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飞流落进策页七

小白的修为离飞天之能尚有一线之隔,但是有赤瑶相助,他的战力比一般的飞天高手强大,而且遇袭与斗法的经验丰富,尤其是逃跑的经验更丰富。然而要看和什么对手遭遇,两个无敌战阵加速包夹,他除了逃跑根本没有别的办法。像当初在坐怀丘上空斗亚拉率领的无敌战阵,小白加上赤蛟七剑,还有三少、七觉、七灭、陶奇、陶宝等人合力出手才破阵成功,现在小白的修为比那时更高,但一人面对两个无敌战阵也无对战之力。

最可气的是约格事先做了安排,庞大的阵战在空中的飞行速度竟然可以那么快,魔法师们使用加速魔法虽然可能削弱战阵的战斗力,但是对付小白足够了。最擅长逃跑的小白这一次是遇到对手了,约格太了解他了,把他每一个变化都算的很准,指挥战阵围堵的方位每一次都恰到好处。

小白累了,人毕竟不是战斗机,就算是战斗机也需要加燃油的。他不仅仅要全速逃遁,还要不时射出赤焰流光骚扰追近的无敌战阵,好改变逃窜的方向,如果不是约格下了命令要抓活的,小白恐怕早就险象环生了。这有点像猫捉耗子的游戏,小白逃着逃着渐渐发现约格指挥战阵逼他按照一条既定的路线走,像是要把他逼到某个地方去。

当他左飞右旋却始终被战阵围逼着向北而去,小白这才渐渐明白了约格的用意,却搞不清楚约格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但是他还得逃,而且得尽全力逃,只有尽全力疾飞才能堪堪不落入无敌战阵的包围中。

皑皑的阿匹斯山脉,小白像一只仓皇的飞隼一头扎入两山之中的大峡谷,顺着山势急旋企图利用地形摆脱追兵。指挥战阵的约格嘴角露出了笑意,就像看着猎物落进了陷阱,这个地方小白不熟,却曾经是“约格”的试练魔法之地。他指挥其中一个战阵向上冲起越过一座山峰,自己带着另一个战阵绕过迎面的一座山转了过去。

如滚雷般不停歇的轰鸣声传来,小白飞过大峡谷中一个地质断裂带形成的大瀑布,迎面一座巨大的山峰挡住去路,小白赶紧顺着上升的气流向上疾飞,却见上空金光闪闪——无敌战阵已经从山顶上落了下来。小白向右一转,从低空向着峡谷窜走,结果迎面又是一片金光,另一个战阵挡住了他的去路。他再想走,却发现迟了——已经被逼入了一个绝地!

这里是一个大瀑布的上方,迎面上空有一个无敌战阵挡住去路,对面谷口处另一个无敌战阵已经占据了可逃跑的路线,身后是千丈悬崖绝壁,身边是带着轰鸣之声向下几百丈冲流而下的大瀑布。小白当空站住,他不逃了。

小白站住无敌战阵也停了,只是阻住他的去路并没有立刻发动攻击,只听约格的声音传来:“邪恶的黑暗堕落者,你逃不脱神圣教廷的光明制裁!放弃抵抗,向上帝忏悔吧,跟我回冈比底斯山,或者还有一线被救赎的希望。”

小白穿着一身黑色的重铠,戴着一副狰狞的怪兽面具,脚踏一朵硕大的熊熊火焰,样子是够邪够恶的。更有意思的是这个黑暗的邪恶战士手里拿的不是长矛巨剑,而是一根细长的小刀片,未免有点搞笑。小白一挥小刀片喝道:“约格,你龟缩在他人的庇护中算什么英雄?你要真想抓我,请您像一个真正的骑士一样与我决斗!”

约格心里暗骂:“除非老子吃错药了,现在这种情况还能跟你单挑?”表面上却微笑着说道:“你已经走投无路了,被神圣教廷的无敌战阵包围,在你的脚下是阿匹斯大峡谷瀑布,它通向亡灵畏惧的死亡之谷,这个瀑布受到了诅咒,任何黑暗亡灵都不能逃脱,就算你是个强大的邪恶亡灵法师,也不要心存幻想,被永远消灭的结局你希望吗?还不如在地狱中接受最后的审判,或者随我神圣教廷寻找到一丝被救赎的光明。”

小白心中暗道:“这个地方还有这种讲究?幸亏老子是个冒牌的刺客不是真的亡灵法师,不用在乎这一套!”小刀片一指约格说道:“你当我是被吓大的吗?真会相信你的鬼话!”这时候他突然明白了约格为什么没有指挥战阵欺的太近,他曾亲眼见过鲁兹临死时的那场黑暗大爆发,无敌战阵不清楚小白的底细也有所忌讳。约格是把他当成一个前来行刺的黑暗亡灵法师对付的,假戏真做比真的还真。

约格一指大瀑布:“这里面隐藏了无数的危险,可以撕碎龙骑的激流,水流寒冷刺骨能冻住任何人的血脉,比利刃还要锋利的暗礁,谁下去都会粉身碎骨。整条河流受到魔法的诅咒,黑暗的力量将会彻底被禁锢,亡灵将会永远沉沦。”

靠!这条大瀑布够险的,约格是在暗示他这是唯一的逃生出路,跳入这样一条瀑布中追兵是能摆脱了,但是以小白的水性也不能保证安然无恙,因为瀑布的厉害不仅仅是水。小白左手轻轻摸了摸自己身上穿的铠甲,这是让吴桐弄来的能对抗各种能量冲击最好的铠甲,虽然样子难看了一点。今天如果要跳入瀑布的话,老天保佑尼斯城的魔法工匠们没有给他一套伪劣产品。

无敌战阵忌讳小白可能是个真的亡灵法师,怕他临死爆发反噬没有欺近,但是无敌战阵远程攻击魔法手段还是有的,如果不是约格下令抓活的恐怕早就把他打落了。在教廷同伴的眼中看来,约格策算无疑,把小白逼到这里使他不得不束手就擒。可是在小白眼中看来,约格就是要把他逼到这里跳入瀑布下的激流的,估计不死也得丢半条命。

小白在心中暗骂道:“你要是真想放我走,就不该这么追我!从这里跳下去是好玩的吗?是不是报复我来刺杀你啊?”心中骂可手底下不含糊,一挥神宵雕,雕翎神芒像无数闪光的飞雨四射发出,集中攻向约格所在的战阵中央,口中大喝道:“我不需要你的救赎,看穿黑暗是我的力量源泉,无知的人们,挣脱你的锁链吧!”

约格大喝一声:“杀,顽固的邪恶!”

无敌战阵同时发出肃杀的喝声,无数道剑芒如白虹交织冲散了雕翎神芒,各种魔法施出只冲小白一人。而小白却没有硬抗,在他发出那一击的同时,怀中飞出一枚红色的丹药吞入口中,然后身形就像坠落的陨石跃下了奔流的瀑布。无敌战阵的还击大多扑空了,攻击魔法的威力边缘扫中了小白的身形,能源伤害大多被瀑布激流以及他身上的铠甲缓冲。但是看上去他不是主动跳的,而是被魔法攻击轰进了瀑布。

小白服用了一枚龙首丹,丹田一股热力升起,全身就像被火烤一般发烫。然而跃入瀑布没有几秒钟,厚厚的铠甲就被冰冷的水流冻透了——这水怎么这么冷?小白顺着瀑布落下,脚下的火焰化成一朵精气莲花花瓣合上紧紧的包裹他的身体,手举神宵雕直刺前方,一片片白芒在水流中发出也不辨目标,只是给自己的身形开路。

这个瀑布果然险恶,水流泄落的峭壁上有无数犬牙交错的锋利岩石,假如在上面扔一头大象下去,落到瀑布底端的急流中也会连骨头被撕成饺子馅。一片片巨石獠牙被雕翎神芒切断,随着小白的身形一起落入百丈河谷,精气莲花护着小白的身体不断在岩石的断茬上撞击,轰鸣声中落入到瀑布下的深渊。

从高空落入深渊,小白的护身精气莲花被击得粉碎。水流中立刻出现了几股巨大的撕扯之力,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一条鱼也不可能挣扎着游走,精通水性的小白立刻闭息顺着潜流吸引的方向毫不反抗的直接向水底钻去。冰冷的深水中还溅起点点火星,那是小白身上的盔甲擦在河底礁石上溅出来的,在水中点点亮光闪现,可想而知潜流的力量是多么巨大。

服下龙首丹抵御寒流,祭出雕翎神芒切断瀑布峭壁上所有拦路的礁石,以精气莲花护身对抗落入深潭之后的冲击,最后运足所有真气依靠盔甲抵御激流中的危险。时间不长小白已经精疲力竭,不仅感觉神气衰竭全身酸痛,连每一根骨头都嘎嘎响有快断了的错觉。恐怕也就是小白能在这种情况下逃生,换一个人也许修为比他高,但是绝没有这么好的水性。

当激流渐深,撕扯的压力越来越大,却没有了礁石的撞击,小白在水中鼓足力量一抖,沉重的铠甲化为碎片落入河底——就算是一条鱼,也不可能穿着铠甲游动,况且这铠甲已经不成样子。小白想在自己还没有完全脱力之前摆脱水底的潜流,快速到下游深处上岸。

在水中灵活的身形像一条鱼豚,可是很快他发现这水流很怪,在潜流中自己可以游的很顺畅,却很难摆脱深水的激流到水面上去。小白明白这是由于不同水域流速形成的压力差,使自己不由自主的被最快的一股激流带着走,现在全身力量已尽竟然摆脱不了。他心中叫苦,却没有慌乱,陷到这种水流中不能无谓的挣扎,顺着水流向更深处急速的游去。

顺流而下不知走了多远,小白突然发现激流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有一股吸力,而吸力的中心那种撕扯的压力渐缓,他一扭身形顺着漩涡就游向了最中心。意外发生了,很突然的就觉得身体一轻,并没有从漩涡中心摆脱水流,而是被吸入另外一个空间中——这个空间里没有水!

身下是柔软的沙地,各色晶石在周围布成了一个六芒星阵,上面还能看见水流奔涌而过,这里应该是河底,却被一种奇异的魔法开辟了一个独立空间,而且空气很新鲜一点没有湿闷的感觉。红、黄、蓝、橙、绿、紫六枚晶石分布在六个角落,阵中间放着一枚纯黑如墨的晶石,高高的空间顶端是一枚白色耀眼的晶石,看来有人早就在这个河底布置了一个魔法阵,精通水性的人顺着激流而下,又能穿越简单的魔法屏障,很可能会落到这个空间来。

这一片空间什么别的东西都没有,沙地上却放了一本薄薄的册子,小白落下的地方正好在册子旁边。他茫然的看了看周围,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暂时摆脱危险可以歇一口气了,一眼又看见册子的封面上两个字:“白启”。

这是毛笔写的志虚方正文,笔力遒劲书法相当精妙,小白虽然没有见过七叶的笔迹,但看见这两个字却突然反应过来——这个地方十有八九是约格为他准备的。小白趴在地上抬起右手翻开了第一页,只见上面写着:“翻开了,就说明你来了。臭小子,你还差点火候啊,就算我不用神通也能牵着你走。服气的话,看下一页,不服气就别看了。”

小白笑了,看样子约格真把自己算计的死死的,落入激流后还给他玩了一把,这不是当年枭雄七叶的风格,倒是那头驴白毛的典型幽默。小白苦笑着翻开第二页,只见上面写道:“摸摸自己的骨头断没断,断了的话往下翻。”

小白现在感觉全身的骨头都像断了似的,勉强提气运行周身,发现形骸五内暗伤不少,而左手提不起来——他的左小臂真的骨折了。人的形体毕竟不是鱼,在水流中最容易伤到的就是手臂,这也是铠甲防护最薄弱的地方,大慨受伤的第一瞬间是麻木的,因为小白已经完全筋疲力尽了,现在才反应过来不仅受了内耗之伤而且还断了一只手臂。

有外伤赶紧处理,撕碎衣服尽量固定断骨之处,然后用右手又翻开了第三页,只见上面写道:“你砸断了我两根肋骨,如果今天自己也断了骨头,咱们就扯平了,下面说正经事。”

小白骂了一句:“驴变成了人,怎么还是这么啰嗦?”

第四页的书法变了,成了工工整整的小楷:“要玩,我就很认真的玩,就怕玩大了你玩不起。这一次我要做的事情太大,非你所能左右,所以你就留在这里养伤吧。我知道你的脾气,可能见不得我要做的事情,但让你插手又太危险,把你留在这里是保护你,不要怪我。”

第五页到这里就写满了,又翻开第六页上面写道:“这个魔法结界隐藏在水底,外面发现不了,但是你也出不去。想出去有两个办法:一是你突破净白莲台大法第五层次第,自己有了飞天之能;二是等两个月后最中央那枚黑晶石颜色完全退去,这个空间也就消失了你可以顺水走。”

又翻开第六页上面写道:“想知道我有什么计划吗?不告诉你!我想你如果失踪了,昆仑盟主梅野石一定会来,他究竟有没有神君之能?我倒要见个分晓。他如果能看穿我布的局,我的计划就会成功,我要和他真正的斗一次,不以彼此的神通,而是以罗巴大陆为局下一盘棋,至于你这枚棋子就暂时休息吧。”

又翻开最后一页也就是第七页,只见上面写的是一行草书:“感觉真寂寞啊,希望你能看到,可惜没法事先告诉你,看完了别忘了毁掉。”

看完了这七页的册子,小白明白了几件事:第一就是约格猜到了他的刺杀计划,将计就计把他引入了这个“陷阱”。第二就是约格有个大计划,但是不知道是什么。从这里出去不容易,需要两个月之后,或者在此期间自己的修为境界突破,可能约格要做的事情很凶险或者自己不会同意,所以被他困在这里“保护”起来。

看完册子之后小白第一个反应就是招唤赤瑶,然而赤炼神弓却没有反应,小白此时已经法力耗尽身体疲弱,竟然施展不了御器之术。他必须要调息养伤,怀中的炼妖壶没有丢,另外两枚龙首丹还在,一日一枚,估计三天以后才能重新招唤出赤瑶。小白很急,如果自己失踪了,别人不说,顾影一定会急坏的,他想早点出去却没有办法,只能在这里安心养伤慢慢等。

约格的神通此时恐怕还没有恢复多少,怎么能在阿匹斯大峡谷瀑布下流河底布置了这么一个精妙的魔法结界?不要忘了,白毛不仅继承了约格的身体和记忆,而是继承了约格的一切。约格年纪轻轻能够成为红衣大主教,而且被教皇视为最佳的继承人,他手下也有强大的嫡系亲信力量,很多事用不着自己亲自动手可以秘密安排,效率也十分之高。

不提白少流被困在峡谷河底,丹紫成从冈比底斯山下来想回到知味楼,走在半路总觉得有点不对,暗中四下查看却又没有发现被跟踪的迹象。也许这就是一种修行高人的灵觉,丹紫成没有回知味楼,而是在城中乱转了半天,越走越觉得不对劲,总觉得被人跟踪,却又不知道跟踪的人在哪里更无从摆脱。

丹紫成心里有点发毛,要么是自己疑神疑鬼,要么就是盯上自己的人修为太高,他身为三梦宗大弟子自幼奇遇不断,早有飞天御器之能,师传的四门十二层楼丹道已进入婴儿境界,能够比他修为高出很多的人还真不多!

这小子心里忐忑,表面上还是笑嘻嘻的,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哪人多往哪钻,逛了一晚上商场,光看不买东西。但是他不能永远逛下去,夜色渐渐的深了,街上行人稀少,丹紫成终于回到了知味楼的所在,他却没有进入知味楼,而是装作路过的样子哼着小调从门前走了过去。这一晚上他已经转遍半个马罗城了,现在从这条街走过去也不至于引人注目。

从知味楼门前走过不久,丹紫成突然觉得有一股神气波动出现了,就在不远处——跟踪他的人终于准备现身了。此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敲击,丹紫成听得清楚,那是木鱼声。跟踪者露出了形藏,正准备快速向丹紫成接近,听见木鱼声却停了下来。丹紫成眼睛一亮,施展神行之法飞速而走,身形化作一团虚影就算偶尔有行人路过也看不清他。

施潜行魔法追踪丹紫成的人是邓普瑞多,做为神圣教廷中公认的魔法力最强大的魔法师,丹紫成还真摆脱不了他。邓普瑞多并没有当场将丹紫成拿下,无论是在圣彼得大教堂还是在马罗城闹市中,他都不想引起万一的骚乱。邓普瑞多的目的是想看看丹紫成到底是什么人?在马罗城中潜伏于何处?如果离神圣教廷这么近的地方潜伏一股力量很不正常!可是丹紫成有警觉没有上当。

当丹紫成走到没有人的地方时,邓普瑞多终于决定要现身拦住丹紫成问话,这时突然有一声木器敲击的声传来。这声音很奇异,邓普瑞多就觉得心头一喜,有一种欢悦的感觉从心底传来。没来由的高兴当然是不正常的,当下收摄心神站住,他一站住丹紫成已经撒腿跑了。邓普瑞多却没有追,而是转身看着附近一座公园方向,身形一折如一缕青烟飘了过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