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劫生有幸多悯人

偷袭的神秘人就是约格,不知为何,看见这头驴的眼神,一向神通广大、智珠在握的约格心里陡然升起了一股深深的惧意,他也是当机立断之人,立刻做了一个决定,不再把这头驴带走而是当场杀了它!

将白毛摄向天空的魔法已经停止,可是白毛还在奋蹄狂奔,它似乎已经忘了自己四蹄悬空,没有考虑甚至不知道自己踏在何处,竟然能飞天直冲而去。眨眼白毛已经冲到了神秘人面前,毫不停顿的冲他撞了过去。不论再高明的魔法师,只要被撞下天空,他布置的法阵结界也一定破了,白毛忘了对方是多么强大,忘记了自己是一头驴。冲向约格的这一刻,它忘弃了苦苦等待三世还未能等到的解脱。

约格的魔法杖尖端发出锐利的啸声,无数细丝状的光芒发出,密密麻麻缠绕着像一张网又像一团雾迎向冲来的驴。几乎是无声无息的,白毛的皮毛割裂骨肉纷飞,却没有一点血迹撒出,片刻间化为一团白气消失。约格杀了白毛,但是在白毛的身体被法术击碎前最后那一瞬间,他却在它的眼里看见了一丝炽烈的光芒,就像飞蛾扑火的那一瞬间升华般的解脱。

驴的眼神和它的身体一起弹指间消散了,就在约格的面前,但是约格突然觉得手中轻飘飘的魔法杖变得千钧般的沉重,用尽全力也无法挥动。就在此时一道银光从地面射来劈在约格的眉心,那是麻花辫手握神宵雕发出的一击,她没有听懂白毛的话当然也没有抱着连亭向外冲,只记得白毛此前在地上写的字,在这个时候仍然出手偷袭,竟成功了。

白毛在这个世界上听到最后的声音,是连亭在沙滩上奋力半抬起上身的一声呼喊:“七叶!”那是它三世前的名字——原来连亭早已知道它是谁?也难怪,既然杜寒枫能猜到白毛可能就是七叶转世,见过这头驴神奇之处连亭心里怎能不怀疑呢?

约格在这个世界上看到最后的东西是劈在眉心的一缕银光,然后眼前场景一变,一片黑暗中有微光乱闪,是一个幽暗的狭长的甬道。他的身体似乎失去了实质,轻飘飘的向前飞,然后耳边听见了哇哇的婴儿啼哭声,面前出现了光影,以极快的速度闪动,一幕一幕重现他这一生来的经历,浮光掠影已毕,最后仍是一缕银光劈在眉心。甬道似乎到了尽头,遥望前方是一片奔流的浓烟火焰与血色污浊的焦土荒原。

连亭和麻花辫眼睁睁的看着白毛飞向天空,神秘人的魔法杖发出一片白色光丝,驴撞在这团光丝上消散了,而这一撞之力竟然奇大,神秘人的身体飞了出去消失在远远的天空——白毛和这位行刺的神秘人同时不见了!这时山庄那边传来了呼唤声,有几道人影飞天而来,周围接连有几道赤焰流光升空示警。

……

小白是第二天凌晨走出了密室,陶奇一直就在密室外守候,沉重的石门开启,陶奇大喝一声:“白庄主出关了!”惊动了坐怀丘以及山庄中的所有人。当小白走下石龛时,发现众弟子不约而同都集合在山谷中,面带沉重之色。小白心里就是一惊——出什么事了?

“诸位不约而同来迎候我出关吗?大家面色深沉,究竟为何?”白少流问道。

终南派七灭手捧一根紫红色弧形短枝上前递给白少流:“白庄主,七日之前三梦宗弟子丹游成送回了你的赤炼神弓,你闭关未出,就暂时放在了我这里,请收好。”

甫一出关,赤炼神弓就回来了,难道是赤瑶出了事?这不可能啊,其它人也不知道赤瑶的秘密。白少流接过赤炼神弓,以神识感应,就听赤瑶惊喜的声音:“小白,我回来了!”

赤瑶没事,看来还有奇遇,小白顾不上详细追问又问酒金刚道:“司徒,谁出事了?”

酒金刚低头道:“弟子负责守护山庄门户,是我无能,镇山瑞兽白毛昨日遇袭身亡,连亭受伤了。”

白毛死了?小白闻言心里咯噔一下,上前一步抓住酒金刚的衣服:“怎么回事?它是怎么死的?”

七灭伸手架住小白的胳膊道:“白庄主不要激动,此事发生的突然,而且十分蹊跷,听我慢慢说。”

七灭大概讲述了事情发生的经过,昨天下午他是山庄中第一个赶到现场的人,将受伤的连亭救了起来。七灭以及随后赶到的其它人并没有经历那一场争斗,只是听带伤的连亭转述了事情的经过。连亭断断续续的讲了当时发生的事情,众人帮她接好肩胛的断骨打好绷带,让她服下安神之药现在正在休息。而麻花辫一直紧握着神宵雕哭泣,谁问也不说话,就是傻傻的流泪,现在陶宝与花金刚在照顾两人。

小白晃了晃,身边有人扶了他一把。他的第一反应是白毛死了,紧接着第二反应是白毛死不了。他对白毛的情况比任何人都了解,白毛是世世轮回为驴不得解脱,如果真的死了,那么就不知道又投生到什么地方做驴去了。这一刻,他还没有想到白毛能否会解了诛心锁,只在心念中急速的思索怎么样才能把白毛找回来?

……

连亭醒来的时候,右肩仍然有钻心的痛楚感,她分不清这是肩痛还是心痛。白毛飞起的那一蹄力量奇大,踢断了她的肩胛骨却留下了她的一条命,肩膀的伤可以治好,但白毛却已消失在天空。这是在梅林精舍中,她睁开眼睛就听花金刚道:“庄主,连亭姑娘醒了。”

连亭动了动,小白伸手按在她的额头上道:“肩上有伤,刚固定好,不要乱动。……花金刚,你暂时出去守在外面,我有话单独问连亭。”

“掌门,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带麻花辫和白毛去海边。”连亭躺在床上红着眼圈说道。

小白摇了摇头:“出事的现场我去看过了,这不能怪你,你碰到的对手太强大了,而且他做了很长时间的准备才能布下那个陷阱。……当时的情况你看清楚了吗?最后白毛是怎么死的?”

“不,他没有死,他和凶手一起消失了,一定是飞到了什么地方,掌门师叔,你一定要找到它!”

白少流:“麻花辫也是这么说的,但我听你的语气,没有把它当一头驴,难道你已经知道了它的身份?”

连亭无声的点了点头,露出一丝痛楚之色,不知是否因为牵动了肩后的伤口。小白柔声道:“你既然知道就不要太担心,我马上就会去找它,如果它真的死了也有办法可以找回来的。它的神识不灭永世为驴,我们可以去寻找一头刚出生的,肩膀和耳朵都带着白毛的驴。……我可以悬重金,在整个世界去寻找,总有希望找到的,它第一次为驴的时候就生在我家,第三世为驴的时候又在乌由相遇,我相信总是有缘的。”

连亭叹息一声:“大好男儿,他是我小时候的偶像,却一时自误有了那样的下场。……自从他在沙滩上写字,无论什么样的心法口诀都可以引证指点,我就知道他是谁了。……无论他以前有何错,但是昨天他舍身救了我!”

白少流:“好好养伤,不要过分忧心,我这就出发去寻找白毛与凶手的线索。”

连亭:“掌门师叔一定小心,那凶手修为十分高深,不在坐怀山庄任何一名高手之下。”

白少流:“我明白,会小心的,假如我今天找不回白毛,等你伤好之后,寻访白毛的任务就交给你吧。”

……

亚特兰大洋广漠无边,陶奇陶宝一组,白少流独自一人,分别飞天向陆地和海洋两个方向搜寻,虽然知道希望渺茫,但也尽量在附近寻找白毛可能的下落。小白搜索的是海域,他就像一只鹰,高空之中的眼力扫过海面不放过一点异常,可惜乌由近海一带毫无发现。

飞出八百里外,白少流脚踏一片红霞站住,祭出了赤炼神弓,神弓展开化作一道红光飞出,红光又幻化成一个女子的形像凌空站在小白的身前,浅笑施礼道:“赤瑶见过小白!”

她如风拂弱柳般盈盈折腰施礼。小白伸手想扶她,触手却如一片云烟并无实质,一把没扶起来。赤瑶面带歉意道:“我的修行尚弱,只能化作人形幻象见面,你我还不能真的相触。”

小白赞叹道:“这一步已经很了不起了,恭喜你,你终于可以脱去一张弓的样子以人形与我相见,是怎么办到的?”

赤瑶:“我拜昭亭山神柳依依为师,她教我转阴化神之法,以弓身凝聚成虚幻人形,只可惜师父也只能帮我这么多,剩下的还需要我自己修行。”

白少流:“我堪破净白莲台大法第五层次第,已能守实相境界,恢复了神通法力,而你又得遇名师,指点你化弓身为人形,这本值得庆祝。可惜如今白毛出事了,刚才来不及与你细谈,你的修行需要我帮什么忙?”

赤瑶:“我现在自己修行不了,只能靠小白帮忙,而且八百年法力于我无用,只于你御器时有用,师父让我回来的时候说的都很明白。”

白少流:“你现在也算是三梦宗弟子了,我该叫你一声赤瑶师妹,需要我怎么帮忙就尽管说吧。”

赤瑶:“小白不要叫我师妹,你还是我的主人。其实我的修行之法你以前已经想到了,在坐怀丘温泉莲池的地眼之上,凌空搭建一座神弓祠,将我现在的样子立成塑像奉于祭坛,借坐怀丘凝聚的百里山川灵气凝聚元神。……可是我的情况特殊,没有办法自己修行,需要你像当年带着吴桐一体修行那样,以元神心念带着我的元神一体修行,直到我能将这虚形凝聚成实质,而你又能解了法器的封印,我才能真正的脱困。”

白少流:“原来还是全靠我一个人修行?不过这样也对,你是我的赤炼神弓嘛!……我的净白莲台大法升座境界已能守,就不知何时能破,离那飞天之能也只有一步之遥,但是这一步境界如无机缘也难突破,我急不得你也不要着急。”

赤瑶:“我不急,不要叫我赤炼神弓好不好,我就是你的赤瑶!”

小白点头:“好好好,不再叫你赤炼神弓,你就是赤瑶!……你的事情好办,神弓祠明日就开建,当务之急是寻找白毛,但愿它受伤未死!”言毕面前的红衣女子化作一条火红色的蛟龙,带着云气盘旋飞去,小白脚踏赤霞云气与赤焰蛟龙并肩飘飞。

乌由以东千里之外,海面上有一丛小小的细礁,从高空看去也就是指甲盖大小,附近有好几片群岛,这种细碎礁石小白已经见过了很多,但是赤瑶说道:“那海礁上似有微弱生气,我们下去看看。”

白少流:“下去看看吧,但愿不要再是上岸的海龟。”这一路搜索,凡是有生气能感应的地方小白都会降下云头仔细查看,螃蟹乌龟找到不少,但是驴毛是一根都没发现。

那丛礁石露出海面也就几米高,贴近海面的地方有一小片碎石滩,正好在小白来向的背面。小白飞近的时候远远就看见一个人趴在碎石滩上,下半身淹没在海水里,在起伏的浪涌间还在蠕动着挣扎着向上爬。

这人看面目正是约格,不知为什么他飞到了这千里之外落入大海,好不容易才挣扎着爬上了这片海礁,他身上的白袍变得破破烂烂,被海滩上的碎石划开了很多小口子,有不少地方还有丝丝血迹流出。当他艰难的爬上碎石滩,突然眼前红光乱闪,用手撑起上身抬头看去,只见礁石上缓缓落下一个人,脚踏一朵霞光闪闪的红莲花,正是坐怀山庄庄主白少流。

约格用嘶哑的嗓音大喊一声:“臭小子,你怎么才……。”这话说了一半就嘎然而止。

与此同时小白也大喝一声:“约格,是你!”在约格一抬头的时候小白就认出他了,当即从袖中飞出一环银光和一道金色的长索落在了约格身上,他知道约格的厉害,不敢有任何大意,祭出锁兽环和拦妖索当即将他拿下,可怜约格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全就浑身脱力晕了过去。

当约格幽幽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巨大的白玉莲花台上,锁兽环与拦妖索早已撤去,身上细碎的小伤口也被处置包扎好。白少流就坐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他,见他醒来咧嘴道:“白毛啊,我恭喜你,终于解了诛心锁脱困而出,还夺了这么帅的一副好炉鼎,你是怎么办到的?我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小白竟然说了这么一句奇怪的话,而约格却瞪眼骂道:“臭小子,你怎么知道是我?”

小白笑着说:“约格不可能用那种眼神看我,也不可能用那种语气跟我说话,更不可能骂我臭小子,只能是你!不要忘了我有他心神通。”

约格:“既然知道是我,你怎么还下那么重的死手?……哎呦,好痛啊!”

白少流:“别乱动,锁兽环砸断了你的两根肋骨。真不好意思,我看清约格的面目就出手了,等发现不对已经迟了,出手确实重了点,也没想到你浑身毫无法力。……不过呢,你昨天踢折了连亭的肩胛骨,今天就被我砸断了两根肋骨,也算是报应啊!”他的心情不错,看见约格现在这副倒霉相还没忘记开玩笑。

约格:“连亭怎么样了?她没事吧?”

白少流:“你放心,她不会有事的,你还是关心你自己吧,你昨天那一蹄子怎么踢的那么重?就算你当时是一头驴,就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精神吗?真是太驴了!”

约格:“我那是为了救她,你以为踢落一个修行人手中的法器是那么简单吗?”

白少流:“那我今天也是为了救你,你以为把一个海中遇难的人从千里之外救回来是那么简单吗?”

约格:“你少扯了,快给我弄点水喝,我的嗓子都快冒烟了。”

白少流起身去拿水,一边走一边笑道:“能不能告诉我,是谁的嗓子在冒烟?是约格、白毛还是七叶?”

躺在白玉莲台上的人叫道:“管他是谁呢,反正就是我,我的肋骨断了,又渴的要死!”

小白拿来了清水,用一只小勺一口一口喂约格或者说是七叶也可能是白毛,反正就是面前这个人喝下。喝完水之后他的精神好多了,小白这才详细问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