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相见不忘念荫庥

因为画像的事,埋藏在心中那遥远的形象又被清晰的唤醒,现在的海伦除了父亲之外,心中最想念的竟然是仅仅只有三日交流的白莲真人。海伦甚至在心中默默的想——如果他知道我的事,心中会有一丝感动吗?我恐怕没有机会再报答他了,只能为他做这一件事,也许上帝会告诉他的,那个海伦没有辜负他的好意。

“你,你怎么也来了,是他们……”海伦只说了半句话就说不下去了,这一瞬间她想到的有很多——是不是教廷找到了雷锋,把他给抓来了?是不是自己连累了他?但是看小白的样子并没有受挟制,那么他是来“自首”的吗?是不是他听说了教廷逼问自己,所以主动站了出来?这一瞬间,愧疚和激动抑制了重逢的惊喜,以至于她说不出话来。

“海伦,我是来看你的。”小白上前拉住海伦的一只手,只是说了这么一句。什么人能到冈比底斯裁判所的牢笼里看望一个人呢?他是谁?如此神通广大!这个迷一样的人。

约格面无表情的说道:“歌琳小姐,这位是昆仑坐怀山庄庄主白少流,如今是教廷的贵宾,他想见你,仁慈的教皇陛下格外开恩,让我和福帝摩大人陪他来见你一面。”

白少流柔声道:“抱歉没有告诉你我叫白少流,因为我与神圣教廷有误会,说出我的名字来对你不好,你可以继续叫我白莲真人,但我真名叫白少流。”

“你就是……”海伦抬着头,又是只说了半句话,她的樱唇微微张着忘记了合上,蔚蓝色的眼珠里充满了震惊,这个名字她听说过,那不就是传说中的主教杀手吗?在下一瞬间海伦似乎明白了什么,或者说她自以为明白了,小白为什么没有告诉她真名?如果海伦是被主教杀手白少流所救,那么她回到教廷立刻就会受到严厉的审查与怀疑,小白不告诉她是为了保护她。可是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在约格大人口中成了教廷的贵宾了?

小白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黯然道:“主教杀手成了教廷的贵宾,纯洁的牧师成了裁判所的阶下囚,真没想到我们再见面会是这样?”听见这句话,福帝摩冷冷的哼了一声,而约格摇头轻轻叹息。

海伦就觉得脑子很乱,一时半会不知道想问什么也不知道想说什么,她所有的委屈与酸楚都涌上了心头却吐不出来。向前一伏身扑到了小白怀里双手抱住了他,略带哽咽的说:“他们逼我画你的画像,我一直没有画,我不知道你会来,也想不到还能再见你一面。”

小白也搂住她低头在她的发间耳边轻声道:“我说过我们会见面的,我说话一向是算数的,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要学会坚强,不到最后不要放弃希望,你听见了吗?”

福帝摩咳嗽一声道:“白庄主,教皇陛下格外开恩让你见海伦一面,现在你已经见到她了!”

白少流松开了海伦,鼻子也有些发酸,回头道:“多谢教皇陛下的仁慈,多谢二位大人,我们走吧。……海伦,再见!”

……

在离开禁闭室之后,小白叹息着问道:“请问二位大人,等待海伦的将会是什么?”

福帝摩看了约格一眼,约格答道:“三天之后的这个时间,海伦和她的父亲菲力浦·歌琳将一起押被往献祭台接受上帝的审判。……白庄主要去为他们做临终祈祷吗?”

白少流摇了摇头:“我怕我受不了那个场面,约格大人,你会去吗?”

约格:“我会和福帝摩大人一起监刑,不让上帝的审判出一丝差错。”

白少流:“可惜了美丽的海伦,她的父亲勾结黑暗势力是吗?……那么约格大人,你要小心了!”

约格:“圣白庄主这是什么意思?”

白少流:“你在志虚杀了黑暗的亡灵法师约舍夫,又在冈比底斯杀了勾结黑暗势力的菲力浦,如果黑暗势力真的存在的话,一定会向你报复的,所以约格大人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约格轻轻一笑:“谢谢你的提醒,在神圣教廷中,我的身边有无敌的圣福帝摩大人保护,我没有任何担忧。”

福帝摩冷冷道:“没有任何黑暗势力敢在冈比底斯脚下出现!”

……

“福帝摩大人,将海伦和她的父亲一起处决吧,我想你也希望他们早点永远闭上双眼。”这是当天晚上,约格找到福帝摩说的话。

福帝摩似笑非笑的看着约格:“您不打算让我将海伦秘密留给你?”

约格摇了摇头:“今天白少流当着教廷众人的面要见海伦,又当着你我的面与她拥抱,不能再留下这么敏感的人,杀了她吧!和菲力浦一起处死!”

福帝摩又试探着问道:“约格大人想避免留下什么受我的威胁吧?我要告诉你,在神圣教廷你可以绝对信任我。”

约格:“大人你多虑了,我对大人的信任是毫无保留的,如果是昨天,我还可能求大人为我留下海伦,但是今天,大人已经不能再留下她,我不为难大人,大人也不要为难自己。”

福帝摩与约格对视一眼笑了:“这才是明智的选择!美色与坚定的信仰之间我们应该选择后者,今天白少流提醒你注意安全,您的伤没好之前确实需要注意,不过你放心,在神圣教廷中没有任何人能伤害你。”

……

当约格与福帝摩谈话的时候,离知味楼不远的一处建筑工地中,一栋盖了一半的楼房一楼隐蔽的房间内,白少流与丹紫成也见面了。这是建设中的志虚书院,吴桐在外面警戒,与小白见面的人不多,只有丹紫成、丹游成、丹果成等三名三梦宗弟子。小白是独自去的,但却不止一个“人”,他袖子里面的赤瑶如今拜三梦宗副宗主柳依依为师,也是三梦宗弟子。

丹游成还是老样子,但是现在穿了一身洋服,没有露出满身鳞片化出的铠甲。丹果成是一名绿衣少女,秀美绰约像一个仙女,她的周围浮着一种奇异的幽香,恰恰冲散了阿游身上特有的阴寒气息。丹果成也不是人,她是一种灵药仙人不留果的花精,曾经被她的祖师爷在世仙人风君子封为花神。赤瑶也不是人,连通灵赤蛟都算不上,是与赤炼神弓一体的赤蛟元神,三梦宗弟子也够千奇百怪的了。

不过三梦宗大师兄丹紫成是个如假包换的真人,他的年纪不算最大,可是入门最早。丹紫成长的浓眉大眼,小时候一定是虎头虎脑的样子,现在看上去二十出头,也显得气宇轩昂英武不凡。小白一见面就祭出赤炼神弓让赤瑶幻化出红衣女子的样子,赤瑶一现身就首先向大师兄丹紫成行礼,又见过了丹果成和丹游成,最后拉着丹果成的手道:“果果,我们在这里见面了!……还有两位师兄都在这里,真是太好了!”

果果长年在昭亭山神木林中修行,赤瑶在昭亭山中见过果果和阿游。丹紫成本来心里有气,虎着脸看小白进来,但是小白一进门先放出了赤瑶,当着自己的师妹也不能让小白太难堪,只有先上前行礼。无论怎么说小白有着昆仑大派掌门的地位,又与丹紫成是同辈,身为三梦宗大弟子是应该先问候白掌门的。

小白回礼道:“曾得到过紫成师兄很多帮助,一直没有机会表示谢意,今天有幸在马罗城中见到了师兄。听说师兄对我的冈比底斯山之行颇有不满,今天就是特意来向师兄解释的。”他也不绕弯子,开门见山说明了来意。

见小白说的坦率,丹紫成倒也不隐瞒自己的想法,开口便道:“白庄主万里迢迢赶到冈比底斯山,奉上玄冥神杖,据说还受到了教皇的亲自召见。你言而有信这本没什么,可是一根棍子派弟子送来就是了,你这么做会被教廷视为朝拜的象征,是你个人就算了,可你现在是两派之长。如果不出意料,过不了多久教廷就会在昆仑修行人之间大肆传扬此事,在这个多事之秋,同道面前徒添尴尬,真不明白师弟你是怎么想的?”

听见丹紫成责问,小白也不生气,笑着解释道:“今天来就是要说这件事,我去冈比底斯山是为了见一个人,同时也去踩踩盘子探探消息。”

“踩盘子?难道你想到冈比底斯山搞点动静吗?白师弟好大的胆子!”听见这句话丹紫成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白少流:“师兄别急,听我慢慢说,我想救两个人,他们现在被关押在冈比底斯山。”白少流简单的讲了歌琳父女的事情以及自己救人的想法。

丹紫成听完之后摸了摸脑袋,突然在小白的肩膀重重的拍了一把:“原来你要干一件这么大的事,我还真误会你了,这种事还真不能随便透出风声来。劫走冈比底斯的囚徒,这种事想想都过瘾,白师弟还真敢干!”

丹游成一听就来劲了,上前一步道:“小白,你说,要我们几个干什么?”

丹紫成:“对呀,你不远万里赶到这里,还特地去冈比底斯山转了一圈,一定有计划了是不是?来找我们想怎么安排,快说!”

小白退后一步连连摇手道:“我已经写了一封秘信告诉梅盟主,我来此地是为了救两名冈比底斯的囚徒,不想让诸位误会,今夜才前来告之。你们是梅盟主安排在这里的秘密潜伏力量,不能公然插手此事,动手的都是尼斯城中的魔法工匠,知味楼的力量不可暴露。”

丹紫成一把抓住小白的衣袖:“谁那么傻直接杀进去,既然出手自然要小心隐藏身形面目,在这里你找不到比我们几个更好的帮手了!……阿游是五步蛇妖,原身你见过,发力之时可以冲开一座小山,我的师妹果果,天下没有任何战阵能够困得住她,想走的时候随时可走。至于我,是三梦宗大师兄,不瞒你说也有飞天之能。再加上赤瑶和白庄主,我们不比几个铁匠的战阵要强多了?”

白少流:“诸位修为高超,师弟我当然清楚,但是不要小看那些魔法工匠,集合战阵的力量未必比我们差。……紫成师兄,你的修为无疑在我之上,但请问比海天谷于掌门如何?”

丹紫成:“这和于师兄有什么关系?他又不在马罗城!”

白少流:“我打算在押送行刑的半路救人,押送囚犯的人当中有一个叫福帝摩的,我曾亲眼见他和于掌门斗法,于掌门也不能取胜。况且除了福帝摩之外,教廷的护送人员肯定还有不少高手,所以只能设计牵制福帝摩突然奇袭救人,没办法正面相斗,稍有闪失,等教廷中的后援大举赶来,救人的也一个都跑不掉。”

丹紫成眼珠子一瞪:“这么厉害?”

果果走过来弱弱的说了一句:“紫成,阿游,是不是去请教一下和曦师伯?听白庄主的说法,只有和曦师伯出手才能镇得住。”

丹紫成直摇头:“不行不行不行,和曦师伯在这里就是看着我们不让轻举妄动的,如果对他说了,一定会被扣在知味楼不让出手。……我们又不是去打仗,而是去捣乱,突然袭击总会有办法可想的。”

小白见他们越说越热闹,不得不阻止道:“几位的好意白某心领了,可是此事实在不适合昆仑修行人插手,我已有计划,只是向丹师兄通报一声。”

丹紫成:“这么热闹的大事,你不告诉我就算了,现在我知道了,还能不插手吗?你别说了,无论如何我也要去的!我们几个绝对不是累赘,帮不了太大的忙自保也不是问题。……白师弟,你去做一件事情,找那批铁匠给我们搞几套同样的装备来,总之穿上之后就认不出来我们是谁了。”

看丹紫成的样子有点唯恐天下不乱的意思,完全就是好凑热闹的脾气,小白甚至后悔来找他们了。看着这几位仔细想了想,小白道:“既然几位一定要帮忙,我先替歌琳父女谢谢你们了!不过我有个条件,你们一定要听我的安排。”

丹紫成:“听你的都听你的,现在就商量商量计划吧,你有没有带冈比底斯山附近的地图?你没有的话我有一份。”说着话掏出了一颗龙眼大小的珠子抛向空中,屋子里出现了一团奇异的光影,光影中正是冈比底斯山一带的地形轮廓。这法术很是奇特,与小白曾见过的阿芙忒娜所施展的傀眼空间魔法水晶球术竟十分相似。

这时果果又说了一句:“那个福帝摩很厉害吗?我们不找和曦师伯帮忙,可以找老玩童和尚啊。”

丹紫成一拍大腿:“对啊!法澄大师没走,我怎么把他给忘了?”

小白讶道:“法澄大师也在马罗城?”

丹紫成:“当然在,不过不在知味楼,他天天在公园里给人讲故事玩,唐老先生为他翻译,可多人去听了,都上马罗城的晚报了。……法澄大师可不能听你安排,他要做什么我们也想不到,等我们把计划商量好了,我悄悄告诉他一声就行。”

小白皱着眉头问:“惊动法澄大师,这么做合适吗?会不会给法澄大师带来危险?”

丹紫成:“这你就放心好了,法澄前辈做事从来不吃亏,连我风师祖的脑门都敢敲,事先谁也猜不透他,他能帮多大忙就会帮多大忙,办不到的事情从来没有勉强过,所以连和曦师伯都放心让法澄前辈一个人在马罗城中随便转。”

白少流看着他们又想了想,对着丹紫成施法做出的地形光影讲了一遍自己的计划。丹紫成这回不开玩笑了,皱着眉头思索了很久,又向白少流说出了另一个计划来,两个人唧唧咕咕的商量了大半夜,最后制定了一个与以前完全不同的行动方案。丹紫成似乎不满小白给他安排的任务,但是事先已经答应听小白的指挥,最后也就这么定下来了。

与丹紫成告辞,行动计划已定,小白要在这三天做最后的准备。回去的路上吴桐问道:“白总,你和他们谈了那么长时间,计划有什么改变吗?”

白少流:“有改变,你不要告诉顾影,这次我要亲自出手。”

吴桐吓了一跳:“白总要亲自救人?”

白少流:“我不救人,我要行刺。”

吴桐:“你要刺杀谁?”

白少流:“我要在山谷伏击,刺杀红衣大主教约格!救人的地点有变,改在押送格林父女回冈比底斯山的路上。”

吴桐:“他们会把歌琳父女押回去?”

白少流:“一定会的。”

吴桐:“你要第一个出手吗?”

小白笑了:“第一个出手的人不是我而是你,我给你那只号角带在身边吗?你可以不露面,但是需要吹号发起行动,具体计划再详细和你谈,现在我恐怕要考考你的修行了,希望你最近有长进,否则我的计划还得修改一下。”

吴桐:“不瞒你说,最近确实有长进,我已经可以飞天施法了。”

小白停住脚步很诧异的道:“你有飞天之能,如此说来比我还厉害?”

吴桐摇头:“不能这么比较,不是昆仑道法中以器御人的大神通,是我和伊娃学的空气魔法,我的修行本来就比较杂,真动手比不上庄主。”

白少流:“那太好了,我的计划可以成功一半。”

吴桐:“另一半呢?”

白少流:“另一半要看约格怎么反应,还要看福帝摩身边有没有带着一种人。”

吴桐:“哪一种人?”

白少流:“学过黑魔法的人,心中压抑狂躁和黑暗欲望的人,在躁动边缘的人。不要忘了那只号角的妙用,对付不了福帝摩对付个别小喽啰我想还是有用的。……你去找薇丽丝,给我准备三套上品盔甲与一件女骑士战袍,与他们用的一样,还能够完全隐藏住面目,即使用魔法窥探也看不穿,能做到吗?”

吴桐:“太多恐怕搞不来,但是就四件,这种东西他们手里应该还是有的,我现在就去叫薇丽丝想办法准备。”

白少流:“不急,去找个地方详谈,我和你最后确定一下详细计划。”

……

三天之后,一队人马从冈比底斯后山开出,押送着歌琳父女从山中小道前往献祭台。队伍由简单的隔断魔法掩护,一般人发现不了行踪,而且在这样的山区也很少有人涉足。阿拉丁国虽然繁华,但是人烟远没有志虚国那样稠密,出了马罗城之外的山区,几乎没有村庄和游客。

处决两个犯人,在距离冈比底斯山这么近的地方,谁也不会认为能出问题。可是约格却很慎重,按他的意思,此次队伍可以组成三个无敌战阵,其中有一个战阵在行动中随时站好位置,就保护在约格周围,无论出现什么意外几乎都可以搞定。

福帝摩看在眼里心中觉得好笑,他认为这位约格大人太小心谨慎了,自从在志虚国受伤暂时不能使用魔法之后,变成了一个胆小鬼。没人敢在冈比底斯山下对神圣教廷的行刑队伍怎么样,况且不论有什么人来,自己都能够完全保护约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