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默尽我心长怀佑

如果歌琳父女要被处死,不会在冈比底斯行刑,而会在冈比底斯山脉以北深山中的一处叫作献祭台的地方执行,此地离冈比底斯教廷所在只有几十公里,对于魔法高手的行动速度来说不算很远。献祭台其实是一个巨大的险峻石山,周围山险林茂,四面绝壁只有一条小径可以登上,山顶很平很开阔,有自古建造的行刑台。此地专门处罚各种异端、异教徒、黑暗势力中的邪恶分子,所执行的都是死刑,献祭台也被称作离上帝最近的地方。

献祭台在深山中人迹罕至,周围还有魔法阵的保护,行刑时肯定也有教廷高手警戒,强行进攻献祭台不太可能。顾影的计划不是在献祭台动手,而是在押送歌琳父女去献祭台的途中,最佳地点就是距离献祭台不远的一条山谷,从那条山谷往冈比底斯有两条路,而向献祭台的方向只有一条路,顾影计划在这个三岔路口伏击。

二十四名赶死救援队分为两组,第一组一队八个人,计划在行刑队伍经过三岔路口时从另一条路杀出,制造混乱吸引注意力,另一个战阵十六人在混乱中突然从山上飞下,迅速救走歌琳父女,并护送他们立刻转移。吴桐等人已经在那个地方开出了一条秘密小径直往海边,从水路走,一开始并不扬帆远航,而是混入到阿拉丁国沿海一带繁忙的商船队中,另外再分出八个人驾驶快船向尼斯城方向疾驰,吸引可能赶到的追兵。

执行突击任务的八个人以及向尼斯城方向转移的八个人,是抱着必死之心行动的,就像飞蛾扑火一般,这个计划很冒险,付出的代价也可能很大,但是实在没有更好的方案了。被救出的歌琳父女将走海路,绕过几千里的大圈,在郁金香公国登陆,转移到伊娃的特伊城堡中。在郁金香公国负责接应的人是伊娃。

这便是顾影的计划,小白听完之后皱着眉头沉思良久,终于开口道:“你有没有想过,为了救两个人可能要牺牲很多人,尤其是那十六个,如果来不及逃走下场会怎样?”

顾影叹息道:“事情已经不完全由我来控制,他们都有赴死之心,吴桐说出救人方案之后,就算我们不救人薇丽丝自己也会动手的,他们需要转移和接应,否则他们牺牲了也救不出人,我只能尽量安排了。……从我个人的角度,十分不赞成这样一次自杀式的行为,可是我知道你想救海伦,你想做的事情无论如何我都会尽全力的,可惜想不到更好的计划。”

白少流:“在这个计划中,我做什么?”

顾影:“你什么都不能做,要知道你的身份,你是代表海南派来向约格表示谢意的,不是来攻打冈比底斯的。这件事说起来应该是教廷的内政,昆仑修行人不能远赴万里到这里来插手,更不能直接动手。知味楼中也有高手,但是他们不能暴露,你也一样!所以我才想到了现在这个方案,参与行动的都是尼斯城中的魔法工匠,与你无关与昆仑修行人也无关。”

白少流:“说起来与我有关,我会再想想的,明天去了冈比底斯山之后再最后确定行动计划。……需不需要和知味楼中的高手商量商量?哪怕暗中帮忙减少伤亡也行。”

顾影:“我一直在等你来,这件事应该由你决定,我们的打算和计划还没有告诉知味楼中的昆仑修行人。还要告诉你一件事,三梦宗的大师兄丹紫成对你这次万里迢迢来教廷奉送玄冥神杖颇有微辞,如果不是还留三分面子恐怕会骂的很难听。”

白少流:“丹紫成?我知道的,他是梅盟主的大弟子,我们打过交道就是没见过面,他怎么会听说此事,说的话又传到你的耳朵里?”

顾影:“梅盟主、法海大师以及知味楼中的几位前辈都赶回志虚去了,现在知味楼中的第一高手是正一门的长辈和曦真人,就是正一门现任掌门泽仁的师父,而负责主事的人是三梦宗大弟子丹紫成,三梦宗的另外两名弟子丹果成和丹游成也都在知味楼,那个阿游你以前是认识的。……丹紫成说你这么做有点过了,难免会成为对教廷逢迎讨好的象征,梅盟主一直坚持昆仑修行界与西方教廷平等论交,无贵贱高下之别,更不会认可任何神权意志。你万里迢迢来到冈比底斯示好,身为昆仑大派掌门独自行动,难免遭人非议。”

白少流:“我也知道这么做过分了,丹紫成没骂我虚奸就不错了,可是我有我的打算,既然想救人,牺牲自己一点声名算什么呢?海伦的性命比我的虚名重要。”

顾影:“我到了罗巴联盟之后,见过海伦一次,确实是一个美丽善良的女孩,不少人认为她是教廷中最美的女牧师。……你救了她之后,海伦恐怕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她很可爱是吗?如果你喜欢她我也会喜欢她的。”

小白拍了拍顾影的肩膀:“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和她没有……你是在吃醋吗?”

顾影把脸贴在小白的胸膛上:“我要是真吃醋,还会费这么大精力帮你救她吗?我知道你和她没什么,但是你万里迢迢来救她又意味着什么?只怕将来的事情非你所能左右。……其实从利益上讲,歌琳先生以及他手下的那一批工匠对你有用的多,如果只能救一个人你救谁?从感情上讲,你一定愿意先救海伦是不是?”

白少流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转而说道:“吴桐就快来了,我们先穿好衣服吧?”

顾影抬起了手臂在他身上坐了起来,娇羞无限的说道:“你给我脱的,也要你亲手给我穿上。”

小白坐了起来又一次把她柔软的身体拥入怀中:“离七点还有半个小时,来得及!”

……

“见过庄主!……可想死我了!”吴桐一进门就向白少流施礼,紧接着起身和小白来了个拥抱。几个月没见吴桐的变化也很大,他原来是个架着眼镜的白面书生,可现在脸上的棱角多了几分刚毅和精明。

小白当胸打了他一拳:“叫你别来冒险,你怎么还是来了?”

吴桐:“庄主都来了,我身为坐怀山庄的护法能不来吗?你想救海伦,我也想救菲力浦,怎么说他也是我朋友,听说他在教廷裁判所里也没有说出我的名字来,太硬气了!……伊娃受过你的大恩,这一次知道我们的想法,当然也要帮忙,我拦都拦不住。”

白少流:“伊娃呢,和你一起来了吗?”

吴桐:“我好说歹说才让她留在郁金香公国准备接应,加强城堡的防护,万一暴露了,就跟那伙王八蛋拼了!”

白少流:“还是不暴露的好,不过做万全的准备也是应该的。……你和伊娃的关系怎么样了?听你的口气已经是一条心了?”

吴桐微微尴尬道:“岂止是一条心而已,已经和一个人没区别。”

小白又打了他一拳:“恭喜你!”

吴桐:“先别恭喜我,我看你和顾小姐也修成正果了?……顾小姐,是吗?”

顾影在一旁红着脸道:“别说这些了,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吴桐正色道:“薇丽丝那边没有问题了,人已经秘密集结到马罗城中随时可以动手,我这边一切也安排完毕了。只有一个问题,海伦父女会被押往献祭台行刑吗?如果会,我们需要确切的时间和路线。”

白少流:“明天我要去冈比底斯,具体的行动计划还要最后确定,等我回来再说。”

顾影:“在冈比底斯千万不能乱来,好好做你的贵宾,凡事不可勉强。”

白少流:“你们放心好了,我有我的计较。”

顾影:“需不需要和丹紫成解释一声?把你的真正想法私下告诉他,免得误会。如果你想的话,我今夜就安排你和他秘密见面。”

小白摇了摇头:“等我明天从冈比底斯回来,你再安排我和丹紫成秘会,今天晚上我要去考察地形。”

顾影:“我建议你不要和薇丽丝见面,她还不知道你的事情。”

……

名震天下的冈比底斯山其实并不高,它是绵延在阿拉丁西部海岸的冈比底斯山脉最南端一座山峰,恰恰矗立在马罗城外。这一片地域不归世俗中任何一个政府管辖,它是属于上帝的领土,教皇是这里的精神领袖以及实际上的元首,这是历史遗留的独特局面。与昆仑修行门派隐藏于世的福地洞天不同,半山腰上巍峨壮丽的圣彼得大教堂是公开的,每天都要接待无数来自世界各地的信徒朝拜以及游客观赏。

在圣彼得大教堂后面的山上,还有许多普通人所不知的秘密所在,很多地方被强大的魔法阵掩藏,这里是神圣教廷的中枢之地,最高神学院与最高骑士训练营也在此地,还有教皇起居的宫殿。今天的冈比底斯山一切如常,圣彼得大教堂仍然游客如云,但是暗中注意观察,上山的道路两旁有不少身穿长袍的修士,在等待着什么,显然神圣教廷有贵客到来。

白少流在教廷的高级神官陪同下,带着连亭和麻花辫登上了冈比底斯山。这座不高的山峰却有一种独特的雄伟,脚下的土地也隐约透露出庄严的气息。陪同以及护送他们上山的一共有六位神官,沿途介绍神圣教廷悠久的历史以及冈比底斯的典故,在圣彼得大教堂中,白少流也按照礼节向天主祷告——他既然来了,就得这么做!这个规矩他从小就知道,进庙敬佛,要么你就别进去。

白少流双手相合十指紧攥,放在胸前低头顶住下颌,在心中默默祷告:“上帝,如果此刻你的眼睛真的在凝望人间,请看看你的子民,也许您的仁慈是无情的,但请勿将你的愤怒降予无罪的人!……不论你是不是在看着我,我相信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我们的灵魂,不论它是不是上帝的眼睛。……我要去解救无辜的人,也许在您眼中这世上没有人是无辜的,一场大洪水可以将世界洗涤干净,可是在我的心里人们有自己的欲望,也要挽救自己的罪恶。……上帝,我一定要救助她,人间灾难以你的名义伤害的她!”

随同的神官不知道小白在祷告什么,但是对小白的举止十二万分的满意,暗中留下了各种记录,包括拍照、录像以及傀眼空间水晶球魔法。不知白少流在神圣教廷的圣彼得大教堂中,紧扣双手向上帝祷告的场景传回到昆仑修行界,会有怎样的影响?难怪丹紫成曾说他不该来,而实际上没有一个昆仑修行人曾这样做过。

离开圣彼得大教堂,沿着一条华丽的大理石柱回廊进入了教廷的中枢,这里已经没有朝拜的游客,来往的都是教廷的核心神职人员。人们都用一种好奇的眼光看着白少流,想看看传说中的主教杀手是怎样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可是白少流一点都不像恶魔,他的相貌英俊神情谦和,举止有礼还带着一种形容不出来的气度,有些平淡也有些神秘。他后面跟的连亭有些紧张但举止仪态不失,倒是麻花辫瞪大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四下张望,看见什么都好奇,就像小孩在逛公园。

白少流受到了教皇尼古拉·霍莫罗三世的亲自接见,地点是在圣徒大厅,宽敞的大厅两侧是精美的彩色琉璃拼画落地长窗,穹顶上绘制着圣母以及宗教传说故事中的壁画,高高的立柱上方有着各种各样的天使与圣徒雕塑。教皇坐在大厅的中间,福帝摩与邓普瑞多坐在教皇的两侧,周围坐满了教廷中的高级神官包括最高神学院中的长老以及最高骑士训练营中的导师。

白少流就是来送一件礼物的,这个接待规格显然是过高了,用志虚人的话来说就是超标了。一方面教廷是有意如此,造成昆仑大派掌门朝见教皇以及神圣教廷的影响,另一方面大家也都很好奇,想亲眼见一见这一位连杀了三位主教还能逼得亚拉导师当众立书为记的传奇人物。

白少流走进圣徒大厅的时候并没有那种朝堂惊艳的感觉,但在座的都是人精中的人精,很快就发现了这个看似平淡的年轻人与众不同的独特之处。他的神情步态与混在游客中登上冈比底斯山时没有什么区别,哪怕是站在圣徒大厅的穹顶下,神圣教皇的面前,此人有与任何人平视的气度,虽然第一眼看见不易查觉。

教皇站起身来走下了一阶台阶张开手臂道:“欢迎你,东方来的白少流先生,上帝的胸怀是如此博大,他的圣慈能够包容一切。您的名字我闻之已久,今天你终于来到了圣徒光辉照耀的大厅!”

白少流站在大厅中央停下脚步鞠躬道:“感谢教皇陛下,真没有想到您会亲自接见我,教廷对我的接待太隆重了,白某人承受不起!……我只是代表昆仑海南派向约格先生表达谢意,也实现我的诺言,对帮助过我们的朋友,他的善意永远不该被忘记!”

教皇:“上帝也能看见圣白庄主您的善意,主的光辉随时愿意张开怀抱接纳任何人。”教皇称白少流为“圣白庄主”,阿拉丁语中就是在发音上加了个前缀,暗示的意味却明显不同。

白少流听出来了,面色不变的答道:“既然教皇陛下与教廷中的前辈高人在此,那就请做个见证,我白少流亲自将海南派的修行圣物送到了约格先生的手中。”他做事是一点也不耽误,客套完毕直接就进入正题。

教皇一招手,穿着一身镶着金边红袍的约格走到了大厅中央,向白少流行礼道:“圣白庄主,我非常荣幸接受你从万里之外送来的礼物,其实你不必谢我,消灭黑暗势力是我应尽的职责!”

白少流与约格有一个眼神对视,但他却没有敢用任何神通,这里的人可都是绝顶高手不能露出任何破绽。他也不废话侧身让出一步,并没有亲手奉上玄冥神杖,连亭走了上来双手捧着金光闪闪的法器,含着眼泪对约格深鞠一躬:“谢谢你,为我的父亲报了仇,请您接受我代表父亲以及全体同门对您的感激!”

连亭并不知道宣一笑之死复杂的内情,现在世界上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约格和小白两个人。世事真是奇妙,杀害宣一笑的就是曾经的约格,白毛夺约格之舍成了现在的约格等于替宣一笑报了仇。不知情的连亭向约格表达感激,冥冥中竟然毫厘不爽。

约格接过神杖安慰了几句,麻花辫也上前行礼,却说了一句:“约格先生,你好帅啊!”所有人中只有麻花辫毫无别的心机,她就是跟随小白来开眼界的,也是第一次见到约格,因为约格上次去坐怀山庄麻花辫和白毛去洛园躲了三天没见着面。她听说是约格帮连亭报了父仇,对他本就有好感,而且一眼见到约格就觉得特别亲切,忍不住说了一句大实话,约格确实是一个非常英俊迷人的美男子。

简单的仪式完成之后,白少流在大厅的左侧坐下,连亭和麻花辫站在他的身后。教皇微笑着说道:“既然来了,就不要着急走,让约格陪着你在冈比底斯山四处参观,冈比底斯还为你准备了一次小型祷告晚宴。你对神圣教廷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

白少流欠身道:“多谢陛下的美意,晚宴就不必了,我这几天正在辟谷不食,这是我的修行。但是我确实有一个要求,希望教皇陛下能够恩准。”

教皇:“有什么要求,请您尽管提出来。”

白少流:“我想见一个人,她的名字叫海伦·歌琳,是我所见过最美丽纯洁的西方女孩,听说她是神圣教廷的牧师。她曾经在我那里做客三天,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像,我在东方时常想念她,这一次来到了冈比底斯,希望能够见她一面。”

这一席话出口,在场有不少知情者都变色了。而教皇面不改色,微笑着说道:“看来她确实很有魅力,邓普瑞多大人,神圣教廷中有这位海伦·歌琳小姐吗?连我也想见见她,如果方便的话请她立刻就来。”教皇就是教皇,一点都不驳小白的面子,装作不知道这个人,非常热情的召海伦来见小白。

邓普瑞多微微皱眉道:“海伦的情况比较特殊,这要问福帝摩大人。”

福帝摩沉吟着说道:“白庄主,抱歉要让你失望了,海伦和她的父亲违反了上帝的戒律,正在受到惩处,恐怕不能再来见你。”

教皇脸色一变:“福帝摩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福帝摩:“尼斯城中的魔法工匠头领菲力浦·歌琳,截留神圣教廷物资组织黑市交易,并把珍贵的圣器提供给邪恶的黑暗势力,他的女儿身在教廷是一名高级牧师,有内应的嫌疑,现在已经被裁判所收押。……白庄主,您是怎么认识海伦的?”

白少流:“我曾在乌由海边救起一名落水的少女,把她带回我的庄园养伤三天,她就是海伦。……福帝摩先生,我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那样一位纯洁的少女会和邪恶沾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虽然不知道情况,但也想请求仁慈的教皇陛下宽恕她。”

福帝摩:“魔鬼会沾染纯洁的灵魂,纯洁的少女也有堕落的一天,有些罪行是不可宽恕的。……白庄主,请问您和白莲真人雷锋是什么关系?”

白少流:“不是什么关系,我就是白莲真人雷锋,白莲真人是我们昆仑修行人特有的法号,我俗名白少流法号白莲真人。至于雷锋,是一个值得尊敬和怀念的名字,我借用而已,我以为自己做了一件助人的好事,不知道福帝摩大人是不是这么看?”

教皇摆手说道:“圣白庄主是神圣教廷的贵宾,不能因为歌琳父女犯下的罪行而怀疑圣白庄主的好意,毕竟在罪恶没有出现之前我们并不知道他们会堕落,圣白庄主曾经挽救了神圣教廷的牧师,在此我仍然深表谢意。……至于您想见海伦一面,我想是可以的,约格,你陪他去,仅仅是见一面而已。”

约格领命,转身向白少流道:“圣白庄主,您是神圣教廷的贵宾,教廷不吝赐予你最高规格的礼遇,但是不能因此饶恕异端叛逆的罪恶,上帝赐予神圣教廷的权威不能动摇。”他这句话听在小白耳中也是一种提醒,教廷给你面子是有教廷的打算,不会因为你的请求而饶恕海伦,内政和外交之间是有界线的。

福帝摩也说道:“既然教皇陛下法外开恩,我也和约格大人一起陪同白庄主去见海伦。”

……

在裁判所的一间禁闭室中,小白见到了海伦,美丽的少女脸上写满了憔悴与忧郁。一张冰冷的床,还有一副简单的没有上漆的木桌椅,桌子上放着白纸与画笔。海伦瑟瑟的蜷缩在床上正在休息,连日以来不断的讯问,却没人告诉她一点父亲的消息,她早已疲倦不堪。还好,海伦没有像她的父亲那样被吊在十字架上皮开肉绽,福帝摩的手下并没有对她用重刑,其实大家心里也清楚用刑也问不出什么来。

沉重的寒铁门被打开,魔法锁链的抽动声惊醒了海伦,她从床上站了下来却在一瞬间愣住了,眼神中有惊讶、欢喜、担忧等等复杂的情绪。因为她看见了约格与福帝摩中间的那个人,正是她在志虚的救命恩人,那个谦和而又温情款款的白莲真人雷锋。他救了她,自从成年之后,只有这个男人见过自己的裸体,虽然只有三天,但是海伦对白少流的印象很深刻,有一种特殊的好感。

福帝摩的手下逼她画出白莲真人的画像,海伦虽然单纯但并不愚蠢、娇柔但并不懦弱,某些方面她的性格和她的父亲有类似之处,海伦坚持没有画。她虽不知道福帝摩的用意,但也能猜到这绝对不是善意,自己和父亲已经被抓进了裁判所,她不想因此再伤害任何人,何况是心目中善良可敬的白莲真人雷锋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