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忘我脱枷碎空别

究竟发生了什么意外?出事的还是白毛,大家都认为白毛死了,可是连亭和麻花辫却不能接受这个说法,她俩认为白毛是失踪了,一定能找回来的。白毛活不见驴死不见尸,而麻花辫和连亭都亲眼看见那头驴奋蹄冲天,竟然飞了起来,拦在她们身前迎向来袭的高手,然后与凶手一起消失在天空。

这个意外发生在小白出关的前一天,但事情的始末还要从小白开始闭关时说起。

杜寒枫躲起来不露面,白少流闭关不出,留在乌由的红衣大主教约格虽然没有公开的活动,但暗地里事情没少做。他加紧处理教廷在志虚各地的事务,包括人员的调整与选任,各种秘密的或半公开的教会机构设置计划,公开传教与内部选拔核心信徒的流程,以及与西方列国各种世俗势力合作,将教廷所希望的理念、信仰、价值观通过种种潜移默化的方式传销志虚各地。

约格的工作只是建立一个框架与思路,在此基础上由马可大主教等人去组织实施,用低调而不起直接冲突的方式。约格有一句“名言”——挑冲突在人心,尔等自乱自疑,我等收其利,有刀枪殿后。

除了公务之外,约格也处理了不少“私事”。就在小白闭关不露面的第二天晚上,约格也在一处秘密场所内见到了一个特殊的“人”,地点是乌由老城区一座非常古旧的小楼。这一片地方尖顶独立小楼很多,是百年前殖民时代的遗留,如今已成为乌由的特殊风景。这些建筑看似古旧,但是内部都经过了现代化装修,其租买价格也不菲。

这片地方的绿化与环境都很好,空气清新、安静而不喧闹,也算是乌由的贵族社区,所谓的“贵”并不是富贵的贵,而是住在这里的人很多有“尊贵”的身份,比如退休疗养的前高官,当今或曾经重要人物的家属等。这栋带地下室的木结构二层小楼,是乌由前主教拉希斯买下的,登记的户主一名不相干的外籍人士。

拉希斯死后,他的继任者鲁兹清点遗物,发现了这里,又把这栋小楼的地下室作为了自己修炼黑魔法的秘所。此地看似在市区中,却十分隐秘,乌由教区的其他人包括马可大主教都不知道。当鲁兹以黑魔法自爆身亡化为黑暗亡灵之后,这里就成了亡灵幽居的大本营,没想到约格竟能找到这里。

约格在黄昏时走进了这栋小楼,客厅里的陈设非常豪华精美,看来这里曾经的主人是一个非常会享受的人,可是如今这间屋子在黑暗中散发着一种冷森森的气息,如同一间鬼屋。看上去很久没有人来过了,房间却看不见一点灰尘,但也没有任何一丝生气。

平常人走进这样一间屋子,估计立刻就会心惊胆战掉头离开,约格却面色不变,从怀中取出一支白斐木芯魔法杖,轻轻一挥,柔和的白光发出照亮了整个房间。在白光的照耀下,屋子里凭空出现了很多幔帐般的蛛网与肮脏的令人恶心的东西,地板和家具上也出现了平常人看不见的灰尘,约格也忍不住皱了皱眉。

他仔细打量着地上显现的灰尘,又看了看通往二楼的木质楼梯,没有什么发现,口中默念了一句什么,魔法杖往地下一指,地板上出现了各种凌乱的脚印。约格仔细分辨着这些脚印,发现了一种最特别的,这脚印带着淡淡的磷光,出现在灰尘下面,看形状像是人又像是某种动物的足迹。

约格冷冷一笑,顺着这个足迹方向来到楼梯下储物间的门口,一挥手,储物间的门吱呀一声开了,里面堆放的杂物也一件件飞出落在客厅中央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小小的储物间里,足迹消失在一面墙下,这里应该是地下室的入口,可看上去封死了没有一点痕迹。约格取出一枚镶嵌黑色晶石的戒指,戒指的金属环上还有着“约舍夫”的缩写。

约格手心向上托着戒指,口中吟唱道:“炼狱的大门为我打开,我在黑暗中汲取灵魂的力量,这是约舍夫的祷告,请赐予来自黑暗的神迹。”随着吟唱,戒指飞了出去没入墙中,冰冷坚硬的墙面起了一层涟漪,一扇门出现了。

这是一扇真实的门,约格破了掩藏它的法阵,伸手推开,面前是一段木制楼梯。他顺着楼梯走了下去,脚下的木板发出嘎嘎的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尽头是一间地下室,刚才那枚黑晶石戒指就落在屋子的正中。整个房间的通风口已经全部被封死,空气中散发着霉腐的味道,约格抖了抖魔法杖,两股风力交流进出,换掉了地下室中的空气,这才走了进去。

地下室里放了一张椅子,对面的墙上挂着一个黑色的十字架,十字架上没有受难的基督,正中插着一把剑将十字架钉入墙中,十字架上还挂着绷断的锁链,造型十分怪异。约格对那张椅子用了个净化法术,这才面对着十字架坐了下来。

面带着轻蔑的笑,翘起一条腿,约格手持白魔法杖念出了一段祷告文:“圣子听见了赞美诗,这赞美让他酸楚流泪。——‘给我金钱!给我幸福!给我健康!让我成功!让我得到!我信仰你,你要给我承诺!我要接受爱戴,我不爱他人。判定我的无辜,判定我的冤屈。判定他的罪恶,判定他的灭亡。’——信徒的心声传来,我听见了灵魂中圣子的叹息!是谁把我的肉身送上了十字架?谁叫我是弥撒亚?接受这召唤,来吧,去挣脱它!”

随着祷告声,黑色十字架上的锁链发出一震响动,一个全身裹在黑暗中的人形出现了,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传来:“是谁在召唤无惧黑暗的永生亡灵?你为什么不用虔诚的仪式敞开灵魂,呼唤与接受我的帮助?”

约格笑了:“鲁兹同学,你堕落为黑暗亡灵之后,比生前更幽默。你难道还要我跪在你面前,让我成为你的力量源泉吗?……看见你,我就想起志虚俗语‘阴魂不散’,还有一句是‘祸害遗千年’。”

鲁兹:“原来是你,约格!……光明与黑暗都是上帝所创造,我们曾经受到太多的蒙蔽与欺骗,伪善者向光明祷告,又是谁将基督的肉身送上十字架?……”

约格不耐烦的一挥手:“打住,在我面前不必来那一套,我既然能把你叫出来见面,就知道你们那一套也不吃你们那一套。”

鲁兹微微有些吃惊:“你身为红衣大主教,怎么会知道黑魔法的仪式?难道你?”

约格:“闭嘴!我怎么会象你一样?有些事你是不知道的,这是只有教皇和十二位红衣大主教才能接触的机密。神圣教廷对黑魔法有研究,目的不是为了学习它,而是为了控制和对付你们这样的人,因为教廷的核心人物是绝对不能允许被黑暗的灵魂控制的。……早知道你是个魔法天才,本想找个机会和你切磋交流,可惜上帝没有给你更多的机会。”

鲁兹:“你告诉我教廷的机密是什么意思?你是怎么找到我的?……约舍夫!你把他怎么样了?”鲁兹突然发现了地上那枚黑晶石戒指,认了出来那是什么人的东西。

约格:“他死了,是我率众亲手杀了他,他连堕落为黑暗亡灵的机会都没有。但是我得谢谢他,如果不是因为他,我也找不到你。教皇一直怀疑有人暗中研究黑魔法,没想到那个人竟然是无敌的圣福帝摩总导师。福帝摩派约舍夫秘密潜入志虚,寻找你和星髓的下落,很不幸被我察觉了。”

鲁兹的声音有些惊惧:“你敢调查福帝摩总导师?”

约格神色平静的说道:“在上帝面前,任何人都可能有罪恶,包括我也包括福帝摩,其实见到你之前我不知道福帝摩与此事有什么关系?只是个人猜测,但是听了你的话现在清楚了。我理解他这么做的原因,无非想汲取更多的神迹力量,他应该和我一样清楚撒旦就是撒旦,不是黑暗世界的弥撒亚。但是神圣教廷有禁令,他也应该知道教廷中有关于黑魔法的机密,属于教皇掌握只有红衣大主教才能学习。福帝摩的崇高地位已经无以复加,他不必去做不应该由他插手的事情。”

鲁兹:“可惜你没有证据指控总导师,我的话也成为不了证词,你杀了约舍夫,又想把我怎么样?”

约格摇头道:“你不要害怕,我是个实用主义者,敌人的敌人就算不是朋友也可以是同谋,约舍夫我有必杀的原因,却不必把你怎样,这都是为了上帝和神圣教廷的利益。只要你留在志虚,不引诱我的朋友而去引诱我的敌人,我可以不干涉你。”

约舍夫是个亡灵法师,他是福帝摩秘密训练的手下,这次被派到志虚寻找鲁兹与星髓的下落,行踪却被约格撞破了。约舍夫企图用黑魔法暗算约格,没想到约格早有防备,约舍夫的魔法力相差约格太远,没有控制住约格反倒被自己的魔法反噬,身体成了受约格控制的傀儡。约格不会黑魔法,但是却掌握了反控制的法术,约舍夫失去灵魂的身体在约格的操纵下发挥了大作用。这种事情属于教廷的最高机密,还牵扯到入宣一笑之死等许多秘密,约格也没有告诉鲁兹。

鲁兹:“那你来找我做什么?”

约格似笑非笑道:“谈条件啊,我身为神圣教廷的红衣大主教,面对黑暗亡灵,总要给我一个不消灭的理由。……请问神奇的魔法石在哪里?你已经引诱了什么人作为精神力量的源泉?昆仑修行人中有谁可以与神圣教廷合作?我既然能找到这里,隐瞒实情对你我都没有意义。”

亡灵鲁兹沉默片刻突然发出阴森森的笑声,他很干脆的答道:“好,我全部告诉你!……”他将自己在乌由所知的经历,包括星髓的下落都告诉了约格。

约格听完之后笑了笑:“你真是了不起,比我想象的还能干!看来我得去找灵顿侯爵谈一谈了,告辞之前,我提醒你,你刚才没有说出完全的事实。神殿骑士阿狄罗·维纳是不是召唤了你,他的灵魂已成为你精神力量的源泉?……我知道你为什么不说,你还想等到足够强大之后,彻底控制阿狄罗,阿芙忒娜是你的仇人,而借助阿狄罗是你报仇的最好方式。”

鲁兹:“你既然知道,那就不要忘了,阿芙忒娜现在也是教廷的麻烦。”

约格:“教皇陛下本想让她去对付风君子,可惜教廷对事态失去了控制,但是我相信,她是不会做出违背信仰的事情。而阿狄罗是个蠢才,因为你,他已经是个废物,神圣教廷是不会允许这样一名神殿骑士存在的。”

鲁兹:“阿芙忒娜已经是一种背叛的象征,而她的身份敏感力量强大,教廷也不希望看见她继续存在吧?……为什么不留下阿狄罗给我,让他解决这个麻烦最好不过,这是你我的一个交换条件。”

约格站起身来离去,边上楼边说道:“只要维纳小姐还在影响神圣教廷的荣耀,我就容忍阿狄罗仍然占据神殿骑士的荣耀席位,把他留给你用。不过我告诉你,阿芙忒娜很不好对付,而你想完全控制阿狄罗也不容易。……此是特例,我不允许你再引诱任何教廷人员的灵魂!也不允许你离开志虚!否则我还是会消灭你。”

……

“亲爱的侯爵先生,我一直都小看你了,在此为我以前的轻视深表歉意!”这是在灵顿侯爵寓所的会客室中,约格说的话。

“约格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坐在对面的灵顿闻言站起了身。

约格摆了摆手:“先不要激动,我对你没有任何恶意,相反,我对您一直充满尊敬。您对自己国家的忠诚,对维纳小姐爱情的坚持,是这世上大多数人做不到的。……我所谓的轻视,是忽略了你的强大,神奇的魔法石在您手中这么长时间,看来您对它的用处一定很有心得,您的魔法力也恐怕早已远胜当初。”

灵顿侯爵脸色变了:“神奇的魔法石?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约格微笑:“我和你一样,见到了亡灵鲁兹,也和你一样拒绝了他的诱惑,所以知道了星髓的下落。……不过你放心,我今天来不是想取走星髓,也不想揭穿这个秘密。”

灵顿:“你、你见到了鲁兹,为什么不消灭他?”

约格:“得到星髓之后,你也想消灭他,却没有找到他的幽居之所,对吗?我比你更了解黑暗亡灵,现在要消灭他,必须消灭所有被他诱惑的灵魂,包括阿狄罗骑士,我还不想这么做。”

灵顿侯爵看着约格,渐渐冷静下来,问道:“尊敬的大人,您既然知道了这一切,找我有何吩咐?”

约格:“您是斯匹亚王室贵族,而且在国际上声望与影响都很好,您这样一位神圣教廷的崇高守护人,本不必在意神殿骑士的荣耀,也不必冒险来到乌由。可是您来了,为了您那心目中伟大的爱情象征,更重要的是您不能忍受那样一位风君子的存在,宛如对您所做一切努力的嘲讽。……你的出身、财富、爵位、才能、教养无可挑剔,可是在风君子面前你没有挑战就已经失败,于是您想战胜他,所以需要星髓。我理解也钦佩您,所以只要有可能就会帮助您,不会轻易索回你手中的神奇魔法石。”

灵顿被说中的心事,却仍然保持着王室贵族应有的风度,端坐着答道:“不论大人的评论是否是事实,但我感谢您的关心,您不追究我手中的星髓,不会没有别的条件吧?”

约格:“不能说是条件,而是神圣教廷与斯匹亚王国之间,我和侯爵先生之间的共同利益。在谈论这些之前,我想告诉你如何才能真的正战胜风君子,以及消灭他所代表的哪一类存在的最佳方法。”

灵顿:“真正战胜风君子,消灭他那一类存在的办法?您难道和他交过手了?这不可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