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左右自搏独对弈

丹紫成撒腿神行,摆脱了邓普瑞多,然而周围突然传来许多道能量波动,呈扇面形向他围拢过来,突然出现一批人要把他包围。这当然是邓普瑞多指挥的,他不可能一个人独自行动,教廷中有的是力量可以调派,他在追踪丹紫成的同时就已经调集手下接应,以防止可能遇到的大批对手。邓普瑞多放弃追踪之后,其它人快速跟上去冲丹紫成逃走的方向围追。

丹紫成暗道一声不好,老虎不追了又来了一群狼,在城市中施展神行之法恐怕甩不掉了,看这些人意思就是要把自己堵住。看来只有御器飞天才能摆脱,可是在马罗城上空御器飞天同样也意味着把自己暴露成一个活靶子,是不是找一个加油站之类的地方搞一场小骚动趁乱逃走?

他刚这么想突然一阵风从身边扫过,一片青光把他围住,他的身形被裹在风中卷走,青光快速闪灭追踪的人失去了目标。丹紫成悄声叫道:“和曦师伯,你来了?”

助他逃走的人正是和曦真人,白白胖胖的和曦此时脸色也是阴着的:“我从知味楼就一直跟着你了,你不就是想要我帮忙吗?从门前哼小调走过去!……跟着你的对手太强,甚至在我之上,我没有办法把你悄然带走,幸亏法澄大师把他拦住了。”

丹紫成:“法澄大师能搞定吗?”

和曦哼了一声:“你还是担心自己能不能搞定你师父吧,你们做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也太胆大妄为了,事先也不和长辈们商量商量!”

丹紫成吃了一惊:“我师父来了吗?”

和曦:“三个宝贝徒弟都在这里,没一个老实安分的,都是你这个大师兄带的,他能不来吗?”

回到知味楼二楼君子居,进门一看人还不少,梅野石坐在那里,手中拿着照彻山河青冥镜正看着光洁如洗的镜面沉默不语。张荣道先生竟然也来了,坐在梅野石的身边,而顾影站在一边正用焦急的神色看着梅野石,果果和阿游一脸做错事情的样子站在梅野石对面。

丹紫成一进门也不敢淘气了,老老实实的说了一声:“师父,我回来了!”

梅野石头也不抬哼了一声:“站那儿吧!”丹紫成见师父脸色不善,没敢吱声和果果阿游站在了一起。

这时梅野石抬头对顾影道:“不要担心,白少流无性命之忧。”

顾影的声音还是有点发颤:“盟主知道他在哪里吗?”

梅野石:“我也不是无所不能,以青冥镜搜之,还在此世应无大恙,但不知身处何地。”

顾影抬头冲丹紫成道:“紫成师兄,你和小白商量的计划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

丹紫成没敢多嘴,张先生在一旁劝道:“顾影啊,你也别怪丹紫成了,不告诉你应该是小白的意思。……告诉你又能怎样,阿游刚才已经说出了他们的详细行动,即使我来制定计划也不过如此了,只要救人就得这样,区别的只是实力高低而已。但是丹紫成,这么大的事情你不告知和曦师伯,实在是该罚!”

丹紫成喏喏道:“事急从权,救人要紧,我怕和曦师伯不让我们插手。……白师弟遇到麻烦了吗?”

张先生道:“你今天还不是让和曦师伯救回来的吗?小白没有回来!……此事我们确实不适合公然插手,不过白少流以私人身份策划的也没什么错。……紫成,你再仔细讲一讲白少流的计划还有你今天的行动。”

丹紫成不敢隐瞒,将他和小白商量的计划以及今天在冈比底斯山的经过都说了一遍。和曦真人沉吟道:“是紫成自己行为不谨,被人盯住了。但是白庄主不能脱身却有疑问,除非……”

梅野石道:“除非走漏了消息,有人早就知道他的计划,否则教廷战阵骤然遇袭不会大举紧追,白少流做事我还是了解的,此番行动必然是一击便走,不会像紫成那样留下来看热闹。”

顾影:“是什么人泄露了计划?小白现在是不是有危险?”

张先生:“有可能是对方猜到了,也有可能是那些魔法工匠中就有教廷的内应,这些我们都不清楚,不过你放心,白少流不会有危险的。”

顾影:“师父怎么能肯定小白没有危险?”

张先生:“白少流代表昆仑修行大派刚刚拜见冈比底斯山,迄今为止第一人,教廷正好借此机会收拢人心,转眼死于教廷之手,对于教廷来说也得不偿失,如果发现他是白少流,不会点破的,也不会真的把他如何。……只怕他现在困在了某处,暂时不得脱身,约格在志虚大陆也曾有此经历。”

顾影:“既然这样,不如考虑给教廷发一封公告,告诉他们白少流在马罗城中失踪,请教廷协助寻找。”

梅野石摇了摇头:“你这是关心则乱,现在一切都是猜测,发这样一封信,不是等于告诉教廷救歌琳父女的就是白少流吗?事情还是不要挑明的好,现在我们也不敢肯定小白暴露了没有。”

顾影:“不行,我要去找他。”

和曦真人道:“马罗城中已经戒严了。”

梅野石抬头:“戒严?好快的速度!”

和曦真人:“教廷在世俗中的影响千丝万缕,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影响了马罗城警方,现在出入本市的各个路口以及机场、码头、车站都有检查,据说是以通缉越狱逃犯的名义。城外天空还有不少教廷魔法高手寻查,出入都不方便。”

张先生皱着眉头道:“好大的动静,应该不至于,除非教廷有什么重大的图谋。”

梅野石:“此事因歌琳父女而起,罪名是勾结黑暗势力,针对的应该不是我们,你我在此静观其变,暂时不要轻举妄动。……顾影,我知道你很担心小白,但此事需要镇定。”

顾影有些控制不住,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道:“他如果有事,我还要镇定干什么?”

张先生:“他若真的有事,我们不镇定,谁去救他?”

正在此时门外有人禀报:“梅盟主,有人送来一封信。”

这封信放在桌子上众人看得面面相觑,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字:“雷锋无事,不要总烦他。”这封信不知道是谁送来的,就从外面飘进了知味楼。梅野石问了一句:“这位雷锋,难道说的是小白吗?”

顾影抓起这张纸:“是的,就是小白,小白在志虚救海伦的时候自报名号是白莲真人雷锋,三天前他在教廷中亲口承认了,这封信难道是教廷的人送出来的吗?”

梅野石:“都有谁知道?”

顾影:“教廷的人,小白,连亭,麻花辫,还有我,麻花辫和连亭昨天已经回国了,我亲自把她们送上的飞机。”

张先生:“有人知道把信送到知味楼,却没有和我们接触,看来是教廷中人,却分不清是敌是友。”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微弱但又很清晰的木鱼声,和曦真人道:“法澄大师已经脱身了,知味楼附近也没有状况。”

……

就算张先生足智多谋,梅野石运筹果决,也没有猜出小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他们谁也没想到如今约格的身份。马罗城戒严,教廷众高手在外围暗中封锁巡查,知味楼中的昆仑修士疑惑不解,而顾影心急如焚。这些都暂且不提,当夜教廷也召开了一次小型紧急会议,参加的人不多,只有教皇、邓普瑞多、福帝摩、约格还有枢机红衣大主教鲍威尔以及负责罗巴大陆教务的红衣大主教巴罗佐等六个人。

只听邓普瑞多说道:“有人将这三枚石子射入了冈比底斯神殿的魔法阵,我已经让神学院的长老们都研究过,这种石子可以屏蔽大部分魔法的影响,本身却没有什么威力,看来这是个恶作剧。”

鲍威尔:“搞这种恶作剧胆子也太大了点!院长看清楚是什么人了吗?”

邓普瑞多:“是个东方的年轻人,他化妆了,眼睛变成了蓝的头发也染成了金色,还把鼻梁垫高了一块下巴多接出一截,面目我不是十分清楚。”

约格问:“后来绊住你的是什么人?”

邓普瑞多沉吟道:“绝对是个高手,他以木器敲击声发出一种奇异的法力,阻断了我对那人的追踪,前后一共敲了五声,而我想去追问他却走了,那是在马罗城中,我也不能公然施展大型魔法,所以没有留住。”

教皇皱眉道:“无论如何,在离冈比底斯这么近的地方,潜伏着这样一批不知底细的高手,不是什么令人高兴的事。”

巴罗佐:“我已下令严密监控整座马罗城,象邓普瑞多大人遇到的那种高手可能还有办法出入,但是一般的魔法师是不可能自由来去的。”

教皇又问:“救走歌琳父女的是什么人?”

约格:“听在场的人描述,我猜测是尼斯城中的魔法工匠,刚刚查证的消息,有二十多名魔法工匠几天前无故失踪,这些人都是菲力浦·歌琳最亲信的手下。”

鲍威尔一拍桌子:“这是公然的背叛!绝不能容忍!”

教皇一皱眉:“还是约格大人做事最有效率,这么快就查出是什么人动手,这些人不会自己组织这样大的一次行动,究竟是何人指使呢?”

“一定是菲力浦所勾结的黑暗势力,更多的人因为他而堕落!刺杀约格大人的凶手,很显然是个黑暗的亡灵法师,希拉克不幸遇袭牺牲,他们的人数还有不少。”福帝摩到现在才说话,今天歌琳父女被人劫走,最丢人的就是他,小白等人没有杀一个人,连伤都没伤一个,希拉克是福帝摩亲手杀的。说起来连邓普瑞多也失手了,唯一事情做的漂亮的是约格,他当机立断把刺客逼入绝境,如果不是刺客自投死路就要被活捉了。

教皇也不损他的面子,很温和的说道:“看来总导师对菲力浦的身份判断十分准确,教廷确实不能允许这种内部的反叛,必须严惩!……约格,你说此事该怎么办?我们失去了这些人的消息。”

约格微微一笑:“陛下不用担心,其实也好处理。”

教皇:“听你的口气已经有计划了?”

约格:“这些人想藏身,暂时不太容易找,但他们不可能永远不留下任何线索。从现在开始不要惊动尼斯城中其它的魔法工匠,派高手暗中监视,一旦发现他们和反叛者联系,就可追踪到线索。”

福帝摩点头道:“从歌琳父女那里一直没有查到黑暗势力的线索,约格大人的提议非常好,我们要找到他们的秘密地点,一网打尽!……请陛下允许我亲自指挥这一次行动,洗刷今天受到的耻辱。”

邓普瑞多摇头:“我不同意福帝摩大人指挥这样的行动,那些魔法工匠都是为教廷工作的,他们可能是一时不慎受到了蛊惑,应该尽量宽容的挽救他们。”

福帝摩:“冈比底斯周围潜伏了一股神秘势力,蛊惑上帝子民的信念,对神圣教廷不利,难道邓普瑞多大人不担忧吗?”

邓普瑞多:“我最担忧的就是这个问题,所以当务之急是把这些人给找出来,是谁在煽动上帝的子民与神圣教廷为敌,又是谁给了他们这个借口?……我请教皇陛下允许我来主持这次调查。”他与福帝摩针锋相对,并不完全同意福帝摩的想法。

教皇摇了摇头:“二位大人不必再争了,邓普瑞多院长指挥神学院的魔法师们加强冈比底斯与马罗城一带警戒。此事发生在罗巴大陆,就由巴罗佐负责调查这些魔法工匠们的线索。福帝摩大人集合战斗力量随时做好准备,一旦发现黑暗势力的聚点,有必要进行战斗的话再进行调遣。我的意思,由约格大人总负责指挥,也汇总分析各位的调查信息。……这件事情看似不大,但处理不慎影响可能很严重,一定要谨慎小心。”

一番讨论的结果,约格暂时掌握了真正的实权,借用这一事件,可以指挥教廷最强大的机动力量与信息网络。这件事的内幕,梅野石猜不透,教皇也不清楚,只有约格一个人心知肚明。小白做的本是一件小事,他就想救海伦而已,但是到了约格手里却把事情尽量搞大了。约格就像左手在与右手下棋,有运筹天下踌躇满志之感,此时心里突然有了一丝警醒和苦涩。

警醒的是自己来到教廷迄今为止的一言一行,分不清是当年的七叶还是曾经的约格,别说教皇等人分不清,就连他自己都快分不清了。从某种意义来说,约格根本没有死,已经与他融溶为一体。也许想扮演一个角色,就必须按照这个角色的轨迹去走,只在关键时刻做一个微小的改变。苦涩的是自己一番宏图大志与良苦用心,不知道有谁能够理解,也许只有给小白留的那七页书册上才能透露一点吧。

见教皇主意已定,其它人也就不再坚持,邓普瑞多起身道:“马罗城警方已经戒严,这起不到什么实质作用,我已经派了一批魔法高手将马罗城外暗中封锁,能否请约格大人今夜与我一起巡查一番?”

约格:“这是我的职责所在,这就随邓普瑞多大人前去巡城。”

……

“神奇的圣邓普瑞多院长,您特意单独把我叫到这里,有什么话就说吧。”这是在法澄绊住邓普瑞多的那个公园里,四下无人,约格对邓普瑞多说的话。

邓普瑞多看着约格,目光深邃:“约格大人,您有才华与抱负,是神圣教廷未来的希望,相信你不会做有损于神圣教廷的事情。……如果说菲力浦有罪,他确实有罪,但是他犯的错你我心知肚明,指控他勾结黑暗势力很牵强,至于尼斯城中的魔法工匠为什么会救他,我想也有可以理解的原因。……我不希望看见神圣教廷因此内乱,我们自己有些地方也应该检讨和改变,而不是一味的去惩罚,这个希望寄托在你身上。”

约格:“院长的教导极是,我也认为问题的关键是什么人在背后策划,如果真有黑暗势力与教廷内部有关的话,就危险了,院长大人难道不这么认为吗?”

邓普瑞多:“你被黑暗势力刺杀,他们扬言是为了报复你在志虚国消灭了亡灵法师。……福帝摩一口咬定菲力浦勾结黑暗势力,而黑暗势力真的出现了,这是巧合还是睿智呢?”

约格笑了笑:“也许是巧合也许是睿智,但是也足够让院长大人怀疑,您是在担心这个吗?”

邓普瑞多:“福帝摩手中掌握着教廷的机动作战力量,包括马尼亚丛林的龙骑军。我虽然不能怀疑福帝摩大人对神圣教廷的忠诚,可也担心他的做法会逼迫一些人成为敌人,包括那些本无背叛信念的魔法工匠。我们这样的人是不允许犯太大错误的,我想教皇陛下心里也应该明白。”

约格:“陛下当然明白,可现在最重要的是潜伏在近处的危险,包括今天在此地与院长大人动手的高手。如果这些背后的黑暗势力不找出来,会有更多的菲力浦事件发生,这会动摇神圣教廷的地位,我会尽量按照邓普瑞多大人的希望去做,也希望院长大人能够真正支持我。”

邓普瑞多:“最高神学院的支持并不在于是谁,而在于光明的信念,只要约格大人坚守光明的信念,就会得到神迹的支持。”

约格似笑非笑的看着邓普瑞多:“我们做一个假设,假设福帝摩大人不再担任最高骑士训练营的总导师,院长大人认为谁最合适继承这一职位呢?”

邓普瑞多长叹一声:“我心目中曾经的最佳人选是阿芙忒娜·维纳,可惜现在不可能了,所以我不希望再看见同样的事情发生。”

约格:“我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再发生,可惜在这个世界上,要想众生安然接受光明的照耀,就必须有人做出牺牲,有时候不得不做一些事。”

邓普瑞多:“你说话的口气越来越像教皇陛下了。”

……

梅野石身为昆仑盟主,不过他曾经也是搞密勤出身的,干渗透情报这行有一套,教廷高层渗透不进去,基层的耳目眼线也发展了一些。几天后教廷内有消息传来,据说有人劫走了歌琳父女,还有刺客刺杀约格大人,约格大人率领无敌战阵亲手消灭了刺客!顾影听说了,当时一声凄呼差点没有晕过去,发了疯一样就要冲出知味楼,却在楼梯上软倒在地。是梅野石把她打晕了,又命人照顾。

等她醒来之后张先生劝道:“这明显是一个引人上钩的假消息,就想让我们现身,梅盟主说小白未死不会有错,有人暗中送出的密信也印证了。他可能是被困住了,没有确切的信息之前,我们谁也不要暴露,否则对救小白没有帮助。……我知道你的心情,但遇事不应该举止失措。”聪明如张先生这一次也没完全猜对,这还真是个“真”消息。

顾影连死的心都有了,一天一夜垂泪不止,仍然要去找小白,甚至想一个人冲上冈比底斯山去问约格。第二天她却不哭了也不急了,因为吴桐悄悄潜入马罗城带来了消息——小白真的没死,他困在一个地方暂时无法离开,但绝对没有危险。白少流派了一个使者到了郁金香公国的特伊城堡传信,这个使者叫赤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