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号角连天追声急

约格心中的想法却与福帝摩完全不一样,白少流在神圣教廷中提醒他要注意安全,要注意黑暗势力的报复,这句话的意思只有他心知肚明。和小白神念相通又一起相处了这么长时间,看着小白成长,他太了解小白了。小白和丹紫成商量的计划,居然被毫不知情的约格猜中了十之八九。

约格判断,小白会伪装成前来报复的黑暗势力动手,表面上不会是直接救人,而是行刺他约格!这一招搅浑水的套路白毛曾经教过小白,无非是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好让另外的人想办法救走歌琳父女,约格大人的安全一定比一对要处死的囚犯要重要的多。约格听了小白的暗示警告之后,也加强了自己身边的戒备,另外,他还有自己的打算是小白也想不到的。

约格看见福帝摩的神色,似乎也知道他的想法,走到福帝摩身边笑着问:“福帝摩大人,您是不是认为我过于谨慎了?”随着他的脚步,守护在约格身边的战阵也把福帝摩围在了中间。

福帝摩:“这里是冈比底斯山下,没有人敢在这里对大人不利。”

约格:“我做此准备不是为自己,有福帝摩总导师在,我的个人安危不必多虑。”

“哦?那是为什么,难道约格大人认为今天会发生什么意外?”福帝摩很感兴趣的问道。

约格:“如果上帝保佑,幸运的话,我希望发生意外,所以做了万全的准备。”

福帝摩眼神闪烁:“约格大人以为意外是一种幸运?”

约格:“歌琳父女将被处死,可是所谓的黑暗势力毫无线索,神官议会的那些长老们表面上不说,但心里对福帝摩大人一定会有想法。假如真的有人企图对我不利,那就是前来报复的黑暗势力,可以证明福帝摩总导师的英明判断,您说是不是?……以后您再集合调动教廷的战斗力量时,也会方便很多,我也有更多支持您的理由。”

福帝摩:“如此说来,我也真希望出点意外了。”

约格:“所以今天我带了三个战阵来,其中一个战阵是看押歌琳父女的,另外两个战斗力更强的战阵是为了对付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在我的内心深处为福帝摩大人考虑,也想到了万一的可能。”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走过了山中的三岔路口,进入了通往献祭台的狭长山谷,两边的山势很陡峭,有大片的裸露岩石。福帝摩与约格并肩走在前面,周围站好队形的十二人战阵将两人围在核心。歌琳父女在队伍的中间,被银色的细锁链锁在白色的十字架上,十字架被施了奇异的魔法漂浮着前行,父女两人像阳光下受难的幽灵。

十字架两侧各有六人列队护送,这十二人也可组成一个无敌战阵,另外在十字架后面,分别还有两名裁判所的狱卒施法,催动十字架漂浮前行,这两个人站的离歌琳父女最近,是福帝摩的心腹手下。福帝摩今天倒也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想让菲力浦·歌琳永远闭嘴,所以他没有带太多的随从。队伍的最后还有十二人断后,随时可以组成另一个无敌战阵。也不知道约格是怎么想的,明知小白要来救人,却给他制造了这么多麻烦。

刚刚走进山谷,远处突然传来了号角之声,悠扬而祥和,约格一皱眉头道:“这是谁在吹响天使的号角?”这种声音大家都很熟悉,就是教廷中的圣器天使号角所发出的声音,在冈比底斯晚餐的祷告前也会吹响这种号角。

听见这种声音大部分人并没有觉得太警惕,福帝摩却暗道一声不好神色惊变。因为他在号角声中“听见”了一种奇异的声波,在灵魂中引起了一种无声的剧烈震颤。这是吴桐吹响的号角,他一旦吹响就尽了全力,白少流让他做的就是这么多。一股狂躁的力量从灵魂深处翻滚而出,却被福帝摩强大的意志力所压制,但是在他身后传来了几声不易察觉的沉闷喘息,然后啪的一声有什么东西翻倒在地。

只见菲力浦身后的那个狱卒手中的魔法棒落地,离开地面漂浮的十字架带着菲力浦的身体一起摔倒,他弯下腰喘息的用一只手掐住自己的咽喉,眼神中射出一种诡异的淡红色光芒,脸上露出痛苦的挣扎之色,就像有什么急病发作。

突然出现的状况让整个队伍停了下来,福帝摩暗道一声不好,一闪身已经来到那人身前,手按在他的额头上道:“希拉克,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随着他的手按住那个叫希拉克的狱卒额头,那人眼中的红光暗淡下去,福帝摩已经警醒——真的有胆大包天的人企图在这里动手。然而还没等他开口示警,山谷中就出现了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大爆炸!

从远及近,整个条谷两侧的山石纷纷崩裂,碎石横飞烟尘四起,爆炸滚滚而来顷刻之间约格所在两侧巨大的岩壁就崩塌下来。这时候不需要任何人示警了,吴桐事先安排魔法工匠们在这里设置的爆裂魔法装置被引爆了,为了隐蔽,对魔法高手来说伤害威力也许不大,但声势是惊人的。

教廷中训练有素的高手反应极快,约格身边两人高喊一声:“保护大人!”一左一右拔剑在约格身前交叉,一面十字弧光盾牌升起把约格挡的严严实实,紧接着四面金光闪烁,十二人护着约格已经飞到了半空,爆炸虽然猛烈可是所有人毫发未伤。与此同时后面也是两团金光爆发,另两个无敌战阵也迅速升起,福帝摩与两名狱卒还有歌琳父女被护在了队伍的最中间。

就在无敌战阵刚刚升空,硝烟弥漫的山谷前方同时也爆开了一团浓墨般的黑云,扑天盖地连半边天空都暗了下来。黑云裂隙的正中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铠甲的人,闪着黑光的铠甲头盔还连着一个面目狰狞的面罩。这人在云端一出现就大喝一声:“约格!这是亡灵的报复,你接受黑暗世界的审判吧!”

说话的同时张弓搭箭,射出一道带着浓烟的火焰,如流星般直奔约格。无敌战阵金色的光环升起挡住了这一箭,约格身边的骑士同时挥剑,剑芒射出向着黑甲人席卷而去。刺客射出这一箭就向后急退,黑云翻滚掩住了他的身形,道道银色剑芒劈向黑云,把黑云冲散了大半。后退的黑云中射出一片火雨,呼啸而来遮住了这一片天空,道道火雨划过弧形轨迹都射向约格这一点。

无敌战阵轻松挡下,约格毫发无伤,但是突发情况不明,约格大人也没有下令,所以无敌战阵没有敢贸然追击。从狱卒希拉克手中的魔法杖落地,到黑云射出一片火雨后退,其实前后只是短短的一瞬。

以福帝摩的魔法修为,本可以第一时间追击,当场将刺客从天空打落,可是他却没来得及动手。因为他一后退到队伍中间按住希拉克的额头,前面升起的无敌战阵就把他挡住了,而且那号角声未停,虽然声音被爆炸声盖住,但是那奇异的震颤还带着强大的穿透力传了过来,中间这无敌战阵中有三个人脸上也微微露出挣扎之色。一头一尾的无敌战阵是约格调动的嫡系力量,中间围住歌琳父女都是福帝摩的亲信。

变故还没完,山谷中的爆炸声刚止,后面远远的方向一道霞光冲天而起映红了天际——那竟然是冈比底斯山的上空!紧接着急促的号角声传来,节奏十分特别,这是普通人听不到的魔法波动,是冈比底斯山示警的信号——竟然有人攻破了冈比底斯山的守护魔法阵!今天是怎么了,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

“前后战阵随我追击刺客,中间战阵护囚犯返回冈比底斯,福帝摩大人,请您速回冈比底斯查看情况!”约格抢在福帝摩之前下令,前后两个无敌战阵冲天而起,带着漫天金光向黑云涌动的方向追了过去。

约格的命令声音很大,躲在黑云深处的刺客估计也听见了,漫天黑云一收,一道带着黑色火焰尾羽银芒向着远处飞遁而去。约格率两个无敌战阵已经追了上去,没有再理会留在山谷中的福帝摩以及歌琳父女等人。福帝摩也下令道:“战阵带囚徒火速返回冈比底斯。”

无敌战阵升起将锁在十字架上的歌琳父女护在中间,闪着金光超低空急飞而去,而福帝摩却没有走,他松开了按着希拉克的手飞上天空仔细聆听,刚才的号角声已经不见了,这里只剩下天上的福帝摩和地上的希拉克。福帝摩一挥手,希拉克发出一声哀号的惨叫就再没有了声息,紧接着他取出一根卷轴,身形化成一团蓝光凭空消失。

小白的第一击非常完美,表面上看教廷的行刑队伍力量非常强大,可是约格在第一时间带着两队伍的战阵追着小白走了,而那奇异的号角声让福帝摩没有第一时间出手,成功的将歌琳父女又引回到冈比底斯山的路上。与此同时丹紫成在圣彼得大教堂的广场旁搞出了冲天霞光,又攻破了冈比底斯神殿的守护魔法阵,他比小白还要胆大包天。

那霞光是一种法术,却非丹紫成的师父梅野石所授,而是他的父亲丹霞生的独门绝技——绝壁丹霞术,凝聚太阳光芒的一种爆发。丹紫成没有那么傻在圣彼得大教堂那种地方公然施展发术,他用的是射影蜃光珠,也就是小白那天晚上所见看显示光影地图的那枚珠子。这枚珠子凝聚法力一丝不外泄,被装扮成游客的丹紫成遗落在教堂前的广场上,不久后突然飞上天空,射出万道霞光。

霞光就是霞光,没有任何伤人的法力与攻击的能量,丹紫成想要的就是引人注意的效果,正因为这样守护圣彼得大教堂的魔法师们也没有事先发现。不要小看了教廷外围的守卫,霞光刚刚升起所有游人才来得及把眼皮抬起来,无数道无声无息的法力波动就射向了天空,射影蜃光珠顷刻间的化为粉末,霞光也慢慢消失了,广场上的游客谁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丹紫成帮忙也真尽心尽力下本钱,牺牲了一件难得的法宝。

有一名从远方异国来朝拜的信徒突然反应过来,呼喊道:“这是上帝在冈比底斯山显示的神迹!感谢上帝!”

这一嗓子声音很大,很多人都听见了,然后又有许多人在激动的大喊,整个冈比底斯山的游客都听见了。有人朝着天空膜拜,有人在念赞美诗,有人在祈祷,有人兴奋的手舞足蹈,有一位年纪很大的老奶奶激动的老泪纵横,张开手臂朝天呼唤:“圣灵啊,我真的亲眼看见了您!”

就在这时冈比底斯神殿的警报的号角声响了,是什么人攻破了神圣教廷最严密的魔法守护?其实没有任何人攻破,就算强如梅野石那样的高人,也不敢只身闯入教廷核心还能保证全身而退。攻破这魔法阵的是三枚半透明的白石子!

人们群情激动时,丹紫成也在偏厅的人群中装模作样的朝着天主像跪了下去,嘴里嘟嘟囔囔的也不知道在祷告什么。下跪的同时衣袖中伸出一把弹弓,一扣弓弦同时打出三枚白色半透明的石子,这个动作十分隐蔽迅捷无比,既无声也无法力波动,以至于混乱中没人查觉。这石子贴着地面飞去,射在教堂偏厅外回廊一侧,从两根柱子中间贴地飞起。

这两根柱子之间是空的,外面是个喷水池,可是三枚石珠打在柱子中间看似什么都没有的空气里,却像击在水面上一样起了一层涟漪波动,将后三枚石珠消失不见了,似乎是突然射进了另一个空间,然后冈比底斯神殿的号角警报就响了。

这把小弹弓以及它打出的白离石珠,可是丹紫成的师祖风仙人在二十多年前的天下修行人善结大会上留下的宝贝,弹子一共只有十三枚,丹紫成今天一下子就打出了三枚,而且这三枚恐怕是没有办法再找回来了。这把弹弓打出的白离石珠说它神奇吧,其实对高手没有任何伤害,仅仅就是普通的弹弓打出弹子而已;要是说它普通吧,它却能够射穿神圣教廷的魔法防护,就像射穿看不见的空气。真正用来斗法可能起不了什么作用,现在用来骚扰或开玩笑却是最合适的。

这就是小白交给丹紫成的任务,一个有惊无险的玩笑,丹紫成觉得不过瘾但不得不来,干这种事没人比他更合适,哪怕是知味楼的第一高手和曦真人也不可能做的这么好。丹紫成有这些稀奇古怪的手段和法宝,脾气很像他的师祖风君子小的时候,这小子完成了任务却没有立刻离开,在圣彼得大教堂周围晃晃悠悠的看热闹。

丹紫成看热闹却给自己惹了麻烦,这小子也太小看神圣教廷的高手了,就在那两根石柱附近,空气一阵晃动,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袍留着长须的老者,手中托着丹紫成刚刚打出去的三枚白离石珠,一脸疑问之色。这人正是冈比底斯最高神学院的院长邓普瑞多,他在第一时间赶到了教廷中枢魔法阵被“攻破”的地方,也立刻收走了攻破魔法阵的“入侵者”。他出现的既突然又自然,连正在看热闹的丹紫成也没发现附近多了一个长须老者。

邓普瑞多锐利的目光扫过人群,一眼就盯住了笑眯眯四处张望的丹紫成,在游客中邓普瑞多没有惊动他,而是站在那里默默的注视着他。当丹紫成离开冈比底斯山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身后有奇异的空气波动一直尾随。

不提丹紫成爱看热闹被邓普瑞多悄悄的发现,此刻小白正在天空逃遁,约格率领两个无敌战阵左右包夹紧追不舍。到目前为止,他的计划是完全成功的,丹紫成那边动静出来了,福帝摩回去了,而且约格和他很配合,率领战阵越追越远。估计时间差不多了,小白自己也该脱身了,他身边的黑烟突然消失,一片赤霞从脚下升起,赤霞中又射出一道银光,几乎比流星还快突然加速飞射而去。

小白现在的修行离御器飞天的境界还差一线,以往飞天都是驾驭赤蛟元神,但是自从赤瑶从昭亭山拜师回来之后,小白与赤炼神弓合体就多了一样神通,他可以另御法器借赤蛟之力飞天。御器飞天谁最快?是驾驭雷神剑的正一门掌门泽仁,而小白手中的神宵雕就是仿造雷神剑炼制,虽然比不上雷神剑的妙用但是御器的速度也是极快。根据小白与无敌战阵相斗的经验,这种以空气魔法配合飞天的战阵是绝对赶不上他的。

不料小白这一次却失算了,一见小白加速,约格下令道:“启动加速晶阵,一定要咬住,我要抓活的!”两队无敌战阵的金色光幕周围突然升起了红、黄、蓝三色环绕的光芒,飞行的速度陡然快了既倍。再看每个战阵中有六名魔法师手中的法杖末端,分别镶嵌着三色的晶石,这三色光环就是从他们手中发出的。

原来约格早有准备,竟然事先做了安排,让这两个无敌战阵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加速飞行,让小白逃脱不掉。他这是什么意思?除了约格自己谁也不明白!小白也想不明白,他在天空中左冲右突,始终摆脱不了无敌战阵的纠缠,越飞越远已经到了千里之外,远处出现了阿拉丁国北部边界皑皑的阿匹斯山脉。

丹紫成被尾巴跟上了,小白快到阿拉丁国境也摆脱不了约格率领的追兵,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们的目的达到了,谁也不会把注意力再放到歌琳父女身上,一对即将处死的囚犯不值得过多的留意。就在小白飞逃的同时,护送歌琳父女暂时返回冈比底斯的无敌战阵也遇到了突然的袭击。

战阵贴地飞掠向着冈比底斯方向疾行,前方山林中突然飞起另一个战阵,十六个人穿着各式各样的铠甲,领头的看身形是个健美的女士,一身银色的盔甲,脸上戴着一个怪兽面具,手持一根五尺长半尺宽巨大的双刃阔剑,宛如一名威风凛凛的女战神。她手举阔剑率队飞到半空,大喝一声一道锐利的闪电从空中劈下,身后的人也挥舞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发出的各色光芒与这道闪电汇流在一起,空气中爆发了一场巨大的能源波动,所有的攻击力都集中于一点,前锋撞击在无敌战阵上。

这一击之力是如此的突然而巨大,无敌战阵外围的金色光芒一阵颤动暗淡,虽然没有被击破但是却被打落在地。刚刚落地,左侧山林中又冲出八个人,齐声发出一声大吼,手持一清色几丈长的巨矛,矛尖带着丝丝电光,都指向一个方向成契形冲阵撞了过来。无敌战阵的指挥官反应也不慢,手中的短矛一指,一个巨大的魔法罩升起,冲着冲阵的方向飞出一面面金色的十字光芒盾牌。

巨矛冲阵一连冲碎了七面盾牌,眼看去势就要被阻止,这时突然脚下地面晃动,右侧的山石崩裂,山脚处被冲开了一个大洞,飞出一条狰狞恐怖的巨蛇,巨蛇肋下生翼头上长冠,一出现就张开血盆大口喷出一片灰黑色的迷雾包围了整个战场。

“黑暗龙骑!”无敌战阵中所有人都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呼叫,顾不上保护歌琳父女,魔法罩金光大盛,战阵斜刺里飞向天空,战阵中央各种白光闪烁,那是魔法师发出的净化祝福,巨蛇喷出的灰雾是有毒的。歌琳父女倒在了地上,他们没有反抗自保的能力,被毒雾喷中立刻昏迷,还有一名被战阵落下的狱卒挥舞一条发光的锁链转身飞逃。突然冲出的二十四人没有追击,女剑士抱起歌琳先生,巨蛇一口叼住还锁在十字架上的海伦,所有人一溜烟逃进了巨蛇冲出的那个山洞。

这个地方离冈比底斯山已经很近了,但是无敌战阵受到的冲击时间极短,等反应过来这些人是来救人的,人已经被救走了。冈比底斯山方向飞来了无数身影,空中的金光战阵也发出万道剑芒射向山洞中。巨蛇消失在洞口突然狠狠一扫尾巴,大片巨石塌了下来,将这个洞口彻底掩埋。

这时无敌战阵已经落地,而冈比底斯赶来的大批后援也到了,各种魔法光芒闪烁,掩住洞口的巨石横飞,眼看很快就被要打开。此时一阵风吹来,带着奇异的花香,周围的山上突然飞出无数片树叶,每一片叶子都闪着凌厉的锋芒,铺天盖地的扫向所有人。刚刚飞落的援军纷纷施展各种魔法防身,飞叶伤不了金光战阵。此时有一名带着面纱的女子出现在半山腰,手舞百丈长丝抽在无敌战阵的防护金光上激起一阵颤动,她身穿的竟然是神圣教廷最高荣誉骑士才能拥有的光明战甲,一种能够吸收各种魔法伤害的神圣铠甲。

突然出现的少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一瞬间漫天的魔法攻击都向她而来,少女取出一根卷轴似的东西在手中捏碎,然后凭空就不见了,只留下了一套铠甲。所有的魔法攻击都打在少女的立足之地,连光明战甲都被轰的支离破碎,这片山壁一下子又塌了半边,刚刚被魔法挖开的洞口又彻底的被掩住了。她是谁?怎会拥有光明战甲?怎么能在使用魔法作战的同时还能使用空间卷轴逃走?

拥有各种最有效工具的魔法工匠们在山腹中开了一条秘密通道,只有这样才能在逃走时躲避神圣教廷的追踪。为了不使这条密道被发现,出口处并没有打通而是隔了一层厚厚的山石,在最后由丹游成发力冲开,逃走时再把这个追击的入口封死。留在外面的丹果成断后,因为她的神通很奇特,可以随时逃走。小白还特意安排,要她假意做出使用空间卷轴逃走的样子,以疑人耳目,把追兵搞得莫名其妙。

薇丽丝带领魔法工匠,在果果和阿游的配合下救走歌琳父女,冈比底斯的后援赶到已经迟了,他们已经成功的摆脱了追踪。救援行动分三个地点展开,就救人来看,堪称完美!成功之处不在于他们有多厉害,而是教廷的人根本没想到——除了约格。现在真正有麻烦的是分散教廷注意力的丹紫成和小白,尤其是在天上被约格追的快要发疯的小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