能找的人只有吴桐,而伊娃的特伊城堡她很熟——在伊娃的妄境中去过很多次。

赤瑶已经很小心了,但是她一路的行踪还是断断续续被教廷发现,不能怪赤瑶没经验,只能怪约格太狡猾。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