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饮尽杯中醇浓烈

酒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有时令人厌恶却沉溺其中,有时感觉又那么美妙。庄茹从未觉得世上的酒象今晚的滋味这么美,她享受这醉意却不愿醉去,温情欲念都在心中萌动,她需要醉意的鼓励。听见庄茹要干了这最后一杯,小白与她碰杯,目光对视着一饮而尽,接过她手中的酒杯,将两支空杯都放回茶几上。

庄茹侧身抱着小白的左臂,微微发烫的脸贴在小白的左肩,仰着头,红唇娇艳欲滴吐着迷离的酒香气息。她的眼神带着醉意,有着迷人的水光,却很清澈,饱含着期待。小白读懂了她这份不敢说出口的期待,也用同样的眼神看着她,两人的面容互相倒映在彼此的眼眸中。

温柔的对视似是一种无声的默许与鼓励,庄茹抬起另一只手,就像在拂拭一件珍贵的瓷器,极轻柔的抚摸着小白的胸肌——他的衣服是解开的。小白的身体健康而强壮,胸腹之间的肌肉轮廓线条清晰流畅,就如完美的人体艺术雕绘。随着庄茹的柔嫩温暖的手抚过,小白的皮肤起了轻微的颤栗,胸肌不由自主的绷紧了,一片麻酥酥舒服的让人难忍的感觉传遍全身。

小白从庄茹的怀中抽出左臂,伸手将她的后肩揽住,低头吻了下去。两人的唇只是轻轻的一触,却没有分开,小白以微微的小动作,用唇边轻轻的摩擦着她柔软的红唇,象是一种抚慰又像是一种挑逗。庄茹半闭上眼睛,身体在瑟瑟发战,微张开嘴唇,吐出一点带着红酒气息的舌尖,给这温柔的摩擦更添一点湿润。

小白用齿尖轻轻的捉住她的舌尖,舌尖被捉住却又逃了回去,小白揽住她后肩的手与印着她唇吻的嘴同时用力,两人的唇舌终于彻底纠缠在一起,呼吸渐渐粗重起来。庄茹喉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听上去就似濒临窒息。

小白的另一手抓在了庄茹的胸前,隔着薄薄的一层睡衣里面没有再穿什么,小白甚至能感觉到那近乎完美的乳房巅峰,微微有些发硬的凸起——那是庄茹的渴望。庄茹的一只手放在了小白的手背上,却不是阻止而是纵容,因为她也微微用力将他的手按向自己的胸,并在引导着揉握的弧形路线。

庄茹的眼睛没有睁开却也没有完全闭上,半闭的眼眸充满柔弱无助的神色,还有迷离期待的渴望,一直痴痴的看着小白。这眼神能刺激男人的神经,使他变得疯狂,然而小白在尽量压抑和克制,使疯狂的快意一点点的释放。小白的手背贴着庄茹的手心,手指从上到下一粒一粒解开了她的上衣扣,另一手在肩后往下一拉后衣领,庄茹一挺胸,丰满的双乳弹跳在空气中,尖端的轨迹划出两道诱人的小弧线,她的上身完全赤裸了。

小白左手一扬,将她的上衣扔到了沙发后面,顺势向下钩住她的腰腹,竟将她凌空抱起。另一手从柔软的峰顶滑下,滑过乳沟与身体的前端,没入亵裤来到小腹上。庄茹本能的想夹紧双腿,小白的手却又绕过小腹揉过滑润的臀,不轻不重的捏了一把,然后贴着腿侧顺势往外一挥。庄茹的睡裤就这么飞了出去挂在厨房的门框上,一双晶莹的玉腿一览无余。

小白除尽了庄茹的衣衫,动作些许强迫中还带着几分优美,她被小白放在沙发前面对面站住,伸出双手扶住她的腰身,茶几早已无声息的滑开跑到了屋角。庄茹一丝不挂,身体是完美的艳熟,甚至使人目眩,动作停顿了,小白在看着庄茹,从上到下,目光扫过她毫无遮掩的每一寸肌肤,眼神就像在侵略着一个梦幻。

庄茹不知道小白为什么要这么做——将她衣服脱光了,就这样看着她的身体?庄茹闭上了眼睛,呼吸很凌乱,全身微颤发软,只有在小白的扶持下才能勉强站住。他的目光竟似有实质,就像在身体每一处放肆的抚摸。

“为什么……要这样看姐姐?看得我……你喜欢吗?”庄茹喘息着用颤音问道。

“喜欢……这曾经是我的梦幻……做梦也没想到……真的会有这一天,你真的这样站在了我眼前……”小白的声音象似梦呓,他这种复杂的情感庄茹也许体会不了。在很久之前,庄茹的身体就是小白青春欲望蠢动时的性爱幻想,当这个幻想成为现实,小白要用一种最尽情的方式去欣赏与拥有她,曾经幻想中与庄茹所做的那些激情与销魂,在今天都要成为现实。

“只要你喜欢,我就喜欢,你想怎样我……都喜欢。”庄茹的声音也象梦呓中传来。

小白的手离开了她柔嫩的腰肢,向上抚过,雪白丰满的双乳弹跳着落入了掌握中。离开小白的扶持,庄茹有些站不住,双腿一软身体前倾半跪在沙发前的垫子上,小白的双手一直扶握在她的胸前没有松开。

他屏住呼吸,两手捧起了那丰满的一对,仔细的感受着那饱满的份量,用心的去体会那美妙绝伦的手感,彷佛所有的触觉神经都集中到了指掌间。庄茹的酥胸堪称完美,瓷器般的肌肤光泽,晶莹如玉骄傲的向前耸立着,还充满了惊人的弹性。

小白有些不能自持,开始用力的揉捏,十根指头陷了进去,把它们塑造成各种形状,又低下头亲吻,舌尖来回的游弋在敏感的尖端。庄茹的喘息声一下子变大了,张开双臂向上楼住小白的脖子。她娇嫩的蓓蕾在扩散的晕纹中俏立,无论是颜色还是轮廓都无比诱人,那是一种成熟女子才有的艳美。

庄茹闭着眼睛,仰起头不断的喘息着,嘴里发出了动情的呢喃声。过了好一会儿,小白的吻才意犹未尽的离开她的胸前,庄茹似呻吟般吁了口气,毫无遮掩胸房随着急促的呼吸一上一下的起伏,还残留著些许口水的痕迹,闪着星点的光泽。

这时庄茹的手动了,从小白的双肩滑落,将他的上衣脱了下来,又来到腰间,抓住裤子两侧往下用力,小白很配合的微一抬身体,外裤连着内裤都被褪到膝盖以下,一柄坚硬的散发着热量的凶器跳了出来。

庄茹的手握了上去,小白突然打了个战栗,喉咙深处发出一种畅快的低吼声。他一弯腰,将庄茹抱了起来,伸手抚摸起了她那双白皙修长的粉腿,当手指在并拢的双腿缝隙中滑动时,她的身体开始哆嗦,喉咙发出颤音,把两条粉腿蜷缩了起来。

这个欲拒还迎的动作彻底点燃了小白的疯狂,他将她放在腿上、拥入怀中、热吻如雨而下。……她的温柔似水,却能将他的一切激情紧紧包容!……高潮的涟漪不断,从客厅到卧室,从黄昏到深夜,从曾经的所有梦想中的场景到一一成为纵情的现实。

既然已经决定如此,小白今夜是彻底放开了,既然做了又何苦为难自己呢?曾经在他的性幻想中与庄茹做过的那些,一夜几乎都做了,具体内容不足为外人道也!庄茹早已不是初经人事的少女,就如柔弱的花草已经久未得到雨露滋润。她的经验很丰富,却无限温柔的任由小白放纵激情,只在不经意中引导他得到欲索的一切欢愉。

……

小白睡着了,真的睡着了!当第二天睁开眼睛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床上没有缠绵而卧的庄茹,他光着身子盖着毛毯,一个人睡在庄茹卧室中那张大床上。小白刚刚坐起身子,庄茹就从门外走了进来,柔声道:“你不多睡一会吗?我一会就做早饭,你是在厨房吃还是就在床上吃?”

白少流:“好久没有睡得这么沉了,你早就起来了吗?”

庄茹微红着脸,娇嗔道:“你不累吗?还是多睡一会,我也是刚刚起床洗了个澡,还没有来得及收拾厨房做饭。……本想帮你穿上睡衣,可是让你折腾的全身没力气,手脚都发软,实在搬弄不动你,衣服在枕头旁边,一会起床你自己穿吧。”

白少流:“庄茹,今天看你突然变了,就像换了一个人,你自己照镜子感觉到了吗?”

庄茹拍了他一下:“怎么变了,变老了还是变丑了?”口中这么说心里确有一种喜滋滋的感觉,小白说的那种“变”她自己也有体会。

白少流:“我形容不好,反正是感觉更年轻更美丽更迷人了,从内到外容光焕发!”他说的真没错,一觉醒来再看庄茹真的有了一种微妙的变化,那是形容不出来的感觉,就像得到雨露滋润刚刚绽放的花朵,显得格外的娇艳。同时小白也能感觉到她全身酸软,身体有些地方还在隐隐作疼——那是因为昨夜的疯狂。

庄茹就像少女一般羞涩的笑:“你尽说好听的话哄我。”

白少流:“我说的是实话,不爱听吗?”

庄茹:“爱听!……你再歇一会,饭好了叫你。”

白少流却要起床,坐在床边问了一句:“我鞋呢?”

庄茹扑哧一声笑了:“你昨天进屋就没穿鞋,我这就给你拿!……你洗个澡,我先把床单换了就做饭。”

小白洗澡很快,修为到了他这种境界,已经不染污垢,只是冲一冲沾身的汗迹而已。当他走出卫生间的时候,庄茹正在厨房洗昨夜未收拾的碗碟,口中哼着一首不知名的轻快的歌。小白走进厨房,从身后伸手抱住了她:“洗碗还这么开心?”手已经滑入衣服,在她丝缎般柔滑的肌肤上下抚摸。

庄茹放下手中的碗,关掉水龙头,向后软软的倒在小白怀里,微微喘息着却任由他的双手轻薄。欲望很快又被挑逗起来,庄茹的俏臀隔着衣服感觉到有一根硬硬东西顶着,怀中转过身钩住小白的脖子道:“不要再逗我,姐姐受不了!……姐姐答应你,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你的,你想什么时候要……想要姐姐怎样都可以。……可是你就算不心疼我,也不能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啊?”

白少流:“我怎么不心疼你?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心疼才好!现在就想吻你,不可以吗?”然后是一个深长的湿吻,吻过之后他抚摸着庄茹的头发说道:“你好像喜欢听我叫你姐姐,那我今后就这么叫你吧。”

庄茹:“嗯,我只是喜欢那么自称,你怎么叫我都行,其实我最想听你叫我茹姐。……清尘妹妹叫我姐姐,等清尘回来,还有再见到顾小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害臊了。”

提到清尘,小白眼神中闪过一丝黯淡之色,仍然柔声对庄茹说:“这其实也是清尘所希望的,临走的时候她说的话我听懂了。……顾影早就知道我们的关系,今天和昨天没有区别。……前几天我见过清尘一面,但她又一次在我眼前溜走。”

庄茹:“清尘妹妹的消息没有着落,我心里总是不踏实。”

白少流:“我心里也不踏实,不论她怎样恼我,有一份责任我推不掉的。……茹姐,你等我一段时间,我有大事情要和你商量,到时候你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

庄茹在怀中抬眼看他:“你还有什么大事情要我答应?只要我能,一定会答应的。”

白少流低头神秘的笑:“现在还不到时候,不告诉你,但是我一定不会委屈你的!”

庄茹:“真正受委屈的人不是我,我已经没什么好委屈的了,至于清尘妹妹,我倒有个法子,如果你找到她,可以试试……”她凑到小白的耳边,咬着耳垂说了几句悄悄话。

小白的脸色变了几变,表情有些古怪的说:“这、这种事情,我不能那样做……不论能不能,你想想清尘的性子,她会杀了我的。”

庄茹:“你还没有我了解清尘妹妹,也许她在恼你没有早点对她那样,以她的性子,你不能处处顺着她,否则永远留不住她,留住心也留不住人。”俗话说“留住人也留不住心”,庄茹把这句话倒过来说清尘,竟也十分贴切。

小白吞吞吐吐道:“我恐怕没那么大本事。”

庄茹含羞一笑:“不需要你有多大本事,要看清尘的心意,如果她不愿,弄不好杀了你,如果心里愿意,你一定能成,还能把她带回家,不信你就试试。……我这个主意确实很坏,但是我想清尘妹妹不会怪我的,关键是——你要知道她的心意。”

白少流:“窥测心意?我想我还行!到时候再说吧。……既然你出了这个点子,今天我们就试试好不好?”这个话题小白实在不想探讨,将矛头转移到庄茹身上。

庄茹双颊一片飞红,将脸埋在小白怀里说道:“你对我,怎用那样?”

白少流:“就假装那样好不好?……你不喜欢就算了!”

庄茹弱弱的细声说:“我没说不好,你想那样,姐姐就喜欢,下次好不好,你今天不是要出门吗?”

白少流抚着她的后背:“今天不走了,明天再出门。……我这一去,大概是十天半月,但是我也说不准,时间可能还会更长,不要担心,假如你有事,刘佩风还有罗兵会关照的,我都打好招呼了。”

庄茹惊喜的抬头:“今天不走了,真的?”

白少流伸手托起她的下巴,在红唇上亲了一下:“真的,今天不走了,明天上午再走,你想怎么安排我?”

庄茹:“先吃饭,吃完饭陪我逛商场。”

白少流一愣:“逛商场?”

庄茹:“你已经是河洛集团董事了,出门当然要穿戴整齐。你一直不注意讲究这些,可是别人会说是我没有把你打扮好。……今天去给你买衣服,你早该添几身像样的衣服了。”

白少流故作失望的说:“那就去买衣服罢。”

庄茹的脸又红了,低下眼眉吃吃道:“你想对我那样……等今天晚上……我也买身衣服,你喜欢我今天晚上穿什么衣服?”

……

第二天上午,庄茹睡得很沉很香甜,经过这两个晚上她确实累了,终于没有习惯性的早起。小白没有惊醒她,在她的额头留下轻轻一吻,悄然离家来到了坐怀丘。

幸亏他和庄茹打了招呼说这次出门的时间说不定,否则庄茹会急坏的,因为小白此次闭关不是十天半月,而是整整四十九天!小白也没想到会这么久,但是在修炼心法的紧要关头,一切也不能都由他自己控制。

在小白不问世事的四十九天中,外面的世界发生了太多的意外,甚至是对他而言的噩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