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秋风如剑飞袭叶

白毛的话是什么意思?净白莲台大法七层次第,每层次第都有一种劫数考验,第五层升座境界中要面临的就是真空天劫。提到真空天劫小白一点也不陌生,简单的说起来就是修行到一定境界,会暂时失去或无法使用一身神通。清尘此重劫数刚刚过去,那是相当不容易才安然度过的。

当然这种考验对于不同的法门,不同的人来说形式也是不同的,往往事先难以预计。其实修行中的天劫、人劫往往难以分清,所谓天劫是指在修行境界中必须要突破这一阶段,而人劫的含义比较复杂,简单的说起来就一句话:“假如重新来过,还会如此选择,每人的性格心性使然。”比如小白心里明知道继续修行净白莲台大法真空天劫将至,还是将赤炼神弓交给了梅野石带走。

净白莲台大法中的真空天劫不像清尘所遇那么猛烈,它本就是修炼心法中的一个部分,要么不修炼,只要继续修炼就会有这个阶段。在第五层次第“升座”境界中,从“能入次第”到“能守知常”这个过程,修习者将不能使用任何神通法力,不是失去神通,而是修炼心法本身就要求不能使用。只有这样,才能达到“洗净尘埃、升座莲台”的境界。

对于白少流来说,这本可不必过于担心,因为有赤炼神弓,小白可以不用自己的神通法力,遇到危险以神念招唤赤焰蛟龙就可以。白毛早知他会有此考验,教他炼制赤炼神弓也是为今天做准备,可是恰恰在今天小白让赤炼神弓离身,你说白毛如何不生气?

看见白毛生气的样子,小白劝解道:“算了,是我笨,你就别跟我生气了,我最近小心一点就是了。”

白毛:“事已至此,跟你发火也没用了!好在洞天屏障已经完成,如今之计,就是赶紧别再管任何闲事,在坐怀丘密室中闭关,等修为境界突破再说。”

白少流:“现在这个时候,我哪能什么都不管就闭关呢?你放心,该修炼我就修炼,该做什么事我还做什么事。我没有神通这二十多年不也活过来了吗?况且如今在坐怀山庄还有陶奇陶宝,还有赤蛟七剑,我没什么好怕的。”

白毛:“不闭长关,打短关还是必须的,否则你根本就修炼不了。约束弟子把什么事都安排好,你还是要抽一段时间闭门静修的。”

白少流点头:“这我知道,已经在安排了,我暂时先忍一忍避一避,有什么大事过了这段时间再说吧。”

……

一度风云汇聚的乌由又安静下来,很多人都离开了,不过有一个人却没走,就是神圣教廷负责东方传教事务的红衣大主教约格。通过缉拿杀害宣一笑的凶手约舍夫,并且亲自将尸体送到坐怀山庄,约格与昆仑修行人建立了“友好关系”,不论这种关系的实质是真是假,至于面子上不会再无事撕破脸皮。如果教廷也分派系的话,那么约格在别人眼中看来一定是亲志虚派。

志虚大主教马可也许魔法修为没有他的前任鲁兹高,但是从外交角度绝对比鲁兹处理的要好,邓普瑞多推荐的这个人非常称职。而约格,无论从哪一方面都比他的前任那位死在梅野石手上的克里根要高明太多了,他长袖善舞、文武全才,真不愧为教皇心目中的最佳继承人。约格在乌由没有任何出格的举动,但是乌由教区终于渐渐的站稳脚跟开始在暗中扩大势力。

还有另一股势力进入了乌由,那就是长白剑派,长白剑派本有弟子在黄亚苏身边,前段时间借着保护黄亚苏的名义,尽遣精锐弟子来到乌由。黄亚苏死后,杜寒枫不知用什么手段暗中搭上了艾思这条线,长白剑派与艾思的关系比当初与黄亚苏的合作更紧密,其中的门道连小白都没查出来。根据罗兵的消息,黄亚苏死后的第三天,杜寒枫拜访了河洛集团的现任董事长艾思,艾思在自己的办公室单独接待了他,两人谈了很长时间,不知谈了些什么。

除了教廷和长白剑派之外,白少流和他的坐怀山庄也是鼎足而立的另一大势力。若单论修为,一对一动手斗法的话,白少流现在还远不是杜寒枫或约格的对手,但是他在乌由的势力一点都不比那两位小。坐怀山庄如今也是得到昆仑修行界承认的一派,同时也做为了与教廷之间转送消息的基地,其地位也得到了教廷的默认,否则约格也不会把约舍夫的尸体送到这里来。白少流控制了乌由最大的帮派黑龙帮,同时也是乌由首富洛兮的监护人,在修行界还兼任了另一大派海南派的代掌门,明里暗里势力不小。

所以对于白少流来说,失去赤炼神弓只是他个人力量的削弱,并不伤及如今乌由各股力量之间的均衡力量对比。但是小白要想继续修行净白莲台大法,要抽一段时间闭关,哪怕是很短的十天半月也是必须的,这对于一般的修行人来说也许没什么问题,因为他们可以于山中清修不问世事,但是对于小白来说想不问世事几乎不可能。所以黄亚苏死后小白的策略就是四个字——韬光养晦。

小白从来没有怕过什么,其实就算不用神通法力,他仍然是世俗间的“乌由第一高手”,别忘了他的眼力和反应都是远远超于常人,而且师从名师学过最高明的内家武功,这一年多来虽然事情很多,但功夫没有放下。他还有一种特殊的本领不受真空天劫的限制,那就是得自吴桐的狼人狂化术。

小白的速度和反应本已惊人,如果再加上清醒的狼人狂化状态,其爆发力以及灵活性简直是恐怖的,只要距离不算太近,他甚至能避开子弹。自从小白开始修炼净白莲台大法第五层“升座”的心法和口诀之后,出门便不再携带任何法器,即使有神宵雕这样的法器也使不出雕翎神芒这样的法术来,就连他的掌门信物寒金蛟吻也交给了张先生保管,那意思是张容道完全可以代替他安排坐怀山庄的一切事务。

白毛一直要小白给麻花辫一件法器防身,白少流就把暂时用不着的神宵雕给了麻花辫,并对白毛打趣道:“这件东西刺了你半年屁股,你如果欺负她的话,继续用神宵雕扎你。”白毛道:“神宵雕暂时就给她防身吧,等将来有时间你再去一趟终南派我的藏宝库,炼一件趁手的法器给她,用什么东西炼什么法器我都想好了,到时候再告诉你。”

还有一些琐碎事务要一一安排妥善,白少流并没有立刻闭关,这几天他出门也不是什么东西都不带,很有意思的是,他现在随身带了一件防身武器,就是当初洛水寒送给他的那把小铲子。现在这把小铲子对于小白来说,比神宵雕更有用。

白毛担心他安全,其实现在的小白想刺杀也几乎不可能,白少流灵活的身手以及警觉的反应,再加上他几乎能够察觉任何危险接近的天赋,要想暗算除非是清尘那一种超一流的杀手,普通的修行高人恐怕也很难办到。白少流就是保镖出身,当初能保护洛兮,现在也能保护自己。

小白在这段时间不想生事,估计约格在这段时间也不想生事,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还真有高手前来刺杀。刺杀的对象却不是白少流,如果在此时杀了白少流,会引起乌由大乱,谁也讨不了好。但是这位刺客很聪明,他选择的刺杀对象是坐怀丘的镇山瑞兽——白毛!

为什么要杀一头驴?对于知道内情的人来说,假如刺杀成功绝对是击中了白少流的要害,那头驴其实是小白身后最强大的支持力量。假如刺杀失手,最坏的打算也不算太坏,不就是一头驴吗?赔钱赔驴都行,难道还要为一头驴偿命吗?白少流就算再愤怒也只能私下报复,公开的场合却说不出什么来,只能吃这个哑巴亏。白毛这一次担心小白的安危,如此聪明的一头驴,却恰恰忽略了自己。

白毛遇刺的这一天,很巧,白少流正在附近——

这一天白少流来到了到了洛园西边的大路对面巷口中,这里有个烤地瓜的小贩,小白来到炉子前道:“老板,来个烤地瓜,挑个烤透点的。”

小贩:“这个,香着呢,两块钱。……白庄主,你怎么突然照顾起我的生意来了?”

白少流笑道:“苍檀师兄,你的地瓜烤的很好啊,我大老远闻到香味就流口水了。记得小时候进城,吃不起别的,烤地瓜是最好吃的零食了。”

苍檀也笑:“看来你小时候家境不富裕啊。”

白少流:“岂止不富裕,简直穷得叮当响,后来做了五香驴肉的买卖,这才宽裕点。”

苍檀:“白庄主今天找我,不仅仅是为了寻找童年美味吧?”

见四下无人,小白道:“还真有点事,过几天我要闭关清修,可能需要十天半月方能露面。……洛园周边的动静,就拜托师兄以及海天谷各位道友了。”

苍檀:“你不必客气,我们既然在这里就会注意的。洛园内部的保安措施很严密,任何人都很难不触动警报擅入,至于外围海天谷弟子会留意,白庄主就安心闭关吧。”

正在说话间看见一辆房车从洛园开出来,正经过这个路口,白少流一闪身就站到了路边,伸手让车停了下来。开车的人是一名坐怀山庄弟子,赶紧请白少流上车,车里有麻花辫和白毛,他们刚从洛园出来,正好捎上白少流一起回坐怀丘。

在房车里,白毛侧卧在地毯上,麻花辫拿着一把小刷子给它梳理鬃毛,白毛的很舒服享受的闭着眼睛,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小白说话。小白打趣道:“看你现在这个样子,都快成过去的地主老财了,拿麻花辫当丫环使了吗?”

白毛:“那是我和她关系好,你有对我这么好过吗?”

白少流一耸肩:“听这话我怎么起一身鸡皮疙瘩?这小狼妖对你是真不错,你应该谢谢我给你找了这么好一个伴。听说你最近一直在指点她修行,能得到你这样一位大宗师日夜不停的贴身教导,麻花辫可真是福缘不浅。”

白毛叹息:“她不算很聪明,但资质还可以,她现在的修为不比你当初遇到洪和全的时候差,可惜我是一头驴啊,否则能够教她学的更快!……对了,约格最近有动静吗?”

白少流:“无声无息,连我都不知道他还在不在乌由,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他?”

白毛有点担忧的说道:“连亭曾经说过,谁能帮她报父仇,她愿意以身相许。……我听说是约格杀了那个凶手,而且此人年纪轻轻身手不凡,相貌还非常英俊。”

白少流:“原来你担心这个呀,看来你关心的人还很多?我可听说红衣大主教是不能结婚的,你就暂时别操心这事了。问你个问题呀,假如你有朝一日脱困而出,打算拿麻花辫怎么办?”

白毛:“还能怎么办,当然继续陪在身边最好了,她对我这一头驴尚且如此,如果我变成一个人她会开心的不得了的。……到那时,她也许长成一个大姑娘了。唉,就不知道何时能有这一天?”

白少流:“别叹气,迟早会有这一天的。……我再问你,那连亭呢?你现在那么关心她,将来想与她如何?”

白毛:“你说什么呢,我可是她的叔叔辈!”

白少流:“可不能这么论,七叶早已死了,你为驴三世,就算再为人也不再是当年的七叶。况且以你的脾气,叔叔辈又怎么了?不就是照顾她吗!”

白毛:“你说的倒轻巧,照顾一个人那么容易吗?七花的在天之灵看着呢!”

这回轮到小白叹息了:“你说的没错,每次我见到洛兮,我总觉得洛先生的在天之灵看着我!……但是你不要忘了,七花临终之前,亲手指着你将女儿托付给你,必定有深意。……真是很难想像,从你嘴里说出‘在天之灵’这个词,你已是神识不灭的修为,应该明白所谓灵者何意。”

白毛:“就算没有那在天之灵,我心中有,就像你心中也有。”

正在这时,房车已经开过了龙塘镇,进入坐怀山庄外围的樱桃林。此时早已过了樱桃成熟的季节,但是初秋的山野景色别有一番情趣。海边齐仙岭余脉远看起伏绵延,山脚下的樱桃林郁郁葱葱,周围还生长着不知名的野花野果。麻花辫看着车窗外道:“这里很像终南山的小山谷,白毛,我们下去玩一玩好不好?”

麻花辫毕竟是个小女孩的心性,还有着做为狼妖在山野中游荡的天性,天天闷在坐怀丘或洛园陪白毛,难得有出去逛逛的兴致。白毛一抖鬃毛就站了起来,对小白说:“快叫停车,我陪她去玩,你自己先回坐怀丘吧。”

这里离坐怀山庄已经很近,而且周边的人都是坐怀山庄的弟子,已经进入了小白势力警戒的范围,所以小白也没想太多,让白陪着麻花辫去山脚下玩了。他坐着房车拐了个弯穿过樱桃林绕过山脚,在山庄门口下车。

白少流刚一下车,突然觉得一丝不易察觉的危险气息从远处传来,正是白毛与麻花辫所在的山脚那个方向。在生死危机之间打过很多滚的白少流反应极快,鼓足中气大喝一声:“有强敌来犯!”同时脚下不停,拔出腰间的小铲子,以闪电般的速度穿过树林山野,直扑那个方向。

小白的反应救了麻花辫一命,但是真正救了白毛的人却不是他,而是白毛身边的麻花辫。麻花辫领着白毛走到樱桃林边的山脚下,摘了许多黄白相间的连茎小野花,想编一个大花环给白毛套上。花还没采几朵,突然眼神一厉,拔出袖中的神宵雕就跳到了白毛的身上,她有着比野狼更敏捷的反应与直觉,那是在山野中长大修炼成妖的天性,同时她还得到过狼人吴桐以及大宗师七叶的指点,修为可能不如修行高手,可是直觉反应是一流的。

她刚刚拔出神宵雕跳上驴背,半山坡的密林中一道青色的剑芒飞袭而来,麻花辫口中发出低沉如狼嗥般的吼声,神宵雕朝天而指,数道凌厉如分岔电蛇般的霹雳从半空而降,正击在剑芒上。霹雳击碎了剑芒,离白毛身前一丈多远的草木一片焦枯,而麻花辫一声未响口喷鲜血从驴背上栽了下来,恰在此时白少流挥舞着小铲子如流星般赶到了。

白少流没有冲向白毛与麻花辫的所在,而是从远处走直线越过树梢直扑半山腰刺客藏身处,此时第二道剑芒发出如一片扇形青光,贴着山谷扫了下来残枝落叶纷飞,迎向白少流的来势。此人的修为很高,就算白少流能使用神通法力也不是他的对手,此人施展的法术很绝,这一片剑芒根本没有躲避的余地。

不过刺客却不太了解小白,小白根本就没躲,怒吼一声身形突然腾空而起,他虽然不会飞,可这突然发力腾空速度比飞翔还快,竟然越过这一片青光直接跳到了山林中。小白的身形撞断了一棵小树,小铲子直刺而出在一株灌木丛中穿过,衣服被扯的粉碎,肩头也被剑芒的边缘扫过血流如注,可是他的速度丝毫未停。这不是斗法而是格斗,小白将自己学过的格斗冲击技巧发挥到了极限。

那刺客一身青衣,面部也用青纱掩住,看身形发髻是一名男子,手持一柄三尺青锋剑。他刚才凌厉的一击没有挡住白少流很意外,还没来得及再发出一击,小铲子带着凌厉的寒光已经直刺胸前。这把小铲子在小白手中,甚至可以刺穿防弹钢板,血肉之躯哪怕修为再高也不能用胸口去挡。显然那刺客不是等闲之辈,身形往后急退,手中剑发出一片光幕分出一支一模一样的剑影,小白就觉得面前人影一晃,这一铲子正刺中分光剑影。

一股大力传来,剑影散开,力量如同卷起一阵惊涛骇浪,将小白的身形抛出几丈远,与此同时那刺客也觉得手腕被小白的力量所震陡然一软,急切之间也没有发出追击法术。这时天空突然传来一声大吼和一声娇斥,陶奇、陶宝已经飞天而来。陶宝手中的捣药杵也就是风君子所说的群芳点颜笔,倒转尖端向前,空中射出一道十余丈长的七彩长针,直射刺客身形。

刺客轻啸一声,一挥剑击在七彩长针的针尖,化解了这一击。而陶宝手挥百草锄,这锄头也变成了十丈长,从天空直接砸在了地上,山中尘土未起,可是刺客落脚处所有的树木都连根跳了出来,地底有一股爆发的力量将刺客抛向了半空。陶奇、陶宝两大飞天高手联手一击威力不小,把这个刺客从山林中逼了出来,白少流以及山下的白毛暂离险境。

刺客见行藏败露,坐怀丘方向又有一片赤色霞光升起,那是飞天璇玑剑阵发动的迹象,也不敢恋战,空中一挥青锋剑,无数道剑芒四面发出,就像一个耀眼的青色太阳突然出现。陶奇、陶宝挥动法器挡住了向这面的攻击,而那刺客已经化作一道青光飞遁而去。他逃走的时机选的很好,对手想追恐怕也追不上,可是此时出了一点意外。

与坐怀丘相对的另一个方向,突然飞来一道紫气金光,斜刺里撞上了天空中飞遁的剑气青光。两片光影相撞,发出的竟然是金铁交鸣声,就像一个巨大的鼓槌砸中了一座硕大的洪钟,震得远处地上的小白双耳嗡嗡作响。他却看得清楚,出手的人是清尘——没想到清尘此时出现在坐怀丘附近,刚才事发突然清尘也晚到了一步,出手却恰到好处。

杀手就是杀手,况且清尘不像小白那样不能使用神通法力,她的修为可能不如那个刺客,可是这出手一击却凌厉无比。那刺客很难用什么花巧的手段躲开,仍然是对付小白小铲子那一招,用分光剑影迎向枪尖。枪尖一颤将剑影击碎,又直接刺在那人手中剑的剑脊上,剑脊和枪尖相击发出一声巨响,清尘也被一股大力震开,可是在空中旋身时回手一枪刺中了那人的大腿,然后才力尽直落山林。

若论斗法,那人的法力一定在清尘之上,空中法力相击竟然能将清尘震落于地。可是面对这天下第一杀手的突然偷袭,没有防备的近身格斗又有谁不怕清尘?清尘输了却没事,他赢了腿上却中了一枪,这一枪差一点没把他的右大腿给废了。刺客发出一声痛呼,空中洒落一片血雨,青光飞遁的速度陡然加快眨眼消失不见。

小白喊了一句:“清尘——!”然而清尘落地又化作一道紫气金光飞起,头也不回朝着海面的方向去了。这时就听见山脚下一声凄惨的驴叫,传在小白的神念中是白毛在喊:“麻花辫——!”

小白赶紧一个跟头翻下山落到白毛的身前,只见麻花辫面色惨白双目紧闭,胸前衣襟上和她的嘴角都有血迹,小手还紧紧的握着神宵雕已经人事不省。陶奇、陶宝也落在了小白身边,天空红霞飘落赤蛟剑阵也落在此处,众人一起问道:“庄主,可看清何人来袭?”

小白还没答话,蹲了下去抓住了麻花辫的一只手,扣住脉门查看她的伤势。白毛一头撞了过来,正撞在小白的腰上将他撞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口中喊道:“你快救救她!”

小白抱起麻花辫站了起来,立刻下令道:“我没看清,速回坐怀丘稳守门户,加派弟子在周边各处警戒。”说完话抱起麻花辫飞速的赶回山庄,白毛奋起四蹄跟在后面,速度比赛马都快。


阅读www.yuedu.info