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赎生抱憾望天求(上)

此时一声锐利的风响和皮开肉绽的鞭声打断了菲力浦的话,站在十字架前的教士挥动一根缠着铁刺的皮鞭抽在菲力浦的身上,口中骂道:“多么顽固的异端,锁在十字架上仍然如此邪恶,竟然敢对约格大人出言不敬!”菲力浦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约格皱了皱眉:“异端的话不应该沾染我们的耳朵,我们的灵魂不要受此震动,我的话还没有问完。……福帝摩大人,你可以让其它人都出去吗?有些话我们单独问。”

福帝摩一挥手:“所有人都出去!”

所有人都离开了救赎室,福帝摩注意观察着约格的表情,可是约格毫无表情,他看着再度昏迷的菲力浦说道:“尊敬的圣福帝摩大人,您知道我在志虚杀了一个名叫约舍夫的亡灵法师吗?”

福帝摩:“恭喜你,也钦佩你!”

约格:“其实我应该把约舍夫带到这里,像审讯菲力浦一样审讯他,但我却不得不杀了他。”

福帝摩面不改色:“杀的对,亡灵法师是危险的!”

约格:“他会黑魔法,但未必属于黑暗势力的一方,这我心里也清楚,但却不得不杀了他,因为他说出的话影响了神圣教廷以及福帝摩大人的声誉。……在这个时候,我们需要维护神圣教廷以及上帝的荣光,我想福帝摩大人一定与我一样忠贞虔诚。”

福帝摩没有追问约舍夫究竟说了什么话,只是淡淡的道:“谢谢你,约格,看来教皇陛下没有看错人,你果然是神圣教廷最佳的领袖继承人。”

约格:“总导师有今天的地位尊荣,是因为您是无敌的圣福帝摩,无数的骑士追随与膜拜您,他们膜拜的不仅是您,也是膜拜心目中维护上帝荣光的象征,您的力量来源于这种象征而不是其它。”

福帝摩:“谢谢你夸赞,我希望自己能够永远成为这种象征,我所做的一切也是为此。”

约格露出了微笑:“那我就放心了,如果这样,您将永远值得我尊敬和依靠。……请问大人,您将如何处置菲力浦?”

福帝摩:“无论能不能查出黑暗势力的线索,菲力浦必须被处死。”

约格叹了一口气:“他确实有罪。”

福帝摩:“其实我们心里明白,魔法工匠截留物资补贴自己的生计,历来常有,只是菲力浦的罪行被公开了,所以他必须要承担责任,既然他承担了这个责任,那就承担所有的责任。”

约格:“那么海伦呢,可惜了那样一位美丽的少女。”

福帝摩:“也许她是无罪的,也许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但她是教廷的牧师,菲力浦的女儿,在这个事件中她没有办法保证清白,就算你和我,也有不得不做出牺牲的时候。……志虚的那位白莲真人雷锋,海伦至今不肯画出他的画像,还祈求我们放了她的父亲,她真是太天真了!”

约格:“就算她画出画像又能如何,不知道她能保护谁?”

福帝摩:“不论她想保护谁,至少意味着她公开表示对上帝有所保留,在这种时候是愚蠢的。在世俗间的法庭,如果有人不肯手按圣经发誓,在陪审团面前无异于认罪。也许我们可以温柔的不流血的处罚她,对此我也很遗憾。”

约格:“火刑?大人的心真是既仁慈又坚定!……假如可以不处死她呢?能让我去劝劝她吗?少女看见大人的威严也许吓的不敢说话。”

福帝摩:“如果约格大人希望留她一命,我可以把她留给你,但是你也知道神圣教廷的规矩,她将被剥夺所有的神迹能力,在身体上刺上红印,并永远不会得到祝福与宽恕。”

约格:“那还不如去死。”

福帝摩似笑非笑的看着约格:“如果大人喜欢她的美貌,又不在意她身体上留下耻辱的印记,你可以留下她,我可以保证这是一个秘密。不过您要小心,她将永远对教廷充满仇恨,不必留太长时间。”

约格笑了笑不置可否,指着菲力浦说道:“把他弄醒吧,我有话要从头问他,只当着您一个人的面。”

福帝摩:“难道您叫不醒他吗?”

约格:“大人不知道我受伤了吗?到现在还无法召唤神迹。”

福帝摩一弹指,一道白光落到了菲力浦身上,比泼冷水好用多了,菲力浦发出一声呻吟又睁开了眼睛。约格用温和的声音问道:“歌琳先生,我已经看过了您所有的口供,但我还想从头再问你一次,给你一次说出所有实话的机会,没有任何人威胁你,也没有人会打断你,但是也没有记录。……现在我提问了,您为什么要参加黑市交易?”

菲力浦看着约格,死灰色的眼神中泛起一层浮光:“大人,这是我的遗言吗?”

约格心中叹息,面色仍然柔和似水:“这是您走向地狱大门的时候,对上帝敞开心扉的机会,你就说吧。”

福帝摩脸色微微有些阴沉,他心里十分不愿意让菲力浦这样开口说话,可是约格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支走了所有人只当着福帝摩一个人的面,表示了充分的信任和坦诚。这一方面是在向福帝摩示好,另一方面也是在提醒福帝摩什么。而菲力浦真的开口讲述了,以下是他的供词——

我从十六岁开始,就成为了神圣教廷的魔法工匠,那时候我的日子很苦,但是虔诚的信仰让我心中充满幸福。后来我结婚了,又有了孩子,我要养活家人不希望他们的日子比邻居过的更苦,将一些损耗不能再加工高级器物的材料做修补,拿到黑市上出售。我的手艺很好,能够尽最大程度利用这些废料,所得补贴家用。

高高在上的大人们,您也许知道最底层魔法工匠的处境,其实当时那种行为也是教廷所默许的,这就是对魔法工匠的一种补贴与报酬。就因为我的手艺好,后来得到了主管神官的重用,提升为魔法工匠头领,生活比以前好多了,可是贪婪的魔鬼再一次占据了我的心灵,我需要更多的钱。

我的女儿海伦,她像天使一样美丽纯洁,我不能让她再度过我那样的童年,我要让她接受最好的教育,让她学习她最喜欢的园艺。神圣的长老们在信徒中看中了她的潜力,她有机会进入冈比底斯最高神学院学习,上帝的教育是免费的,可是要接受这种教育在世俗间需要的条件是昂贵的。我负担不起,但是又不想让她知道他的父亲负担不起,否则她一定会放弃的,而那些是她的理想。

于是我组织调配所管理的物资,并且亲手培训过手下的魔法工匠,将我的加工魔法诀窍传授给他们,减少常规的损耗,这减少的损耗全部被我截留。我成了黑市交易一个最大的供应商,并且在神圣教廷的帮助下,也成了世俗间一个成功的商人,拥有了越来越多的财富。

到后来,我知道我已经堕落了,我提供给黑市的货物不再只是教廷提供的物资,也通过黑市交易购入材料加工后私自卖出,就像你们拿出的秘银。这已经超出了神圣教廷仁慈的容忍限度,也超出了我的生活所需,但是,我已经走到了这一步,直到你们抓住了我。我无法保证我售出货物的流向,其中也有教廷严格限制的高规格魔法器物,也许它们真的可能落到黑暗势力的手中,请上帝原谅我的罪!

我做的一切,与我手下的工匠无关,他们并没有任何背叛神圣教廷之处。我也不会说出任何与我交易人的名字,虽然我心中有着魔鬼的欲念,但是他们并不是同样的罪人。至于我的女儿海伦,她毫不知情,她一直把我当成一个仁爱正直、事业成功的父亲。在上帝面前,我说出所有的实话,并不想为自己辩解,我知道我已经无法离开这里,饶恕海伦吧,仁慈的上帝,她是无罪的!

菲力浦的话讲完了,挂在十字架上奄奄一息。约格暗暗叹息,他知道菲力浦现在的身体状况不仅是表面上的皮开肉绽血肉模糊,有人对他的身体进行了各种魔法伤害,却被一种奇异的手段暂时维持敏锐的感觉,让他感受到更多的行刑痛苦,以便于更好的审问。

不论是冲吴桐还是小白的面子,或者因为别的原因,约格还是想救菲力浦一命的,可惜他回到教廷已经晚了。不论这个人所作所为该如何评价,不过他倒是够硬的,没有供出任何一个所谓的同伙,当然也没有供出吴桐来。

这时就听福帝摩沉着嗓子说道:“也许我可以留下海伦一命,但是你最好帮我们劝劝她,在志虚国,她自称曾经有个叫白莲真人雷锋的人救了她,她失踪三天很可疑,但到现在也不愿意画出那个人的画像。……我想这些事,约格大人也非常关心,因为志虚国根本找不到那个人,而海伦告诉了他不少教廷的秘密。”

菲力浦用力抬起了垂下的头颅:“海伦不会对教廷撒谎,那个人一定是存在的,天下那么大你们不可能找到所有人。……福帝摩,海伦是跟随你去志虚时遇险的,你救不了她,有人却救了她,海伦应该感谢那个人。她不知道你们的目的,所以不愿意画出他的画像,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找到那个人呢?福帝摩,是那个人弥补了你的过失,这也不能成为海伦的罪证!……我不会去劝海伦,我要诅咒你!”

菲力浦的语气突然变了,直呼福帝摩的名字,而且目光凌厉的诅咒他。这让福帝摩非常不自在,但当着约格的面又不便失态,只有冷冷的说道:“你刚才还在祈求教廷饶恕你的女儿,却又不愿意去劝她说出教廷想知道的东西,这就是你赎罪的态度吗?你果然是冥顽不灵的异端!”

菲力浦:“福帝摩,经历了这几天的审问,你真以为我会相信因为我的祈求能让你过放海伦?我是在向上帝祈求,上帝能听见我的声音,也能看见我面前的二位大人!”

也许只有在一个高级教徒耳中,才能听出菲力浦这句话的严重意味,福帝摩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轻轻抽搐了两下。约格站起身来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说道:“福帝摩大人,我看已经没什么好问的了,我认为应该公开处死他……我再去问问海伦。”

就在这时门外有人禀报:“约格大人,志虚大主教送来急报,海南派代掌门白少流明日将到达冈比底斯,亲手向大人献上谢礼。……教皇陛下十分重视,下令隆重迎接,并要你立刻与和枢机红衣大主教商议。”

约格心中讶道:“来的好坏,这愣小子一定是听见风声想救人,哪有那么容易,就算我有当年的修为,也没把握一个人将歌琳父女从这里安全带出去,小白啊,你到底想怎么干?”

……

对饮奉白少流之命从海南琼崖送来了玄冥神杖,同时还带来了十五名海南派精锐弟子充实坐怀山庄的力量。白少流给昆仑盟主梅野石写了一封密信,命对饮带着两名高手立刻送到淝水知味楼交给陈雁,托她转交梅野石。来不及去见梅野石了,小白在密信中告诉了梅盟主很多事情,除了约格现在的身份——这一点必须当面密谈。然后他就出发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