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城外危山须飞救

说到救人,吴桐叹气道:“我问过顾小姐了,答案是想都别想,没人能在冈比底斯劫狱,那是人家的大本营,就算昆仑高手齐聚也不一定能把歌琳一家救出来带走,相比之下杀一批人倒容易的多。”

白少流皱了皱眉头问了一句:“不可能调集昆仑修行高手到冈比底斯冒生死风险救一个黑市商人,你刚才说连顾影也认为救人不可能,那么教廷是不是也根本想不到有人会救他们?”

吴桐:“的确,教廷想不到,也根本不用想,冈比底斯本来就戒备森严高手如云。……白总,你不会是想命令我去救海伦吧?我知道她是您的好朋友。”

白少流:“我会让你去送死吗?……你听好了,我觉得福帝摩查这件事情不对头,他不会大张旗鼓调查所有有关联的人,但说不定会借此机会剪除一批自己看不顺眼的人。伊娃与鲁兹之死有关,就算菲力浦不把你供出来,福帝摩未必不会以此做文章找她的麻烦。”

吴桐:“是的,顾影也是这么对我说的,她告诉我和伊娃现在停止一切活动,就在城堡当中不要外出,所有的黑市物资只要没出手的包括白总刚运来的那批,顾影都帮我秘密转移藏起来了。”

小白愣了愣,看来自己要提醒吴桐的顾影早就说过了,就只在电话里让他多警戒。放下电话小白心里也很疑惑,他还有一线希望就是约格,约格也是认识海伦的,说不定通过约格有办法救海伦一家人,虽然这也许很难。这件事情吴桐了解的远远没有约格清楚,但是约格现在的神通法力远未恢复,也不方便通过任何形式给小白传来信息,他现在不能露出一丝破绽。

至于小白对伊娃的担心以及对福帝摩行动的怀疑也有依据。既然教廷高规格圣物的黑市交易在各国贵族中并不少见,大家或多或少都曾参与,那么这种事情查起来就很微妙了。大家都有牵连,查谁不查谁其实就是一个整人的手段,也是打击异已巩固自己地位的机会,假如真查出吴桐有事牵连到伊娃,福帝摩很有可能冲伊娃下手,所以吴桐和伊娃都要小心。

像类似的事情在志虚国就有很多,福帝摩这么做也是一箭双雕,一是给亡灵法师事件找替罪羊,二是争取到罗巴联盟西方各国世俗间的力量支持——只要你支持我,发现你的问题就放你一马。小白做了个决定,他决定亲自去一趟冈比底斯,不论能不能救人,他要和约格见一面,以正常的不引人起疑的方式。虽然小白与海伦只是三天的交情,但是感觉很亲近,不论能不能救她,落难时也要想办法帮帮人家,同时他也十分想见顾影。

当天下午坐怀山庄庄主白少流拜访了志虚大主教马可,马可很意外的接待了他,见面之后小白说明来意:“一月前听灵顿侯爵说约格先生下落不明,我一直十分担心,派弟子在乌由一带搜索了一个月也没有发现线索。日前听说约格先生无恙归来,特地上门慰问,同时也表示谢意。”

马可道:“我替约格大人谢谢白庄主的帮助,但是大人已经返回了冈比底斯,我想应该谢白庄主才对,白庄主又要表示什么谢意?”

白少流:“您忘记了吗?昆仑海南派掌门宣一笑不幸遇难,我曾公告天下,有谁能缉拿凶手,我以海南代掌门的身份以珍贵的法器玄冥神杖相谢,我一定要将这件法器亲手交到约格先生手里,这件法器远在千里之外,近日刚刚取来。”

马可:“白庄主是守诺之人,我也深为敬佩,不过约格大人已经走了,可否允许我来转交,我一定把庄主的美意转达给神圣教廷。”

白少流摇头:“大主教也许有情况不太了解,玄冥神杖曾经是昆仑一大派的掌门信物,其象征意义以及器物的珍贵程度非同一般,不亚于教廷中的高级圣器,像货物一样发送转交不太合适。……这样吧,我带着宣一笑的女儿连亭,亲自去一趟冈比底斯,代表海南派,也代表昆仑修行人,亲手将玄冥神杖送给约格红衣大主教,不知这样可不可以?”

马可大主教愣了半天,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片刻之后才站起身来道:“白庄主说的话是真的吗?”

白少流:“当然是真的,我昆仑修行人言出必诺,我必定亲到冈比底斯表达谢意,就不知道是否方便?”

马可笑了,脸上的褶子与眼角的鱼尾纹都那么生动,他笑着说:“有什么不方便的,我代表神圣教廷欢迎之至!白庄主是昆仑大派掌门,您亲自来到冈比底斯向约格大人致谢并赠送圣物,其象征意义是非凡的。……我愿意提供一切帮助,并且负责您往返的一切事务以及费用,如果您还愿意在罗巴联盟列国游览一番散散心,神圣教廷也会安排陪同人员以及沿途的一切接待,您打算带多少人去?”

白少流:“感谢您的慷慨热情,我只带两名随从去,也不需要教廷破费。”

马可:“这不是我的慷慨,而是神圣教廷的胸怀,慷慨的对待任何朋友。”

白少流:“我身为河洛集团的董事,这次也顺道处理一些投资事务,不需要教廷的陪同人员,也不需要教廷专程接送,我后天就会到达冈比底斯。”

马可:“那好那好,我立刻通知冈比底斯以及约格大人恭候白庄主大驾。”

……

这天晚上,白少流在收拾行装,庄茹默默的在一旁帮忙,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他只是要和庄茹打个招呼,庄茹听说他要出国公干,什么都想准备。晚饭后庄茹还上网查了阿拉丁国的气象预告,一再叮嘱小白一路小心早点回来,见到顾影给她带好等等。

小白建议庄茹这段时间到洛园去住,洛兮也挺喜欢庄茹的,连亭走了,顾影也不在,洛兮一个人在洛园其实怪可怜的。庄茹说有空会经常去洛园找洛兮,但她会一直住在家里等小白回来。小白很抱歉和她解释这次是处理公务不能带她一起去,以后有机会还能陪着庄茹再去罗巴联盟各国旅游,只要庄茹高兴。

庄茹很高兴的问:“小白,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以后会陪着姐姐去很多地方?”

白少流:“那当然了,真对不起,我总是各地奔波,经常让你看不到人影,真希望有一天可以不这样。”

庄茹:“有事情忙总比没事情做好,姐姐已经很开心了。”

白少流又叹了一口气:“我姥姥、姥爷年事已高,却就住在三江口不愿意到乌由来,等将来总有一天,如果……”

庄茹温柔的打断他的话:“两位老人家如果需要照顾,不用担心。”

白少流拉着庄茹的手轻轻把她搂了过来:“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将来我们在一起,希望你能善待老人家。”

小白话中有话,庄茹眨了眨眼睛,有点不敢相信,想追问却没敢开口,只是柔声道:“乡下的条件好吗?要么再劝劝两位老人家,把他们接来吧,就算你忙还有我照顾呢。”

白少流:“你不知道三江口那个地方,山清水秀连空气都带着香甜味,他们在那住了一辈子已经习惯了,一砖一瓦一树一井都是熟悉的,到乌由这种地方连觉都睡不好,对身体也不好。……我姥爷得了那场病之后休养的不错,现在身子骨还可以,暂时不必太担心。等我这趟回来眼前事处理完了,就把黑龙集团的分公司开到芜城三江口去,我也可以经常回去看他们,同时也好顺便照顾。”

小白确实有这个想法,当然还有一个想法没法跟庄茹说,芜城是昆仑修行界中枢所在,小白也想在芜城设立联络之地,派坐怀山庄弟子驻三江口与芜城高人交流切磋,那他自己也会经常回去的。在家乡附近设立集团分公司,这也算衣锦还乡,姥姥、姥爷脸上也有光,村里人好这个,虽然这种想法听上去很庸俗,但是为了老人家就做一回俗人也没什么。

庄茹偎在小白怀里:“你的家乡很美吗?什么时候带我去好吗?”

小白抚摸着她的秀发:“去年过年我本想回去,可惜出了意外没有成行,今年过年如果有空的话,你和我一起回小白村,见见我的姥姥、姥爷。”

庄茹有一种幸福感从心里溢出来,却感到了莫名的担心与一丝遗憾,她在想小白该怎么向长辈介绍自己呢?这句话堵在心里却没有问出来,白少流当然感受到了她的情绪,拍了拍她的肩膀道:“茹姐,你是不是担心见到了我的姥姥、姥爷,不知道该怎么介绍?不要担心,你想怎么介绍就怎么介绍,乖乖在家等我回来,有些事,等我回来再说。”

庄茹:“你走了,假如清尘妹妹回来我怎么说?”

白少流:“清尘不会回来找你的。”

庄茹:“你怎么知道不会?”

白少流:“我了解她,她的性情刚烈但并不是完全不懂事,我以前小看她了,这个时间她是不会露面的,也不会在你这里留下行踪。”

……

在教皇霍莫罗三世的私人书房中,宽大的桌子上摆着三块秘银胚锭,其中有两块是约格从乌由带回的。约格正坐在桌子前面说话:“陛下,这块没有任何徽记的秘银是我从乌由带回来的,而您手中的这块秘银,是福帝摩大人的手下从歌琳先生那里搜出来的,据我观察,它们是同一批次加工出来的东西。看来黑市确实有这种物资从菲力浦手里流到了乌由,应该是亡灵法师鲁兹秘密囤积的。”

教皇点头:“所以说福帝摩对菲力浦的指控并非完全没有道理。”

约格:“可是对菲力浦的指控在我找到这两块秘银之前,难道福帝摩大人能够未卜先知,或者他早就发现了关于黑暗势力的线索?”

教皇笑了笑:“这也是我关心的问题,抓住菲力浦是一次偶然的事件,而你却帮助福帝摩证明了他的判断准确。”

约格:“福帝摩大人很走运,是吧?”

教皇:“其实我们清楚他有他的野心,他一生追求的就是掌握这世上最强大的力量。”

约格:“其实不必,他已经是无敌的圣福帝摩。”

教皇:“福帝摩是冈比底斯最高骑士训练营的总导师,掌握整个教廷的战斗力量,只要他还忠于教廷,他的力量强大并不一定是坏事。你将来也需要他的支持,不仅是他,而是所有愿意追随他的人都应该成为你的力量、拥护神圣教廷的力量。我还在世时,他不会怎样,但是将来轮到你,你必须得到他的绝对支持,所以现在不要追究福帝摩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你要全力配合他做好这件事。”

约格:“愿上帝的光辉祝福陛下的身体永远健康。”

教皇:“我已经准备好了随时接受上帝召唤,你也应该准备好为上帝的事业承担更大的责任,本来这件事由福帝摩主持调查,不在你的职责范围之内,但是在志虚发现了这两块秘银,事情就与你有关了。你去参与福帝摩总导师的调查,以协助的名义,这也是我的命令。”

约格:“多谢陛下的命令,我一定会让福帝摩大人满意,同时也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教皇看着他满意的点头:“黑暗势力的存在,也是神圣教廷之所以神圣的映衬,是教廷凝聚力的来源之一,只有你我之间才能坦然的谈这个话题。但是我们不能容忍黑暗势力进入教廷内部,只能由我们来控制它,我想福帝摩大人也想这么做,不过这应该在教廷而不是他个人的领导下,希望你去协助他的工作时,能提醒他明白这一点。”

约格:“不用我提醒,我会让他自然而然明白这一点。”

教皇:“你受的伤还没好,一定要注意身体,尽早的恢复。”

约格:“其实没什么,冈比底斯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对于我来说,已经可以不需要魔法。就像教皇陛下,只需神圣的仁慈。”

教皇:“约格,这次从志虚回来,你变了!”

约格带着谦虚的微笑道:“我确实变了,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亲身经历的。”

教皇:“经历是必要的,你显得更加成熟睿智,看来去志虚这一趟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但不必总是亲身历险,好了,你现在去提审菲力浦吧。”

……

在冈比底斯裁判所的救赎室中,约格“第一次”见到了菲力浦·歌琳,这是一个体型微胖中年男子,人被锁在十字架上吊起,全身的衣服早已碎裂成一条一条,又被模糊的血迹沾在身上,早已看不出原来的面目。当菲力浦被冰水泼醒,看见面前坐着福帝摩总导师与一名身穿金边红袍的年轻人。

“是哪位大人?我所知的一切已经都说了,我明知必死,但我的罪与海伦无关。”菲力浦不认识约格,但是看见福帝摩身边多了一位红衣大主教,心中又燃起了一丝微弱的希望。

福帝摩用冷冰冰的声音说道:“这位是负责东方传教事务的约格大人,他在遥远的志虚国带回了你的罪证,请你仔细看看这一块秘银,是你负责加工的吗?”

菲力浦吃力的睁大了眼睛看着那块秘银,用挣扎的声音回答:“我早就交代了,我确实截留了一批物资送到黑市交易,是因为我的贪婪,与我手下的魔法工匠无关,与我的女儿也毫无关系。……我只是一个供货商,通过中间人出售货物,买家是谁我无权过问也不想过问,这是黑市交易的规矩。”

约格问道:“哪怕你的货物流落到黑暗势力手中吗?”

菲力浦:“如果金钱是肮脏的,您手中的钱与恶魔一样肮脏,如果金钱是干净的,恶魔手中的金币与您一样干净。是我玷污了神圣教廷的声誉,因为我的贪欲,所以在上帝面前肮脏的是我。将神圣教廷的物资截留到黑市交易,这个指控我接受!可是勾结黑暗势力,这个指控我永远不能接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