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风云卷乱舍一身

小白需要面见梅野石,将约格告诉他的那些事转述,而且必须是当面密谈,使用任何其它的联系方式都不安全,约格的身份必须是绝密!他还要去找清尘,自从那日刺伤杜寒枫之后清尘就再也没有露面,小白派坐怀山庄弟子严密监视长白剑派弟子的行踪,因为他知道长白剑派肯定会派人去查找清尘的,自己的人找不到没关系可不能让他们找到了,但结果长白剑派的弟子也没有发现清尘的踪迹。

看来清尘是离开乌由了,最有可能去的地方有两个,一是到大漠海天谷去找于苍梧,二是回淝水她的老家去了。

小白和远在罗巴联盟的顾影也时常联系,但是顾影的行程却耽误了,一时半会回不来。因为梅野石一去康西,罗巴城中昆仑书院以及九林寺下院的筹建事务,张先生交给了顾影负责。顾影熟悉罗巴联盟列国的情况,又熟悉昆仑修行界,同时是张先生的弟子,交给她来做这些事最合适不过,梅野石甚至将马罗城知味楼的事务也暂托顾影掌管,因为张先生的举荐。

小白暗中也在进行一些事情,比如挖宝,整理部分财物变现交给黑龙集团,捐往康西一带。他上哪挖的宝,谁留下的财物?原来前任乌由主教拉希斯在乌由秘密聚集了一批财物,后来这批财物落到了鲁兹手里,鲁兹也把自己手中私人聚藏的物资放在了这个地方,后来却让约格查出了下落,现在也理所当然都落入了小白的手中。

拉希斯也许是属耗子的,这个藏物之所竟然是在乌由远郊海边的一处悬崖下的岩洞中,入口涨潮时完全没在海面以下,四周激流湍急根本无法靠近,需要有很高明的神通才能在退潮时出入。这个岩洞很深,看上去是个地质裂缝,也没有任何法阵守护,因为这里根本不可能有人来,就算进来了也想不到这个岩石裂缝深处还有一个开阔的石室,里面还能藏着东西。

小白偷东西,迅雷不及掩耳,在一个烈日高照的中午,开来了三艘渔船,在海边悬崖下远远停住,小白带着飞天璇玑剑阵趁着退潮飞入了露出海面的岩洞,八个人只用了两趟来回,就把岩洞中藏的财物席卷一空,三艘渔船开动马达迅速消失在远处的海平线。

小白站在快艇上回望海岸,心中感叹这拉希斯真会找地方,这一片海边悬崖岩缝密布,谁能想到这里的大裂缝深处还有一个仓库呢?而且那个地方是存放星髓和晶石的绝佳场所,就算小白这种高人从旁边经过也绝对不会发现,要不是约格告诉他根本就找不到。鲁兹曾经就将星髓放在这个岩缝深处,后来被灵顿侯爵取走,灵顿侯爵还没有来得及动其它更多的东西,就让小白给全都搬空了。

这个岩洞中放着拉希斯在乌由伙同洪和全等人搜刮的财物,还有鲁兹后来秘密屯放的一批东西,这批东西可不是普通的财物,一共好几百件,三艘渔船才装走。

小白干的十分隐秘,除了坐怀山庄的核心弟子没有外人知道这次“盗窃行动”。回到坐怀丘率弟子清理这些财物,由刘佩风清点分类,刘佩风是一边点一边骂。拉希斯藏的东西包括各种珍奇古玩,金银珠宝工艺品,志虚的字画瓷器等,是他伙同洪和全在乌由搜刮的,有不少是受蒙蔽的信徒主动奉献给教主或上帝的。

这些东西有些拉希斯是给自己留下的,有些可能准备送给教廷中的高层寻求庇护和晋升的台阶,想来那个死鬼红衣大主教克里根收了拉希斯不少好处,所以才会帮着他遮掩洪和全的事情,却在海岛上让梅野石给宰了。这些东西方便出手的变现,捐助出去,不好变现的先存放在坐怀丘。

而鲁兹后来屯积的物资,有各种各样的魔法晶石,还有制造教廷法器如刀剑或魔法杖的材料。其中有一批晶石也算得上品,最重要的是一批上等秘银,是制造十字剑的材料,同时也能做为昆仑法器的炼制材料,小白现在最缺的就是这种东西。因为这种东西是最适合快速大规模炼制批量法器的材料,此时此地甚至比远在终南山藏宝库的东西都更实用。小白的法宝虽多,但现在已经开宗立派,众弟子急需法器,江湖散人一人修行容易,开立宗门诸事皆难,他可没有千年传承的积累,一切都要白手起家。

鲁兹屯积的物资在西方也属于教廷的管制物资,但是黑市有交易,价格相当昂贵。这批物资小白留下一部分自用,另一部分派人秘密发往罗巴联盟,交给吴桐,吴桐去那里的一个“事业”就是组织当地的黑市交易。现在吴桐已经展开了这种生意,还得到了顾影暗中的支持,最主要的黑市货源供货商是歌琳先生,不过小白送去的这批货是迄今为止吴桐得到的最大一批货源。

在“白毛遇刺”的一个月后,失踪已久的约格突然出现了,他穿着一身休闲装,就像一个路过的闲人一样从大街上慢悠悠的走进乌由大教堂。

约格大人回来的消息迅速传遍了志虚教区,急得都快上吊的马可大主教立刻下令撤销在志虚全界找寻约格的命令,赶到教堂的密室中来见他。一见面马可就叫道:“亲爱的大人,你可回来了!教皇亲自下令一定要把你找到,整个志虚五大教区的高手我都派出去了,感谢上帝,您安然无恙!”

约格面带歉意的微笑:“很抱歉让你们为我担忧,我出了一点意外,所以一个月时间没有露面。”

马可:“大人究竟出了什么意外?”

约格:“这是一个秘密,只有你和教廷高层才可以告诉,白少流的幕后另有高人,就是那头号称镇山瑞兽的黑驴,我去秘密刺杀那头驴,却受了伤。”

马可听得有点不太明白:“大人受伤了?坐怀山庄幕后高人是一头驴?这么冒险的事情大人何必亲自去做呢?……”他一开口就是一大堆问题。

约格摇了摇手:“不要着急,我不是回来了吗?听我慢慢和你解释。”

约格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自己为什么会去“刺杀”一头驴,最后说道:“这是秘密,一定要守口如瓶,如今坐怀山庄失去了幕后主脑,白少流一定怀疑是杜寒枫所为,你在乌由静观其变即可,让昆仑修行人去内斗。”

马可:“恭喜大人刺杀成功,您的伤不要紧吧?”

约格:“我受伤落海遁走,一不小心却发现了一个神密的所在,在海边岩缝深处,我找到了几样东西。……我感觉事情非同小可,守候在附近企图调查线索,结果一个月却一无所获,但同时也躲过了坐怀山庄沿海不断的搜捕。我的伤没事,但是暂时不能使用魔法,人又在远离乌由的荒郊,所以一直等到坐怀山庄停止搜索后这才装成游客回来。”

马可:“大人发现了什么东西非同小可?”

约格从怀中取出两块铅灰色的“砖头”,大约一寸厚三寸长两寸宽,表面流动着银白色光泽,正是炼制好的秘银胚料。他皱着眉头说:“这种上品秘银是神圣教廷严格管制的东西,也只有专门的魔法工匠才能够加工炼制,却出现在乌由的一个岩洞里,其中一块有神圣教廷的徽记,另一块没有任何徽记,你说这意味着什么?”

马可大主教倒吸一口凉气:“这可不是昆仑修行人的东西,只能是教廷内部流出,而另一块没有徽记的可能来自西方的黑市。难道我们内部有人图谋不轨,在乌由秘密囤积这种物资?志虚前任大主教竟是个亡灵法师,已经让教廷震动,教皇和邓普瑞多大人早就怀疑教廷中有人暗中有自己的图谋,看来这与鲁兹有关,不知道约格大人还发现了什么线索?”

约格:“那个岩洞是个仓库,但是我到的时间晚了,也许本来有很多东西,但是都转移了,肯定是有人在鲁兹出事后秘密运走的,我只在深海岩缝中捞出这两件,推测是搬运时不慎落下的。你说这又意味着什么?”

马可大主教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鲁兹还有同伙,大人虽然消灭了另一个亡灵法师约舍夫,可是肯定还有其它人得到了消息转移了物资,这伙人在教廷内部可能还有潜伏。”

约格:“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要立刻返回教廷,你通知灵顿侯爵,他的私人飞机应该早就准备好了。……我走之后,让杜寒枫与白少流自己斗去吧,你要将精力用在对志虚教区内部人员的彻底清查上。”

马可:“一定按照大人的吩咐,其实清查工作在教廷那边已经展开了,福帝摩总导师向教皇陛下请命主持秘密调查,内部消息,刚刚抓住了一个名叫菲力浦·歌琳的魔法工匠。”

约格吃了一惊:“菲力浦·歌琳?”

马可:“大人认识他?”

约格摇头道:“不认识,但是听说过,他有个女儿叫海伦·歌琳,是教廷最美丽的少女牧师,上次随福帝摩总导师来过乌由,曾经也受伤失踪后来才找回,据她说是一个叫白莲真人雷锋的昆仑修行人救了她,可是教廷没有打听到这个雷锋的任何资料,当时福帝摩大人对她就有怀疑,没想到这次抓住的是她的父亲。”

马可:“不止是菲力浦,包括海伦,他们现在都进了裁判所,正在接受调查审讯。”

约格:“究竟是怎么回事?”

马可:“我听说的消息,菲力浦是阿拉丁国尼斯城中的商人,在罗巴联盟各国做货物贸易,同时他也是神圣教廷守护者,秘密的身份是一位魔法工匠头领,为教廷加工各种圣物。没想到他虚报损耗私自截留,参加黑市交易。”

约格:“其实这些头领手下的魔法工匠经常虚报损耗,截留一些边角余料,补贴一下自家,大多数人的生计都很难,这种情况我也了解一些,不至于让福帝摩总导师大动干戈吧?”

马可:“这次情况不一样,福帝摩大人查出菲力浦组织黑市交易,将大量限制流通的物资私自卖给潜伏在罗巴联盟的黑暗势力,而鲁兹以及大人消灭的约舍夫,都是黑暗势力对神圣教廷的渗透。”

约格心中骂道:“这个福帝摩,开始找人背黑锅了,把鲁兹和约舍夫的事都推到那些见不着影的黑暗势力头上,还抓一个工匠头目当替罪羊,怎么抓的偏偏是海伦一家?本想回教廷好好休息休息,没想到一回去就有得操心了。”心中这么想口中追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马可:“就是今天上午,本来这是教廷高层绝密,但是告诉约格大人没有问题。”

约格心道:“可能还来得及想办法!”立刻吩咐道:“我要马上带着这两块秘银返回神圣教廷,你立刻联系冈比底斯,把我的发现提前通知他们,我也要审问菲力浦。”

白毛夺舍之后,第一次以约格的身份亮相,语气神态以及处事的反应上毫无破绽,就算是教皇霍莫罗三世见到了,也不会起丝毫疑心。但是他身上有伤在阴冷的岩洞中躲藏了一个月,虽然没有生命危险,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能招唤神迹,所谓招唤神迹是教廷内部的说法,也就是使用魔法。

……

约格走后,白少流听说了他安全返回教廷的消息,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他正准备联系梅野石想出发见面,同时也打算顺道去找清尘,已经在家和庄茹商量好了,庄茹虽然舍不得他出门,但也支持他去找清尘。这边还没有走,立刻就接到了吴桐和顾影分别从罗巴联盟传来的消息——歌琳一家出事了!

那个清纯美丽的少女牧师,小白曾在霞光中见过她婀娜诱人的身姿,她纯的像一块透明的白水晶,相信了小白所有的话,还给坐怀丘留下了最初的园林设计,现在这里的很多景观还是出自海伦之手。难以想像她被教廷内部的裁判所抓走审讯会是什么感觉?又会遭遇什么不幸?小白觉得一阵阵揪心。

小白的第一反应是不是自己造成的?因为是他授意吴桐找到菲力浦,再通过伊娃的关系在罗巴联盟各国贵族中组织黑市交易。吴桐却在电话里告诉小白不是因为这件事。

教廷是一个等级森严的机构,而西方各国世俗间虽然早已建立民主平等的政治制度,但在社会生活中仍然是不易查觉的等级森严。教廷提供给各类学习魔法以及剑术的守护者们的器物,是有严格的等级控制的,像海恩特那样通过联姻得到一支神殿骑士专用的十字银剑那是特例,并且那支十字银剑已经由教皇赐予维纳家族私人所有。

有钱的平民、不够等级的贵族往往也想得到更好的圣器,等级很高的贵族守护者更想拥有属于私人的高贵器物,顾影了解这个情况,才做出了让小白指示吴桐进行黑市交易的建议。伊娃联系的黑市交易客户大多是各国贵族中的教廷守护者,教廷可能知道一些情况,但对这种事情向来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不刻意的去追查。

西方各国权贵是教廷在世俗间的守护者,高高在上的神明也需要世俗间权力与财力的支持,不会因为一些小事就动摇自己的信众根基。所以福帝摩不可能因为伊娃组织了黑市交易而大动干戈,这对他自己在教廷中的地位影响也没好处。而且到目前为止,吴桐和伊娃也没有任何被调查的迹象。

根据传闻,菲力浦被秘密抓进冈比底斯裁判所,是因为他把制造教廷圣器的物资高价卖给了罗巴联盟有组织的黑暗势力。这样一来事情的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这是教廷绝对不会允许的,而且所有与菲力浦有关联的“黑暗势力嫌疑分子”都要受到彻底的追查与惩罚,他在教廷中的女儿海伦也绝对不会幸免。只是目前还没有追查到吴桐身上,假如菲力浦供出吴桐,吴桐也绝对会被盯上。

吴桐在电话里担忧的说:“假如菲力浦把我供出来,我就要带着伊娃跑路了,教廷可能不会收拾伊娃联系的那些客户,但肯定会收拾我的。”

白少流:“能不能想办法救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